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吉林省女子監獄部份包夾和幫教的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是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黑窩,是全國迫害法輪功的典型單位。在二零一九年春天,全國各個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監獄,都派人來這裏「學習」迫害法輪功的經驗。這裏對外說是「春風化雨」,是「教育轉化」,美其名曰「教育監區」,確切地說,應該叫暴力監區。因為這裏是靠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的。

這裏有「包夾」,即在日常生活中看管法輪功的刑事犯,和「幫教」,即學過法輪功,但是幫助邪黨從思想上「轉化」其他法輪功學員。兩套系統合夥迫害,都是受邪惡獄警的指使,主要的是監區長或小隊長。

包夾打頭陣,把法輪功學員從肉體上用盡各種方法折磨,迫害致這個學員肉體實在承受不住了,再用幫教灌輸那些誣蔑法輪功的歪理、謊言等等邪說,逼迫法輪功學員承認這些。沒有多少人真正相信那些邪惡的東西,基本上是身體承受到極限了,她們的目的就達到了,這就算「轉化」成功了。在八監區,每個監舍都有幾個犯人當包夾,看管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這就是她們的所謂「改造任務」。用刑事犯當監舍長,一般監舍長都是主包夾,用「轉化」成績,給包夾們記分,用來減刑。所以,這些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命。

她們在監舍是老大,想幹甚麼就幹甚麼,這裏就是這些人行惡的地方。有些剛來的刑事犯可能還有點善念,不太習慣做這些壞事。那些惡包夾就教她們做,不做可能會被其他的刑事犯特別是監舍長訓斥,慢慢的也會泯滅良知、參與辱罵、迫害法輪功學員當作本事。能保持住正義感有善念是極少極少的。那麼,這些包夾都是些甚麼樣的人呢?她們都是採用的甚麼辦法呢?

這些包夾,大多數是刑期比較長的,有殺人犯、毒販子、詐騙犯,還有利用職務犯罪的,因為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基本上不幹體力活,所以有些犯人的親屬就利用各種關係把這些犯人分到或調到八監區,她們大多數都是通過人際關係進來的,因為有後台,所以作惡有恃無恐。

一個包夾曾經「自豪」地說,八監區的包夾是監獄的白領,意思就是監獄的管理人員。還有的包夾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代表政府,你們是政府的敵人。因為政府信任這些人,所以這些犯人在這裏基本上是無法無天,對法輪功學員打、罵、訓斥是家常便飯,不給吃飽、每天只給少量的水喝、不讓洗漱甚至有的連續一個多月不讓碰水、每天睡很少的覺、每天只許去三次廁所、從早到晚一個姿勢,凳子應該是幼兒園小孩子坐著合適的高度,還要雙腿並攏小腿直立,兩手放在膝蓋上。有時惡包夾們還要在你兩腿間夾一張紙,紙掉了就挨罵。不許與別人說話、大冬天不讓穿棉衣,稍有不從就招來打、罵,嚴重的去蹲小號……

這些人對法輪功學員這樣殘忍的做法,監獄方面是明知卻假裝不知道,任由這些犯人胡作非為。

一、曝光部份包夾的惡行

1.包夾王闊

長春人,經濟犯,迫害法輪功學員雷秀香,因為雷秀香不報數,就惡狠狠的把雷秀香拉到廁所,要把雷秀香用水嗆死。雷秀香大喊,她就用水潑,雷秀香的衣服都濕透了。迫害法輪功學員周葉玲,打周葉玲,在走廊都能聽見喊叫聲。迫害法輪功學員黨燕華時,不許黨燕華洗漱,還罵她身上有味,逼迫黨燕華背監規,整天罵黨燕華是「賣國賊」。

2.包夾查光

查光,白城人,經濟犯,因為法輪功學員雷秀香不參加點名報數,就給雷秀香戴手銬,並大打出手,把她的眼睛打得看不清東西。迫害法輪功學員趙宇晶時,因為趙宇晶不「轉化」,除了不讓洗漱、不讓正常睡覺、不讓吃飽外,每天逼迫坐小凳子,她還搬個凳子,坐在趙宇晶對面,逼迫趙宇晶看著她。後來她女兒死了,她才收斂了一些。

3.包夾滕亞輝、鞏翠傑

滕亞輝、鞏翠傑,非常惡,罵人是常事,迫害法輪功學員李亞珍時,不許李亞珍上廁所不讓洗漱,不讓洗衣服,內衣內褲都不許換洗(在這裏每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基本都受到過這種侮辱),因為是春天,長期不讓換洗內衣褲,不讓洗頭,不讓洗腳,身上有味,還遭到挖苦謾罵。滕亞輝還說,就是不讓你換洗,我讓你褲衩子立起來。包夾鞏翠傑罰法輪功學員李亞珍坐小凳子,持續一年時間,每天一個姿勢坐在小凳子上,由她看著,一動不動從早上五點坐到晚上九、十點。

4.包夾王淑文

王淑文,詐騙犯,松原人,是所有包夾中最邪惡的一個,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打嘴巴、用腳踢。在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日晚上,包夾王淑文受獄警小隊長高陽和監區長倪笑紅的指使,對磐石法輪功學員鄒淑豔打嘴巴、一會兒打幾個、一會兒打幾個,從五點一直持續到七點三十分;在一樓迫害法輪功學員李亞珍時,由幾個包夾配合王淑文,聯合起來圍攻她一個人,從早上三點或二點起來,坐小凳到晚上十二點左右,每天坐到幾點,由王淑文說了算。當時是十月份,沒有暖氣,很冷,她讓李亞珍坐在走廊門口,把李亞珍凍得直哆嗦,期間,限制喝水,限制上廁所,每頓用小飯碗給半碗飯或更少,給一、二片鹹菜;法輪功學員金燕反迫害,不坐小凳,躺在地上,遭到包夾王淑文多次毆打,並被王淑文構陷,強行關進小號兩個多月放出。法輪功學員連金華因反迫害,遭到包夾王淑文多次毆打,一天半夜,睡夢中被王淑文強行從床上拽起,逼迫寫所謂的「五書」。王淑文是出名的邪惡,她自己說在她手下「轉化」過幾十人,都是用這種方法「轉化」的。

王淑文還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物,在法輪功學員的賬上定物品,讓法輪功學員付錢。因為在她監舍,這些學員怕她報復,只好默默忍受。有人自己都捨不得買吃的,每個月都給她買。一次,經常給她買東西的學員離開了這個屋,她馬上就在另一個學員賬上定物品,還是不給錢,這個學員也不敢聲張,怕她給「小鞋穿」。

5.包夾劉平平

劉平平,詐騙犯,此人自己說是律師,但是太壞了,太陰險邪惡了,她總是用心計害人,迫害劉香卓時,設計把劉香卓送進小號迫害。後來劉平平被原辦案單位提走,不知又牽扯甚麼案子。

6.包夾鄭丹

鄭丹,長春人,殺人犯,二零二零年七月,法輪功學員楚佔鋒反迫害,遭包夾鄭丹毆打,並在三樓大員(刑事犯中小隊負責人)李笑雷及包夾構陷下,強行關進小號,一個月後,才從小號放出來。二零二零年,法輪功學員遲淑玲被包夾鄭丹強行禁足三個多月,藉口是沒有所謂「轉化」好。後來鄭丹和孫英傑等幾個人迫害車平平,每天都能聽到那個屋子的打罵聲,大早晨就唱邪惡的歌干擾刺激車平平,幾個樓層都能聽見。

後來,鄭丹到二樓迫害法輪功學員李聰,幾個包夾(有田小雲、鄭丹、楊亞麗、丁玲、李明珠)合夥把李聰迫害的面目憔悴、目光呆滯。她們在二樓打李聰,李聰的哭聲、她們劈里啪啦的打罵聲,在一樓都聽的見,可是,沒有獄警制止。

7.包夾高峰

高峰,詐騙犯,很邪惡,她的特點是,罵人尖酸、刻薄、諷刺、挖苦,多年來,參與對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比如,法輪功學員趙宇晶不報數,她把小凳子搬走,罰趙宇晶站著。後來多病,膽切除,自己說得了癌症了,住院後,收斂了許多。

8.包夾安海燕

安海燕,北朝鮮人,毒販子,死緩,開始很能打人,打法輪功學員用書捲成筒打,很邪惡,後來看到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她說法輪功是好人,不再那麼打人了。二零二零年冬天,她被送進小號三月,可能是遭到報應了。

9.包夾張敏

張敏,四平人,詐騙犯,自稱是修道的,是「道長」。二零一九年在一樓迫害法輪功學員車平平,打、罵車平平,車平平絕食反迫害,遭到灌食,後來被張敏構陷把車平平送進小號迫害。在三樓迫害郭淑學時,不許屋內的其他法輪功學員和郭淑學說話。用下流的語言罵,打、掐、用油筆尖扎,把郭淑學手、腳都扎出血並腫起來,大冬天不讓她穿棉褲,每天坐在小凳上,打開窗戶凍她,不給吃飽,飯菜每天都倒掉也不給她吃,一天只給半瓶水,不讓洗漱,一個多月不許碰水,不讓買東西,連基本的日用品都不讓買,每次打郭淑學都說是政府讓她這樣幹的。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張敏迫害張學英時,逼迫張學英坐小凳子,每天一個姿勢坐著,張學英不轉化,她就用下流的語言罵、侮辱。甚麼難聽說甚麼。後來她被法輪功學員的善感化了一些,哭著對被她打過的法輪功學員說,自己也不想這樣對待法輪功,但是沒辦法。有幾次她還暗地裏幫助這個法輪功學員,比如,背著幫教給這個法輪功學員一點菜吃,偶爾讓洗洗手洗洗頭甚麼的。一次,她對新來的刑事犯說,法輪功是真正有德行的人,我們才是缺德的犯人,但是我們不這樣幹怎麼減刑啊。可惜她的善行不長,每次包夾或監舍長開完會回來後還是瘋狂行惡。二零二零年初,她因為和另一個刑事犯打仗被調離八監區。

10.包夾王積平

王積平,詐騙犯,榆樹人,是監舍長,對她監舍的法輪功學員管得特別嚴,不許學員之間說一句話,疑心重,就是幫教她都不信任,罵人,打小報告,法輪功學員王興香是年近七十歲的老太太,王積平認為她轉化的不好,整天看著,寸步不離,不讓正常睡覺,王興香得了高血壓仍被逼迫坐小凳嚴管,還把王興香罵得大哭。

11.包夾田淑華

由於法輪功學員李亞珍不「轉化」,被送到一樓,包夾田淑華就讓李亞珍從早上四點坐到晚上十點,吃飯都不許離開,也不許站起來,吃完飯讓別人把碗拿走。每天給很少的飯,不給菜,只給幾片鹹菜,根本吃不飽。限制喝水、限制上廁所。

12.其他邪惡的包夾

丁玲、李翠玉、高雲霞、田曉雲、戴穎、李笑蕾、王麗娜、付小丹等等,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揭露這些人的惡行,希望她們能夠改過自新,不要再對大法弟子犯罪。

二、曝光部份邪惡的「幫教」

1. 幫教李明華

李明華,延邊和龍(或龍井)人,殺人犯,無期。她到底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沒有人確切知道,只看到介紹她的材料,說她搞男女雙修,從這一點看,她不是法輪功學員,因為法輪功裏沒有男女雙修。

這個人沒有人性,非常蠻橫霸道,罵人、損人、懲罰人是家常便飯,無論年齡大小,凡是被她幫教過的,是否徹底轉化的,都說她是魔鬼。她大概是二零零二年入監的,一直當幫教,被她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無數。

就是這樣一個惡人,卻被監區長錢偉當作寶貝,幾次幫教開會都表揚李明華,誇她如何能幹,本來李明華按往常減刑是二零零零年七月回家,後來一天沒減,不知是不是錢偉捨不得她走還是甚麼原因,但是大家都說是李明華壞事做的太多,遭報應了。

2. 幫教李曉偎

李曉偎,長春市人,刑期十二年。大學學歷,能說會道,有兩個曾經很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李曉偎的表面所迷惑,聽信她的歪理邪說,徹底轉化了,並對李曉偎佩服的不行,有的甚至還隨從她當了幫教。她講課時,每堂課都必罵法輪功是某教。因轉化法輪功賣力,被邪黨監獄記功授獎。是監區長倪笑紅的得力幹將。

她一般不參與體罰迫害,當她直接污衊法輪功被法輪功學員反駁時,她就會換一個做法,把法輪功的書拿來,斷章取義的曲解大法,偽善的和法輪功學員說,師父叫我們如何如何。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叫你放棄修煉大法。

這兩種招數都行不通的時候,她就會把這個法輪功學員重新交給包夾嚴管。如:她轉化長春市的法輪功學員張豔華,幾個月都沒達到目的,她就把張豔華交給大員丁玲,說張豔華苦沒吃夠,重新嚴管,於是,幾個邪惡包夾輪番上陣,吃飯、睡覺、洗漱等等都進入上面說的嚴管狀態,十幾天下來,李曉偎達到目的了。

3. 幫教華玉茹

華玉茹,松原人,十一年刑期。在被抓之前,流離失所很長時間,失去工作,孩子沒有正常上學,這些本來都是邪惡迫害導致的。可是她卻把這些都歸罪於法輪功,當幫教時,經常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訴自己的不幸,轉化過很多人。還培養邪惡幫教,把她的罪行往下傳。

4. 幫教張靜

張靜,通化大龍彎人,七年刑期,是二零零幾年才學法的。是華玉茹培養的幫教之一,和華玉茹的做法很相似,在課堂上講課,經常辱罵大法和大法師父,歌頌邪黨。把她家的貧窮、丈夫的死、孩子沒有好好上學,沒有好的工作等等不幸,都認為是她學法輪功造成的,用此來誤導其他法輪功學員。後來有好幾個法輪功學員對她說,我們家裏都很好,有的原來經濟條件不好,學法輪功後,家裏環境變得越來越好了,不是你說的那樣。從此後,她不怎麼說這些了。

張靜「轉化」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力,對已經寫過「五書」的也不放過。今天找這個,明天找那個,就是讓人徹底放棄修煉法輪功,跟隨邪黨。還讓法輪功學員學佛教、道教、學甚麼這經那經的,甚麼台灣和尚講的亂七八糟的東西,誰表示不願意學,在她看來就是思想有問題,就得找談話或嚴管。

5. 其他邪惡的幫教

沈桂雲、高鳳琴、張紅梅、楊桂珍、李文輝、王濤等等,因篇幅有限,不一一列舉,這些人有的現在已經回家,有的還在監獄迫害大法弟子。她們畢竟在大法中修過,是受益者,有的家人也修煉,真心希望她們能早日回家,回去後,儘快明白清醒,重新回到大法中,將功補過,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別失去這萬古機緣。

曝光出這些,這只是在很短時間內發生的一部份事情,只是這個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有很多事情還在發生,還在掩蓋。但是,必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希望作惡者能棄惡揚善,重新做人,別給自己和家人留下永遠的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