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打疫苗的過程和對打疫苗的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九日】六月三十號,單位副職詢問我打疫苗的事,他說不能打的都是身體有重大疾病,要開醫院證明,上級領導催的很緊。我回家找同修交流了一下,假證明不能開,現在修煉都走到最後了,以放下生死的心來對待打疫苗的事。

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一號,我照常去上班,單位正職叫我,在她辦公室還有一位同事拿著本子做記錄,一看是給我一人開會,她說了很多。最後給我看他們領導群發的通知,單位有一人不打疫苗,連帶負責人和本人都要問責,扣除獎勵工資和年終獎,全單位受影響等等,她一聽我還是不打疫苗,就很生氣,說了對大法不敬的話。我一看她這樣,想著不能因為我不打疫苗而影響了他們全家對大法的認識不能得救,這是大事,想著讓打疫苗的毒素從另外空間流走,不起任何作用,我就說為了不影響你們大家我就去打了吧。她一聽很高興,馬上給本社區大夫打電話,安排兩位同事陪我去打疫苗。

我回辦公室把包拿上,想起前幾天早上煉功時頭裏一個聲音說打疫苗,還有前幾天眼前劃過落下的小亮點,還有今天凌晨夢見的一只有很大很大背殼的烏龜、好多的紅魔亂舞和半房子高的雞蛋,今天又是邪黨的日子,這些不好的爛信息和正職一系列的安排,悟到這是舊勢力爛鬼和紅魔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這疫苗絕對不能打。我就對她們說,我中午回家考慮考慮,下午再說,就又回辦公室了。

中午下班後,正職沒有讓我回家,留下單位領導成員和幾位同事,他們喋喋不休,輪番上陣,勸我打疫苗。從全球瘟疫變化形勢,影響正職全家,全單位同事的辛苦工作,影響孩子前途等等方方面面,來勸說我。我思想定下來了,他們無論怎樣說,我給他們解釋,最後她很生氣,把手裏拿的杯子摔碎了,我和另一位同事就趕緊打掃了。我看她這樣,心裏很難過,也覺著有點愧疚,就對他們說,如果對你們大家造成損失,那我就辭職吧。他們勸說不讓我辭職,等了一會兒,她過來說剛才有點衝動,不讓我辭職,上面領導會說沒有勸下我打疫苗還逼著我辭職,並拉著我的手,說我工作多麼認真努力等。我也笑著說,不是你逼的,是我不想影響大家,我非常珍惜大家,也非常珍惜這份工作,但有我做人的原則,後來大家聊了些家長裏短。

事已至此,我想應該結束了,一會兒,我身體感覺發麻,身體有點發抖,她看我這樣,有點擔心,讓我休息了一會兒,我就回家了。她有點不放心,讓一位同事陪我回家。到家後,同事還笑著說,你們師父真厲害,你真是你師父的好弟子,你們法輪功要不要我。我說我做的遠遠不夠,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發生後,多少大法弟子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上訪,證實大法的偉大,無數感天動地的故事驚天地泣鬼神。第二天上班後,副職讓我寫了一個說明,說要上交,這件事就算結束了。

那天晚上,我悟到師父講:「你想要的誰都不管,這是這個宇宙的理。」[1]

師父說:「我剛才講了,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它們原來是想要把我們像過去的宗教一樣對待。變異的觀念使它們對於在歷史上對神的迫害成了正當的,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事情已經成了高層生命下來度人的一個範例,這怎麼能行呢?這本身就是敗壞!一個神下來度人,人把神釘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還在償還。可是那不只是人幹的,是更高層次的生命敗壞了造成的。這一切它們不敢說它們自己有問題了,因為一切都在變異著、變異的偏離了法才逐漸的變成了這樣。歷史上沒有哪一層生命敢觸動它,一切都由縱橫交錯的、變的非常複雜了的因素左右著。這一切不純的東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2]

我一直背,把那些不好的東西解體了。我也找出了好多的人心,如同事情、歡喜心、顯示心、沾沾自喜、黨文化等等。

大法弟子走過風風雨雨的修煉路,我們的身體一直是師父看護,修煉,一再淨化,一再淨化,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和無比的珍貴。現在全民打疫苗,在這種大的形勢下,我們大法弟子怎樣從這件事中走出來,修出來,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救度眾生,是當前最重要的。

自己層次所悟,意在拋磚引玉,有不在法上的地方,希望大家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