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出山之對話篇(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現在山洪暴發,山體不穩,洪水也在肆虐,出山的修道人前所未有的多起來。

我看見了一位修道人,修了一千二百年了,功柱沒有出三界,他與三界的神靈有些許往來,謙稱自己為小仙。他幾次在我面前遠遠的出現,我們之間有交流。這種交流就是一種思維傳感,他發出的思維要表達的意思我知道,我的回覆他同樣知道。這種思維交流是瞬間傳達,是一種立體思維的能量傳遞。

那麼,我們之間交流了哪些話題呢?

第一次的話題是勸修大法。大致是這樣的:我看見了神仙,片刻後,我發出一念:修煉按照宇宙特性去修,是非常快的。他遠遠的還以一禮,說:「吾素尊吾師教誨,無改志矣。」我聽了,不再言語。

第二次的話題是活摘器官和勸修大法。他遠遠的出現,我看見他,他說:「你們的人有的死的極慘,遭挖心剖肚,屍骨無存,但是,總有一團光明物質在罩著,吾數見不鮮,他們的去向吾亦不明。」我說:「修煉的理和世間的理是反著的,修煉人即使遭遇極大苦難,也是有好去向的,因為有大法師尊在看著弟子,大法修煉人不歸三界管。這樣說,如果他們的去向被您知曉,你會做如何選擇?」神仙凝語,片刻後,他說:「如果我看到他們的光明去向,許多的山中修行人看到他們的去向,也許會有所為;當然亦可無為,因為畢竟都有本門師父留下的戒訓。」我說:「我知道有的修行人,改變了自己的志向,走進了大法,他們長功極快。遠遠的超出了三界。」

第三次,他說:「我知道你在千年的輪迴中扮演的角色,我一次次的看見你輾轉輪迴,直到你走進大法修煉。我曾經看見你飛速的長功,很快就不知你功的高度,我極為震撼。」

我說:「在大法中修煉,要求心性的提高,長功是非常快的。而且大法弟子的來源有的是非常高的,高的不可思議,如果提高的不快,會完成不了自己的使命。」他說:「你們是極為特殊的群體,善良、無私,為了別人,置自己於苦難,但是,你們的人心也是不少的,就這樣,你們居然能修煉,不可思議。」

我說:你看見了我的輪迴,也看見了我的修煉,卻仍有迷,我的師尊說了「理白,言白」[1]的法,看來,神仙真的被迷住了。

第四次,神仙說起了魔官。他說:「這個朝代,魔官很多,位居官位的大大小小的官員,許多人的額頭都有魔的獸記,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它們的所作所為已經不是人了,它們像地獄的鬼一樣對待你們的人,它們不知道,它們死後墮入地獄,要遭到地獄惡鬼更殘酷的對待,你們的人真的死的很慘。我知道山中的一個修道人,他與一位大法修煉人有緣。他忍無可忍,打破了封存的山洞,出山救助了你們的人。我關注了他出山後的整個過程,他用功能定住了惡人,救出了大法弟子,後來他被一團光明物質包圍,我看不到他的具體情況了。這件事情在修煉界是個不小的事情,很轟動。」

我說:「現在的政權就是撒旦政權,無惡不作,他們仇視、詆毀、屠殺修煉人,報應如影隨形,他們離地獄很近了。這個時候能幫助大法弟子的人,也在為自己的未來前景做了一個極好的鋪墊,會有很大的福報等著他。在這個時候幫助大法弟子的修道人,如果走進大法,那是非常幸運的。」

第五次,神仙說:「其實有許多山中的修道人看著你們,有時也看不起你們,你們人心不少,雜念紛紜,居然還能修煉,他們心中不服。」我說:「其實您的心中亦有不解。我現在才知道,有那麼多山中的修道人在關注著世間的大法修煉者,天上、地下,關注的目光真多呀。其實我對於您的疑惑,是有答案的。如果您願意聽,我倒是可以盡自己的理解,去說一說的。」神仙說:「可以,我疑惑很久了。」

我說:那些修道人,甚至有許多大神,是因為被迷在以往的修煉形式中,看到大法弟子人心多,就看不上大法弟子。我的師尊說過:「李洪志是以常人的表現形式,是以常人的身體,全宇宙生命最低的語言──人的語言,而且是人今天最淺白的語言和修煉的最低形式──氣功這種方式來做這件事情,迷住了宇宙中的一切眾生。」[2]

在大法師尊揭秘之後,我們才知道,以往的修煉形式,都是在修煉副元神,主元神和身體成為了載體,其實這對修煉人來說,是不公平的。現在宇宙在成住壞滅的過程中,早已走向了滅的末後之末,一切都在往敗壞中走,惡大於善。你們也看到了,那些執政者是如何在迫害修煉人的,如何使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變為冰冷的編號,最後慘死於世間。

宇宙中有許多超常的生命,比如山中的修道人,看到了迫害,無所作為。我如果說旁觀者即為縱容者,你也許不贊同。我的師尊說過:「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滅 位置自己定」[3]。我覺的我師尊的話,是點給宇宙中一切眾生的。

有的修道人的功柱沖到銀河系以外,可是卻沒有接引他出三界的;有的修道人的功柱在三界的不同層次中。現在出山的神仙很多,除了因為災難,牽扯到修煉環境;還有一點,是因為這些年,所有的修道人層次長進極慢,幾乎看不到在增長,這是所有修道人遇到的瓶頸,他們心中有感,不知原因所在。

其實,大法師尊在早期傳法時,有許多修道人出山觀看,有的遠遠的看著,有的甚至與大法師尊對話,驚奇於大法修煉者修的快。但是,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許多修道人的思想變了,他們默默關注世間,有的看到了天上的神仙在參與對大法修煉者的迫害,以為這是天意,都袖手旁觀。你們看到了許多的邪惡因素在壓向大法弟子,以為大法弟子必垮,二十多年過去了,你們目睹著一切。

大法在世間立足,大法弟子沒有倒下,你們看不到我們師尊做的事情,可是你們看到了大法弟子做的事情,看到他們在展現神跡。你們打出能量通道,在關注大法修煉者。大法弟子在世間修煉,你們一方面看到了他們的超常,另一方面,你們也看到了他們未修去的人心,這兩方面的表現讓你們困惑。

大法師尊講過弟子的修煉狀態:「作為你們來講,證實法與救人的同時又是個修煉的人,修煉的人有人心在,否則的話就是一個神,神怎麼修煉?神修煉不了,只有帶有人身才能修煉,那才叫修煉。正因為有了這個人身,有了修煉的機會,有了提高的機會,這是非常難得的,特別是大法弟子又帶著那麼大的使命。所以,在修煉中,無論產生甚麼樣的魔難,碰到甚麼樣的困難,都不能改變。」[4]

如果你上午看到了我在正念中神通大顯,覺的了不起;晚上時看見了我與家人親切的交談,或者發現我對別人不滿、生氣了,你覺的不屑,其實這就是我們的師尊給我們安排的在世間修煉的路。大法修煉者,不避開複雜的社會修煉,明明白白的在世間煉,明明白白的在修煉自己,在利益中,在情慾中,在迫害中,去各種人心。有人心,能修煉,但是得去掉人心,逐漸提高上來。大道無形,我們師尊給我們安排了一條最好的修煉主元神的路。

大法師尊知道你們在關注大法弟子,師尊很慈悲,沒有切斷你們打出的通向大法弟子的關注的通道,因為那是你們唯一的對世間感興趣的事情。所以,師尊提醒大法弟子:「這宇宙中關注你們的眼睛啊,多到了你都想不到有多少,那個粒子裏都擠滿了眼睛,最小粒子都擠滿了眼睛。宇宙的一切生命都在關注著大法弟子做的一切。神都在看。」[5]

有這麼多的眼睛在看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又是不設防的,有好信息,希望傳遞給世人。有的修道人看見大法弟子和神仙交流,覺的詫異。你們知道,有的修煉人看見了瘟神、司災神,寫了文章,許多修道人在關注,你們覺的,這個修煉人的人心也是不少的,可是,在世俗中修煉,沒有人心,這塵世是呆不了的。所以,我們的師尊是從微觀中在改變著弟子的身體。

你在關注我,也看見了我在供奉師尊的像,我看見了我們師尊的微笑,即使我有許多人心時,覺的愧對師尊時,師尊依然是微笑的;師尊慈悲、寬容,一直在點化、看護著弟子。這樣的修煉形式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你們不能理解的,也是其它法門的師父不敢放開去做的。

世間名垂青史的歷史人物曾經都是大法中的人扮演的,他們走過艱辛,奠定了文化,他們輝煌過、榮耀過。你們只知大法弟子的過去,不知大法弟子的來源,他們經歷了天界的層層安排,他們走過了無數的大穹,他們也經歷了三界的開創,他們演繹了人類的歷史,奠定了神傳文化。山中的修道人清清靜靜的修,成就的是自己,大法弟子要成就的是眾生。

我說完後,神仙默默無語。

(待續)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