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咸寧市政法委書記蔣星華罪惡簿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二零一九年一月,蔣星華任咸寧市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過去專門指揮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歸屬政法委管轄,也就是說,從二零一九年開始至今,咸寧市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指揮者就是蔣星華。知情人士記錄並舉報湖北省咸寧市政法委書記蔣星華迫害法輪功的罪惡。

一、蔣星華個人信息

蔣星華(Xinghua Jiang),男,湖北公安人,一九六八年九月生。二零一九年一月任咸寧市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市法學會會長。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湖北省委省政府批准了《咸寧市機構改革方案》後實施,咸寧市不再設立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及其辦公室、市維護社會穩定工作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有關職責交由市委政法委員會承擔;也不再設立市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有關職責交由市委政法委員會、市公安局承擔。也就是說,在蔣星華任政法委書記期間,他就是咸寧市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指揮者,咸寧市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九年至今的所有被迫害,儘管有來自邪黨中共中央政法委的慫恿,蔣星華負有直接的主要責任。

二、蔣星華迫害的簡述

(一)重用黑社會頭子魏濤負責迫害法輪功

據官方網站報導,一份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撰寫的《關於對崇陽縣公檢法因徇私枉法導致無辜者一家受迫害的控告狀》在網絡上熱傳,其中就有當時任崇陽縣公安局局長兼政法委書記的魏濤成為被控告人之一。該控告狀說的是,因崇陽縣執法機關徇私枉法,不以事實為依據,不以法律為準繩,私自消除案卷,沒有真正追究違法犯罪分子的刑事責任,相反對受害人一家進行關押、罰款,助長犯罪分子繼續違法犯罪,致使受害人造成重傷致殘。當時的最高權力執法者就是崇陽縣公安局局長兼政法委書記魏濤。魏濤不僅沒有受到法律制裁,相反,他還被調任通山縣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

魏濤在通山縣任職期間,全面支持通山縣所謂的「反邪教協會」(中共是邪教)利用宗教誣蔑誹謗迫害法輪功,並建立一整套整人的手段。湖北省咸寧市通山縣反邪教協會,是在基督教內組建的,其做法更為惡毒。它是以神職人員的身份出現,惡毒攻擊法輪功,直接轉化法輪功學員,毀掉法輪功修煉人,毒害世人,這種做法,更富有欺騙性,更為歹毒,罪惡滔天。

多年來,湖北省咸寧市通山縣反邪教協會(註﹕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主動開展了很多活動,甚至波及全國。其影響面之廣,其危害性之大,受矇蔽的人數之多,是少見的。其中,魏濤起到很大的作用,是邪惡的重要推手。

二零一九年三月,咸寧市委副書記、市委政法委書記蔣星華一行來到通山縣小區矯正中心調研。這是蔣星華書記調到咸寧工作後首次到通山縣司法局調研。通山縣司法局黨組書記、局長宋驕陽和縣社矯中心負責人孟穎陪同。蔣星華得知在二零一五年通山縣的做法被湖北省司法廳以現場會的形式在全省推廣,國務院法制辦、司法部立法調研組曾來調研時,蔣書記特別高興,爭取走向全國。蔣星華對魏濤的做法很是滿意,就把他直接調往咸寧市公安局任副局長重用黑社會頭子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

魏濤的做法是特別重用那些曾被判刑入獄過的社會人渣,吸收到司法所,作為政法委系統的最基層黑手,配備民用機動車,專門非法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及時給政法委提供法輪功學員的信息情報,政法委再根據情況決定下一步,實施綁架的是國保。魏濤幹的就是共產黨最拿手的特務勾當。

(二)在全市範圍統一部署「清零行動」

早在二零一七年,咸寧市「六一零」和當時的政法委書記吳暉就著手暗中收集法輪功學員的信息,即所謂的「一標三實」秘密行動,秘密建立法輪功學員的數據庫。這種秘密收集信息的特務活動,一直持續到二零二一年三月。

二零二一年三月份,咸寧市法輪功學員信息數據庫基本建成,法輪功學員的數據信息直接納入當地警務信息系統,隨時隨地監控、跟蹤法輪功學員。也就是說,法輪功學員的黑名單,在蔣星華的授意授權下,在魏濤的手裏建立起來了。經過三年多的精心準備,在蔣星華的統一部署安排下,嘉魚縣政法委書記李德柄、崇陽縣政法委書記郭正華、通城縣政法委書記田紅強、通山縣政法委書記胡江玲、咸安區政法委書記程朝陽、赤壁市政法委書記劉子恆這六個書記都受蔣星華指揮,要挾公安局派出所、國保、國安、小區,甚至特警,在全市範圍的所謂「清零行動」從三月開始登場了。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迄今為止,已經有七人被綁架,二十四人被騷擾,一人被逼墜樓離世。其中赤壁市二人,嘉魚縣五人,通城縣二人,溫泉十五人,咸安區八人。

赤壁市陳望秋:三月二十九日,赤壁市派出所警察到郡都小區企圖迫害法輪功學員陳望秋(女,五十多歲)。陳望秋因多次被赤壁市警察迫害,看到警察,就不開門,警察就一直堵在她家門口,晚上也在樓下蹲點,企圖綁架陳望秋。據知情人說:三月三十日凌晨,陳望秋為躲避警察綁架迫害,用床單當繩子,欲從四樓的家中逃出,但因床單斷裂,陳望秋墜樓離世。

赤壁市來永財:四月十二日上午,赤壁市車埠鎮法輪功學員來永財(男,五十多歲)被赤壁警察從家中綁架,下落不明。

通城縣何國熬:四月六日,通城縣法輪功學員何國熬(男,八十多歲)被通城縣國保大隊及小區等十多人開車強行綁架。

通城縣胡關霞:四月十三日上午,通城縣沙堆鎮法輪功學員胡關霞(女,四十多歲)被通城縣國保大隊和沙堆鎮派出所等人綁架至國保大隊非法關押。

咸安區法輪功學員丁曉蘭:四月十日上午,咸寧市咸安區法輪功學員丁曉蘭(女,六十多歲)帶著孫子外出講真相時,遇到一個老太太也帶著一個孫子,丁曉蘭就給她講真相。老太太的孫子十一歲,一個人跑了,有人就去追,但沒追上,只是看見孩子跑到一個小區裏去了。老太太就懷疑丁曉蘭是人販子,打電話報警,同時緊緊抓住丁曉蘭不放。特警很快來了,綁架了丁曉蘭和孫子,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所不收。警察就威脅恐嚇孩子,逼問丁曉蘭的名字,只有六歲的孫子如實相告。警察一查,就證實了丁曉蘭是法輪功學員,警察更不放過。丁曉蘭在永安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夜。十一日早晨,被劫持到咸安區拘留所非法關押五天。

咸安區羅桃英、羅瑛、劉桂英:四月十四日下午四點多,咸安區國保大隊長殷俊帶著十幾人,其中還有幾個持真槍的特警,非法闖入羅桃英(女,七十七歲)家,當時羅桃英、羅瑛(女,六十九歲)和劉桂英(女,六十多歲)正在學法。不法人員搶走了幾本大法書、週刊、數據和煉功用的播放器及TF卡。還將她們拍照。

國保大隊長殷俊問羅瑛:「你是誰?」羅瑛說:「我是她的妹妹。」羅英指著羅桃英回答道。「叫甚麼名字?」「叫羅瑛。」「那你把我們帶到你家去。」接著羅瑛就坐上特警的車將殷俊帶到家中,一群不法人員正準備非法抄家,被剛趕回來的羅瑛的兒子呵斥道:「這大法書是我媽的命,你們不能拿走。」被一特警低聲說道:「我們是持真槍的真特警,不是往日的假特警。」所幸的事,在羅英的兒子的正義呵斥下,那些不法人員沒有動大法師父的法像,但還是抄走了週刊、數據和煉功用的播放器及TF卡。

咸安區王能英:四月十日下午,咸安區王能英(女,六十四歲)的家也被國保隊長殷俊帶的警察非法闖入,並將王能英綁架到永安派出所非法關押、審問。晚上他的兒子將王能英接回,警察閔劍讓王能英的兒子第二天送母親到咸安區公安局做筆錄。第二天,王能英準備到公安局去講真相,結果一到咸安區公安局,就被非法關在黑屋子裏幾個小時,然後,被劫持到咸安區拘留所非法關押五天。

咸安區魏玉仙:四月十四日下午四點多,小區主任帶著網格員、政府人員等幾個人,叩著法輪功學員魏玉仙(女,七十八歲)家的門,魏玉仙一看是小區主任等,就打開門,說:「歡迎你們來我家聽真相,來喝點水。」可幾個人根本就不聽魏老人講真相,進門就開始翻東西,接著搶魏玉仙老人平時出門的包,將裏面的資料和播放器等物品搶走了。當有人打電話說:「還有一些像片,怎麼辦?」魏老人攔著大聲說:「你們搶走大法師父的法像,如同搶走我的命,師父的法像如果沒有了,我出了甚麼事,你們要承擔責任的。」魏老人的一聲正氣,真的把他們嚇住了。走時,他們中還有人說:「你真的是一個好人。」

咸安區倪麗華:四月十九日,村幹部帶著一群人到倪麗華(女,八十多歲)的家,恐嚇倪老人說:「『清零』不簽字,對兒子媳婦工作不利,對孫子的前途有影響。」並強迫拍照,倪老人不配合,沒有簽字,也沒照像。

咸安區程衛平:四月十九日上午和下午,小區兩次非法敲法輪功學員程衛平(女,六十多歲)家的門,程衛平兩次都沒有開門。

溫泉區余勁光陳芳夫婦:三月上旬,溫泉白茶村法輪功學員余勁光和陳芳夫婦被白茶村委會男性兩次打電話騷擾。三月二十九日下午,白茶村委會與三號橋派出所一行九人又到余勁光家中騷擾。當時余勁光和陳芳都不在家,到外面幹活去了。

溫泉區謝林:四月十四日下午三點多,溫泉區法輪功學員謝林(女,八十多歲)不在家,她兒子在家聽到敲門聲,就打開了門,七、八個人像土匪一樣闖了進來,到處亂翻,搶走了全部大法書。

溫泉區龔祿福:四月十三日下午兩點多,家住大商城附近的龔祿福(男,八十多歲)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非法闖入家中,到處翻看,搶走大法書,還被逼迫按手印。龔祿福就慈悲對這夥人講真相,拒絕配合,雙方僵持兩個多小時。

溫泉區曹素娥:四月一日,溫泉區法輪功學員曹素娥(七十多歲)被一群警察非法闖入家中,搶走了大法書籍,把她的家翻的亂七八糟。負責人是咸寧市國保支隊長劉寧,說是攝像頭錄到了曹婆婆發真相資料,追問數據源,曹素娥拒絕配合,只是慈悲講真相。

溫泉區楊小華:四月十三日中午,溫泉區法輪功學員楊小華(女,六十多歲)接到陌生人的電話,問她:「是不是楊小華?在不在家?」楊小華幫助兒子兒媳經營副食店。這一騷擾,弄得楊小華的兒子兒媳都不能安心,嚴重干擾了他們的正常生活。

溫泉區張奇英:四月十五日,溫泉區張奇英(女,六十多歲)被騷擾。

溫泉區劉海泉:四月十三日,岔路口劉海泉(男,四十多歲)被一夥不知身份的人綁架後,下落不明。原因是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存有小劉的電話,電話本被警察非法抄走。後來多方打聽,才知道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十五天。

還有溫泉開私人診所的袁志勇也被騷擾;原煙廠職工陳臘容被強行簽字;原煙廠職工任慧芳被騷擾;家住三號橋的章紅萍被警察綁架一天,也被非法審問了一天,後被放回。李雲也被騷擾。胡偉余娜夫婦的家被一夥人強行破門而入,亂翻一通。

嘉魚縣王婆婆:四月十六日,牌洲灣派出所的人到王婆婆(女,八十多歲)家騷擾,要王婆婆簽字清零,王婆婆不肯簽,派出所的人說,不簽字就把低保取消,王婆婆八十多歲了,獨自一個人生活,沒有退休工資,靠低保生活,後來王婆婆的女兒來了,據理力爭說不能取消低保,不然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怎麼生活呢,派出所的人說那就考慮一下,還說現在這個事搞得嚴得很,還說了一些威脅恐嚇的話,就走了。

嘉魚縣孫茴香:四月十二日,新街鎮沙湖嶺村孫回香的家被嘉魚縣政法委任正龍和新街鎮政法委彭楓一行六人非法闖入,說所謂的走訪一下,就走了。

嘉魚縣周新嬌:四月十六日下午三點左右,嘉魚縣魚岳鎮派出所警察陳必想和南門村居委會姓蔡主任和黃書記已辦低保的名義來到余碼頭村周新姣的家,說給她辦低保,照顧她的生活(此人無兒女),很是關心的,說材料都準備好了,只要她在上面簽個字和按個手印就可以了,周新姣接過材料一看,後面都是污衊大法的內容,當場給撕了,她就給他們講真相,不聽,對她又是拍照,又是威脅的,搞了一通,氣沖沖的走了

嘉魚縣陳鳳玉、陳金秀:四月十七日下午,新街鎮政法委彭楓和縣司法局兩個女人到陳風玉、陳金秀家,叫她兩個人到縣城去一趟,她倆不配合,沒去。

三、封鎖網絡,大搞監控

政法委捆綁派出所、小區基層人員騷擾很多法輪功學員,非法對法輪功學員照像、錄像、錄音、電話監聽、網絡封鎖、按手印、簽字等,非法收集信息,非法建立法輪功學員數據庫,對大法犯罪。

二零一九年至二零二零年,在全市部署耗費二億資金安裝七百個高清攝像頭和人臉識別儀,大搞網絡警察支隊,封鎖網絡,監控百姓,侵犯人權。例如: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溫泉區法輪功學員曹素娥(七十多歲)被一群警察非法闖入家中,搶走了大法書籍,把她的家翻的亂七八糟。負責人是咸寧市國保支隊長劉寧,說是攝像頭錄到了曹婆婆發真相資料,追問數據源。

四、假借法律,誣判法輪功學員

1、溫泉區黃秋珍被誣判四年

黃秋珍,女,六十一歲,原咸寧市捲煙廠退休職工,居住在溫泉建材大院內。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三點多,岔路口派出所原指導員陳迪堅指使一夥人強行撬門,黃秋珍在家中被綁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非法批捕、非法起訴。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咸安區法院以《刑法》第三百條非法秘密庭審判四年,沒通知家屬。黃秋珍不服,立即依法上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咸寧市中級法院駁回上訴,非法維持原判,把裁決書送到看守所,黃秋珍拒絕簽收。當天下午,獄警就把黃秋珍秘密劫持到武漢市女子監獄,家人也不知道。

2、通城縣汪信清被誣判三年

汪信清,男,六十多歲,通城縣計生委婦產科退休醫師。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通城縣汪信清在自己家中被通城縣國保警察張定二、楊偉明、張四平等人綁架、抄家,說是十多年前取保候審現在要結案。九月十二日,被通城縣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誣判三年,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

3、赤壁市祝雪英被秘密開庭

祝雪英,女,六十多歲,赤壁市人。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祝雪英與法輪功學員李四保結伴外出講法輪功真相救人時,被赤壁市公安局警察綁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在赤壁市拘留所。七月十日被轉至赤壁市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十月十八日上午,赤壁市法院非法對祝雪英秘密開庭,沒有通知家屬。當祝雪英的丈夫打聽到消息趕到法庭,看見妻子時就喊了一聲「老祝」,法庭說是擾亂秩序,將她丈夫趕出門外。

五、踐踏法律,超期羈押向德斌

向德斌:男,五十歲,咸安區方向機廠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咸安區大法弟子向德斌在去上班的路上,被綁架後直接劫持到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向德斌在洗腦班拒絕「轉化」,堅持法輪功信仰不動搖,六一零已從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橋洗腦班直接把向德斌轉入咸寧市咸安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曾被非法庭審過。迄今為止,向德斌已經被非法關押了四十六個多月,屬於超期羈押。

六、與廣電局互相勾結,封鎖新唐人電視台信號

新唐人電視台是對全世界傳播真相的媒體,敢於講真相,不收費,是揭露中共謊言、欺騙世人尤其是中國人的最有力的媒體之一。

中共非常害怕這個媒體。蔣星華也是這樣,他利用手中的權力,要挾、勾結咸寧市廣電局對新唐人電視台封鎖信號,干擾世人收看這個媒體信息。這是阻礙真相傳播,阻礙世人得救的邪惡做法。蔣星華對此負有不可推脫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