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出山之對話篇(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接上文

在與神仙對話時,因為神仙說:「你們人心不少」,也說到山中的修道人看不起大法弟子。我想知道大法弟子有哪些執著令人不能釋懷,為此我發出一念,希望神仙把這些執著列一列。結果我就看到了那張列著意見的紙。那些意見不是一個修道人提出來的,而是幾個修道人的意見組合。其實我們修煉人也知道那些人心,這些心有妒嫉心、爭鬥心、色慾心、顯示心、幹事心、執著自我、掩蓋、不會修、脾氣壞、安逸心、怨恨心等等。

隨後,我看見了五個修道人,他們都是修了千年以上的神仙,修的時間最長的有六千七百多年了,穿著紫色的道袍,須發皆白;修的時間短的也有一千多年。

在和神仙的對話中,我們交流了如下幾個問題。

一、關於情的問題

一位神仙說:你們裏有些人不會修,是在裏面混事呢,知道法好,不會離開,但是不願修去自己的人心,捧起大法書時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放下書後,就依然是那個我行我素的人,改變自己很少。另一位神仙說:你們情慾太重,兒女情、夫妻情、父母情、對戀人的情、孫男弟女,等等。情重,超脫難。

我說:對於你們說的修煉人的情重,這的確還有我們沒修好的地方,需要我們去歸正。對於情,我們師尊在講法中說:「你只要是三界之內的生命,無論一切事物,它都能滲進去。換句話說,你就在這個情中泡著。不被情帶動,誰能說不被情帶動,那他太了不起了。不被情帶動的也只能是修煉的人。即使他是修煉的人,也是因為他在修煉明白了一個理的時候,昇華出來的那部份昇華到三界外邊來了,那部份就不被情干擾了。所以你只要是修煉中沒有昇華上來,你只要是在常人這個層面上的,都會被情泡著,都會被情帶動。大法弟子是理性的對待情,不被它影響那是不可能的。你們只是理性的對待它。只有你修好那面才會脫離情。」[1]

我說:情瀰漫在三界中,三界中的生命都是有情的,只是攜帶的密度不同。就大法弟子而言,在人世中修煉,的確有情,並且在某些方面情還比較重,的確要注意修去情,修出慈悲來。

二、關於聽天機的問題

在與神仙的對話中,我們談到了天機的問題。大法中蘊含了天機,大法弟子交流中也會說出天機,修道人關注大法弟子,也知道了一些天機。即使這樣,他們依然有迷惑的地方。

他們一方面驚訝於大法弟子修的比較快。另一方面他們對大法相關的事情在持久的關注。他們關注開天目的修煉人,看見了大法弟子身邊的護法,他們關注大法弟子的思維形成,關注大法弟子的法會,關注世間和大法弟子關聯的一切事情,包括做媒體的修煉人,包括神韻演出,他們也關注大法師尊後來的講法。

我現在明白了,有這麼多的生命在關注大法弟子,天上、地下,不計其數。

師尊在一次法會中說:「現在開法會的空間,這空氣裏邊密度大到非常微觀的每一粒上都是眼睛,都是遠處射來的眼睛,在看著這個會場,聽著我講,也看著你們的思想,也聽著你們講。人類社會這麼大一件事情,關係到宇宙生命,大家想想,有多少神在注視著你們?!一思一念,你還沒有發出那一念,你那個思想的念頭在組織結構中,他就已經知道你要表達甚麼了。我有的時候真在想:有的學員就這麼不爭氣?都得了法了,還這樣?」[2]

我知道了,他們自身就了悟天機,通過法會,又聽到了天機。他們關注大法弟子,還可以驗證天機。

師尊說過:「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們最高位置。」[3]

師父講:「推到甚麼位呀?推到你從哪來的,就推到那麼高,很短時間就推到位了。」[4]

有的大法修煉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看見自己臉上出現一隻大眼睛,裏面有無數的小眼睛;有的修煉人讀法時,看見嘴裏出來的都是法輪;有的修煉人甚至看到了自己的金身,看見了副元神等等。

修煉人之間的交流,他們也可以知道,甚至可以提前知道,因為他們看到了這些修煉人的思維的形成過程。修煉人在一起交流,說話都是有的放矢,不會吹噓,他們聽到了,覺的有意思。

師尊對我們說過:「你們知道那個千年修道的人,他們得一點真機裝在肚子裏呀,裝上千百年都不告訴別人的,(眾笑)誰要想知道我這點東西還得交換哪。你們呢,突嚕突嚕突嚕都說出來了,(笑)不裝事兒。」[5]

可是即使他們聽到了天機,有時候也是將信將疑,還是有迷惑的地方。比如二零一五年訴江時,有大法弟子大量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我和同修發正念時,看見和師尊簽下一個約,是「保護一方平安」的約。我們這個地方在「訴江」之後,的確比較平穩。過後,我緘口不言,我不認為是我們的功勞,但是如果做不好,我們肯定是有責任的。

他們的迷惑在於:你們的正念真能起到那樣的作用嗎?

我的解釋是:佛法神通在滌盪著世間的污濁和敗類。大法弟子開天目的,看到的是局部,而你們看到的,也是局部。任是誰,都看不到大法的真相,因為我們的師尊是從微觀中改變著一切,用「將計就計」[5]的法在圓容著一切,我們師尊所要的,必然是最好的、最完善的。

對於你們的迷,我們師尊講過:「而且這個法理要是難了,那只能神明白,只能救神,低層生命哪有那個智慧去得呀?因此這次傳的法沒有任何迷,所以講叫「理白」,法理淺白;「理白言白」,講的說的話也是最白話的、最淺白的。低層的生命聽明白了,可是卻難住了很多高層生命,他們覺的這法怎麼這麼淺白?他反而不相信了,他反而覺的這怎麼可能?對,就這麼表面淺白,真學真修才能看到高層的理。所以我說,甚麼迷都沒有卻迷倒了高層眾生,就這意思。」[2]

三、給眾生得救的機會

大法師尊傳出大法,弟子們修煉,就有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師尊還講過:「對其它宗教中人的救度是放在最後了,下一步做。有人說大法弟子怎麼這麼特殊啊?比宗教的人還特殊啊?為甚麼不先度他們當大法弟子而度現在這些人當大法弟子呢?人看人只看這一生一世,其實現在的這些人裏邊,歷史的過去很多都是東、西方幾大正教的第一批教徒,是親自聽過釋迦、耶穌講過法的人。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正信堅定的信徒,(鼓掌)而且歷史上那些有名的聖徒、有名的和尚、有名的道士、有名的基督徒就在大法弟子中。(鼓掌)」[7]

歷史上著名的人物,都在大法弟子中,我知道我認識的同修,有早期的釋迦、耶穌的弟子,比如大伽葉、阿難、蓮花色、彼得、摩西,有日本的聖德太子、千代野等等,當然他們也知道了有釋迦、老子、耶穌、孔子等等在大法弟子中。

在和神仙的交流中,我隱隱的意識到,伴隨著法正人間的到來,他們的去向、他們的選擇也是要解決的一層事情。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