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線即有緣 傳遞真相未曾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記者黃宇生台灣採訪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流氓政權用長達二十二年的時間,殘酷打壓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從那時起,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們,用二十二年的堅持,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在中國大陸,面對鋪天蓋地的打壓,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傳真相遞福音;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在通過不同方式,堅持不懈傳播真相,面對不同的大陸民眾,懷著相同的信念,為的不只是制止迫害,更重要的,是不讓善良人隨著殺人無數的中共政權犯罪,甚至當替罪羊。

在一水之隔的台灣,法輪功學員瑞東、馬大姐、季寬用電話講真相,一根電話線傳遞法輪功真相從未停歇,他們的電話真相打開了很多大陸民眾的善念和勇氣,為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我們來看一看他們的故事。

聽了二十年真相的他終於退了

在疫情三級警戒期間,自家做生意的法輪功學員瑞東就開始通過語聊,遇到一位大陸男士,一聽到瑞東表明是退黨志工,馬上就跟她說,這二十年來,接過無數通的勸退電話,也聽過很多的真相資料,非常理解法輪功,但是卻不願意退。

瑞東於是請他交流心裏真正的想法。對方就從天安門自焚事件、講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盜賣、到現今的疫情,及對目前整個大陸時事的看法,並一再聲明他身為道家修煉者,不會來碰法輪功這一塊。他說話的語氣非常平和、儒雅。

後來,瑞東告訴他:「全球有超過三億七千多萬人在網站辦三退,都是非常安全,沒有人因此蒙難,我們會善盡保護您的安全。」經過了解傾聽,瑞東知道他骨子裏對邪黨還有殘念,認為共產黨一定會變好。

當時,瑞東對他說:「從共產邪黨建政以來殘害百姓的軌跡來看,槍口一直都只對準百姓,它只有越來越邪惡,天滅中共必定會到來,因為還有這麼多像您這樣善良的人還沒來得及退出,所以神佛還得救,還得讓我們一個個打電話,或用各種方式讓你退出來,等該退的都退了、該救的都救了,邪黨就滅亡了。對於那些不願意退出的,就等於選擇與邪黨在一起,也因為自己曾經發過毒誓,要把生命交給他,就得一樣承受所有的罪業。」

最後,這位男士跟瑞東表示,一直以來,接到真相勸退電話,他都是聽義工在講真相,今天瑞東卻是不斷鼓勵他說,讓他感受到瑞東的善意及真誠。最後他非常高興,也非常感謝瑞東,就在時間快要結束前,這位聽了二十年真相的大陸男子,要瑞東幫他退出邪黨組織。

網友:「三退後,卡在喉嚨裏,幾十年的那根刺終於拔掉了」

另一位瑞東語聊遇到的網友,也是有過不同大法弟子跟他講真相,但是他一直都沒有退出。瑞東記得去年是十二月一日加他好友,在此之前,瑞東先去看他分享的訊息與朋友圈,覺得他是一個非常正義的人,於是他們就加了好友。第二天,網友也回加瑞東。剛開始,瑞東把一些真相資料交流給他,感動的是,瑞東貼一個給他,他也回貼瑞東一些牆內的真相。

接著,瑞東跟他講三退,但是他也不願意退,瑞東思索著要用甚麼方式來幫助他?這位維權人士對於邪黨也非常的厭惡、也深受其害。於是,瑞東就從他的頭象去了解他,也用他的暱稱去了解他,後來知道他用的暱稱是用《孫子兵法》裏的一句話,因此,瑞東花了一些時間去了解《孫子兵法》。

後來,瑞東知道了他在邪黨的打壓下變得非常謹慎、猜疑,對人性非常不信賴,瑞東利用了二十三天的時間不斷的跟他互動,讓他卸下心防。他也信賴瑞東,願意交流他過往的一些事蹟,甚至還告訴瑞東他的真實姓名及住處。這讓瑞東非常感動,因為在大陸高壓監控,網路上是絕對不敢用真名,也不敢讓大家知道住在哪裏的,可是這些對方都願意和她交流,瑞東知道對方已經把她當作朋友了。

原來,他是一個退役軍人,本身也是享軍餉的,是一個維權的正義人士,自述因為在維權時打壞了人,坐了幾年的牢,黨證早已經被收回了。瑞東跟他說,「那可不算數,得你自己親自退,誓約是您自己舉著拳頭髮的,必須得親自給退,神佛只看您的心。」他說這些都知道,但是毫無理由的,他認為這輩子是退不出來。

瑞東覺得非常納悶,為甚麼會這樣子?隔天,瑞東找了《孫子兵法》,想他一定有他崇拜的一個人,於是就以孫子兵法作者的名字,試著想幫他用這個當化名退了,結果出乎意料之外,對方馬上說行,就這樣子幫他退掉了。

三退後,這位網友告訴瑞東:「卡在喉嚨裏,幾十年的那根刺終於拔掉了,前所未有的輕鬆。」並非常感謝法輪功學員。

八旬大法弟子講真相 二十年如一日

年近八十歲、聲音宏亮的馬大姐從二零零一年中共自導自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起,她就開始打電話講真相了,至今從未停歇。她說:「不管遇到甚麼情況,就是堅持,這麼多年,我就一個堅持。」

據明慧網的資料顯示,中共控制各地公安、檢察院、法院系統,執法犯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僅是今年上半年,大陸就有九千四百七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其中也有人遭迫害致死,凸顯鎮壓的非法和殘酷性。於是,很多海外學員針對公檢法系統打真相電話。馬大姐是其中之一。

馬大姐表示這些年來,一直堅持打電話給律師單位。她自謙小學學歷,但是,「自己是從大陸那個環境出來的,所以共產黨搞的政治運動,也是親身經歷的,所以講起這一塊來,覺得還是容易些。」平常一個月,馬大姐至少可以勸退二十至四十名律師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在疫情發生之前,馬大姐打給律協電話,就圍繞著訴江的主題開頭,也遇到許多正義律師。馬大姐先講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大陸不是說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嗎?要碰到法輪功學員的案子,能不能給做無罪辯護啊?」很多律師都明白真相,站在正義的一面,幫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也有當庭釋放。有時,馬大姐也會舉明慧網報導的例子跟對方說一說,有的律師在那個大陸那個環境下,他會聽明白,會說:「可以可以,要有案子可以來,我們當面談。」

「很多善良的大陸同胞在等我們的真相」

自己是公司負責人的季寬,平時也會利用時間打電話給公安系統,他表示,「一個案子出來的時候,不是只有我們這邊打,只要在明慧網的案子一出來,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在打。可能同一個人一天之內都在接。因為犯案的公安,本身正在執行迫害的行為,接到海外的電話,他會緊張,心裏有防備,所以相對有時接通率不高。」

但是季寬秉持一個信念:「我們就守住我們的底線,我們底線就是這就是我們的責任,能不能救得了,那是對方的選擇,我們就是做到我們的責任、做到該做的,這樣就夠了。只要我們去堅守的時候,情況會不一樣。」季寬舉近期感觸較深的例子。

季寬還說:「你打電話,他退了之後,你叫他記得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還會一句話、一句話跟你對,念錯了再更正,然後他會再念一次。問說這樣對不對……」這樣的例子是蠻多的。最後季寬表示,「其實還有那麼多善良的同胞,還沒有聽過真相,想到還有很多好人沒有救下來,就把心放在這一面上,很容易堅持下來,善良的人,他聽得懂,他願意退,他就是在等我們,一個、兩個三個都很重要。甚至零也在考驗我們是不是要堅持。有這麼多善良人沒有救,這才是我們著急的啦!」

結語:

是的,瑞東、馬大姐、季寬他們堅持講真相的故事,是千萬法輪功學員的縮影。 「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如果您曾經錯過,那麼下次遇到法輪功學員給您送平安時,切莫再錯過機緣,明真相獲新生,願您一生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