走出魔難 生命在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一日】經過大半生的歷練,尤其得法後的二十多年的風雨歷程,讓我對生命的意義有了更加深層的領悟,我更加尊重並珍惜生命,激勵自己走好今後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煉之路。

二零一八年春,我在百忙中抽時間幫助姐姐套了一個星期的蘋果袋。那時我根本沒有時間和能力幫她套袋,我自己家裏就有十畝多地,還得做好三件事,可想到姐姐確實很難,姐夫有病常年臥床,需要照顧,姐姐自己身體也不好,經常打針吃藥住醫院,家裏的經濟條件也很差,她也知道我很忙,平時一般不麻煩我,這次她真是撐不住了,才求我幫忙。我考慮到幾次給她講真相都沒講通,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給她講明白。一個星期下來,給姐姐也講清了真相,姐姐也提出了一些疑問,我都幫她說明白了,姐姐相信大法了,我感到很欣慰。

回家幾天後,在做資料時,我感覺雙手麻木,不太好使。我想可能這些天太累了,這些天總是白天忙套袋,晚上做家務、學法煉功,休息時間很少,甚至連正常吃飯的時間都難保證。我想過幾天就會好的,也沒有太往心裏去。可是過了幾天,不但沒好,反而更加嚴重了。四肢無力,連正常的家務也做不了了,飯也不能吃了,一吃就吐,還得強撐著身體收麥子。那時覺的大法弟子沒有病,出現的不正確狀態,有邪惡的干擾,也有消業的因素,只要多學法,多發正念,向內找,在法上提高,一切都會過去的。

一天天過去了,身體時好時壞。到了黃曆七月份,渾身無力,疼的很厲害,一口飯都吃不下了,前胸後背、脖子、腦袋上長出了許多大硬包,晚上睡不了覺,側身壓得包痛,平身躺著呼吸困難,我還得強忍著秋收花生。期間,我也不斷向內找,也找出了不少的人心執著,發正念清除,好像效果也不大。早晨煉功也起不來,有時聽不到鬧鐘響,有時聽到鬧鐘響也起不來。我在心裏跟師父說:我要起來煉功,我有執著在法中歸正,我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迫害。可就是起不來。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我說了不算,等過了煉功時間,我才能起來。跟同修交流,同修幫我發正念,我自己也加大力度發正念,但都是無濟於事。後來身體越來越糟糕了。

兒子從外地回家發現了我疼痛的樣子,一定要我去醫院檢查,我怕家人不理解,抵觸大法,就和兒子一起去了外地大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肺癌。再查,發現肝上、腎上、胃裏、腸子上、脖子上、頭上、骨頭上,就是全身復發性癌症。醫生背著我對兒子說:像這樣的情況沒法治了,回家吧,不要白白花錢了。後來在兒子的堅持下,我被收下住院了。我是偶爾聽到醫生和兒子的對話才知道的,我也不問兒子,因為那時兒子很難過,日夜看護著我,消瘦了很多。

記得有一次,我已經有十五天不吃不喝了,兒媳問我:媽,你還能堅持多長時間哪?我說:人的一生不在長短,一百步也是一生,一萬步也是一生,一百萬步也是一生,關鍵在於這一生活得值不值得。兒媳又說:那你這一生活得值不值得?我說:我覺的值得。她又問:你為甚麼覺的值得?我說:從人的一面講,我把一雙兒女都撫養成人了,而且都大學畢業了,我盡了做母親的責任了;從另一方面講,也是最主要的一面,我來世這一趟,得到了最珍貴的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所以我覺的很值得。聽到我的這一番話,兒媳含著眼淚默默的點了點頭。

停了一會兒,兒媳突然又說:你不是修大法嗎?你求求你師父救救你吧。我說:大法師父只管修煉,不管常人中的生老病死。我當時在心裏想:如果我是塊料,我不求,師父也會管我的,如果我不是那塊料,求也沒有用。因為兒媳沒有修煉,我對這個生死大關能否闖得過去,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萬一闖不過去,我也不能破壞大法,讓家人不理解抵觸大法,那時面對這巨大的關難。不只是體現在這邊身體上,我明顯的感覺到來自另外空間的巨大壓力,高層的、低層的,許多的空間,我闖過一關又一關。

一次,兒子看著我太痛苦了,又把我送進了醫院,我躺在床上,十幾天不吃不喝的,疼的厲害。醫生小聲對兒子說:不行了,回家準備後事吧。臨床的人也都說我不行了。可我在心裏說:你們知道甚麼?我是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因為大法師父不承認。回家後,我又闖過了這一關。等我們再去醫院,醫生見到我時,先是很震撼的表情,隨之高興的像個孩子似的蹦了起來,對我兒子說:真沒想到,你媽媽恢復的這麼好,真是奇蹟。

我從來不迷路,可我去了上海後,老是分不清東南西北,找不到車站,我想回家也回不了。二零一九年春天,我再次向兒子提出要回家,兒子說:你回去我不放心,你要真想家了,等天氣暖和了,我們拉你回家住幾天。過了一段時間,我再次提出要回家,兒子還是不同意。我真急了,因為我已經有半年多沒有學法煉功了,只能在心裏背法和經文,就在心裏求師父說:師父,請幫幫我吧,我要回家。我這次求師父後,兒子痛快的答應了,並很快給我買好了飛機票。送我上了飛機,一路順利的回家了。

回家後沒有幾天,我就接到了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隨後又接到了《洪吟五》,我如飢似渴的拜讀。當讀到:「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本著這部法去修。師父曾經說過一句話,我說,「你呀,想修多高,你只要敢!」大家知道,修煉可是不容易吧,消業、過關、碰到心性上的摩擦有多少過不去的,何況那些大的關呢?怎麼過?!明白這些的人一想就膽怵了,真的難,真的難哪!」[1]讀到這裏,我的淚水嘩嘩的流了下來,師父都看到了。有人說是生死關,我覺的生死關算甚麼?那真比生死關還大。人的生死算甚麼?個人修煉來講,人的肉身那只是像一件衣服一樣,是穿上或脫下的問題。而今天的關難它牽扯到無量眾生留與不留及更大宇宙範圍的大問題,今天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要求更高,更加嚴格。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

舊勢力很邪惡,對大法弟子是虎視眈眈的。二零一九年,我想把我的經歷寫出來,突然感覺一種黑的物質壓向了我,我好像連一秒鐘都挺不住了,就要被壓垮了。在這生死一念間,我想到:這不是師父要的!師父要的是:「神在世 證實法」[2],救度更多的眾生。我生命的意義,我的歷史使命,我的責任不允許我現在放棄肉身!我立刻站了起來。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又闖過了一關。

通過這一關,我悟到:一般的修煉,如個人修煉,本體放棄和帶走並不重要,而今天對大法弟子來說要求的很高,我們要對大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寫到這裏,我想說:魔難中的同修啊,不管身體承受多大多難,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能輕易放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

這一年裏,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闖過了多個關難,二零一九年,我才真正的闖過了這個生死大關。歷時一年多的魔難,我從體重一百斤,減少到了六十多斤,真是皮包骨頭。期間,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我是無法想像的。我現在身體完全恢復了,臉色紅潤,知道我的情況的人見到我後,都說:真是奇蹟。有的說:從你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偉大。

回顧我生命的歷程,我感慨萬千,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對師父的無限感恩,我只有精進,再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