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朱喜玉再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屢遭迫害的吉林省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朱喜玉女士,從吉林省女子監獄回家。朱喜玉的家人被延邊社保管理局勒索二十萬元錢。為此,朱喜玉向法院起訴,已立案。二零二一年三月,朱喜玉被強制失蹤。近日獲悉,朱喜玉再次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

朱喜玉女士,今年67歲,吉林省延吉市朝鮮族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後,朱喜玉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僅在延吉市金達萊廣場展示法輪大法橫幅或煉功,被綁架就達三十多次,她曾三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此次是第三次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一、進京和平請願、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朱喜玉進京和平請願、說明真相,在北京國務院信訪局門口被綁架到延邊駐京辦事處,幾天後被劫回延邊,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十三天,又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五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朱喜玉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在北京被警察打、踢、揪頭髮,當時正值薩斯病流行,因她發燒怕傳染才被放回家。

二、第一次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酷刑折磨

朱喜玉給延吉市公安局河南派出所管區警察金哲浩寫真相信,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被綁架,遭惡警毒打。朱喜玉牙齒被打掉,並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朱喜玉被劫入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因不放棄信仰,遭毒打、電棍電擊、野蠻灌等迫害。有一次,惡警張淑華夥同張桂梅、王靜、張姓老師等惡警同時對朱喜玉下手,朱喜玉被電棍擊打暈死過去。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朱喜玉開始絕食抵制迫害,關薇等幾個警察同時用多根電棍擊打,並用開口器和頁子板進行野蠻灌食。每次灌食後,朱喜玉都出現吐血、呼吸困難、大汗淋漓等現象。非法勞教期滿,朱喜玉又被加期迫害十天。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朱喜玉走出勞教所。

三、在派出所、公安局,被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煉功,被延吉市公安局河南派出所管區惡警王新年等綁架。在派出所,警察王新年用手銬把她固定在椅子上,銬了十多個小時。晚上,值班警察又把她的臉打得腫得老高。

第二天,朱喜玉又被拉到延吉市公安局八樓國保大隊,吊銬十六個小時。前三個小時,用手銬把左手固定在上邊,右手是橫著綁,兩腳離地。三個小時後,把她放下,讓她去廁所。朱喜玉被折磨的顧不上髒,上廁所時,用手捧點便池裏積下的髒水喝。回來,再繼續吊銬,這回是吊銬左手,吊了近十三個小時。

'酷刑模擬:一字吊銬'
酷刑模擬:一字吊銬

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朱喜玉又被劫入延吉市看守所時,已無法行走,被警察拖入監號。朱喜玉以絕食的方式來抵制迫害。九月八日,開始被看守所野蠻灌食;九月十六日,被延吉市國保大隊非法判三年勞教。

警察把奄奄一息的朱喜玉劫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勞教所見她生命垂危,拒收。警察把生命垂危的朱喜玉甩給在長春大學讀書的兒子就溜了。九月十七日下午四點,朱喜玉的兒子把母親送回家。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朱喜玉回家後,身體恢復非常快,又在延吉市金達萊廣場煉功,並跟能見上面的人講自己遭中共迫害的真相。

四、第二次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早晨,朱喜玉從金達萊廣場煉功回家後,警察把她綁架到派出所。十一月五日早六點,警察把朱喜玉劫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朱喜玉堅持信仰、拒絕「轉化」,遭到毒打、電擊、關禁閉、銬死人床、野蠻灌食等殘酷迫害。

朱喜玉述訴:這一次酷刑迫害非常嚴重,因為我絕食反迫害,被固定在床上四十五天,有時兩隻手用手銬銬住後,並攏綁在頭頂上,把兩隻腳也並攏綁在腳底下,一宿一宿的,很殘酷;綁死人床五天左右,不讓睡覺,野蠻灌食,多顆牙在灌食的時候,被頁子板捅斷;電棍電擊十多次,電的肌肉攣縮都成三角形了;在水泥地拖人,屁股磨出血,後背出現血嘎巴,被惡警王珠峰踢掉一顆門牙。

'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歷經一年零一個月的殘酷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朱喜玉堂堂正正回了家。

五、在金達萊廣場煉功、打橫幅 被綁架三十餘次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一日至十八日、二零零五年五月四日至八日、二零零五年七月八日至十一日,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期間被非法拘留多次,有時被電棍電擊。

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打橫幅,被延吉市小營派出所綁架,把家中的大法書籍和明慧資料搶走。她兩次去派出所要被搶走的東西,被警察拽到車上拉走,扔到遠處東佛六隊和柱興農村。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朱喜玉第三次去要書,在派出所被用手銬銬了一天。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她第四次去要書,被非法拘留到八月十五日。第五次去要書時,派出所叫單位來人,把她弄回家。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在警察訓練的時候,朱喜玉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早晨六點,被綁架,下午兩點被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至九月一日開博覽會期間,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被綁架,並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至三十日,朱喜玉被惡人構陷,被非法勞教二年,勞教所拒收。

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早晨,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被惡人綁架到110辦公室,被劫往北山派出所後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七日、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此外還有十多次,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煉功被綁架。

二零零六年二月九日,朱喜玉在路上發真相,被惡人構陷,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天。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二日,朱喜玉在講真相時被綁架。

六、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一日,在市政府的高壓下,朱喜玉被單位(當時已內退)強制拉到延邊腦科醫院(精神病院)「住院治療」七天, 期間被綁在床上和強迫灌食、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
酷刑演示:打毒針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朱喜玉再次送進精神病院迫害七天,期間又被注射許多不明藥物。

七、在洗腦班遭受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至七日,朱喜玉被綁架到警察學校六樓的洗腦班關押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 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被國保大隊鄭哲洙從金達萊廣場薅著朱喜玉頭髮,一直把她拖到洗腦班。朱喜玉頭髮被薅掉,衣服被撕掉,膝蓋磨破出血,短短幾天,就被折磨成皮包骨。


中共酷刑演示:拖拽

二零一一年六月四日,朱喜玉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關押迫害,被放出後,繼續在金達萊廣場煉功;六月十三日被秘密非法庭審。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清晨,朱喜玉從金達萊廣場回家後,延吉市國保大隊警察闖到她家,把她劫持到洗腦班,下午法院到洗腦班下達非法判決書,朱喜玉被枉判四年;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從洗腦班被放出。

八、第一次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的酷刑折磨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朱喜玉在金達萊廣場煉功時,被延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鄭哲洙等綁架,幾個小時後,被劫持到看守所;七月五日,又被劫往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朱喜玉述說在獄中遭遇:到監獄後,刑事犯蔡青、陳海燕包夾我,因我絕食抗議迫害,七月五日開始灌食。因為灌的太多,每次灌完都吐,蔡青每天都打我,堵我的嘴。五日開始,在床上綁我。用四根繩綁四肢,並固定在床上,白天晚上都綁。她們自己心情好的時候,拿下來讓我活動活動。剛開始,小便也在床上,拿盆接。時間長了,允許我下來上廁所。但她們心情不好時,盆也不給,在床上尿。

七月五日下午,刑事犯楊惠來,把我吊起來了。楊惠在兩層的床上,四個鐵柱子中間放些紙盒,上面用塑料膠布纏幾圈,用於固定我的手腕子和腳脖子,再用四根繩,把我的手腕子和腳脖子分別綁起來之後,固定在四個鐵柱中間的用膠布纏的紙盒上,騰空吊起來,那時候臉衝著上邊。第二天上午,再次吊我,我手腳麻木,顫抖,哆嗦,心悶,難受至極。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

大概七月十六日,我把鼻子上固定的灌食管拔出來了。監獄實施連坐懲罰,就是我拔的,也得扣包夾的分,我聽說後,覺得不該連累別人,就說「剛來不知道,以後不拔。」但是她們說不行,又擅自把我吊起來了。刑事犯蔡青、陳海燕、崔松花、劉玉風四人用爬著的形式把我吊起來,導致我的手腕變成紫色,沒有知覺,嘴上吐了綠色膽液,最後放下來的時候,吐著膽液,在膽液上暈過去了。

七月份,包夾換了李雪娜和崔松花(鮮族),她們雖然不太打人,但是晚上四肢綁的更緊。每天手腫的像饅頭一樣。白天,叫我把手舉起來,我躺著把手舉起來之後,好多了,但是晚上,還使勁綁。有時候,白天也把手和腳往後一起在身後靠緊連綁在一起,持續2~3個小時,很痛苦。她們也請來一個刑事犯,將我的兩隻手交叉吊在二層床的兩個鐵柱子中間,也把左右腳交叉吊在那個鐵柱子上。李雪娜用腳踩我的脖子,我嘴裏不自覺的吐出「呱呱」的鴨子聲。

包夾還經常把我的四肢吊起來(身體在床上)。最痛苦的是側面綁,即左腳和右手各自使勁抻開並綁到床右側上,左手用勁抻開後綁床左面中間部位,右腳抻開後,綁在左側下面位置上,李雪娜說「這麼綁,一般一個小時承受不住,」但我整整被綁了五天晚上。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我被轉到八監區411監舍。以後我知道了包夾張豔梅打人的手段:一是的經常打嘴巴子或踢一腳;二是用拖鞋打;三是在廁所抓頭髮撞牆;四是換硬的鞋之後,一個勁的踢女人的陰部,天天打,天天踢,最後陰部變成黑色,裏邊形成硬的東西。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至五月二十日,在八監區411監舍,我被整整戴手銬迫害五十三天,因為我點名的時候喊「法輪大法好」,有法輪功學員跟著喊「真善忍好」才加重對我的迫害的。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至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因為我要求公開煉功,一直被強制戴手銬,從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直到回家為止,一直戴手銬,每天只開三次手銬。其中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至六月十四日在八監區411監舍戴手銬,六月十四日至六月二十一日回家為止在408監舍戴手銬。

九、再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朱喜玉被延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鄭哲洙等綁架到洗腦班關押迫害;三月二十二日被「監視居住」半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檢法以解除案件為名把朱喜玉帶到法院開庭,宣布解除案件,朱喜玉當場回家。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朱喜玉被延吉市法院分別枉判刑四年,當場被非法關押;五月九日被綁架到延吉看守所;五月十一日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朱喜玉從吉林省女子監獄回家。

朱喜玉回家期間,家人被延邊社保管理局勒索二十萬元錢。為此,朱喜玉向法院起訴,已立案。

二零二一年三月,朱喜玉被強制失蹤。近日獲悉,朱喜玉再次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監獄。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各級司法機關明目張膽的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警察抓捕、入室搶劫、勒索錢財;甚至檢察院、法院捏造罪證、罪名構陷,給廣大法輪功學員和家庭造成了重大傷害,而且也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災難。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

修煉法輪大法福益家庭、社會,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在未來法制昌明之時,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都面臨未來正義法庭審判和終身追責。

吉林省女子監獄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蘭家鎮郭家村富盈路
郵編:130114
獄務電話:0431-85375031
紀檢監察電話:0431-85375053
監獄信訪電話:0431-85375060
監獄長信箱:hnaty@sina.com
監獄長:安彤宇0431-85375001
主管教育副監獄長:吳曉梅(女,50多歲)
副監獄長:魏麗慧15312692195、0431-85375006
八監區監區長:錢偉(女)18504301922
八監區主管教育副監區長:陳曦(女)
八監區副監區長:高陽(女)185043022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