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網上法會】電話鈴聲叮叮響 大法真相頻頻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由於中共病毒疫情導致禁足,澳大利亞墨爾本各個景點救人的項目有很長一段時間暫停,打電話講真相就成了國內眾生得救的希望,這是我們抓緊救人的機會,也成了我不離身的救人法器。

一開始剛剛加入手機自動撥打項目時,感覺太好了,不佔用我的時間,隨手一桉,還可以無限撥打。用了幾天,電話卡突然封了。同修幫我聯繫解封卡的事情,我悟到,封號可能與我自身修煉有關係,打電話也是個救人的項目,它一定與我自身提高是有關係的。

除了歡喜心,最主要的是暴露了我的貪圖利益之心,無限撥打就一直打,看似是救人,其實骨子裏隱藏的是利益之心。於是我開始用正念對待手機救人的項目,我開始與它溝通,讓它也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和使命,很快電話卡封號的問題就解決了。

一次,一邊背法,自動電話同時播放著,那天背到:「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

背到這段法時,我忽然明白了這句話的又一層法理,我悟到原來修煉是有竅門的,那就是要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我們要想真正的修煉,那麼任何事情都不能向外看,突然間感到內心一震,有一種輕鬆的感覺。那一刻思想昇華了,心性也提高了,神奇的是那天接聽率很高,還有「三退」的。我悟到,原來在歸正、提高自己的同時,也能改變周圍的環境。更加明白了師父講的:「學法不怠變在其中 堅信不動果正蓮成」[2]。

之後幾天,腦中總會想起師父的法:「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3]。

師父的這首詩不斷的在我腦中循環的播放,一遍接一遍。這段時間,聽同修交流口講打電話的心得體會,也讓我有了口講打電話的想法,師父可能看到了我有救人的這個心吧,所以這首《快講》一直在我腦中,循環播放。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需要上平台講真相了。幾天後,我和同修們就上到了RTC平台。在平台同修的培訓和幫助下,收穫了很多,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提高了很多。

有幾件很神奇的事情。

為了參加網上講真相,家人在網上幫我買了一台新電腦。訂貨的時候,顯示需要一個半月以後才能收到,令人驚喜的是,電腦三天就到了。家人說:你的電腦怎麼這麼快就到了?我開玩笑的說,是師父給我調來的,因為我著急救人呢!家人也覺的很神奇。

技術同修幫我把打電話的軟體裝到新電腦,當地電話小組正好開始撥打電話了,一點都沒有耽誤。「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只要我有救人的心,師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記得第一次開始正式打電話的時候,在平台上的一個小房間裏,所有的同修都聽我一個人打電話,培訓員還在錄音,而且在跟眾生打電話的時候,甚麼樣的眾生都有,我當時緊張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手心都是汗。在不斷的撥打電話的過程當中,我悟到,這種緊張,也是一種求名的表現,怕自己講不好,怕同修笑話,也是一種求名的執著心。慢慢的緊張的心沒有了,救人的心越來越強了。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4]

我悟到,語氣、善心很重要,但是講稿的質量也很重要,如何能更好的接近眾生能順著他的執著,讓他感覺到我真的是在救他,讓他能聽明白真相;還有,我怎麼能更好的講清真相,而且還讓他感覺到我的善。

我發現每次我跟眾生講真相的時候,切入點只要講到退黨這個話題,掛機率很高,後來我就帶著這個心結去聽平台其他同修講真相。我悟到講真相的時候,也要去誇一誇眾生啊,比如:聽聲音啊,你也是一個很善良的人,也是個有福氣的人,咱們好人也別落下;我沒有惡意的,完全是善意的,就是想把真相告訴您,您平安了,我就放心了。我發現我把這段話加進去的時候,在這個切入點的時候,掛機率少了一些,他還會繼續往下聽。就是希望眾生能多聽一點真相吧,得救的幾率會更大。所以我悟到講稿的質量也很重要。

講稿的質量上去了,再加上語氣、善心,眾生得救的機會就會更大,我悟到語氣善心是來自修煉中精神上的東西,這個就跟我修煉狀態有關係了。

師父開示:「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5]。

我發現,如果我當天法學的好、正念發的好,人心少的情況下,直接會反映到接電話的眾生那一面接受真相就容易。如果我有爭鬥心的時候,對方態度就不好,就會問我一些很刁鑽的問題。眾生的心態直接就反映出了我要修去的執著心。

我的心態也會直接反映到眾生那裏去,所以修好自己很重要,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在純淨心態下,才能更好的傳遞神的旨意。

就在前幾天,培訓的同修突然問我,是不是可以打打重點號碼?我聽到之後,嘴上說可以嘗試一下,但是心裏根本就沒想打,我覺的打普通大眾電話還沒打好呢,打重點號碼還是有一點障礙。

第二天,就出現了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我那一天打了兩包電話,沒有一個做三退的,而且我那天嘴和思想就像被抑制住了一樣,感覺思想空空的,沒有甚麼可講的,嘴巴也不靈敏,而且掛機率特別高,只要我開口講話,對方就掛機。我覺的很奇怪,是我哪兒出問題了嗎?我有甚麼該修去的人心嗎?我就挖根、向內找,晚上我又上平台打了幾通電話還是這樣。

我突然悟到了,是不是師父借同修的嘴讓我打重點號碼呀,我應該改變一下不敢打重點號的固有觀念,我以為的不行,是用後天的觀念障礙著真我的一面,沒有用修煉人的角度去衡量。我意識到了這是假我,不是真我,要去掉這後天形成的觀念。

於是第二天,我就領了一包重點號碼來到房間裏,正好有一個培訓同修,他是專門打重點號碼的,我在打的過程當中,他給了我一些很好的建議,使我受益匪淺。那天接聽率特別高,而且每個接聽者都聽了很長時間的真相。

感謝師父,在師父的點悟下,在救人方面,我又突破了一個新的層次。那天打完重點號碼,我再打普通大眾的號,馬上就勸退了一個黨員,而且這個接聽者聽了八分多鐘,從大法美好到洪傳,天安門自焚還有活摘器官都講了一遍,對方一直聽我在講。

我當時跟他講真相的時候,覺的那時我的聲音不高不低、不快不慢,智慧源源不斷的就來了,我知道那一刻,是師父在加持我,而且那個聲音真的具有了穿透力,在純淨心態下,把美好帶給了眾生。當時我就悟到了,這個路走對了。其實每一步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精心安排中。這次突破了自我,突破了「不能行」的觀念。

最近在平台上增添了一個新的撥打機制──易講通。我的電腦在語音播放時,接電話的眾生可以聽到,但是同房間裏的同修卻聽不到。於是我詢問技術同修,幾個技術同修都沒有找出甚麼原因。

當晚我就向內找了一下,我想是不是我有甚麼執著心啊,尤其在同修面前是不是有顯示心啊,或者是不修口,說了甚麼不該說的話。我知道這個不是電腦問題,肯定在某一些方面,我有人心障礙到那兒了,反映到電腦這來了。

可能是我向內找了,符合了法中向內找的要求了,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在網上學法的時候,我突然看到技術房間裏有一個同修,於是我跳到技術房間裏,跟他講了一下我的情況,他遠程操作,很快就給我調整好了。我當時還有點不太敢相信,因為已經有四個技術同修也是這樣操作後,結果還是沒調好,而這位同修用同樣的步驟就給我調好了。而且當天那麼早,這位同修就像在等我一樣,師父早已經安排好了這一切。

通過這件事情我悟到,做任何事情都與修煉是有關係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我要提高的因素在裏面,只要向內找就會解決問題。感恩師尊教給我們向內找這個法寶。

在易講通這個撥打軟體剛出來的時候,我還是沒太在意,只是有的時候會去上面找一些資料,或者講累了的時候或者狀態不好的時候用易講通轉換一下。我一直覺的易講通這個撥打軟體不是個機器嗎?講真相沒有口講這麼方便啊,跟眾生交流起來也不太容易,總之一開始我對易講通沒有動心去想如何好好利用。

有一天,易講通大組做培訓的時候,一位有心結的同修,他也在對這個易講通軟體有一點懷疑,覺的機器不如人講的好,他說他來看看易講通能不能像人講的那麼對答如流?培訓的同修來撥打,他來當接聽者,他們在轉換撥打的交流過程當中,我都被震撼住了,因為提問的同修提出了好多不容易回答的問題,比如:黨國不分啊,我為甚麼要三退呀?煉法輪功的好處是甚麼呀,等等許多的問題,培訓同修對答如流,轉換切換,時間差掌握的恰到好處。作為聽眾,當時也打開了我的心結。在我的思想中,我一直就認為口講要強於這個機器的,其實這也是我人的觀念吧,那一刻,我觀念沒有了,心結打開了。

我悟到,在這個時期能出現這麼好的一個法器,這麼好的一個軟體,那一定不是偶然存在的,在另外空間,他一定是有很強的功能的。於是我就下了一些功夫,熟悉了每一部份的內容,當能熟練運用的時候救人的效果就出來了。而且這個易講通適合於所有的人去講真相。

一天下午,我用易講通打電話,一會兒的功夫就勸退了六個人,我知道這個路走對了。師父說:「其實大法的威力比特效藥還要特效。」[6]我悟到只要心在法中,在救人上,法的威力就會展現出來。在師父的加持下現在我不但能口講,還能如意撥打易講通了,救人的法器在不斷的增多。

每天聽到那熟悉又悅耳的電話鈴聲,我感到身體的每個細胞都被觸動,我知道那鈴聲可以穿越不同的空間,不但可以解體眾生背後的邪惡因素,也在清理我自身空間場不好的物質。

我意識到,修煉的路很窄,救人的時間越來越緊了。正法進程這麼快,所以我也很珍惜現在的時間,能抓緊救一個人就救一個人,師父用延續來的時間,把這些可貴的人留下來,讓大法弟子抓緊去救度,也希望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做的更好吧!

感謝在這個過程中鼓勵我幫助我的同修。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感恩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精進正悟〉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二零二一年國際網上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