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劉寧的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十日】從二零一二年至今,劉寧先後擔任咸寧市公安局溫泉分局國保大隊長、咸寧市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咸寧市國保支隊支隊長,長期指揮、參與迫害法輪功。知情人士記錄並舉報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支隊長劉寧迫害法輪功的罪惡。

制裁迫害人權的惡棍,目前已是各發達國家的高度共識。繼美國2016年通過《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之後,加拿大、英國以及歐盟27國現在都有類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亞和日本也在積極準備立法。法輪功學員每年整理幾批惡人名單,送交民主國家的政府,要求對其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凍結財產。所有計入明慧網《惡人榜》的人,都會隨時或已經列入提交名單。

一、個人資訊

劉寧(Liuning),男,1969年4月12日生,2012年接金國新任國保大隊長,2017年調任到咸寧市公安局;2019年1月11日任咸寧市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2021年接替鄒譽任咸寧市國保支隊支隊長。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惡人榜」上的序號為C67237 電話:18995826780 0715─8232512 ( 他的妻子叫侯雅麗,在咸寧供電公司輸電部工作,妻子手機電話:13807240909)

二、迫害事實簡述

以下事實,有的是劉寧參與幹的,有的是劉寧親自幹的,有的是劉寧指揮幹的。

(一)參與組建「咸寧市法制教育基地」(洗腦班)

二零一三年十月,在咸寧市「610」和政法委的直接唆使下,假借法律名義,「咸寧市法制教育基地」洗腦班在咸寧市勞教(戒毒)所掛牌成立,計劃用三億元,對全市縣法輪功學員實施「轉化」,這是踐踏法律的違法犯罪行為。劉寧參與其中。

二零一三年,被綁架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吳忠倫(男,咸安區)、黎冬元(男,赤壁)、胡東員(男,通城縣)、李學忠(男,溫泉區)、黃秋珍(女,溫泉區)、吳漢香(女,赤壁市)等等,具體數字目前還不得而知。

二零一六年,被綁架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劉文忠(男,赤壁)、魯有部(女,通山縣)、駱名枝(女,嘉魚縣)、孔盛詞(女,嘉魚縣)、邱姓法輪功學員(女,嘉魚縣)等,具體數字目前還不得而知。

(二)參與組建「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

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咸寧市「610」和政法委辦「天照生態農莊」洗腦班,用一個月時間有計劃、有預謀的迫害全市縣的法輪功學員。這個洗腦班位於咸寧市政府大樓與咸寧市行政服務中心之間,有一條公路直通到底,就是「天照生態農莊」。

洗腦班的迫害模式是模仿湖北省板橋洗腦班的模式,其迫害手段與板橋洗腦班極其相似,如:隔離、謊言欺騙、偽善、威脅恐嚇、車輪戰、熬夜、人格侮辱,等等。曾經在這裏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陶席珍(女,溫泉區)、楊小華(女,溫泉區)、章紅萍(女,溫泉區)、楊彩雲(女,咸安區)、李玄剛(男,湖南人,在赤壁投資經商)等等。劉寧就是其中參與迫害者之一。

(三)與湖北省湯遜湖洗腦班互相勾結,參與迫害多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胡偉: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咸寧市煙廠法輪功學員胡偉被以「買沙」為名誘騙到沙場(胡偉是沙場老闆),並被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法輪功學員袁智勇: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醫師袁智勇在自己的私人診所裏被強行綁架,並非法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法輪功學員陳建平: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溫泉公安分局警察程樂斌、岔路口派出所警察張會龍、國保支隊鄒譽等,私闖陳建平的家中,到處亂翻,搶走了印表機、電腦等私人合法財產,並把陳建平綁架到市拘留所。不久,又把陳建平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綁架陳建平後,警察還對當地多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

◇法輪功學員徐長虹: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上午,咸寧市鄒譽、劉寧等警察綁架了在湖北同濟中心醫院中藥房上班的徐長虹,並對徐長虹和他的岳父的家進行非法抄家,並把徐長虹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綁架徐長虹的是咸寧市溫泉分局、國保大隊劉寧、咸寧市公安局鄒譽和三名警察,他們在湖北同濟中心醫院保衛科人員呂學余帶領下,來到中藥房,將正在上班的徐長虹綁架,並從徐長虹身上搶去鑰匙。

隨後呂學余和溫泉分局兩警察私闖民宅,抄了徐長虹的家。當時家人都不在家,他們把徐長虹的家翻得一片狼藉,箱子、櫃子、床都翻倒在地,並搶走現金七千多元,這是徐長虹給正在上高中的兒子讀書用的。電腦主機也被搶走,那是他兒子讀書查資料的學習用品。警察還搶走了許多大法書籍和師父的法像等。

下午大約四點左右,鄒譽等四人在咸寧市農科院辦公室主任帶領下,又到徐長虹岳父家非法抄家,還將徐長虹妻子的包打開搶走了三十多元現金。

◇法輪功學員蘇小蓮:為了討回被搶走的血汗錢,徐長虹的妻子蘇小蓮於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到咸寧市電視台找鄒譽的女兒鄒智英,把她的父親如何迫害好人的真相告訴她,希望她能規勸她的父親鄒譽不再幹壞事。然而,鄒智英不但沒有制止她的父親繼續幹壞事,還主動配合鄒譽,在四月九日上午,到蘇小蓮上班處,綁架了蘇小蓮,並把她直接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繼續迫害,留下上學的兒子在家沒人照顧。

◇法輪功學員任惠芳: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上午十一點左右,咸寧市建築公司職工家屬任惠芳與其他三人一起從外面回家後,又從家中出來,準備去買菜,剛下樓,就被下面蹲坑的程樂斌等警察綁架了,直接被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

◇法輪功學員程愛平: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八點多,溫泉法輪功學員程愛平在溫泉一號橋頭被穿一身黑衣的大個子男人綁架到一號橋派出所,她的兒子到處找他媽媽,沒見到人,一個朋友到一號橋派出所去打聽情況,警察告知說送武漢去了,也就是說,程愛平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程愛萍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回家。

(四)參與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柯菊秀和婆婆陳金蓮: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到賀勝橋講真相救人,被人誣告,當時被賀勝橋派出所綁架,警察逼迫婆婆寫甚麼保證,被拒絕,兩人稍後回家。

◇法輪功學員:李敏才,男,四十多歲,湖北科技學院基礎醫學院病理學博士,多次遭到非法關押、勞教。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日上午,李敏才被當地惡人劫持到省板橋洗腦班,因身體原因,洗腦班不收。李博士就被送回家了。

◇法輪功學員:李金橋、楊小華、余勁光、劉雲霞,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日被當地惡人非法抄家、搶走一些大法書籍。

◇溫泉法輪功學員:李慧萍,女,因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咸寧市惡人到處打聽她,被迫離家。

◇法輪功學員:陳芳,女,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兩點多鐘,被闖入家中的咸寧市610夥同市公安局國保隊長鄧高、溫泉分局國保隊長劉寧、岔路口副所長張會龍及四、五個警察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

◇法輪功學員:陶席珍,女,六十多歲,咸寧市建築公司退休職工。在過去十五年中,她多次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洗腦班遭受毒打、體罰等酷刑迫害,她的丈夫也因此而過早離世。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上午八點半左右,陶席珍在自己家中被闖入的「610」、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

◇法輪功學員呂許雲、馬祥菊: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上午九點多,溫泉法輪功學員呂許雲、馬祥菊在咸安區法院大樓對面,被咸安區公安分局警車上下來的特警綁架到永安派出所,特警穿著黑色衣服,手持衝鋒槍。後來,警察又把她們倆綁架到咸寧市咸安區拘留所。由於身體原因,拘留所拒收,永安派出所警察就給溫泉辦事處打電話接人。溫泉辦事處的胡呈祥和另一個人去永安派出所接她們倆時,逼迫她們倆寫「保證書」,說甚麼不寫不放人。她們倆的兒子當夜趕來了,寫了「保證」,並簽了字。當晚九點多,呂許雲、馬祥菊才被接回家。

◇法輪功學員蘇小蓮: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咸安區法院對徐長虹非法開庭。在開庭前幾天,徐長虹的妻子蘇小蓮和法官林少坤聯繫好了親屬都可以參加旁聽,還把要去人的身份證號碼給他們,到時候領取旁聽證。到了開庭前一天晚上(三月三十一日晚上),蘇小蓮發現有警車停在她住的地方,還看到溫泉公安分局國保隊長劉寧等人在蹲坑。第二天在法院開庭之前的前一個半小時,一群警察把蘇小蓮綁架到三號橋派出所非法搜身後非法關押,一直到開庭完了之後才讓她回家。

(五)捏造假證據迫害陶席珍

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陶席珍在自己家中被綁架到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強制洗腦迫害三十七天後,被直接劫持到咸寧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年多。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遭非法批捕。二零一四年,溫泉開發區陳建平、徐長虹、蘇小蓮、任惠芳、陳芳、李敏才、陶席珍七名法輪功學員曾經被綁架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迫害,其中,除陶席珍仍被非法關押著外,其餘六名都回家了。十二月份,當地「610」和國保人員鄒譽、劉寧等,為了給陶席珍誣判,多次到這六名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要挾他們出面作證,為迫害陶席珍做假證明材料,被法輪功學員嚴詞拒絕了。

十二月二十六日,咸寧市「610」頭目姚雄、國保大隊長劉寧到市建築公司法輪功學員黃芬芳家中,用「詐騙」的流氓手段誘惑黃芬芳,說甚麼陶席珍交代「資料是黃芬芳給的」,要求黃芬芳做證人,企圖捏造證據繼續迫害陶席珍。姚雄、劉寧在她的家中逗留了兩個多小時,用多種辦法「詐」她,恐嚇她,千方百計套她的「口供」,並要她在記錄上簽字。

黃芬芳不簽字,就要挾她按手印。她配合按了。姚雄、劉寧拿著這所謂的「口供」走了。其實,黃芬芳是個行動不方便的喪失勞動力的下崗(失業)職工,於二零一三年曾患「腦溢血」,差點丟了命。是法輪功救了她的命。面對這樣的她,執法人員還想方設法「詐」她,「恐嚇」她。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咸安區法院非法庭審陶席珍。時隔一年,陶席珍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陶席珍被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在監獄裏,陶席珍受盡折磨,一直堅定不「轉化」,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被接劫持到板橋洗腦班迫害兩個月,遭受種種折磨。還經常被暗中下藥到飯菜裏,被弄得頭腦不太清醒;經常被毒打,熬夜是經常性的。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陶席珍結束冤獄。四年多的非法關押迫害,致使陶席珍瘦的只有皮包骨,思維遲緩,頭髮白了,牙齒脫落,脫相,非常蒼老,走路不穩,與以前完全判若兩人。

(六)迫害依法訴江的徐長虹

◇徐長虹:男,五十歲,咸寧中心醫院同濟咸寧醫院中藥房藥劑師,是單位公認的忠厚善良、工作認真負責的優秀醫務工作者。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徐長虹寫了控告江澤民的訴江狀後一個多月,當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組織)姚雄、國保劉寧等七、八個人將正在上班的徐長虹從醫院直接綁架到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

咸寧市中心醫院徐長虹在被綁架時,醫院保衛科有個人不准國保隨便動他們醫院的人。後來國保就出示了一個所謂的「紅頭文件」,院保衛科看了檔,就沒說甚麼。於是徐長虹就被綁架,隨後他的兩個住所都被抄家。

本次綁架是由咸寧市溫泉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劉寧等所為。隨後他被直接劫持到武漢板橋洗腦班去了。在洗腦班迫害期間,有消息傳出徐長虹遭受殘酷的洗腦迫害,生命垂危。家中親人心急如焚,找當地610主任姚雄了解情況,姚雄避而不見,有個姓陳的610人員恐嚇、威逼徐長虹的幾位家人,將他們轟走。

徐長虹在洗腦班被迫害47天後,湖北省洗腦班、當地610人員夥同咸寧市檢察院陰謀構陷,於九月九日將徐長虹非法批捕。並誘騙徐長虹家屬在一個無任何人簽字的告知書上簽字。徐長虹被非法關押在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構陷徐長虹的所謂「案子」由咸寧市檢察院轉至咸安區檢察院公訴科張吉生手中。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至二日,徐長虹的家人依法聘請的律師唐天昊去咸安看守所會見了徐長虹。徐長虹同意唐律師做自己的委託代理人,並簽了字按了手印。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唐律師再次去案管中心依法查閱卷宗時,被告知說被解聘了。

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上午八點半,咸安區法院二號法庭對法輪功學員徐長虹非法開庭。法院只允許徐長虹的姐姐去旁聽,他的姐姐近六十歲,沒文化,只是哭泣。開庭時間從八點三十開始,不到四十分鐘就結束了。徐長虹的姐姐哭著出來,說徐長虹被判了三年。所謂「公訴人」是:咸安區檢察院張吉生;非法審理人員是:審判長林少坤、審判員劉英、陪審員楊劍、書記員李俊。

當天上午一大早,法院外面至少停了五輛特警車,法院門口至周圍街道至少有三十多個穿制服的人,行人都不能通過,還有交警制止車輛從法院門口走,任何外人都不能接近法院門口。周圍的老百姓說這些公檢法司的人吃飽飯沒事幹,只曉得整法輪功的人,法輪功的人又不偷不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咸安區法院到看守所對徐長虹宣判三年,沒通知家屬。十一月十五日,徐長虹的家人主動打電話給負責該案子的法官林少坤,才知道此消息;十一月十八日,他的家人才拿到了刑事判決書副本,徐長虹已經上訴。

徐長虹的家人拿到《刑事判決書》後,律師幫助他的家人寫了份「上訴狀」,交給了咸寧市中級法院訴訟視窗小陳(電話:0715-8158959)。小陳已經把上訴狀寄往咸安區法院。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徐長虹被劫持到武漢洪山監獄分配站。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徐長虹從武漢洪山監獄分配站被劫持到湖北省荊門市沙洋范家台監獄入監隊三監區遭非法關押。他的家人想去看望,被告知說,只允許徐長虹的弟弟、妻子、兒子三人去探視,但是必須到當地「反邪教協會」(註﹕中共是邪教)去開「不煉法輪功的證明」,才能會見。三月七日,徐長虹的弟弟去看望,被監獄拒絕。據好心人透露,徐長虹眼睛看不見東西,是白內障,在監獄醫院住院。徐長虹的眼睛一向都是好好的,從來沒有甚麼白內障之說。

在之前,徐長虹辭退律師,在法庭上不吱聲,是受到了來自咸寧市610的要挾,是有交換條件的。當時,徐長虹的兒子要參加高考,國保大隊長劉寧曾以他的兒子相威脅,還許諾庭審完就回家的。但是,徐長虹並沒有如願回家,而是被劫持到監獄,他再次被騙了。他到了監獄後,才如夢初醒發現自己被騙,就甚麼都不顧了的進行反迫害,監獄方面說,他非常「頑固」,遭到了監獄方面的殘酷迫害,導致眼睛看不見東西。

據查,徐長虹的這次被綁架迫害,是咸寧市副市長王漢橋直接指使造成的,王漢橋是迫害徐長虹的幕後真兇,劉寧是執行命令實施迫害的兇手。

二零一八年八月份,徐長虹回到咸寧的家中,雙眼幾乎看不見東西。回家後,他通過學法煉功,幾天的時間,視力逐漸恢復。單位不讓他回科室上班,安排他當保安,管理醫院進出的車輛,歧視他。他的房子被無理徵收,要強拆除。他無家可歸,連住處都沒有了。

(七)迫害依法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

從二零一五年五月份開始,咸寧市縣很多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寫了控告迫害法輪功的首惡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並向中國的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公安部等執法部門郵寄,很多人順利收到了簽收蓋章短信。

作為國保大隊長劉寧,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包括徐長虹、鄒注嬌、張菊環、陳芳、余勁光,等等。有的被迫流離失所,如李慧蘋、徐秀蘭,等等。

(八)利用偽善騷擾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三年元月,湖北省610頭目楊松到咸寧,咸寧市610積極配合,繼續幹壞事。咸寧市610的姚雄和市政府的塗某某,拿著一袋大米和一瓶食用油到曾經「轉化」過的法輪功學員陳芳家中去「回訪」,找她談話,問她有哪些法輪功學員與她聯繫,要她配合省領導。意思是,楊松要找她談話,可能會錄像,要她好好配合。米和油她收下了,她的家人也很高興,但她不願配合。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咸寧市610頭目姚雄、國保大隊長劉寧、國保支隊長鄒譽等人以「關心生活」為由,分別到黃秋珍、鄭杏華、任惠芳的家中「看看」。鄭杏華於二零一六年五月份不幸含冤離世。

(九)參與所謂的「清零行動」

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溫泉區法輪功學員曹素娥(女,七十多歲)被一群警察非法闖入家中,把她的家翻的亂七八糟,搶走了大法書籍,還有電話本,上面有劉海泉的電話,後來劉海泉被綁架非法關押至今。負責人是咸寧市國保支隊長劉寧,說是攝像頭錄到了曹婆婆發真相資料,追問資料來源,曹素娥拒絕配合,只是慈悲講真相。

(十)、利用廣播、電視、展板、宣傳冊、宣傳欄欺騙民眾的實例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咸寧市社區宣傳欄中出現誹謗誣陷法輪功的內容,還用玻璃鑲嵌著,不易毀掉,如:溫泉辦事處宣傳欄、白茶社區宣傳欄、電力局宣傳欄、希望橋社區宣傳欄,等等。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咸安區出現《宣傳手冊》,在民間散發,誹謗法輪功;咸寧市有線電視台播放誣陷誹謗法輪功的電視節目;《咸寧日報》刊登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欺騙世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及後來多次在咸安區城內中百超市前擺放展板,並發放宣傳手冊,誣陷詆毀法輪大法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咸寧市計程車裏的司機在收聽「楚天交通廣播電台」時,發現有誹謗法輪功的節目,每天兩次,頻道是:92.7兆赫,湖北省廣電局楚天交通廣播電台(FM92.7)7:00-8:00事事關心主持人趙霞和王冉在節目裏誣蔑法輪功,湖北省廣電局楚天交通廣播電台(FM92.7)16:00-17:00我愛我家主持人裴敏在節目裏誣蔑法輪功。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開始,咸寧市社區、鎮、村都被安排了安裝無數的有線高音喇叭,都是在交通要道口、人多的地方安裝,每天定時播放誣蔑法輪功的節目,毒害眾多民眾。據查,這是咸寧市610的統一部署,是由咸寧市廣電局、市法制辦和街道辦事處合夥幹的。

(十一)、利用手中權力假借法律監控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劉寧靠迫害法輪功的成績,晉升為咸寧市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在任職期間,他假借法律手段,繼續迫害法輪功。如:利用《網路法》,封鎖網路,監控網路;協助政法委部署高清攝像頭、人臉識別儀,侵犯肖像權,協助政法委建立法輪功學員資訊庫,迫害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