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 女兒選擇了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我只有一個女兒,可她自出生就患有先天性甚至危及生命的嚴重疾病,讓我提心吊膽。直到她成年之後,依然不斷遇到各種大的關難。幸運的是此時我修煉法輪大法了。

師父說:「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1]

我知道,我只有真正放下這個心,才是真正的修煉人,才能幫助她走出這些魔難。

二零一五年新年過後的一天早晨,我走進女兒房間時,她跟我說:「媽,我乳房裏長了一個東西。」我一摸,是有一個像瘤子似的東西,還挺大。我問她:「甚麼時候發覺的?」她說年前就發現了,一直沒跟您說。我以為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可現在看比以前更大了。我看她心情壓抑就說:「沒事的,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念就會好的。」

第二天早上,我帶女兒到本市一家大醫院做檢查,醫生看了後說:「初步診斷是纖維瘤,也叫脂肪瘤。但是沒做彩超還不能確定。」我諮詢醫生:「這種情況需要做手術嗎?」他說:「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做手術。」我說:「往後推一推,暑期做行嗎?」他說:「那不是越長越大嗎?」

我想,女兒是大學老師,還有十天寒假就結束該開學了,臨時找個代課老師也不好找。可是現在不做手術又不行,不知該怎麼辦。我就先讓女兒去做了一個彩超。當天下午拿到彩超結果,醫生一看,說:「不只是長了一個瘤子,兩個乳房裏都有,而且還很深。」

我問醫生:「這是甚麼性質的呀?」他說:「這得術後做切片化驗才能知道結果。這種病,手術後也說不好以後還長不長了,每個人都不一樣。」我說:「大夫啊,您看看這兩個乳房同時做手術這孩子能承受得了嗎?另外這術後也不好恢復呀。」

醫生沉思了片刻說:「那就先做一側,另一側暑期再做吧!」我看一看女兒沉默不語難過的樣子,也只好按醫生所說的做了。

醫生給女兒開了入院通知單,安排第二天首先給她做手術。等一切手續都辦完後,一看,我和女兒已經在醫院忙了整整一天了,醫生也下班了,我們只能回家為第二天的手術做準備。

一到家,女兒就回到她的房間躺在床上,眼睛望著房間的棚頂,一言不發。當時我也不知道該說甚麼好,也就回到我自己的房間裏。往那一坐,心裏想著這個打擊也太突然太大了,女兒明天怎麼面對啊?她怎麼會遇到這種事,也太苦了……

這時,往事在我腦海裏一幕一幕的出現:我懷女兒的前期,就採取各種方法保胎。整個妊娠期間,我就靠輸高濃度葡萄糖、吃點麵包、喝汽水維持著,直到預產期前二十多天,我住進了醫院。醫生檢查是產前子癇,就是一種產前綜合症,表現為血壓高、眼睛失明。

胎兒是足位難產,所以必須得做剖腹產手術,否則大人孩子都難保。手術把孩子拿出來時,孩子沒有呼吸。我就聽大夫說:「快搶救!」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才把孩子搶救了過來。住了一個多月的醫院,我們回家了。給孩子量體重,不但沒長,還往下降了。

女兒出生後體質就非常不好,總是離不開醫院,除了經常吃藥、打針外,各種營養品只要有對女兒健康有益的,我都去買。就連那些巫醫小術的東西我都沒少用。可是不管花多少錢,最終還是解決不了問題。當她長到三個月時,就開始斷斷續續的住院。

我一年一年的盼望著她快點長大能有點抵抗力,身體強壯起來就能好一些吧。可那只是我的美好期盼。女兒大概在八、九歲時,眼睛又出現了問題,看人都是雙影。去醫院確診是散光;再繼續往下查,說頭裏有甚麼造影;再繼續查,說是營養不良造成的。就又開始用治療眼睛的各種針劑、藥劑、各種補品,好在情況有些好轉。

十一歲那年的一天早上,她開門去上學,突然暈倒在門外。醒來後就吐了,嘔吐物還帶血。當時把她送到小區診所,大夫說好像是胃出血,必須趕快送大醫院。我們馬上帶著女兒趕往大醫院。趕到醫院時,女兒已經休克了,血壓為零,臉色蒼白。經過搶救,終於轉危為安。醫生的診斷結果是十二指腸潰瘍、出血、缺鐵性貧血。治療一段時間後,女兒回家療養。

女兒雖然身體不好,但是她挺好強。就這樣的身體,不但文化課沒落下,還非常刻苦的學習畫畫。因為女兒有美術特長,我給她找了專業美術老師辦的畫班學習畫畫。讀初中二年級時,女兒說想提前一年報考全國重點美院附中,她想提前一年試一試,第二年再考就能有把握了。

第二年,女兒報了一個美院附中,被錄取了。從此,女兒十五歲離開家,在外省讀高中、大學、研究生。畢業後,到該省市一所私立大學教平面設計。之後,女兒又考進一所公立大學工作。

我於二零零八年走回法輪大法修煉中。幾年後,我辦了內退,來到另一個省市,家就固定在這裏了。我在當地找了一份工作,後來經過老家同修的幫助和當地的同修聯繫上了。那時當地沒有真相資料點。一年以後,通過同修的幫助,在我家建立了一個資料點。開始只能複印資料,後來才逐漸逐漸的運作起來,能製作各種資料了。

那時候,我每天工作都很忙,除了上班就是學法、忙著做真相資料,每天都忙到半夜。女兒雖然沒有走入修煉,但是她不反對我修大法,並且每次放假回家,她就幫我做真相資料。後來真相資料種類越來越多,用量也大。

因為女兒身體不好,我每天下班回家,都看到她精疲力竭的樣子。但是,女兒從來沒有怨言,女兒做的真相資料質量比我做的都好。她還經常給我提建議,哪做的不好應該怎樣改進,因為大法真相資料是救人的,方方面面要求都非常嚴格。就這樣,有師父的加持,再加上女兒的協助,資料點基本上平穩的走過了這麼多年……

往事一幕又一幕,我不能再這樣想下去了,越想,對女兒的情越重,越想,越不知道怎麼面對女兒手術後的一切,女兒還沒有成家呢……

我是大法弟子啊!我得放下這個情!

此時,我想到女兒明天手術這件事就開始求師父。我一邊心裏繼續請師父加持弟子,一邊起身去跟女兒談明天手術的事情。我開始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和女兒的空間場,請師父加持我。

我跟女兒說:「媽媽想和你談談明天做手術的事情。剛才我也請師父加持了,因為弟子走的路都是師父安排的。雖然你還沒有走入大法修煉,但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你會跟著受益的。是否做手術這件事情還得你自己做出決定。現在只有兩條路:一個是走常人的路,做手術,手術後果大夫也跟你講了;還有一條路,就是走上一條大法修煉的路。這條路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如果你能修煉大法,那真是大福份。法輪大法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還會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你看媽媽修煉這麼多年沒吃過一片藥,以前我身體怎樣你是知道的。你看看相比之下選擇哪條路?現在還有機會。」

女兒沉思了片刻,說:「選擇修煉這條路。」

我說:「既然選擇這條路,就要堅定的修下去。師父會給安排好的。我們倆共同謝謝師父!我也為你高興,我們不僅僅是母女,而是更可貴的同修了,都是師父的弟子了啊!」

第二天早上,我和女兒去醫院跟醫生說不做手術了,結果辦理手續時,押金不給退。女兒和我都說不要了,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到家後,我把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請出來和女兒一起看。師父講法有九講,女兒開學還有九天,正好能看完。我倆每天看一講師父的講法錄像,同時跟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女兒學會了五套功法。到女兒開學走的那天,煉功動作她基本都掌握了。她把《轉法輪》寶書、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和煉功音樂都帶學校去了。

修煉後,女兒以前得過的病都好了。她明白了修煉人沒有病的法理,也經歷了幾次病業關。有一次她過病業關,整個腹腔一會這兒痛,一會那兒痛,痛的從床上爬到地上,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我一看過了好多天了不見好轉,而她還是個新學員,信師信法能達到甚麼成度不好說,我就問女兒是否去醫院看看?她回了我幾個字:「不去,別問我!」

這樣,我就找同修來我家幫助她發正念。同修來了,我們就開始發正念。剛發了一會兒,女兒說:「你們越發我這痛的越厲害,還是讀法吧!」我說:「這不就說明邪惡在做最後的垂死掙扎嗎?在另外空間看那就是正邪大戰啊!」

看著女兒似乎承受到了極點,我就和同修開始讀法。女兒在床上躺著,安靜了下來。學完法,同修走了。到中午十二點該發正念了,女兒就起來跟我一起發正念。這次我倆發正念發了兩個多小時。我讓她去睡一會兒。女兒就上床睡著了。

我坐在那看著她,想起來幫女兒發正念的那個同修說的話:「這孩子真有正念,意志力很強。」是啊!到今天,女兒已是八天沒吃沒喝了。有的時候過了半夜,女兒看我熬不住就讓我休息一會。

那天醒來後,她有點精神了,就跟我講:「我做了個夢,夢中我夢到了從我嘴裏掉出來很多死蟲子,長的有點像七星瓢蟲。最後一隻還是活著的,是被一隻手拽出來的。拽出來的時候,它還掙扎著抓我的嘴角,我的嘴角都被扯歪了。一定是師父看我太累了,幫我把最後一隻蟲子滅掉了,師父太慈悲了。」

這一大關,女兒總算是走過來了。

前幾年剛得法的時候,女兒說過這樣的話:「小時候我身體不好,總有病去醫院我都不害怕,我總感覺一定會有辦法的,一定會有人能救我的。」是啊!是師父一直在保護著女兒。

女兒在修煉前檢查身體時查出有兩顆結石。去年十月份,師父給她淨化身體,先後兩顆都自動排出去了。

修煉法輪大法後,只要弟子堅定的在法上修,一切都有師父在管,師父把一切都給安排好了,回家的路師父都給鋪墊好了。

女兒一個人在外地,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能合理的安排。特別是今年,她的變化很大,在法中更加勇猛精進了。有時她悟到了法理,就會給我發過來,對我也是一個很大的觸動。我對女兒說:「看來媽媽得跑步了,要不就追不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了。讓我倆形成一個向內找、在法理上切磋的修煉環境。」

女兒說:「我就是為法而來的,既然是為法而來的生命,現在我和大法緣已結了,法已得了。」

我想:「女兒啊,你太幸運了!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使你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所有的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我們的。我們只有修好自己,共同精進,才能報答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