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同修離世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前幾天我們這一個50歲左右的女同修離世,表現形式是心臟猝死。驚醒之餘,從新審視我修煉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修煉基礎太差,沒修出來為別人著想的慈悲心來,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

這位同修的家曾是資料點,她做的真相資料供給我們這一片的同修,還協調著用自己的麵包車拉著幾個同修上午趕集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每次發完真相資料後,還勸退80多人,有時退100多人。每天堅持晨煉;下午她就學法,有時候自己學,有時候上學法組學。

前幾年,我們地區二十多位同修被綁架,其中有我和她。她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後,以身體的原因被取保候審回家了。到家後,她協調著同修們營救我們還被非法關押著的同修,她和家屬們溝通,請正義律師,跟被關押同修的家屬到迫害部門給參與迫害者講真相,協調著同修到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派出所近距離發正念等等。真是放下生死,證實大法,營救同修,她的行為感天動地,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

我還記得,她用小名往看守所給我寄去了五百元錢和一封信,我看到這封信後,高興的淚流滿面,信中說:你放心,同修們都在關注著你和你的家人,你要放寬心,神在保護著我們。信的最後寫的是師父的詩:「路漫漫已盡,霧迷迷漸散;正念顯神威,回天不是盼。」[1]我如獲至寶,每天除了發正念和背我能記住的師父的法外,就看這封信,這封信在難中給了我很大的鼓勵,我每天都想著我和同修們一起去講真相,趕集發真相資料等,完成著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使命。正念漸漸的代替了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時脫離法脫離整體的那種痛苦。

我回來後,她來看望我時,我說:謝謝你!她說:不用,我比你們早出來,就有營救你們的責任。她還說:我家有遺傳高血壓、心臟病,我哥40多歲就沒了,我父母過世也早。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血壓一直很高,邪惡以取保候審放我回家。當時我們誰也沒重視她說的話,只覺的正念足回家了;也沒有及時交流排除這不正的念頭。

我們是修煉的人,師父給我們改變了人生道路,安排了一條修煉的路。哪有甚麼遺傳病呀。師父說:「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2]師父為了我們能修煉,把我們的身體都淨化了,可我們還把自己當成了常人,常人就是應該生、老、病死的。

我很後悔,在這個同修離世的前20天左右的一天早晨,不知道為甚麼我要找她去,但又不知道幹啥去,現在想起來,可能是師父安排我們互相在法上交流吧,可我人心太多,辜負了師父的苦心安排。我頂著雨到她家後,一進屋,她很高興的對我說;我今天早晨就想起師父的一句法來,「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3]。她可能要想跟我交流她過病業關的事,可我不知道她在過關,而是忙著說自己這些天同修怎麼誤會我,忙於解釋自己不像別人說的那樣修的如何不好,證實自己修的不錯。這都是私,都是人心,別人聽了會難受的。其實在難中的同修這時候是多麼需要我們用正念幫助呀。我應該問問她現在的修煉狀態,我們在一起學法,發正念,看她誤在哪裏了,給她指出來,對照法找出我們自己的不足,達到共同提高。其實我要對這個同修多用用心,放下對自己名利情和各種人心的執著,會看到她在修煉中的一些不足,及時在法上交流,馬上在法中歸正。也許情況就不一樣。比如她還多少承認著有遺傳病,平時身體哪不舒服了,她也沒完全想到這是修煉人在消業中的反應或是舊勢力的干擾迫害,在心性上下下功夫。

回憶起,在前幾個月她來我家時,她說她要帶她丈夫去洗浴去修腳,在洗浴,修腳師把腳趾蓋泡軟後把向里長的腳趾甲,用小刀給修剪後,總也不疼了,腳趾甲也不向裏長了。當時我就覺的她這樣做,完全是常人,心性在常人的基礎上,可我沒有跟她交流,第一有愛面子的人心,怕不接受。以後我們也見過幾次面,我也沒有和她交流過此事。

我們同修要珍惜正法修煉的聖緣,看到同修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要善意的給指出來,其實這過程中也是自己修煉提高的過程。同修們在一起時,互相在法中交流,互相提醒,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共同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師尊說:「我們有些學員在病業關上走不過來。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邪惡會鑽空子的,很多學員因為小事甚至於走了,也真都是因為非常小的事。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是無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長期都沒修過,雖然小,你長期都沒重視過,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為這個走的。」[4]

寫到這裏,我的心性也漸漸的提高上來了,看到了自己長期在修煉中存在的不足,比如我的腿疼是隨我媽的想法一直有。同修問我,你的腿怎麼了,我怕別人說我修的不好,我就用腿疼是隨我媽來掩蓋我應該提高的問題。其實我修的真的是不精進,沒有注重心性方面的修煉,三件事做的不算好。導致我幾年來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跟我長期配合講真相的同修看我心性提高不上來,跟我開玩笑說我是鐵拐李。

現在想想,修煉人最基本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5]我都沒做到。我女兒最近常跟我說:媽,你說話不但不善,還很難聽,總愛說人家不好的地方,而且有時還憤憤不平,在說話上你從來不吃虧,你想想你為甚麼沒有朋友?這是師父借我女兒的嘴來點化我,可我沒有重視過,說話不考慮別人能不能接受,想說啥說啥。有時也向內找,但很膚淺。把一次次該提高的機會都錯過了,而且還在往下掉,表面的表現是身體不太好,腿疼,愛累,頭髮花白,掉牙等等。現在想想自己還在人的「情」中泡著。

我要聽師父的話,修去情,走出人,走向神。應該慈悲的對待同修、家人、世人和眾生。我和幾個到處在同修中說我不好的同修,我也說她們不好,僵持三年多的時間了,今天在修出來慈悲心的作用下,一下子在法中化解了,我真誠的向她們說聲對不起了。真修是慈悲心常在的,沒有為己的個人因素在裏面。師父告訴我們:「都在大法中」[6]。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不爭氣的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來回報師父的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問候〉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