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女子監獄教唆包夾折磨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長春女子監獄八監區,一直以來是殘酷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的黑窩。近期新來了一個監區長,叫錢偉,還有副隊長陳茜(音)。只要是新來的法輪功學員,錢偉都親自到監室點名查看,叫囂並指使包夾和幫教:必須把法輪功學員全部強行轉化,轉化也得轉,不轉化也得轉。在他們的指使下:八監區是壞人管好人,殺人犯、毒販子、詐騙犯成了二等獄警,她們迫害好人為所欲為,有恃無恐,作惡迫害手段更是令人髮指。

一、對法輪功學員臧中美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臧中美(來自白城看守所),被關在202監室。開始時她沒有被轉化。警察派毒販子安海燕(「包夾」,北朝鮮人,毒販子,死緩,販毒原判無期現改判23年),殺人犯余雪微(「幫教」故意殺人犯,無期改判現在還剩5、6年),兩個人對臧中美迫害,他們百般迫害、虐待她,坐小板凳必須兩腿並攏,腿中間夾紙或者夾胸卡,掉了就被罰,不讓吃飯,不讓去廁所,不讓洗漱,如果不照做,兩個包夾強行按住讓她坐下,不坐下就拖到衛生間,往她身上澆水,連打帶罵,打的渾身是水。拖回來還要繼續坐板凳。臧中美被迫害的慘叫。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後來,臧中美承受不住迫害,被迫寫了「五書」之後, 「包夾」安海燕(毒販子),「幫教」余雪微(殺人犯),總是說她轉化不徹底,還要每天繼續寫她們給留的污衊法輪大法的「作業」。如果覺得不滿意,還會用不同方式懲罰臧中美,不讓吃飯,不讓去廁所,不讓洗漱,罰坐小板凳,罰站。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

在2020年11月左右,「包夾」安海燕(毒販子),與別的刑事犯打架被送進小號,調出八監區,調入大隊幹活,同時她申報的減刑卷被撤回,瘋狂迫害卻沒得到減刑。

包夾安海燕調走後,又來一個詐騙犯楊瑩。余雪微和詐騙犯楊瑩合夥對臧中美更加殘忍的迫害。每天連上廁所都要請示,在上廁所和吃飯前都要臧中美罵大法、罵師父,才能讓她吃飯和上廁所。臧中美不罵,連全監室的人都不讓吃飯,以此逼迫臧中美;臧中美不罵,就連推帶打,甚至把她拖到衛生間,強行把衣服脫掉,不脫就強行給脫,然後把頭往便池裏浸。

晚上不讓睡覺,有時晚上11點上床(應該是8點半上床就寢),早晨很早就把她弄起來坐板凳(具體時間看她們心情),如果同監室的人想要照顧一下臧中美,被幫教余雪微和楊瑩知道後,如果誰幫她,誰就同樣被罰。她們把對臧中美迫害當作是一種樂趣,是一種變態心理。總是想找一個法輪功學員迫害。在臧中美沒到監獄之前,她們曾對曹豔芬進行這樣的迫害。

余雪微雖然賣力迫害法輪大法學員,卻遭到不予減刑的報應。

二、對法輪大法學員李聰的迫害

法輪大法學員李聰,農安人。開始在入監期間不接受轉化,就被包夾嚴管,被分到八監區一樓,在一樓沒有被所謂的轉化後,就把她轉到二樓,由包夾田曉雲轉化她,這個人專門「攻堅」所謂不轉化的重點法輪功學員,田曉雲整天整夜不讓李聰休息,由同監舍人員輪流看管李聰,對她如有放鬆,這個看管的與李聰同樣被罰。就在李聰來月經期間,褲子濕透了,田曉雲都不讓換紙,有時還罰站,就在李聰被迫違心地寫過悔過書後,仍然不放鬆對她的迫害。田曉雲認為李聰思想轉化不徹底,還讓她背轉化的書,看盤片,看後還要說心得,她們認為李聰不聽話,就把李聰單獨一個法輪功學員和四個包夾放在211監室,屬於全部隔離狀態,不讓其他人進入,除非有特別批准的人,或者幫教張洪梅和李明華(大幫教)才能進去。

包夾是丁玲,李明珠,田曉雲,楊亞麗。楊亞麗是田曉雲一手培植出來的新包夾,她們四人都是獄中管教人員認為的所謂好包夾。

八監區從一樓到四樓都會有一個監舍是專門攻堅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針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法去轉化(具體不太清楚)。只知道,黑天白天輪番夾攻,直到把不轉化學員迫害的承受不住了,被迫寫了五書。即使是簡單的也要寫,司法局要求達到百分之百轉化率。

所以八監區對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要求逐一攻破,即使是違心的也要寫五書。現在只要是新來的,轉化了還要開揭批會。不管你報沒報減刑,也要開揭批會。還要一對一的見省政法委人員,政法委要與法輪功學員面對面談話。

以上這種慘無人道的迫害,正在這個人間地獄中每天都在發生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