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出山之對話篇(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接上文)在和神仙的對話中,我覺的這些神仙們真的關注了許多大法的事情,比如亞特蘭大事件、特務的問題、北卡的暴風雪、白日飛升等等。下面我說一下這些事情。

一、亞特蘭大事件中的特務問題

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中午,在美國亞特蘭大,法輪功學員李淵博士遭中共流氓特務闖門與暴打,特務又把他全身綁起來,用膠帶粘住他的嘴和眼睛,搶劫了他的電腦和其它物品。鄰居報警後,李淵被救護車送到醫院,臉上縫了15針。

這次事件後,大法師尊發出經文《除惡》:「從現在起,我與眾神完全撤掉人類這種職業的前程,撤掉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所有中共惡黨製造出的流氓特務的人生福份,叫他們在自己造下的罪惡償還中走完極短的人生。」[1]「如不悔改,所有海內外的中共特務都將面臨同樣下場。我是在救度一切眾生,不想有未來的也不能叫其毀掉眾生得度的機會。」[1]

當年,師尊的這篇經文,給各界帶來的震動很大,那些修道人有的使用功能來查看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關注了特務的走向,發現特務的福份被撤掉了、遭報了。

不只是特務,還有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他們遭到了報應,修道人也是知道的。比如近期有個黑龍江公安廳的副廳長溺水身亡,就是另外空間有水鬼把他按住了,溺死他了。人表面看不到神靈、異怪,但是他們是存在的,在你肉眼看不到的空間存在。我看動態網上關於鄭州水災的報導畫面時,看著表面的畫面,意外的看到倒在街道湍急的水流中的人是被水中的惡靈(水鬼)給按倒了,有的水鬼還拿著長鉤子在鉤人。

修煉人的確是可以看到表面空間之外的空間的景象的。我在得法初期,有一次在大學宿舍樓下的食雜店買東西,電視上正在放映香港電影,我無意中一看,一個知名演員的腦後,出現了一個惡鬼的形像。當時我嚇了一跳,周圍的人還在樂呵呵的看電視,我知道了,我看到的是另外空間的表現。

其實有些普通人也是可以看見表面空間之外的不同維度空間的。前幾年,大陸一個藝人自殺。一個同修的女兒在那名藝人自殺前兩天,在手機上看見藝人的圖象,看見藝人的臉有血跡,像鬼一樣的感覺。那名藝人死後,同修的女兒恍然大悟:自己是看到了這個藝人已經帶有死像了。這位同修的女兒還看見眼前出現了聖母瑪利亞的影像,臉上有一道血色的淚痕。

我還聽聞了一件事情。一家男主人得了抑鬱症,老是想自殺,弄的家人心力交瘁。家人去算卦,算卦的人說:男主人在年輕時相親,一個女人對他一見鍾情,男人卻沒有相中她;女人就得了相思病,後來抑鬱而死。二十年後,死去的女人魂靈找上門來了。算卦的說:那個女人要走了,男主人沒有生命危險了。結果是一天晚上,這家的小狗突然汪汪的抬頭叫起來,從屋裏跑到客廳,又追到門口。這家的女兒追著小狗,意外的看見客廳的空間中飄過一個女人的身影,飄向門口,有些幽怨、有些不情願的飄過了防盜門。小狗就在門口汪汪的叫,女兒一回頭,看見了父親,發現父親的眼神和表情都變的正常了。

所以說,神靈和鬼怪的事情是存在的,「福禍無門,唯人自招」。要從這個角度看,無神論和進化論的宣傳是害人的,不承認神靈,把自己等同於野獸,放縱慾望,無法無天,不修道德、人倫,生命的標準在降低。宇宙對人是有衡量標準的,低到了地獄的標準,就是要去地獄了。

二、北卡的暴風雪

作為修煉人,都知道神韻演出是在救人。

師尊說:「我一直在講,神韻哪,來的觀眾不簡單,不是隨隨便便進來的;他已經有了那個基礎了,在社會上他已經被選定了,他能夠得到這個機緣,才能走進那個劇場的。」[2]「我記的好像是在北卡的一個城市演出。我去了。票都被搶光了,可是演出的那天暴風雪。雪大到沒法開車,很厚。結果呢,進場的人只有百分之三十。來看秀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可是這些人談出的體會很生動。」[2]「那麼也就是說,別小看今天的人類社會,不只是大法弟子在修煉,人也都在其中。」[2]

其實北卡的暴風雪,我理解是阻礙眾生得救的,師尊去了,背後要發生的這個事不是小事。修道人是立體的看這個世界。我問修道人:你們在其中看到了甚麼?

對話的神仙中,有一位修煉了六千七百多年的神仙,說話間,我看見那個紫色的道袍發出光芒。他說:美國的許多修道人去了,東土的一些修道人也去了,我也去了。那次阻礙真的很大,大法了不起啊,壓過來的滅頂之災被你們師尊解決了,天上有些神被打下來了。

我說:其實你們去的本意,也不是去看演出,是知道有大阻力,想看看大法如何面對這些阻力,結果是事情解決了,暴風雪是表象,背後的因素是不小的,畢竟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看秀,你們也看了那場神仙級的演出,世界第一秀。

神仙說:的確如此,神韻在修道人的眼裏看,是最聖潔的演出。舞台上除了演員,還有許多的神在參與,是一場很震撼的演出,我們有種被洗滌的感覺。

我說:東土的神仙漂洋過海去看演出。我看到了,有的神仙比較從容,隱身在海輪上,然後飛越於美國的原野,觀察了一下美國的修道人。有的修道人使用神通迅速的去了美國。你們也看到了,那些觀看神韻演出的人發生的變化了。

神仙說:一場演出,觀看者的身體能從污穢變得光亮,身心康健,神仙都眼氣(羨慕),這也是阻礙出現的原因。北卡那個城市演出的風浪也是不小的。

我說:我直率的說,其實你們是去看一場正邪大戰,想看這個事情的結局,結果是你們看到了我們的師尊。不同層次的神仙看到的東西都是不同的,你們看到了我們的師尊解決了問題。我想問,你們當中有些神仙,是否有出手相助的想法?

神仙無奈的一笑,說:那些東西我們誰也惹不起,敢惹的話,自身恐怕會化為齏粉,怎麼敢動。

我說:我知道了,我也明白了。我們師尊說過:「最幸運的就是些在正法期間沒有動的生命,他們就靜靜的在看,因為我要救度他們所有,我要使這些眾生都能同化到新的宇宙中去。而舊勢力看到在歷史上有很多生命犯過很多罪,它們認為不能救度這些生命、不能要這些生命,它們也認定了它們在掌握我的正法,從而在我正法中安排它們要淘汰這些生命。」[3]

可是,有這樣的問題存在,我們師尊講過:「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因為他喊了這句話,在邪惡中,我要不保護他都不行的,何況你們修煉的人呢?」[4]

我們師尊保護有正念的人。如果你們真能幫助大法弟子,或者在北卡的事件中衝上去,為正法出力,你們永恆的未來在宇宙中就奠定了。或者在這次事件中,因為衝上去,遭遇了不測,不論是被踏為齏粉還是化為泡沫,那也會有永恆的、幸福的將來。一瞬間決定永遠,值了。

神仙說:話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如果看到了許多阻礙的因素,我們是不敢動的,也不會動的。你做事時,使勁往前衝,義無反顧,如果你看到那麼多的阻力,我想,你也會不敢為的。

我說:我說話跳躍性大,思維出來的快,想的事情對你們來說,有冒犯的地方,還請見諒。

我知道,北卡事件後,有的修道人受到震動,其實我理解,師尊的講法一直在震動他們,在震動他們的體系。不妨這樣想:當年師尊講「誰煉功誰得功」[5]時,是不是一次大震動?以後的歷次講法,有沒有產生震動?肯定有啊,至於如何選擇,就得是自己拿主意了。其實現在有許多修道人有一種感覺:這路走的怎麼沒感覺了呢?到頭了的感覺。我理解這種現象是為再次選擇讓路。

三、關於白日飛升的問題

師尊講過「白日飛升」[5]的法。

師尊說:「你們知道甚麼是白日飛升嗎?天樂響起,宇宙中大放光明,神用神車、天上的儀仗隊下來把人接走。」[6]

我的個人感覺,有的修道人已經圓滿了,可是沒有出現接送的,他們就在等待。等待的時間也是有些長了。我理解,宇宙中一切事情是圍繞著正法在運行的,為甚麼到近代,不出現歷史上記載的那些轟轟烈烈的神跡了?宇宙中那些「滅」時期的神仙,他們在更改一些事情,他們使人迷在塵世中。尤其大法開傳之後,他們更是在極端的限制、抑制著神跡。

我理解就是舊勢力死死的擋著這些事情。他不讓大法弟子出現「白日飛升」的事情,那麼其他的修道人就更不要想了。

現在宇宙天體的局部的毀滅在高層的神來看,也是司空見慣的。而舊勢力所做的一切我們師尊是不承認的,師尊對正法有著統籌安排。在正法的同時,也在給眾生選擇的機會,眾生在師尊的選擇上是要表態的。

我理解,我們師尊的法,是講給宇宙眾生的,是要救度眾生的,是給宇宙眾生選擇的機會的。可是,這樣的機緣也是有時間段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除惡〉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