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修去人心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八日】一九九四年,那年我十歲。這一年,在當地的許多老同修心中是最難忘和最榮幸的一年,因為慈悲偉大的師尊來到了我的家鄉講法。

雖然,我當時無緣聽到師父親自講法,但幸運的是,師父講法後,我跟隨母親(同修)一起去聽當地同修組織的師父的講法錄音,現在依然清晰的記得,在師父講法的最後,講到如果自己沒有病的,可以想自己的家人,師父會幫助清理。我當時想到的是自己的奶奶。不久後,回老家見到了奶奶,真的感覺她精神上好了很多,奶奶見到我也格外高興。那時我幼小的心裏,已經產生了對師父的信。

一、修去怕心,改變固有的人念

二零一七年的五月十三日,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生日這一天,很多同修去了美國參加法會。我當時想,今天是師尊的生日,給師尊最好的禮物應該是多救人。想到這裏,我就提前去了唐人街,支好攤位後,首先是發正念,清除干擾有緣人得救的邪惡因素。

我剛剛坐下來發了一小會兒正念,就聽到在不遠處有一個怒吼的聲音,我沒有睜眼睛,心想:應該是邪惡干擾,發正念清理邪惡干擾的因素。我剛剛想到這裏,只覺的頭部右前額上側被猛的撞擊了一下,我身體被衝擊後仰躺到了地上,我下意識的準備爬起來的時候,我的第一念是:「師父在保護我呢,一點也不疼!」

當我從新坐起來的時候,看到一個大約一米九、身材高大的黑人,正在飛快的沿著街道逃跑,街道上還有好幾個停下來看真相展板的行人,她們也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我迅速的認出了這個黑人,聽以前在唐人街的同修說過,他精神有問題,有時候會衝著我們的洪法點指手畫腳,罵罵咧咧甚至吼叫。於是我的第二念是:這人精神有問題,主意識弱,肯定是舊勢力控制他幹的。

當時,我也沒有站起來追他,內心也沒有產生任何的怨恨,就繼續發了會正念。發完後,站起來,兩個站到賭場門口的西方男子可能是看到了剛才的一幕,就走過來告訴我:「你去報警吧,警察會找他的。」我笑了笑說:「原諒他吧!」兩個西方男人說:好人!

這個事情發生後,我雖仍然每天去唐人街講真相,但是與以往不同的是,在發正念時,自己老是睜眼看看那個黑人在不在。這時,我意識到是自己有怕心的執著出來了,於是我開始發正念清除這個假我--怕心,慢慢的我又恢復了正常。

大約過了一週多的時間,我正站著發傳單,一抬頭,看見那個黑人正從洪法點的前面走過,或許是因為內心自始至終沒有對他產生過怨恨或生氣,舊勢力不再去控制他,他路過我身邊時,突然說了一句:「抱歉。」我趕緊豎起大拇指衝著他說:沒有關係的。

大約又過了一週多的時間,我正在唐人街打著坐,一睜眼看見那個黑人正站在離我不到兩米遠的地方看著我打坐,我朝他看了一下,他的臉色是平和的,當時腦子中閃過一念:給他講真相。於是我趕緊站了起來,給他講了大法的真相和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過程中他沒有說一句話,只是靜靜的聽著,在我講完的時候,他點了一下頭,然後準備扭頭就走,我下意識的問了他一句:可以簽名反迫害嗎?他走向了徵簽桌,拿起筆,看了兩眼就準備簽字,但是每當他就要簽下自己名字時,他拿筆的胳膊就又抬了起來,右手拿著筆靠在自己太陽穴的位置上,然後,又準備下筆簽名時,右手就又回到太陽穴位置,大約連續五次都是這樣。當時意識到可能是舊勢力阻擋他得救,於是我立刻幫他發正念。五次之後,他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我送給他一朵蓮花,他接過蓮花,一邊走一邊看,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他簽過名之後,我明顯的感受到,師尊清理掉了他體內很多不好的因素,他從之前的狂暴易怒,明顯的變的越來越祥和,連相貌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回顧這個考驗和修煉的過程,會產生一個疑問:我為甚麼沒有一開始就給他講真相救度他呢?我想是自己的人念阻擋了對他的慈悲救度,被他表面的假相迷惑了,因為初見他時,一是感覺他說的英文自己很難聽懂,二是看到他精神還有問題,三是看到他對大法的態度很負面。這個假相似乎封鎖住了自己去救度他的想法,甚至感覺無能為力。正是通過這次考驗,讓我對師尊講的「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1]這一法理有了更切身的體會,認識到:真正阻擋自己的不是外在的考驗有多麼的惡劣或殘酷,自己的人心和人念才是真正的障礙。黑人的這一腳,踹醒了我,考驗中幫我認識到了修煉中的不足,在修人心的過程中,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更好的同化法,證實法,因此,真的發自內心的感謝這個有緣的黑人。

「五一三」那一天,我動了一念「給師父最好的禮物是更好的救人」,而慈悲偉大的師尊把在救度眾生中修煉的昇華安排給了我,感謝師尊!

二、越忙碌,越要重視學好法

我們修煉的路是師父安排的,我個人領悟到:只要我們的心在法上,走師父安排的路,那麼一切應該是均衡布局好的,要無所求而自得。

我沒有去執著工作,兩次都是工作來找我,我就順其自然的工作了。我明白:師父讓我平衡好工作和做好三件事之間的關係,最大化的符合常人去修煉,我就用真、善、忍的標準努力去做好常人的工作,這不僅保證了自己生活的無憂,而且在平衡好工作與三件事的過程中,幫助我修去更多的人心人念,證實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我沒有執著婚姻,也順其自然的結婚了,父母以及親人都非常滿意。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

從二零一五年有機緣來唐人街講真相到現在,這些年來,我幾乎每天拉著真相資料,大橫幅,六個易拉寶展板、徵簽桌等,到唐人街講真相。週六週日,來唐人街的中國人和西方人包括遊客非常多,我一般在中午十二點半左右拉車到唐人街支攤,然後中西方同修們配合著講真相,到了晚上七點多,有時候八點左右開始收攤。週一到週五,來唐人街的人相對少一些,同修來的也少,我一般下午兩點多出門去唐人街支攤講真相,晚上七點半左右開始收攤。

學好法是讓我能夠長期堅持到一線講真相的根本保障,在工作上沒有項目的時候,我每天學兩、三講《轉法輪》,每次學完法後,我身體就像充滿了電似的,又恢復了正念和充滿了力量。我非常明白:沒有大法的力量和師父的加持,是根本無法長期堅持的,正念來自法,長期堅持的力量來自法。

或許是師父看到了我願意天天去唐人街救人的心,也或許是師父安排我平衡好工作和做好三件事的同時,更好的證實法。我的工作安排在了晚上凌晨一點(冬令時)或兩點(夏令時)到公司工作,到早上九點(冬令時)或十點(夏令時)下班,到家正好趕上十一點發正念時間,發完正念,吃點飯後,這時並不感覺自己多麼的睏和累,所以大約中午十二點半左右就到唐人街支攤了,同修們不忙的時候,可以幫我晚上收攤,我下午五點左右就可以回家了,沒有同修來的時候,我就六點收攤,週六週日照常洪法講真相。

在工作上有項目的時候,一般需要連續工作短則一個多月,長則三個月左右,收入也不錯,非常適合我。工作期間,再加上每天去唐人街,看上去是非常忙的,每天睡覺三到四個小時,同修們認為我很辛苦。其實我內心真實的感受並不覺的苦,反而有一種比平時更加精進的感受。

每當工作的項目開始時,我知道要想在這種強度下,做好三件事,必須更加重視學好法,在凌晨一點上班時,我需要晚上不到十二點起床,去坐公交車上班,因此,在等公交車時,在車上,下車後步行去公司的路上,一直到進公司門口前,我一直在看《轉法輪》,或許是更加重視學法的心態的作用,這期間學法似乎比平時更加集中精力,更加入心,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再學法,因此,可以學一講半,有時候到兩講,再加上晚上休息前,再看一會《轉法輪》,這樣的話,發現即使再忙碌,如果我們重視學法,並擠時間學法的話,法一點也不少學。工作期間,每天都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我就去煉前四套功法,煉完功後,身體也輕鬆了很多,這才是我感覺不苦並且長期能夠堅持的根本原因。在這樣的強度下,如果沒有大法的力量和師父的加持,我非常的清楚三天都挺不住的,這樣的經歷,讓我更加體會到,學好法,煉好功的重要性。

幾個月前,妻子(同修)也申請了我們公司的工作,現在,在上班的路上,她背法,我讀法,下班路上,一人一段一起讀《轉法輪》,共同精進,相互圓容,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

疫情期間,由於封城,來唐人街的人非常少,於是我們採用了更加主動和有效的救人辦法,就是主動的每天出去發報紙和真相傳單,風雨無阻,期間有很多的感受和體會。

在此,再交流一個證實大法中修去自己人念的經歷。

我下班後和一個老同修一起去發傳單,大約十二點就出發了。那一天去的區域非常特別,就是每一個住家,都有地下一層,需要走小門,下很陡的兩米半深的窄台階,把傳單放進郵箱,再爬上來,然後再爬台階到住在更高一層的住戶,再下來,這樣一小棟樓的住戶就發完了。一條街上,這樣的住戶一家接一家,有很多。在發傳單期間,這是最累的一種。以前也偶爾會遇到,但是往往只有一條街,堅持一會就發完了,今天的地方非常特殊,剛開始發第一條街時,雖然街很長,就想堅持一會就發完了。

這時自己的思想中,既有正念又夾雜著人心。正念是:大法給予的力量和師父的加持,讓自己有一個非常好的身體。人心是:發這樣的住家,非常累又非常慢,有求快的人心,還有一點點怕累的心。

因為剛開始以為就一條街,這完全在自己的承受力範圍之內,但是沒想到的是,一直發到下午四點半多,全是這樣的住家,尤其看到第三條街之後,發現都是一樣的住家時,自己不想承受這個苦的心越來越強烈,因為人心在起作用,正念在減弱,身體自然也越來越重,渾身在流汗。

於是我就開始向內找,在想如果是神在發單,應該是甚麼狀態?應該是輕飄飄的一家家的發,不會有人心,也不會累。這時,我突然意識到是自己的人心在起作用,於是我趕緊一邊走路一邊發正念清除這個求快、怕麻煩、怕累的人心人念,意識到那不是真我,是假我,假我起作用時,肯定是累的。

認識到這些之後,我的正念也開始出來了,觀念開始扭轉了,意識到:這不都是好事嗎?救度眾生的同時還可以大量的消除業力,剛想到這時,我身體的狀態也突然改變了,由剛才的很累,到現在迅速爬上台階,腿也不累了,身體輕飄飄。

師父這樣的安排,讓我領悟到當人心起作用的時候,我們的身體就會被三界內人這層的法理所制約,所以身體和內心也一定又苦又累。當我們來自法的正念起主導時,因為正念就是神念,我們的身體雖然在三界的苦中,但是當我們保持神念時,身體也一定是近乎神的狀態,三界的苦對於這樣的身體是不起作用的,看似很苦,卻更能體會到證實法的快樂。

因為晚上還要上班,按著平時,這麼辛苦,晚上也就很難起床了,但是今天我改變了這個人念,認為今天這麼辛苦,肯定消去了大量的業力,我的身體應該是更加輕鬆的,在這一念的作用下,我晚上照常去上班了,真的覺的自己,不但不累,反而精力比平時更加充沛。

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這樣的經歷讓我對這段法有了更深刻的體會,感謝師尊的慈悲安排和苦度!

重視學法,給予了我源源不斷的動力和力量。在修去人心、人念中,分清真我假我,同化大法,真正成為大法的一粒子。只有同化法,才能真正的證實法,在證實法中感悟偉大師尊和大法的無量智慧和洪大慈悲。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同修!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