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健莉在吉林女子監獄遭迫害 家人探視權被剝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市三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於健莉女士,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被轉到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不讓家屬會見,情況令人擔憂。

於健莉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與丈夫王東吉、公公王克民、婆婆王鳳芝在吉林蛟河家中被四平、梨樹公安綁架,當天她母親付貴華、妹夫孟祥岐也被綁架,一大家人被非法判刑七年或者七年半。

強制洗腦、轉化,不讓會見家人

於健莉女士被拘禁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一樓嚴管,每天凌晨四點被強制起床,強制坐小凳子折磨,被刑事犯人包夾,強制洗腦、轉化,不讓會見家人,也不讓花錢買生活用品。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二零二一年六月初,家屬與一樓相關警察溝通,要求會見,並表示要替於健莉申訴,獄警回覆:「啥?!你們還想申訴?!就你們家屬這態度,你們還想會見?等著吧!」家屬詢問該獄警是誰?姓甚麼。其答道:「我不能告訴你。」

家屬多次去監獄要求會見,並和監獄信訪、獄政、紀檢、會見室等相關部門反映,希望能幫助協調解決,但監區裏邊均以各種藉口搪塞、拒絕。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家屬向監獄紀檢監察實名舉報八監區一樓那名威脅家屬說「申訴態度有問題,還想會見,等著吧!」的獄警,要求會見、打親情電話。紀檢監察警察如實記錄,並答應會調查。

約兩個小時後,於健莉突然給家屬來了電話,一直哭,說:「我現在可想家了,你們咋不來看我呢?」還說現在沒有錢花。家屬說都來好多次了,監獄不讓見,半個多月前就給存錢了。家屬多次問她坐不坐小板凳,她就是哭,不敢回答。家屬問她每天幾點起床,她哭著說四點。問她幾點睡覺,她不敢說了,和旁邊獄警說:「我沒說啥、沒說啥。」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家屬給八監區獄警打電話,問她為甚麼於健莉要四點起床?她不承認,還說:「打電話的時候,我就在旁邊,於健莉沒說過這話!」家屬說:「監舍裏邊24小時錄音、錄像,看監控就知道了。」她說:「你沒有權力看監控!」

家屬又去找監獄信訪部門,信訪女警認真接待,並和多人(包括獄政)協調反應這個事,都說讓直接找監區接待家屬,多次聯繫八監區監區長錢偉,她都不來。據悉,獄政同意家屬會見,是監區裏邊一直擋著不讓會見。

家屬又和法制科警察重點強調了早上四點起床的事,並說:「希望能認真調查,看一下監控就知道。到底有沒有這個情況,如果有,是誰的責任?是不是屋內的其他犯人欺負於健莉?獄警知不知情?如果是犯人的事,那就處理犯人。」法制科警察答應家屬會調查。

八監區監區長錢偉慫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於健莉的母親付貴華、婆婆王鳳芝,劉冬英,崔桂賢都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八監區迫害,情況不詳。

據了解,臭名昭著的八監區主要關押法輪功學員,採用手段有:長時間坐長、寬、高均為約20釐米的正方形面帶稜、帶包的小板凳,好多人長時間被強制坐,導致屁股坐爛。還有一種小板凳是不帶包的,高度約18釐米,長20釐米,寬15釐米的長方形表面。不讓動,吃飯、喝水也不讓起來。不許花錢直接導致沒有錢買最基礎的生活用品,如衛生紙、衛生巾等,上廁所沒有紙,侮辱人。把衛生紙當作轉化籌碼!

據悉,八監區監區長錢偉,女,52歲左右,有一女兒,丈夫去世。在八監區,親自叫囂並指使包夾和幫教犯人:必須把法輪功學員全部強行轉化,轉化也得轉,不轉化也得轉。在錢偉的違法命令下,在相關獄警的慫恿下,殺人犯、毒販子、詐騙犯為所欲為地虐待、殘害法輪功學員,迫害手段令人髮指。

如:吉林市的七旬老人黨豔華,二零二零年七月在208監舍被包夾高雲霞(松原市人)、柴百會虐待。包夾不讓她吃飯、睡覺、上廁所,她被憋得經常尿褲子;她還遭掐乳頭,往身上潑涼水。十九個小時不讓她上廁所,九個月不讓她洗漱。她被體罰:兩腿夾紙片坐在小凳上,一動不動,紙片一旦掉下來,她就被又踢又打;一次紙片掉下來了,柴百會就掐住她的兩個肩膀,特別使勁地打她,掐她乳頭,特別疼。她喊法輪大法好,高雲霞、柴百會就把她拖到廁所按在大便池上,高雲霞用拖地抹布堵她嘴。惡人們三天兩夜不讓她閤眼折磨她。

◎吉林省女子監獄: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寬城區蘭家鎮郭家村富盈路
通訊地址:吉林省長春市1048信箱(郵信時建議寫此地址),郵編130114
八監區監區長:錢偉(女)18504301922主管獄警:苑婷婷(剛畢業參加工作,到八監區不到兩年)
八監區
3樓管教室:0431-85375089 4樓管教室:85375098
八監區1樓管教室(嚴管):85375107
監舍2號樓
3樓:85375048 4樓:8537504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