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的迫害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韓正(Han,Zheng),男,漢族,1954年4月生,浙江慈溪人,自1998年起擔任上海市副市長,2003年升任上海市市長,2012年晉升為上海市委書記。2017年12月,韓正又晉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並於次年3月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

據不完全統計,自2003年2月韓正出任上海市長到其2017年10月離開上海進入北京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14年間,上海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5人,而被迫害致殘、致傷、致瘋,被開除公職學業,被奪取財物,及因迫害而導致家庭破裂、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則難以計數。韓正對在此期間發生在上海的針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以下是韓正在上海任市長、市委書記期間,上海地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手段和罪行。

1.無處不在的監控

上海不僅在各區縣主要幹道安裝了數十萬的攝像頭,而且在市內的小區、娛樂場所、電梯以及辦公樓內都安裝了大量用於監控的攝像頭,使得其有能力在全市範圍非法監控法輪功學員和普通民眾的一舉一動。同時他們還大量招募下崗、退休和外來閒散人員監控法輪功學員,對他們許以豐厚的獎勵,鼓勵他們舉報、揭發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

2.全面封堵、防控法輪功信息

上海當局一方面同中共當局的喉舌媒體保持一致,對法輪功極盡歪曲、污衊、造謠之能事,一方面又通過全面封鎖互聯網、檢查攔截境外郵件和電話,全力封鎖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傳播。2006年,在上海《解放日報》報業集團出版的《上海支部生活》第十二期上,發表了一篇題為《依法打擊邪教活動,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文章,該文宣稱「今年僅一到九月,就查獲境外法輪功向我市投寄反動宣傳品近萬餘件」,「截獲無數境外電話」,還「建立了專門的工作班子,對出境人員加強行前教育,加大查打力度」……由此可見上海當局是如何處心積慮地阻止法輪功真相的傳播。

3.利用輿論和文藝宣傳,散布謊言製造仇恨

上海當局為了配合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不惜動用一切輿論資源抹黑法輪功,並利用文藝宣傳和文藝演出給民眾反覆「洗腦」。2006年,上海市文聯藝術團和市反邪教協會合作創編了反法輪功滬劇《情歸中秋》給民眾洗腦,該劇演出五十餘場,裹挾4萬餘人觀看;上海市南匯區創編的一台反法輪功文藝節目,到各鄉鎮巡演25場;上海市奉賢區也於該年度舉辦為期1個月的大型廣場反法輪功宣傳文藝演出,毒害民眾5萬餘人;各區縣「610」還向民眾發放反法輪功文字宣傳材料近300萬份、宣傳畫20萬張、書籍2.3萬冊等;上海市青浦區還把反法輪功教育延伸到全區27所外來民工子弟學校。

4.非法抓捕、拘留、勞教和判刑迫害

在韓正任職上海市長和市委書記的14年間,上海究竟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迫害,至今難以統計,但從以下幾個年份中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人數可窺一斑。2005年1至11月,上海市遭非法抓捕、關押、洗腦、勞教、判刑和迫害致死的多達90餘人。2008年上海市遭非法抓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多達150餘人。2013年下半年,上海市被證實有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有1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少29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少4名法輪功學員失蹤,至少18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男性5人,女性13人),至少有5名法輪功學員面臨非法起訴和判刑。2014年上半年,上海市有89名本地法輪功學員和8名來滬探親和打工的法輪功學員遭非法抓捕,另有4人被非法判刑,1人遭非法起訴,17人被送「洗腦班」迫害。

5.「洗腦班」迫害

上海市當局除了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拘留所等監管場所迫害法輪功學員外,還長期舉辦「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黑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2年底,上海市「洗腦班」已經非法關押迫害了470多位法輪功學員。此外,上海市楊浦區、奉賢區、寶山區等區縣也設有「洗腦班」專門用以關押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模仿監獄體制,對劫持到此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全封閉管理。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的人身自由,不得與外界有任何的接觸和聯繫,每天24小時有兩名「洗腦班」人員全程監控。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洗腦班」用各種手段給法輪功學員「洗腦」,既有偽善的欺騙,也有赤裸裸的威脅。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內被非法關押的時間長達數月,甚至半年以上。

6.酷刑折磨

上海市關押迫害法輪功的場所除了看守所等一些臨時性關押場所外,主要集中在上海市第三勞教所(迫害初期為上海市第一勞教所)、上海市女子勞教所、上海市提籃橋監獄、上海市女子監獄等。這些關押場所均設有法輪功專管中隊,法輪功學員在這些關押場所普遍受到酷刑折磨。酷刑折磨手段多達數十乃至上百種,比較常見的有暴力毆打、「上老虎凳」、坐小圓凳、綁死人床、吊銬、灌濃鹽水、灌辣椒水、長時間罰站、剝奪睡眠、開「噴氣式飛機」、電擊、奴工、性虐待、藥物迫害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死。以下為部份迫害案例: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開飛機

1)法輪功學員陸幸國在上海市第三勞教所被毆打致死

法輪功學員陸幸國,男,45歲,上海市浦東區人。 2003年10月15日,陸幸國在上海市第三勞教所被活活毆打致死。事發當日,警察唆使勞教犯把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且已無法行走的陸幸國被拖進了一個房間,由10多名打手對其集體施暴。他們把門窗緊閉,把電視機音量開到最大,再把陸幸國的嘴巴用毛巾塞住,不讓其發聲,然後對其實施暴力毆打。僅1個小時的時間,陸幸國就被活活打死。勞教所在虐殺陸幸國後,匆忙將遺體火化。該勞教所中隊長項建中公然說,勞教所有5%的死亡指標,打死人他們不怕。

2)法輪功學員陳軍在提籃橋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出獄後1個月去世

陳軍,男 ,湖南人,在上海提籃橋監獄服刑期間,開始學煉法輪功。2006年1月前後,提籃橋監獄發現陳軍修煉法輪功後極為惱怒,把他關入禁閉間,對其進行折磨和毒打。陳軍上身被「皮帶銬」銬住(手被纏銬在腰間,上身只能筆直挺著,手和胳膊不能動彈),被用膠帶封住嘴,然後被不斷毒打。一週後,陳軍被迫害得出現生命垂危,被監獄提前釋放回家。約1個月後陳軍離世。

3)法輪功學員顧建敏在看守所被灌食迫害致死

顧建敏,女,53歲,上海市浦東區人。2008年3月,顧建敏因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並被劫持到浦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顧建敏絕食抗議迫害,遭看守所警察野蠻灌食,導致其內臟大出血而死亡。顧建敏死時,嘴角還在不斷淌血水。家人聘請的律師給顧建敏申冤,卻受到來自上海市「610」及上海市司法局阻撓與威脅,律師被迫放棄代理。為了早日毀屍滅跡,上海市「610」威脅家屬不許上訴、不許曝光,並催逼家屬立即火化顧建敏遺體。

4)法輪功學員趙斌在提籃橋監獄被監獄害死

法輪功學員趙斌,男,58歲,山東省濰坊市人。2012年4月,趙斌在上海工作期間被上海市長寧區警察綁架,2013年7月11日被長寧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於2013年9月3日被關入上海市提籃橋監獄迫害,入獄僅46天,就在10月19日突然在獄中離世。後據知情人披露,趙斌因在獄中煉功被看管的包夾犯人毆打致死。

5)法輪功學員熊文旗在提籃橋監獄被打得頭蓋骨外露

法輪功學員熊文旗,男,上海市普陀區人,30多歲。2001年5月熊文旗被非法抓捕,後被判刑4年半,關押在上海市提籃橋監獄。2005年3月,監獄為加強「轉化」力度,指派多名重刑犯看管熊文旗,並唆使犯人對其暴力毆打。熊文旗被打得頭皮脫落,頭蓋骨外露,兩腿癱瘓,癱坐在輪椅上,直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醫。


熊文旗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打成頭皮脫落,頭蓋骨外露

7.藥物毒害

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原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羅幹、周永康曾下達指示,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轉化法輪功的實施方法》六或七期)。上海政法委、「610」不遺餘力地執行這一迫害政策,他們不單綁架法輪功學員到精神病院,還在各關押場所廣泛使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1)法輪功學員柏根娣在上海女子監獄遭藥物毒害至生命垂危,出獄後死亡

柏根娣,女,上海市徐匯區人。2012年9月,柏根娣被上海市徐匯區公安分局綁架,2013年5月被判刑6年半,後被劫持到上海市女子監獄關押迫害。2016年8月24日,柏根娣在獄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後被送至松江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她曾在清醒時告訴家人,獄方多次在她食物中下毒,在她出事的前幾天她又被下毒,致其倒地昏迷。2017年6月,柏根娣終因迫害導致病重無法治癒而離世,時年66歲。在她生前,她曾2次被非法勞教,2次被非法判刑,直至她去世,她在勞教所和監獄共計被非法關押長達14年。

2)法輪功學員施異被關入精神病院灌食不明藥物,致神情呆滯恍惚

施異,男,於2012年3月被警察綁架,後被關入上海市靜安區精神衛生中心醫院迫害。在醫院,他被蒙住雙眼、捏緊鼻子強行灌藥,並被捆綁手腳強行注射不明針劑,致其疼痛難忍,痛苦不堪。連續16天的藥物迫害,致使施異這樣一個原本健康的年輕人,出現發燒、不思進食、心神不寧和神情呆滯等症狀。

3)法輪功學員吳裏有在奉賢區「洗腦班」被在飯菜中下毒,致記憶力減退

吳裏有,男,50歲左右,上海市虹口區人。2012年9月,吳裏有被綁架到奉賢區「洗腦班」迫害。他吃的飯菜中被摻加有毒藥物,致其記憶力衰退。1個月後,吳裏有從「洗腦班」回家時,人變得遲鈍,記憶力嚴重衰退,身體上出現紅斑,奇癢無比。

8. 奴工迫害

無論是上海的看守所、勞教所,還是監獄,除了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和濫用酷刑外,還大規模強迫法輪功學員從事高強度奴工和無償勞動。由於惡劣的環境和超強度的勞動, 法輪功學員無論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受到很大的傷害。

如被關押在上海女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每天被奴役時間長達15個小時以上,每天最多只睡4~5個小時,有時還要加班加點幹通宵,沒有休息日。完不成任務,還要被體罰。長期的超負荷勞作以及精神的高度緊張和營養匱乏,法輪功學員身心都備受摧殘。

上海市女子監獄長期接受「益海嘉裏食品營銷有限公司」的加工訂單。法輪功學員常常連續數月被強迫從事這種勞動,手指摩擦的部位結繭、磨破、流血、流膿。為了完成勞教設定的指標,法輪功學員吃、睡、勞動、上廁所都在監室內完成。

結語

本文所揭露的只是韓正在上海任職期間發生在上海的各監獄、勞教所和看守所等迫害法輪功罪行的一小部份。由於中共當局嚴密的信息封鎖,還有很多殘酷的迫害沒有被世人所知,還有很多殘酷的迫害仍在陰暗的角落裏發生。韓正作為中共及江澤民集團在上海地區的總代理,積極執行中共及江澤民集團的迫害政策,不遺餘力地殘酷迫害法輪功。他對法輪功所犯下的罪行,必將受到追究和嚴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