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鄲市魏縣國保大隊大隊長趙凱的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與江澤民邪惡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以來,河北省邯鄲市魏縣公檢法、政法委、「610」相互勾結,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非法判刑、非法勞教、非法關押、酷刑虐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以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

魏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趙凱,原任派出所所長,因迫害法輪功心狠手辣,被中共提拔為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國保大隊大隊長。趙凱是魏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組織、執行和直接打手之一。

在趙凱任職期間,魏縣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1人被迫害致死;至少有11人被酷刑摧殘;16人被非法判刑;44人(50人次)被非法勞教;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家人現金近百萬元。趙凱之流在魏縣製造了一起起血淚交織的悲劇。

一、十一人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趙凱任魏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和國保大隊大隊長。在中共邪黨市、縣「610」、政法委的唆使下,趙凱等人殘酷迫害以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功修煉者,使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據不完全統計,魏縣至少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蒿為民,男,四十四歲,魏縣城關鎮梁河下村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蒿為民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長期受到市縣「610」、公安國保警察的騷擾,先後兩次被非法抓捕、關押迫害,蒿為民以絕食方式抗議,因生命出現危險,被送醫院搶救。

二零零二年五月,政保科科長趙凱以讓蒿為民修電視機為名,將他騙到公安局,之後又劫持到邯鄲勞教所迫害。在被勞教期間,蒿為民受到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惡警對他施行「熬鷹」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六月初至八月,連續兩個多月不讓睡覺;連續二十多個晝夜被罰站,曝曬、毒打、電擊等,先後多次生命出現危險症狀,曾兩次送邯鄲市第五醫院搶救。

二零零四年四月,蒿為民回家,由於受長期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折磨,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喪失了勞動能力,且病情日趨惡化。二零零五年九月,蒿為民在魏縣醫院搶救治療,經檢查,蒿為民嚴重缺血,腎、肝、腸、胃、膀胱均出現潰爛。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蒿為民含冤離世。

◎魏勇,男, 五十三歲,魏縣法輪功學員。兩次被公安國保警察劫持到邯鄲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五日,在魏縣「610」頭子和公安局長連瑞興的陰謀策劃和直接組織下,政保科科長趙凱帶人綁架了魏勇,劫持到大名縣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初,又被劫持到邯鄲勞教所迫害。當時魏勇患有心臟病,血壓高達一百八十九,邯鄲勞教所強行收下。惡警隊長趙某春對魏勇進行毒打,逼迫奴役勞動,使魏勇身體素質急速下降和惡化。惡警們對魏勇毒打、恐嚇,逼迫他「轉化」。

魏勇堅定自己的信仰,沒有屈服於邪惡的迫害,不寫「四書」,不配合邪惡的一切非法命令和要求。魏勇在邯鄲勞教被迫害一年多後,又被轉押到保定勞教所關押迫害,在保定勞教所魏勇受盡了各種酷刑摧殘和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魏勇從勞教所回家以後,中共邪黨不法人員並沒有放鬆對他的迫害,仍經常騷擾恐嚇持續不斷。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在魏縣國保大隊長高峰、王付忠(原是派出所長,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被中共看重火線提拔為公安局副局長非常邪惡)、廣平縣政法委兼公安局長張永順的指使下,魏縣派出所惡警再次綁架了魏勇,將魏勇送魏縣看守所關押一個多月後,又送邯鄲勞教所迫害。

在邯鄲勞教所,隊長不顧及魏勇有高血壓心臟病,強迫他做苦力勞動,不斷威逼他寫「四書」、寫「保證」,逼迫「轉化」。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魏勇回家。縣「610」、國保、派出所等惡警騷擾迫害仍持續不斷,魏勇每時每刻都處在惡劣的恐怖環境中,不能正常休息、煉功,身體和精神一直承受著極大的打擊、壓抑。

二零一一年十月,魏勇突發大腦主幹出血,住進了醫院,昏迷一個多月後,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

◎王秀梅,女,六十多歲,魏於村人,農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遭邪惡多次迫害。多次被非法關押、勞教、拘留、判刑。第一次被非法判四年;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多。王秀梅從黑窩回來不長時間就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七歲。

◎張俊河,男,三十六歲,魏縣王營村人。二零零二年黃曆九月二十八日,在國保指使下,派出所警察及本村村民張三雲(又叫黑蛋)等人闖入張俊河家中,以搜出大法書籍和煉功帶為由,強行將他綁架到魏鎮派出所。之後張俊河被劫持到魏縣看守所迫害。一個多月後,由村支書出面,勒索了五千元才放人。

張俊河回家後,身體日漸消瘦,被醫院診斷為糖尿病。二零零四年「十一」前夕,張三雲、張慶子、李陳重、張海(大隊會計,遭報患腦血栓已死亡)在張俊河家無人的情況下,再次非法闖入,搜走一本大法書籍。以此要挾家人出錢,再次勒索了八百元錢。因多次被敲詐勒索和長期的迫害,給張俊河造成巨大的精神壓力,使他病情愈加嚴重。二零零四年皇曆臘月二十八日,張俊河含冤去世,身後留下一個十一歲的孩子。

◎趙書梅,女,七十八歲,魏縣泊口鄉西李莊村人。趙書梅的兩個兒子、兩個兒媳都修煉法輪功。大兒媳被綁架到鄉政府遭多人暴打;二兒媳被綁架到派出所,後被送到縣洗腦班,因不寫「保證書」、不配合邪惡,用絕食抗議不公平對待,被強制灌水,遭副所長暴打。二兒子因多次遭綁架迫害,無法在家就去邯鄲打工,被泊口鄉派出所、鄉政府的人夜間十二點從邯鄲綁架到派出所關押。之後被迫流離失所。趙書梅在巨大的壓力下,於二零一二年離世。

◎竇合軍,男,魏縣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零年底在鄭州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魏縣看守所。之後被偷偷轉押別地酷刑摧殘,幾個月後將人迫害致死。

◎常路軍,男,牙裏鎮西侯村人。二零零二年五月底,常路軍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回來後不久含冤離世。

◎宋香堂,男,魏縣院堡人。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勞教二年,精神受到嚴重打擊,於二零零三年含冤離世。

◎崔合香,男,魏縣院堡人。二零零零年被邪惡搶走大法書籍,在邯鄲勞教所勞教被迫害二年。遭到謾罵、毆打、酷刑摧殘。二零零七年,又被非法勞教一年,精神受到嚴重打擊,身體出現嚴重病症,被保外就醫。被敲詐勒索、罰款一萬八千元。後含冤離世。

◎劉東月,男,魏縣張二莊人。二零零七年十月,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半,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勞教所遭殘酷迫害,後含冤離世。

◎范雙芬,女,魏縣院堡人。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七年,三次被非法關押四個多月,被勒索罰款五千元。被迫失去服裝經營,直接損失萬元以上。范雙芬精神受到極大打擊,於二零一零年含冤離世。

二、被酷刑迫害實例

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魏縣公安國保、政法委、「610」用盡人們想像不到的酷刑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摧殘。這些酷刑包括毒打、「熬鷹」(長時間不讓睡覺)、電擊、死銬、罰跪、罰站、死人床、奴役、灌食等等。

◎蒿為民,男,四十四歲,魏縣城關鎮梁河下村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蒿為民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長期受到魏縣「610」、公安等邪惡之徒的騷擾迫害,先後兩次被綁架關押酷刑摧殘,蒿為民絕食抗議,因生命出現危險才被迫送醫院搶救。

2002 年正月二十四日,蒿為民再次被公安綁架,五月被劫持到邯鄲勞教所遭受迫害。勞教所惡警曾對他施行「熬鷹」酷刑,二零零二年六月初至八月,連續兩個多月不讓睡覺;連續二十多個晝夜罰站,還對蒿為民進行體罰、毒打、電擊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出獄後,已喪失了勞動能力,且病情日趨惡化,於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含冤離世。

◎耿社梅,女,三十二歲,魏縣泊口鄉崔也衝村人。一次,公安和鄉政府一夥到耿社梅家抓人,因耿社梅不在家,惡人就將她丈夫和娘家哥哥綁架。耿社梅回來後,到鄉政府把丈夫和娘家哥換回來。耿社梅被鄉邪黨書記趙紅順及五、六個惡徒圍住,輪流打她的耳光,打的耿社梅滿口流血,鼻青臉腫。又被強制跪在地上,用掃帚把打腳心,把掃帚把打折了,又砍了一棵小樹當棍子接著打,打的耿社梅的腳不能走路。然後又將她轉到魏縣看守所。耿社梅絕食半月,抗議邪惡對她的迫害,惡徒們就一直灌食摧殘她。耿社梅被迫害得生命垂危,邪惡勒索了四千元才肯放人。

耿社梅回家後,國保、派出所、鄉政府等惡人多次去家裏騷擾不斷。耿社梅被惡人綁架到派出所和鄉政府五次。

二零零零年二、三月的夜裏九點多,鄉政府惡人去家裏抓人,因耿社梅不配合,耿社梅被連被子帶人一塊抬上警車,連丈夫和不滿兩週歲的女兒也一塊被綁架,耿社梅絕食三天後放回。沒有多長時間,就又被綁架,送到石家莊非法勞教兩年。被敲詐勒索和經濟損失八千多元。

◎朱愛清,女,魏縣院堡馬於村人。二零零二年九月,朱愛清被魏縣國保大隊惡警趙凱、連志河非法關押三個月,勒索罰款八千元。期間,朱愛清被揪住頭髮往櫃子上撞,戴手銬、罰跪。由於經常吃不飽,被非法提審恐嚇,朱愛清身心交瘁。她丈夫的精神也因此受到重大刺激,強大的壓力使他喘不過氣來,最終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年初,魏縣城西郊梁河下村一男性法輪功學員被惡警綁架,在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惡警對其進行暴打、灌食,戴背銬,打毒針。該法輪功學員絕食二十一天後,生命奄奄一息,不省人事。被放出後,不能走路,躺在床上不能動彈,身體虛弱,頭部、面部疼痛,耳聾。在這種情形下,五月份,惡警在公安國保趙凱的教唆縱容下,竟不顧其身體虛弱,到家中以修電視為名(此法輪功學員會修電器),將其騙去勞教迫害。家中丟下已哭紅雙眼的老母親和身體有病的老父親,甚是淒涼。

◎李社蓮,女,魏縣黃甘固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七月至二零一零年四月,李社蓮被中共邪黨轉送到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在那裏李社蓮遭到勞教所獄警的酷刑摧殘:扯頭髮、電擊等。繁重的勞動,酷刑使李社蓮血壓高達二百多,腰直不起來。二零一二年十月,李社蓮再次被劫持到河北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再次遭到獄警的酷刑摧殘,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才回到家中(二零一三年勞教所被解體)。

◎李建國,男,魏縣院堡人。二零零一年被惡人搶走大法書籍,被兩次拘留四個月,惡警唆使犯人毒打李建國,並對其進行野蠻灌食,使他的牙齒斷落。後李建國被敲詐勒索一萬四千元「取保候審」,再被罰款一萬元。

◎孟凡清,男,四十八歲,魏縣雙井鄉樊圈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孟凡清被關在魏縣看守所遭受長達六個月的迫害。一天,惡警趙凱用背銬把孟凡清帶至林業局二樓非法審問,把他按趴在水泥地上打耳光,打得孟凡清兩眼直冒火星,惡警邊打邊說侮辱人的髒話。副股長盧學平就用腳使勁踹他,直到他們都打累了才住手。惡警趙凱威脅他說:「你就是一個字不說也能勞教你。」半年後,孟凡清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孟凡清在濮陽縣城關鎮北街的租房中被濮陽惡警綁架,私人物品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切割機、大法書籍、資料等被搶劫一空,並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濮陽市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七日,孟凡清被非法逮捕。在看守所吃不好、睡不好,每天被強迫做十幾個小時的奴役勞動。

◎郭海蓮,女,二零零零年二月至二零零七年六月,曾被非法勞教兩次、各二年。在被勞教期間,多次遭打罵、不讓睡覺、罰站、面壁、手被銬在桌子腿上,打耳光直到臉上出血才肯住手。造成郭海蓮身體虛弱、心臟病嚴重,走不動,沒力氣、記憶力衰退、反應遲鈍。

◎邢海雲,女,魏縣魏城鎮北羅營村人。二零零二年陰曆六月十一日晚,邢海雲在附近村(坡村)張貼真相資料時,被大磨鄉派出所綁架。次日,被送至魏縣看守所,後轉至廣平縣看守所。在看守所絕食一個月後,被送到邯鄲市中心醫院搶救。

四天之後的一個晚上,魏縣公安局出動了三十七輛警車,車上架著槍,綁架了邢海雲的哥哥、嫂子,及她丈夫的哥哥、弟弟,還有鄰居夫妻,共綁架了十四個人。一個月後,魏縣公安局在武安市邢海雲親戚家將邢海雲綁架。被綁架的十四個人每人被敲詐勒索了五千元後,才被釋放。邢海雲被公安局非法判四年半勞教,被劫持到河北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酷刑摧殘迫害。

三、被非法勞教迫害實例

魏縣國保大隊大隊長趙凱與魏縣檢院、法院等人員相互勾結、合謀策劃構陷,對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勞教,實施進一步迫害。

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四十四人,五十人次。其中被非法勞教兩次的有:張書堂、郭海蓮、李社蓮、耿社梅、魏勇、崔合香等。

◎耿社梅,女,三十二歲,魏縣泊口鄉崔也衝村人。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到河北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迫害。勞教期間,因絕食抗議遭到暴打,被用膠棒打昏死過去,醒來後再接著毒打、還逼迫做奴工。

◎李社蓮,女,魏縣黃甘固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與丈夫在遼寧省盤錦市做買賣,七月份因傳播法輪功真相,遭盤錦市輕工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盤錦市看守所。二十多天後,被送到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勞教期間遭惡警恐嚇,電擊,揪頭髮,超負荷勞動等,二零一零年四月回家。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李社蓮再次被魏縣車往派出所從家中綁架到邯鄲市第一看守所,二十多天後又被劫持到河北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判勞教一年半。期間遭恐嚇,揪頭髮等酷刑迫害,血壓高達二百多。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回家。

◎王滿芹,女,三十六歲,魏縣張二莊北英封村,任兵現(被判七年)的妻子。二零零一年被非法綁架到魏縣拘留所,期間遭打耳光,十五天放回。

二零零四年春被非法勞教三年,在河南省鄭州一八河勞教所勞教期間,強制做奴工,後得了肺癌,面黃肌瘦,生命垂危,提前一年半釋放。回家後學法煉功,身體又恢復正常,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惡警去家裏騷擾,抄家搶走大法書與明慧週刊,最後下了傳票,後來張二莊鄉派出所又多次去家裏騷擾不斷。

◎邢海雲,女,魏縣魏城鎮北羅營村人。二零零二年陰曆六月十一日晚在附近村(坡村)張貼真相資料時,被大磨鄉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勞教四年半,劫持到河北省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關押迫害。

◎曹鳳雲,女,九十三歲,魏縣牙裏鎮胡村店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家人因證實法多次被非法抄家、關押。其中兒媳郭鳳娥被魏縣公安陸續關押六個月,期間嚴刑逼供。打臉,打得臉部變形。用竹條打後背,多處血印。二零零七年八月,又被魏縣「610」,公安非法判勞教一年半,被送到石家莊市女子勞教所。兒子趙九祥被魏縣「610」,公安送拘留所非法關押三次。期間,不讓大小便,被烙後背。曹鳳雲因精神受到摧殘驚嚇,後神志不清,於二零一零年去世。

被非法勞教的還有:張書堂、崔合香、郭海蓮、郭瑞雲、閆愛芳、趙廷安、王社芳、邢付學、李俊清、龐印景、陳延賓、常書愛、尤玉芳、郭鳳娥、宋巧社、楊海琴、邢金針、耿書愛、耿社芹、劉東月、李秀軍、郭得貴、張新國、馮河現、郭瑞雲、侯希臣、黃葉、聶廷玉、趙青社、張改香、張可香、趙蘭鳳、常路軍、聶丙政、黃月同、孟凡清等等。

四、被非法判刑迫害實例

◎袁軍黨,男,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兩次被非法關押,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王運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北京上訪,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大名監獄和冀東監獄受到了非人虐待和折磨,多次被強行灌食和關禁閉,精神和身體都受到嚴重的摧殘。

◎王秀梅,魏於村人,女,農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多次被迫害 ,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勞教、拘留、判刑。第一次判刑四年,第二次判勞教一年多,從黑窩回來不長時間就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七歲。

被非法枉判的還有:王風朝(三年)、王海芹(三年)、竇雙學(二年)、申香愛(四年)、閆愛芳(四年)、任兵現(七年)、申社香(四年)、王墨蘭(四年)、孟凡清、楊鳳英(一年半)、常路軍(三年)、學員A(二年)、申愛香(三年)。

四、被經濟迫害實例

◎馮河現,男,魏縣縣城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來,曾多次遭公安國保綁架、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零年遭國保警察綁架,關進大名縣看守所1年零五天,重罰後放出。二零零九年九月,再次被綁架抄家,搶走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各一台、VCD一台、打印機一台價值七千元、光盤。被非法勞教1年3個月,被勒索錢財三萬元等。據不完全統計,馮河現遭迫害,家庭經濟損失約三十一萬多元(包括敲詐勒索、取保、罪款、吃、拿、卡、要、借債不還等)。馮河現被迫害的牙齒脫落,兩眼昏花,身心遭到嚴重摧殘、早已不能自理。

◎郭瑞雲,女,魏縣院堡西來莊人。二零零八年六月,惡警搶走大法書籍等,勞教一年九個月。勞教期間,遭邪惡欺騙、恐嚇、體罰(不讓睡覺)。郭瑞雲被害的精神恍惚,面無血色,頭抬不起來,腿不能長時間站立。家裏田地都荒了,上有老人,下有小孩無人照顧,兒子被迫害的失去工作,兒媳受到沉重精神打擊。兩年損失十萬餘元。

◎范雙芬,女,魏縣院堡人。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七年期間,三次被非法關押四個多月,罰款五千元。被迫失去服裝經營、直接損失萬元以上。精神受到極大打擊,於二零一零年含冤離世。

◎龐印景,男,四十六歲,魏縣牙裏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臘月,牙裏派出所所長王付中(因迫害有「功」被火線提拔為本縣公安局副局長)帶領三名惡警非法抄家,將龐印景關押在派出所六天,被勒索罰款五百元。同時被非法關押的還有六名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敲詐勒索。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一日凌晨三點左右,魏縣公安局政保科長趙凱和牙裏派出所惡警再次闖入龐印景家中將他無理綁架,將他非法關押在魏縣看守所兩個多月。本人要求無罪釋放,惡警趙凱張嘴就要五千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魏縣北羅營村有一姓邢的女學員,在拘留所遭受嚴重迫害,湯水不進。回家後,國保警察竄至其家中,因當時她不在家,(後被抓走),惡警就把邢的哥哥、兄弟、親戚、家屬和她的鄰居等抓走十四口人(他們都不是修煉人)在拘留所裏關押了兩個月,每人被勒索五千元後,才肯放人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