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真相電話的一些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七日】二零二零年初,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後,我感到了救人的急迫性。我先是找到了一些電子郵件,往中國大陸發送真相郵件。因為郵件可以一次大量的發送,所以很快就發完了。找不到更多的郵件地址了,我就決定往中國大陸打電話,講法輪功真相。到現在為止的一年多,在打真相電話中,我有不少的心得體會,寫出一些,與同修交流。

一、萬事開頭難,但只要堅持,很快就會突破

師父說:「任何一種東西能夠在這個世間上立足,能站的住,能夠成立起來,都必須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它必須在這個空間中形成一個場,而這個場是物質存在的。」[1]

我悟到,我們講真相也是這樣。以前在海外開闢真相點的時候,開始總會遇到來自方方面面的很多干擾和困難。但是如果大法弟子堅持住,很快就會把救人的場開闢出來,再做,就越來越順利了。

我發現,打真相電話也是一樣,開始的時候,好像特別難開口。其實,我是比較善於言辭的人,但當第一次打通真相電話的時候,竟然也差點把電話扔掉。對方「喂」了幾聲之後,我就把電話掛掉了。即使有現成的稿子,我都張不開口。

我心裏知道,我必須要堅持。我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破除怕心,一天打十個電話;再後來,逐漸的加多,幾十個、五十個;現在有的時候一天能打近百個真相電話。一年多下來,我大約勸退了近一千人。

二、不能有有求之心

有的時候,對方接了電話之後,都是聽了幾句就掛掉了。我有點沮喪,不知是怎麼回事。我向內找,發現是自己有一顆求結果的心。覺的自己打了這麼多電話,總得有人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吧,不然不就白打了嗎?正是這個有求之心被鑽了空子,干擾我進一步打好真相電話。

師父說:「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2]

我遵照師父的教導,擺正自己的心態,只管講清真相,不去追求三退的數字。眾生退不退,都抱著把慈悲帶給對方的心態。就這樣,我每天打電話都高高興興的,不再有沮喪或消極的狀態了。

三、考慮對方,用心琢磨打電話的時間和方式

開始,我是利用晚上吃完晚飯的時間打電話,因為對自己比較方便,又剛好是中國大陸的上午十點多到十二點這個時間,好像對他們也方便。但是,總有一些人不接電話。我想到,上班族這個時間可能正在上班,不方便接電話。

我就把這些電話號碼記下來,決定在他們晚上八點~九點半的時間再打過去,他們應該比較方便接電話。於是,我把早上的時間安排好,撥出我們這邊早上五點~六點半時間的電話,結果這些電話大部份都被接了。打電話前,最好早點起來,學一會兒法,效果最好。一邊打電話,一邊發正念也很重要。

四、任何時候都需要遵循真、善、忍

一次打電話,遇到兩個年輕女孩,非常咄咄逼人,我就從中國傳統文化的角度給她們講真相。其中一個女孩問:「你好像還挺懂歷史的?」我覺的終於找到了她認可的角度,趕緊說:「是啊,我就是學歷史的呀!(其實我不是歷史專業的,只是自己研究了一下)」緊接著,這個女孩就開始問了我幾個歷史事件的細節,我答不上來。她馬上說:「哈,你騙人吧?」開始奚落我。雖然最後我道歉我不是歷史專家,但感覺她們就像佔了上風似的。我意識到,修煉人甚麼時候都必須遵循宇宙特性真、善、忍。就算是為了救人,不能隨口就說不準確的話。

還有幾次,我覺的自己講的挺好的,有理有據,旁徵博引。但對方突然開口罵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我反思剛才自己講話時的心態,是不是有甚麼問題。我發現,自己在講的時候,語氣有些高高在上,處處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這會讓對方感覺被壓了一頭。就算我講的再對,聽的人也會覺的自己是在被人教訓。這激發了他們負的一面,讓他們出言不遜。其實,是我自己的不善造成的。

我發現,打電話講真相的時候,如果恪守真、善、忍這個原則,對方就算不做三退,也不會罵人或蠻不講理,也就是把電話掛掉。但是如果我們自己哪裏沒做好,就會引來矛盾或衝突。

五、打真相電話中的幾個小故事

1、念了一百遍「九字真言」的老太太

一次,接電話的是一位老年婦女。她告訴我,她沒有上過學,所以沒有入過任何黨團隊的組織。我告訴她:「那就不用三退了。還有一個保平安的方法,那就是誠心誠意的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聽了,很高興,連連說:「好,好。」

但是老太太怕自己記不住,一會兒就忘了。我讓她寫下來,但她不會寫字,所以她很著急的問:「我怎麼辦?」我想了一下,告訴她:「如果你能念上一百遍,可能就不會再忘了。」她說:「好,現在就開始念。」

我陪她念了大概幾十遍以後,我告訴她:「我還要給更多的人打電話,所以就先掛電話了。但我掛了電話以後,你不要停,繼續念夠一百遍。」她說:「好。」我聽到直到我掛電話的時候,她還在不停的念。

2、尋找信仰的眾生

有一次,接電話的是位中年男士。我跟他講完三退的事之後,他沒有馬上表態。他反過來問我:「人總得有個信仰吧?不信共產黨了,那信甚麼呢?」我有些顧慮,怕我直接說到法輪大法他害怕,我就說:「歷史上有一些正教都是很不錯的,比如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但是由於歷史、文字的變遷,很多東西也很難理解了,再加上現在正教裏也有很多不真修的,還有些來敗壞正教的魔,所以很難找到真的信仰。」

他說:「對呀,我知道佛教、道教裏都有很多壞人。那你是信甚麼的呢?給我推薦一下。」他的話說到這兒,我當然就沒有顧慮了,告訴他:「我是信仰法輪大法的。」並給他簡單介紹了自己得法的經歷。他聽後,非常感興趣,告訴我他也想學。

我問他:「可不可以找到身邊的法輪功學員?或翻牆上網?」他說不認識法輪功學員,也不會翻牆。他說的時候有些著急了。我跟他說:「如果暫時還沒有條件,那就先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吧。」他問:「那就可以了嗎?」我說:「心誠就可以,淨土法門不就靠念佛號也能修嗎?」他說:「對呀!」語氣很高興。我又追問了一下做三退的事,他高高興興的說:「退!」

3、小粉紅三退

一次電話接通後,聽上去是個年輕人。我給他講了三退保平安後,他就開始給我放紅歌,我問他:「中國已經存在五千年了,這個邪黨侵入我們中國才七十年。沒有它以前,中國不存在嗎?」他接了一句:「不存在。」我說:「我們中華民族有五千年的歷史,文化博大精深,創造過多次輝煌。中國人民勤勞勇敢,文明善良。那時候,中共它是不存在的吧?」他沒吭聲。

我接著說:「這個壞東西只不過幾十年前乘虛而入,它從一建政,就開始禍害中華民族,迫害中國人。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等等。還騙我們沒有它就沒有中國,多壞啊!千萬別再相信它!」

他把紅歌停了下來,問我:「你是中國人嗎?」但我明顯感覺到他的語氣已經有點沒底氣了。

我說:「我當然是中國人啊,但我是中華兒女,可不是馬列子孫。共產黨起源於歐洲,也曾經在歐洲霸佔過十幾個國家。後來那些國家的人都發現它是壞東西,使用的都是謊言和暴力,所以早就拋棄了它。它現在只還在中國和北朝鮮等這幾個國家還存在著。但你看看北朝鮮和南韓,明明是一個國家和民族,但北朝鮮被它統治幾十年後,和韓國已經變成了兩個世界的人。中國也一樣啊,和以前的文明古國簡直面目皆非啊,這都是被共產黨洗腦欺騙、暴力統治的結果。快醒悟吧,你把入過的中共組織退出來,好嗎?」他非常痛快的回答:「好的!」

4、說甚麼都不相信的眾生,在二十分後同意三退

有一次我打電話,對方接通後,我講了為甚麼要三退。這個人反覆說:「人生幾十年一過,甚麼都沒有,我才不管甚麼前途、未來呢,現在有錢就行。哪裏有甚麼神佛,都是騙人的。你是想騙我錢吧?」我說:「我沒有問你要一分錢,只是想讓你三退啊!」他說:「現在沒要錢,一會兒你就開始要了,不然你費這麼大的勁兒幹甚麼呀?」

我告訴他:「您理解不了為甚麼有人就想幫您,不求任何回報,是因為中國人從小就被中共邪黨洗腦,不讓您相信有神的存在,不相信因果報應,甚至不相信有人就想做好人。其實,並不是您自己天生就不信,而是從小被灌輸洗腦之後的結果。真正的您是想相信的,對吧?」他說:「我就是不相信,哪裏有甚麼神佛?」我說:「就算您不相信神,您總相信天理吧?」他竟然說:「哪裏有甚麼天理,我看好人不長壽,壞人活的挺好的。人就是要想方設法撈錢,做壞人,貪污腐敗才是本事呢。」

因為我從來不主動掛斷眾生的電話,即使對方罵人,我都繼續抱著善心給他講真相。所以這個人不掛電話,我就繼續勸他,反反復復講了二十分鐘後,他還是那套話,我都想放棄了。

最後我說:「您不信神就不信吧,不信天理就不相信吧,沒關係。就算其實甚麼都沒有,您也就是只能活這幾十年。可是在這幾十年裏,您為甚麼非要做壞人呢?您不想做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嗎?您不想做一個有良知、正義的人嗎?何況也不需要您做甚麼,只是從心裏認可,從思想上退出來就行,為甚麼不做呢?」

我正準備他再說一次不信、不退的話,就掛斷電話了,沒想到他竟然說:「好吧,退!」我都愣了一下,我高興的說:「太好啦!您終於做出正確的選擇了,我真的為您高興,再見!」他問:「還能再見嗎?」我說:「我們素不相識,但有緣交談這麼久,真的不知道今後是否還有緣相見。但不管怎麼樣,您一定會為今天的選擇而感到幸運的,真誠的祝福您!」

他說:「謝謝!」我聽到他的語調裏帶著哽咽的聲音。我想,這是眾生明白的一面在為自己的得救而激動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