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宿松縣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凌勇遭報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報導)據安徽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消息,安徽省宿松縣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凌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凌勇在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已經被從宿松縣抓走了,時隔十多天,官方才發布消息。

凌勇,一九七三年生,現年48歲,安徽省東至縣人。從二零一三年在宿松縣政法系統擔任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等主要職務以來,為撈取政績,凌勇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列舉如下:

一、迫害依法訴江的法輪功學員陳迓娣、徐勁菊

二零一五年,依據國家政策「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宿松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法、最高檢等處起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遭到了時任公安局長凌勇的迫害。國保警察騷擾訴江的法輪功學員陳迓娣,強迫她在保證不再控告的詢問筆錄上簽字,威嚇要立案審查訴江的法輪功學員。

國保警察騷擾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徐勁菊,對她進行詢問,恐嚇她是誣告,把她當犯罪嫌疑人,想強迫取手模、抽血等。兩個月後,想對徐勁菊洗腦迫害,給其丈夫單位、徐勁菊單位領導騷擾施壓,通知她丈夫陪同徐勁菊一起到洗腦班。不久,法輪功學員張成華、陳明在郵局郵寄訴江案卷時,國保小隊長王俊玉趕來,並指使孚玉派出所巡警開車趕到,將她們綁架到縣公安局,她們根據現有法律條文向國保隊長洪中青講真相,拒絕到孚玉派出所接受問訊筆錄,後來讓她們回家了。

二、逼迫學員放棄修煉

二零一六年,對法輪功學員搞所謂的「解脫」,宿松縣各街道小區全面清查法輪功學員和曾經的修煉者,強迫表態,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寫誹謗法輪大法及大法師父的材料,以此來迫害世人。

三、把善良人當作掃黑對像騷擾、迫害

二零一七年以來,宿松縣警察把法輪功學員當作掃黑除惡對像進行迫害。法輪功學員羅麗琴、張成華、姜凌霞、吳芳四人先後被宿松國保人員或派出所警察敲門騷擾或電話騷擾。如:安徽省宿松縣女教師張成華連續遭騷擾迫害。

■ 長達三年騷擾張成華及其家人

二零一七年暑假期間,松茲派出所吳姓警察多次電話騷擾張成華,追問她是否在當地。張成華拒絕回答。她後來得知吳姓警察也騷擾了她的丈夫。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上午,松茲派出所吳姓警察打電話給張成華的丈夫,說要到家裏與張成華見面談談。當天下午,吳姓警察和高姓警察到張成華家,趁張成華倒茶時,對她和她家進行拍照。吳姓警察要求張成華外出時要向他們打招呼,甚至下樓時還追問她孩子家的住址。

二零一八年正月,松茲派出所吳姓警察打電話騷擾張成華。二零一八年三月,張成華坐火車到孩子家,被上海鐵路公安局合肥辦事處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合肥女子看守所,四月十九日才放回家,被非法拘留二十來天。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松茲派出所警察一直在騷擾張成華。

二零一九年五月,警察頻頻騷擾張成華,松茲派出所梅姓警察帶人到張成華家進行騷擾,松茲派出所把張成華當作掃黑除惡的對像。從那以後,梅姓警察一直電話騷擾迫害張成華丈夫,追問張成華的行蹤。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梅姓警察又電話騷擾張成華的丈夫,追問張成華的狀況。要她外出必須報告。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五點多,宿松縣政法委綜治辦指派東北片區綜治辦一徐姓官員、公安局國保大隊、宿松縣松滋派出所張所長到張成華孩子工作所在地合肥騷擾,張成華剛到孩子家幫孩子裝修房子才兩天。五月二十日上午,張成華的孩子接到合肥五里墩派出所警察詢問家庭狀況的騷擾電話。

■ 長期迫害姜凌霞:綁架、騷擾、拘留、屢次脅迫家屬簽三書

法輪功學員姜凌霞:宿松縣光明小區居民,二零一八年八月份,國保指使當地派出所三個警察去她家騷擾過一次,問她是否還煉法輪功。十一月二十日下午兩點,安徽安慶市公安局國保隊長岳宏、宿松縣國保隊長石雅林帶著宿松縣公安局、宿松縣孚玉派出所十來個警察和光明小區工作人員闖入姜凌霞家非法抄家,在姜凌霞家翻抄了兩個多小時,搶走了姜凌霞用以修煉的三十多本大法書籍、MP3、播放器、電動車,還有孩子的計算機等物品,並綁架了做了大手術正在家休養的姜凌霞,直到二十一日凌晨兩點多,才讓姜凌霞丈夫以取保候審方式將她帶回家。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號上午,宿松縣國保唐曾明、劉正又到姜凌霞家,說要對她執行治安處罰十五天。下午三點,警察唐曾明、劉正、高留燕再次來她家,說要帶她去醫院檢查身體,姜凌霞不配合,唐曾明打電話給宿松孚玉派出所,叫來兩個人,一個姓江,一個姓吳。五個警察強行將姜凌霞綁架到醫院,隨後,姜凌霞被劫持到宿松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多,宿松縣孚玉鎮光明小區工作人員張惠龍(電話號碼:13355566678)到姜凌霞家中,找到她丈夫,要求在張惠龍事先打印好的關於法輪功的所謂「決裂書」、「悔過書」上簽字,說是為了撤銷姜凌霞三次被處罰的網上記錄。姜凌霞的丈夫在張惠龍的誘騙下,在所謂的「決裂書」、「悔過書」上簽上了姜凌霞的名字,並按下自己的手印。第二天,簽字的材料被姜凌霞要回,並當面撕掉了。為了達到目的,十月底,有八個人上門,姜凌霞不在家,他們找到她丈夫,叫他簽三書,被拒絕。十一月十二日,又來了兩人上門騷擾。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光明小區書記,帶四人到姜凌霞娘家,叫村支書打電話叫她小哥來一趟。說是調查情況,誘騙她小哥在事先準備好的「三書」上簽字,姜凌霞小哥拒絕了。光明小區副書記打電話給她在外地的大哥,同樣誘騙大哥代她寫三書,也被拒絕了。孚玉派出所安所長,找到姜凌霞兒子,誘騙她兒子說,簽三書給她家辦低保,被她兒子拒絕了。十一月二十日上午,光明小區書記派人來姜凌霞家,叫她丈夫去小區談話,下午兩點三十分姜凌霞和丈夫一起來到光明小區,當時在座有光明小區書記,派出所安所長,站長姓宋,他們還誘騙,說簽三書就給姜凌霞家辦低保,被她夫婦倆斷然拒絕。

二零二零年一直到現在,以對法輪功所謂的「清零」行動來維持迫害。凌勇指使宿松縣孚玉鎮綜治辦、各小區及派出所人員,大面積的對宿松縣的法輪功學員和曾經的法輪功修煉者上門騷擾,逼迫在事先打印好的污衊法輪功的所謂「承諾書」、「悔過書」、「揭批書」上簽字。

■逼迫陳迓娣、徐勁菊及其家人在三書上簽字

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下午四點多鐘,宿松縣孚玉鎮綜治辦的彭世怡和縣公安孚玉派出所的項希田及另一警察,還有光明小區的徐申凱,一行四人到法輪功學員陳迓娣家中,連哄帶騙,讓家屬在「三書」上簽字。隨後,這一行人上門騷擾安徽宿松縣法輪功學員徐勁菊,逼迫簽字,被徐勁菊和她丈夫拒絕了。

時至今日,迫害法輪功被融入中共的各項政治和社會活動中,從政府領導班子考核、「掃黃打非」、「平安建設」、「鄉村振興」,甚至到近期疫情防控等方方面面,都有打壓法輪功的內容。凌勇權欲熏心,利用一切機會,進行迫害。宿松法輪功學員均遭到警察多次上門恐嚇、騷擾。使其家人長期生活在驚恐之中。

四、凌勇先後親自參與組織策劃多起迫害案例

凌勇先後親自參與組織策劃多起迫害案例。現列舉如下:

■方浩奇,宿松縣原國稅局優秀公務員,法輪功修煉者。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凌勇指派宿松縣國保大隊長石雅林帶領七、八個警察,在方浩奇家中綁架了他並抄家。搶走計算機等價值近萬元的私人家用物品。公安局強行採取長時間不讓睡覺、恐嚇、誘騙等非法手段進行誘供、逼供。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宿松縣法院在縣政法委授意下,非法開庭,枉顧事實,在方浩奇聘請的律師作了無罪辯護情況下,強行判處三年零八個月刑期並處罰金一萬元(上訴中院後改判為二年零六個月,罰金八千元)。對方浩奇的迫害、判刑、開除公職,給其家人造成了嚴重的心理精神傷害!

■凌勇不僅殘酷迫害宿松縣法輪功修煉者,還積極參與迫害外地法輪功學員曾引郎、李小春。

曾引郎、李小春兩人是江西省九江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在宿松縣匯口鎮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宿松縣匯口派出所警察綁架。凌勇視為又一次立功機會,積極參與親自組織策劃迫害。宿松縣法院、檢察院助紂為虐,非法開庭,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分別判刑曾引郎、李小春四年和三年十個月徒刑。並勒索罰金一萬元。

凌勇積極參與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作惡多端,天理難容!奉勸所有公檢法官員以凌勇為鑑,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法輪功學員),方得善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