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永年縣原國保大隊長陳聚山的罪惡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據明慧網的資料,原河北省邯鄲市永年縣國保大隊長陳聚山,任職14年期間迫害眾多當地法輪功學員,其中4人被迫害致死;40多人次被非法勞教;至少349人次被綁架;被勒索錢財100多萬元。「甚麼時候把大法弟子抓完,甚麼時候罷休,」 這是陳聚山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時公開說出的一句話。

陳聚山,男,1958年出生,河北省邯鄲市永年縣南沿村鎮西大慈村人。1999年至2013年,陳聚山任永年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國保大隊隊長,是邯鄲地區任職國保頭目最長的警察。

在任職期間,陳聚山經常夥同公安局長王世保、刑警一中隊隊長楊慶社等人,在永年縣境內製造了一系列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

2001年,在拘留所,因一名19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拒絕照像,陳聚山便指使警察打她,將女孩摁在地上跪著照像。

陳聚山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當作升官發財的門路,卻對外聲稱自己不受賄。迫害初期,他抓住法輪功學員家屬急於營救親人的心理,經常變相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的財物。在高檔煙酒商店,陳聚山讓法輪功學員家屬為他購買名煙、名酒時,只讓商店開發票,以供他本人或其家人來領取或兌換成現金。

在他的影響下,國保大隊指導員尤考會、司機尤先鋒、陳曉陽等警察肆意折磨法輪功學員,撈取好處。有法輪功學員家屬說:「政保股的人中午不回家吃飯,就等人來請吃請喝。

為了揭露邯鄲地區這些縣、市、區中共國保頭目所犯下的罪行,法輪功學員們通過各種渠道搜集了曾經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實例,但由於各種原因,搜集的難度很大,所以揭露出來的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實例,只是中共警察所犯下罪行的冰山一角。

陳聚山主要犯罪事實如下:

一、對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負有主要罪責

陳聚山任職國保頭目期間,永年縣至少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對兩人的死亡,陳聚山負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責任。

◇蓋新忠被暴力灌食致死

蓋新忠,男,60多歲,永年縣界河店鄉北兩崗村人。2005年3月2日,時任永年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陳聚山、一中隊隊長楊慶社帶領50多名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闖入蓋新忠家中,將法輪功學員蓋新忠夫婦強行綁架,並搶劫了家庭物品。

蓋新忠
蓋新忠

警察三天兩夜不讓蓋新忠夫婦倆人睡覺。之後,蓋新忠夫婦被送到男牢後,蓋新忠開始絕食抗議,在身體、精力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要求見老伴一面,當時老伴也在男牢,警察不准。在看守所,警察指使好幾個人強行按住蓋新中的頭和四肢,讓一個小門診的醫生宗愛蘭對蓋新中進行殘忍的灌食,以痛苦的胃插管方式來折磨他多日。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一次,看守所所長郝玉明指使宗愛蘭等人再次強行對蓋新中進行灌食,在暴力灌食時,惡人竟然把胃管硬生生的插進蓋新中的內臟器官,造成鮮血大量從他口中噴出,當場噴了郝玉明一身,導致蓋新中窒息。

2005年3月25日,蓋新忠被迫害致死。事後,永年縣公安局對蓋新忠的家屬連哄帶騙,沒有給家屬任何證明,悄悄的將屍體火化、草草埋葬。公安局因害怕蓋新忠的家人說出真相,給了3000元錢來堵蓋新忠家人的口。

◇非法勞教齊建朝,致其死亡

齊建朝,男,30多歲,邯鄲市永年縣法輪功學員。2000年4月12日下午,在永年縣公安局局長王保世、時任國保頭目陳聚山的策劃下,齊建朝被警察綁架,被劫持到保定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在勞教所,齊建朝受到各種酷刑折磨,如上繩、蹲小號、坐飛機、背寶劍、吊銬、毒打、用煙頭燙(胸口留有碗口那麼大的煙頭燙的傷疤),齊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被吊銬銬的失去知覺而殘廢,身上、胳膊上傷痕累累。因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齊建朝精神恍惚。出監獄後,永年縣「610」對齊建朝又進行了長期的監視、跟蹤、騷擾。2004年7月29日,齊建朝含冤離世。

二、任職期間對法輪功學員濫用酷刑摧殘

在永年縣公安局局長王世保、國保大隊長陳聚山、刑警大隊長楊慶社等人的推動下,永年縣警察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酷刑手段極為殘暴。永年縣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將警察使用的部份酷刑歸類、整理如下:

1、熬鷹:此酷刑讓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連續多日坐在一個有稜角的鐵椅子上,且每天24小時不許睡覺、不許閤眼。只要一閤眼,就採取打頭、擰肉、扳眼睛、電棒電等手段,讓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痛苦難當,直到昏死後,再用涼水潑醒。惡徒四至五小時換班一次,反覆如此折磨。永年縣法輪功學員蓋新忠、程鳳祥就經歷過這樣的酷刑。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2、拉伸(兩馬分屍):兩手分別用手銬直接銬兩手腕處,一手被固定到兩米左右高處,另一隻手銬在床頭低處,讓被害者兩隻手銬和手臂成一條斜直線勒緊,床腿離地,再在床腿離地一頭的鐵床上坐五、六名惡徒,用大力把被害者兩手分別向兩個不同方向用大力拉開不放,手銬馬上勒進法輪功學員兩手腕處的肉裏,整個胳膊的關節被拉開,使受刑人渾身打顫,汗如雨下。數小時內惡徒一直不斷加力,可至數天。永年縣李振忠就經歷過這樣的酷刑折磨,這個酷刑導致受害者雙臂神經、肌腱、骨骼殘廢,兩手臂只能耷拉著,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抻銬
酷刑演示:抻銬

3、高壓電棒電擊:用高壓電棒直接電擊被害者的肛門、陰部、乳房、腋窩、腳心、臉、口、大腿內側等多處。永年縣的流氓警察喪盡天良,對李春平實施過這樣的酷刑,當時國保大隊長陳聚山在一旁觀看行刑過程。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電擊

4、抽打腳心:幾個惡徒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強行按趴在地上,再用竹條、木棍、鋁合金條、鐵鏈等刑具抽打腳心。腳心疼痛通透全身。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腳上泡腫如雞蛋,此酷刑極其惡毒。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5、藥物摧殘:五、六名惡徒按住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腳、頭,用手指捏住鼻孔不讓呼吸,把嘴撬開,將摧殘人神經系統的藥物灌入,用手指捏卡脖子強逼咽下。被灌藥後,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會出現各種非正常反應。

6、燒烤酷刑:將高照明度電燈泡吊於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臉部熱烤,使受害人在強烈燈光和熱烤下痛苦難當;用點燃的煙頭往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鼻孔裏塞,用燒開的水往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頭上澆。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煙熏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煙熏

7、軋槓碾壓:幾個惡徒強行按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趴於地上,在被害者兩小腿肚上橫放一軋槓(圓形木棒),軋槓兩頭各站上一人,兩人來回轉動軋槓,在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兩小腿肚上滾動碾壓,使兩小腿肚骨肉分離,重壓碾傷,使被害人兩腿殘廢。

中共酷刑示意圖:「軋槓碾壓」
中共酷刑示意圖:「軋槓碾壓」

8、半蹲拷打:惡徒將兩隻手銬直接銬在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兩手腕處,將一隻手銬掛鉤在鐵網(或牆壁)高處,另外一隻手銬向不同方向,用大力拉開鉤在低處(離地面20釐米左右,兩隻手銬馬上勒進兩手腕的肉裏面),迫使被害者面部和胸部不得不緊貼鐵網或牆壁,使人既不能蹲,也不能站。再把一圓形木棍強行插於胸與鐵網之間,用力撬胸,使人痛苦難當。因人不能蹲不能站,面部和胸部緊貼鐵網(或牆壁)狀態,使其腰、腿、整個臀部被迫向後,惡徒再用竹條、木棍、木板、椅子等等刑具抽打腰、腿和臀部,使其皮開肉綻。這樣可以使人既不昏死,又知道疼痛,還不斷用涼水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頭上潑。此酷刑能造成被害者腰部殘疾,同時使被害人雙臂神經、肌腱和骨骼撬成傷殘。

9、雙手吊起,腳尖點地進行毒打;塑料袋悶頭;椅子卡頭進行毒打;用高壓電棒直接電擊女法輪功學員的乳房、陰部、大腿內則等等各處,造成大面積烤傷傷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下面是幾個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實例

◇程鳳祥遭受十幾種酷刑折磨

2004年1月28日晚,因沙河、邢台地區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時任永年國保頭目的陳聚山和邯鄲市的一些警察,帶人將法輪功學員程鳳祥綁架,非法關押在永年刑警一中隊的地下室。中隊隊長楊慶社在提審程鳳祥時,為了得到插播機的下落以邀功請賞,對程鳳祥施以竹籤插指酷刑。

'程鳳翔'
程鳳翔

永年一中隊副隊長劉伯英用木棒沾上水,毒打程鳳祥,打斷了棒子,程鳳祥昏過去幾次,那時下身敏感部都能看到傷痕。

'酷刑演示:木棒毒打'
酷刑演示:木棒毒打

永年二中隊警察王愛林用塑料袋蒙住程鳳祥的頭臉,再用手銬把程鳳祥吊起成大字形,腳不著地,然後進行毒打。當時,程鳳祥的內衣口袋裏裝有一千元現金,被公安局長王保世強行掏走,在眾目睽睽之下裝進自己的腰包。該暴徒還狂叫:「我就是公安局局長王保世,對你們煉法輪功的不用講任何法律,你願去哪告去哪告。」這期間,程鳳祥還遭受中共「熬鷹」酷刑,十四個日夜不讓睡覺,警察還對他用開水往頭上澆、灌迷魂藥等多種刑罰。

邯鄲市警察徐兆良對程鳳祥進行暴打,致使程鳳祥胸右邊第十一根骨被踢斷(一直不給治療),還強制程鳳祥坐鐵椅子,七、八天不能動一點,並用木棒壓在腿肚子上兩個人踩上,來回滾壓。程鳳祥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幾次,造成雙手一直冰冷麻木,不聽使喚。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2月11日,不法人員們把奄奄一息的程鳳祥送入峰峰礦區看守所。兩個月後,移交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此時程鳳祥神志逐漸清醒,為反迫害於五月二十八日開始絕食抗議,八晝夜滴水未進。看守所不法人員開始灌食,程鳳祥常拔掉胃管抗議,絕食抗議迫害時間高達150多天。程鳳祥腰、胸疼痛難忍,手腳冰冷,腎臟、心臟、胃都已經不正常,所灌食物很難吸收,嚴重脫水,生命垂危。

8月,極度虛弱的程鳳祥被轉到永年縣醫院。醫院開始不敢接,5天後才收下。當時程鳳祥低血糖一點二、便血、心律加快,耳、胃、口腔發炎潰爛。二十天後,程鳳祥被劫往邯鄲市洗腦班,遭受灌食迫害。邢台橋西法院到邯鄲洗腦轉化班把程鳳祥抬出去,私設公堂。他們按照省迫害專案組的計劃,秘密開庭。程鳳祥拒絕回答任何問題。這期間,程鳳祥還遭受了十四個日夜不讓睡覺、警察用開水往頭上澆、灌迷魂藥等多種刑罰。

'酷刑演示:澆開水'
酷刑演示:澆開水

2004年10月28日,程鳳祥因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被邢台橋西法院非法判11年重刑,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勞教所。後程鳳祥正念走出魔窟,但至今沒有消息。

◇陳聚山對法輪功學員李振忠家屬說:「等著抱骨灰盒吧。」

2004年1月20日晚,永年縣政保股陳聚山、遊考會、及洺關派出所所長張現渠帶人搜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李振中的家,結果一無所獲。陳聚山偽善的說:「讓他回來吧,我給說說,該判兩年的判一年。」

2005年2月23日晚,為了找到正念闖出勞教所的插播勇士程鳳祥,政保股頭目陳聚山、一中隊長楊慶社,夥同派出所人員五十多名警察抓捕了法輪功學員李振中。李振中被抓走後,一中隊隊長楊慶社親自審問了十七天,動用了各種酷刑:抻刑、吊銬、竹竿抽腳心等。楊慶社指使警察把李振中雙手戴上手銬吊到樹上,腳尖點地,再用竹竿抽打腳心。酷刑過後,李振中的手腕被手銬勒進很深,腳上起的泡比雞蛋還大。警察還對李振忠使用二馬分屍的酷刑:將李一個手銬在鐵架子上,一個手被綁在鋼絲床上,然後幾個人在床上蹦,以致李振忠兩手被拉殘,沒知覺,生活不能自理。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2005年12月,李振忠被非法判九個月期滿後,又被「610」人員和公安從看守所門口綁架到邯鄲洗腦班。在邯鄲洗腦班,李振忠絕食抗議迫害一個多月,被警察用筷子、勺子撬開嘴灌食,出現了生命危險,被送到邯鄲市中心醫院消化科。後又送回洗腦班,再次出現生命危險時,洗腦班的校長開車將李振忠送回永年縣,「610」和公安局卻不讓李振忠回家,而是轉移到永年縣中醫院繼續迫害。李振忠家屬去要人,政保(國保)股股長陳聚山竟邪惡的說:「等著抱骨灰盒吧。」

2006年4月,李振中絕食三個多月後被放回家,陳聚山派警察在他家日夜看守,警車一直停在門口,不讓任何人與之接觸。

◇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張春平乳房、陰部等部位實施電擊,陳聚山在旁邊觀看

2008年5月30日下午,永年縣國保大隊長陳聚山、大北汪派出所等警察將法輪功學員張春平綁架到國保大隊一中隊,警察們每晚十二點對她進行非人折磨,大耍流氓。警察給張春平銬上手銬、腳鐐,兩個男警站在她的腿上用鋁合金條打她的腳心,用電棒電她的臉、腋窩,乳房、會陰……警察叫囂如果不說,還要用地下刑具。國保大隊長陳聚山在場觀看。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夏美雲多次遭國保警察綁架、勒索

2001年元月,時任永年國保頭目的陳聚山帶警察十多人將法輪功學員夏美雲綁架,後又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加重迫害。在入所體檢時,因身體的原因勞教所拒收,又送回到永年縣看守所迫害。因煉功,被看守所副所長看見,被戴上了手銬半個月。在看守所關押118天,才讓夏美雲回家。

2010年8月18日,夏美雲又被永年縣國保大隊6個警察綁架,他們沒有任何證件,搶走了價值462元的MP4、光盤一張、護身符物品。此後,他們連續二次下傳票讓夏美雲去公安局報到,並威脅說要上網通緝。

2010年11月13日上午,夏美雲在出村的路上,再次被國保大隊5個警察綁架。10月24日,夏美雲被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在勞教所,夏美雲遭警察毆打、電棍電擊,被迫害出高血壓、冠心病。

◇陳聚山手下的警察叫囂:明慧網上說的對法輪功用的酷刑我都用過,你們告吧

當海外有媒體報導中共當局使用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邪黨一概是抵賴不承認。中共有沒有使用酷刑?許多中共警察早就大言不慚的承認了。

2010年6月13日,邯鄲市法輪功學員趙美華、楊志英在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永年縣姚寨派出所綁架(所長劉賀林)。中午,被永年縣國保大隊程星等人連拉帶打強行扣押在永年縣國保大隊。國保警察王坤將趙美華摁倒在地進行毆打和辱罵,叫囂著:明慧網上說的對法輪功用的酷刑我都用過,你們告吧。

2010年7月2日晚,永年國保在不通知趙美華家人的情況下,將趙美華非法關押到河北女子勞教所迫害。

五、土匪行徑,強佔民宅,吃、偷、搶全幹

陳聚山帶領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時,就像土匪一樣,把法輪功學員的私人錢財搶劫一空,具體包括手機、首飾、現金等。在中國大陸,大多警察搶劫、敲詐法輪功學員的錢財時,從不開清單。

2005年2月23日晚,時任永年縣國保頭目陳聚山,夥同派出所50多個警察相繼抓捕了很多法輪功學員。警察賴在法輪功學員蘭鳳家,一住七、八天,跟土匪一樣把蘭鳳家裏的肉、半袋花生吃光。這還不說,蘭鳳家裏的一些現金、女兒的耳墜、項鏈和女婿的一套西服全部不翼而飛。

2009年7月,永年法輪功學員高雙雲被國保大隊二、三十人綁架抄家,搶走兩本《轉法輪》、一個MP3、一本《明慧週刊》、電腦一台。高雙雲被綁架到公安局一天,強迫寫「三書」,放棄修煉。不寫就罰款。被勒索11000元後,才把高雙雲放回。

2009年11月20號晚上9點左右,時任國保大隊長的陳聚山帶一幫警察到北杜村法輪功學員秀英家,搶走一本大法書、幾盤真相光盤、影碟機、電視機等。因秀英不在家,警察們還毆打秀英的兒子。

2008年5月30日下午,時任永年縣國保大隊長陳聚山帶眾多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先張春平位於三中的家非法搜查,後到張春平工作的藥店將她綁架,並非法抄走一台計算機、一台打印機和藥店的2200元現金。

2008年6月,楊聚山、楊慶社等警察以奧運為名,在永年縣境內連續綁架了近20多名法輪功學員。陳聚山在永年縣犯下的罪惡,用罄竹難書來形容都不為過。限於篇幅,我們只能舉這些例子。

迫害佛法,必遭天譴。來看看陳聚山的搭檔楊慶社的下場:2021年4月12日上午,河北省紀委、省公安廳檢委到邯鄲市永年區公安局會場,將楊慶社帶上黑頭套押出會場帶走。還有一路警察到楊慶社家,將他妻子郝朝燕(永年區臨洺關鎮派出所警察)抓獲。

陳聚山、楊慶社等,以為只要聽(邪)黨話、跟(邪)黨走,就會升官發財。卻不知道中共會卸磨殺驢,到頭來自己成了替罪羊。而這只是人間的表象,其實地獄的不盡懲罰正在等著這些警察的狂奔到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