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徐匯區「法官」朱錫偉踐踏法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上海徐匯區法院的法官朱錫偉,是徐匯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職人員,在長達十幾年中肆意踐踏法律,參與迫害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如李耀華、張軼博、張勤 、柏根娣、姚玉花 、楊亮、王超、陳平、趙麗君、黃巧琴、榮惠君、翟巧英、李美珍等人,如今又在迫害三位七十多歲老人龔乃芳、谷守先夫婦。

龔乃芳已是七十八歲的老人,十年來,她被中共當局反覆綁架四、五次,中共人員沒有一次出具過法律文書,她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龔乃芳的丈夫已經八十多歲,年老多病,身邊沒有子女照顧,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老人天天盼著老伴能早日回家。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上午,龔乃芳等十四位法輪功學員在谷守先家裏一起觀看二零一四年神韻晚會光碟時,被衝進來的徐匯區國保警察綁架,其中多人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龔乃芳、陳香女、谷守先面臨非法庭審。

下面是朱錫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一、枉判李耀華三年半,張軼博一年半,張勤五年

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張勤被徐匯法院枉判五年,張勤當庭表示上訴。但是所謂中級人民法院沒有按照所謂法律流程而是赤裸裸地「省去」了開庭走過場,直接丟給張勤一個所謂「最終裁定」。

中共為了掩蓋假人權真迫害的事實,一般會給家屬一個書面通知,告知所謂當事人於何年被「移押」何處。但是張勤的父母自從兒子被非法劫持以來,非但和兒子不曾謀面,當時甚至不知道兒子現在身在何處。

李耀華本有脊椎S型彎曲等多種疾病,因修煉大法,使全身病痛都消失了。但被非法關押後,現發展到坐骨神經和頸椎疾病,進食出現嘔吐,血壓上升到二百,心絞痛,於今年三月初被送往醫院急救,她九十一歲的老父幾度向公檢法要求取保候審均未果。李耀華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任教的兒子張軼淵曾數次打電話給公訴人徐震輝,反映她母親的身體狀況,按現行的法律經醫院檢查過後,確認病情嚴重可允保外就醫,但徐震輝卻說:「醫院說了不算,做決定的是我們。」

李耀華的家屬也曾多次打電話給「法官」朱錫偉,得到的回應都是所謂的「依法辦理」。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做一個好人無罪。若依法辦理,應當庭無罪釋放,可執法機關執法犯法,以莫須有罪名關押迫害。

二、非法判柏根娣、姚玉花六年,上海兩老太上訴被無理駁回

上海兩位六十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柏根娣、姚玉花,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被上海市徐匯區法院分別非法判刑六年半及六年,上訴於六月十八日被駁回,維持原判,所謂的「二審」沒有開庭。

柏根娣、姚玉花兩人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其中柏根娣曾被綁架六次,遭冤獄迫害長達十年兩個月。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徐匯公安分局警察以中共開十八大為由, 陰謀在大街上再次綁架她們。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下午兩點三十分,上海市徐匯區法院對柏根娣、姚玉花非法開庭,臨時由六庭換到七庭,法庭內外如臨大敵,庭外便衣來回走動,庭內法警盤查極嚴,法庭號稱公開審理,又以場地小為由,只允許律師與每位當事人的二位親屬入場,也就是五個人,不許別人旁聽。

柏根娣生活儉樸,對人和善體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四年中,柏根娣被非法抓捕六次,遭冤獄迫害長達十年零兩個月。其中非法勞教是一九九九年後上海市法輪功修煉者被勞教的第一起案例,起因是上海交大校方認為一些交大學生如此堅持信仰,是受了周圍煉功人的影響,懷疑柏根娣動員交大學生去北京上訪,因此參與策劃了對柏根娣的處罰。在被非法關押上海青松女子勞教所期間,柏根娣被關小號是常事,亦曾被吊銬致昏死;一直被迫高強度勞動,很長時間內,每日勞作超過十八、十九個小時。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姚玉花早期下崗,家庭收入微薄,生活淒涼,得益於修煉的解脫。她曾有兩次較好的上崗機會被人取代,她平淡地說:「誰能上崗都是件好事,都是姐妹,何必你我。」事事替他人著想,是姚玉花為人處世的一貫風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她曾進京準備去為法輪功鳴冤,同去者尚未決定是否成行,即被北京警察於居住地綁架,其後四人在警署被迫跳樓,姚玉花多根肋骨骨折、骨盆骨折、血氣胸。抬回家後,又小又破的一室戶中住進了兩位壯小伙──二十四小時監視居住的聯防隊隊員。兩個大男人與這一家男女共居一室半年,女兒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長大……之後警察多次上門滋擾,到單位「關照」,致使姚玉花多次下崗。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為迎中共十八大,徐匯公安分局又一次設謀,在大街上非法抓捕了柏根娣與姚玉花。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柏根娣與姚玉花在一審法庭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持續九十分鐘,在這種情況下,律師提議休庭,「法官」朱錫偉不允許,無需聽、審,完全走了個過場。最後十分鐘把她們押離刑七庭,公訴人草草補充了幾個沒有證人到庭的「證詞」、圖片、錄像就算走完了程序。其中律師提問「破壞了哪條法律?」等均被朱錫偉阻止,稱他「沒有這個資格」。當庭非法判決柏根娣六年半;姚玉花六年。

上訴後,二審未開庭的情況下維持原判。

三、枉判王超和陳平

河北保定滿城法輪功學員王超因到上海法輪功學員陳平家做客,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遭跟蹤綁架;而陳平於二零一三年九月末,在上海家中遭綁架。

上海徐匯區法院本來定於四月十七日非法開庭,四月十五日,正義律師和家屬親友都購買了火車票,決定前往。親友們有的捨去做生意賺錢的時機,有的推遲蓋房子的時間,千里迢迢的想去上海見王超。有的親屬已經在驅車前往上海的途中。律師卻被法院電話通知撤訴,取消開庭,律師據理力爭,要求書面傳達。律師和親屬又不得不退票,造成經濟損失,往返周折勞頓。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在徐匯區法院開庭。當律師去見「法官」朱錫偉時,朱不屑一顧地對律師說:「你辯你的,我判我的……」

作為一個「法官」,如此囂張枉法,其實只是充當了徐匯610系統迫害善良的一個打手,也只是被擺在台面上的一個被人利用的傀儡,可憐可恥。多行不義必自斃。

以下是主要責任人: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
「法官」朱錫偉
直撥電話:021-6439-1493 021-6439-1493
電話:021-6468-0966 021-6468-0966 轉2405分機
地址:上海市徐匯區宜山路188號, 郵編200030
上海市徐匯區檢察院公訴科
檢察官徐震輝
電話:021-6487-2222 021-6487-2222轉2409分機
地址:上海市徐匯區南丹路40號, 郵編200030
中共上海市徐匯區委
政法委書記林官良
電話:021-6487-2222 021-6487-2222 轉政法委書記
上海市徐匯分局「六一零」及國保大隊:
「六一零」主任:崔鐵軍,021-6487-5108 021-6487-5108 轉分機:6000
「六一零」國保:王衛星,021-6486-8911 021-6486-8911 轉分機:37219
「六一零」國保:嚴志麟,021-6486-8911 021-6486-8911 轉分機:37214
國保大隊電話:021-6486-8911 021-6486-8911 轉國保處分機:37212,37215,或37217
國保:馬自強、丁彩風、張姓(女)
國保處長:蘇滬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