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同修間的緣份

——讀《同修被迫害想到的》一文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昨天看明慧讀到這篇文章時,有一種責任感從心中油然而生,驅使我寫出來,因為我們當地也存在類似不在法上的事情。

首先在學法這方面尤其是在集體學法這方面,普遍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流於形式:大家到點來學、學完就走。只是在形式上做到了,實質上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是一個「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這樣一個切磋、交流、共同提高的環境。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法會是相互提高、找差距、端正修煉狀態的大好契機。」[2]我們也要珍惜集體學法這個環境。

每週一次的學法之後,大家對照師父的法,談各自有哪些體悟:哪些做到了,哪些沒有做到的、沒有做好的;而有些問題是自己沒有悟到、或沒有看到、沒有理解的,這就需要看到、悟到的同修給予及時的指出,真正做到「比學比修」,大家共同提高,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集體學法。

學法的態度端正了,在遇到問題時,或聽到甚麼時,會用法來約束自己該說甚麼,該做甚麼;也會用法來衡量看到的、聽到的符不符合師父的講法。

就好比《由同修被迫害離世想到的問題和教訓》中提到的甲同修,她曾經告訴過同修:一旦被警察堵在屋裏時可以用床單……這句話,誠然甲同修能說出這樣的話,是太強的執著造成的。那麼聽到的同修如果法理清晰,善意的給她指出來,這是舊勢力強加給你的想法,而不是修煉人的想法,幫她在法上提高,切磋、交流;幫她發正念解體這個不正的思想,會不會是另一番結果?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共同提高是我們每一個同修的責任。這裏不是指責,而是為了我們能夠走好今後的修煉之路,儘量的避免一些不該發生的事情。

能夠走到今天的同修,大家知道真的很不易,尤其是甲同修,(比起那些只學法不走出來的同修不知要強多少)能夠天天出去講、發真相資料,做的很不錯。只差一點,也就是很關鍵的一點,靜心學法,對照法找自己有哪些不足,修好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比如每次被騷擾回來後,同修不是聽她談自己如何正念出來,應當聽她找沒找自己為甚麼一次次被騷擾?這才是整體修煉、整體提高的氛圍。因為只有自己找到或是同修幫她找到「為甚麼被騷擾」,找到這個背後的原因,才是修煉人的狀態,也才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

作為同修我們應當明白當同修做的好的時候,我們不要讚揚,更不能崇拜。當看到同修不理智、不在法上的時候一定要善意指出。

在這方面我自己有深刻的體會:一次集體學完法時,一同修告訴我某同修出現甚麼病業假相,讓我去跟她交流一下。我說:姐,你完全可以聽到後跟她交流。因為該同修修的很紮實,法理很清晰,三件事做的都很到位,真的很好,有這個能力;唯一差的就是不指出別人的不足,很多時候停留在個人修好這個狀態。因為不止一次跟該同修談過這方面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情緒化,說你們這樣依賴我,對我不好,師父明確講過舊勢力會對其下手。

也許當時是我太強勢,沒有人指出我這話的言外之意是認同了舊勢力的安排。結果當晚夢中一個黑衣人(心中知道它們是舊勢力)對另一個黑衣人說:讓她(指我)先走。第二天要出去發真相時突然想起來夢中的一幕,也沒有否定。反而自己在心裏說:讓我先走?現在不是還沒走嗎?那我就多發真相,多救人。我每次拿一百份真相冊子,這天我拿了二百,裝了一書包背上出門了。去了事先計劃好的一片小區去發,發了一半時很順利,當在一門洞從上往下發到一樓時,左邊的門發完後,又伸手往右邊門邊放真相冊子時,才看到一個攝像在門上邊賊亮賊亮的。我馬上發出一念不許照大法弟子,把冊子放下後馬上離開,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攝像背後的黑手爛鬼。只好到它邊上的小區去發,

雖然沒有影響發真相,但畢竟這個小區的眾生應當得到真相的沒有得到。回家的路上遇一男士,從後邊追上剛要講真相,就見對方雙眼一瞪,發現原來是個精神病患者。

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今天怎麼了?以往凡是有監控的樓層事先都知道,看到,因為修煉人很純淨的時候,功能是打開的,滿身汗毛孔都是眼睛,就不在那一層發,可是今天為甚麼?我一下明白夢中的一幕我沒有否定,大法弟子不歸任何其它生命管,舊勢力即使是神,也沒有資格考驗大法弟子。我又想為甚麼會做這樣的夢?

向前找,想到了上次集體學法後我那不正的一念:把同修的信任當作是同修依賴我,言外之意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自認為修的好就會被舊勢力迫害,因為「我」承認了,舊勢力就幫著完成「我」這個念想。當我明白了正是自己這個不正的一念被舊勢力抓住迫害我的藉口時,我連續幾個小時發正念,解體這個不正的念頭。第二天再出去一切回歸正常,沒有干擾,堂堂正正救人。

當同修在看到某些同修有問題時,就想找誰誰來跟其切磋、交流。這也沒有錯。但是我想,你遇到的問題,不是有你要修的嗎?你這樣做是不是你失去了你修煉提高的機會呢?你這不是把修煉、提高、向內找的機會拱手讓給了他人嗎?因為提高、昇華,不是學了多少法、做了多少事,講了多少三退,發了多少真相冊子,而是在遇到事情、矛盾,或聽到甚麼事時,能不能想到師父怎麼說的,用師父的法來指導自己的言行,用師父的法理來辨別同修做的事或聽到同修說的話符不符合師父講的法?能夠用法來衡量對錯,就說明我們學法學進去了,最起碼師父講的表面這一層法理我們明白了;師父看你心性到位才給你長功,你才能提高層次,境界才得以昇華。當然能想到找同修來交流,我想同修已經做到了修煉是為他的第一步。

還有一些同修學法很積極,每週參加幾個學法小組,卻看不到任何問題。這樣的同修有兩種:一種是其它兩件事不怎麼做,很多是處於糊塗狀態,在對錯面前自然沒有分辨能力,就是沒有正念。另一種是其它兩件事很精進,但卻被人情障礙,與某些同修有「禮尚往來」,經常在物質上相互饋贈。看到對方有哪些問題時也不當面說,而且還互相吹捧,人的「禮」取代了大法的理。這些同修這個「禮」何時了?你只有斷了這個禮,才能在大法的法理中得到昇華。

師父在每一次的講法中都一再告誡我們要多學法,靜心學法,在這裏師父又告訴我們要「讀懂他」[3];我們只有讀懂,才能做到師父告訴我們的溶於法中,才能在遇到矛盾、遇到問題,遇到任何事情時用法來指導我們該說甚麼,該如何去做。

學法的基點擺正了,做事的基點就正。學法的基點沒擺正,做事的基點也會不正。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悟,有不正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交流會》
[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阿根廷法會的賀詞》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當前修煉狀態中的個人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