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淮安市原「六一零」頭目漆洪庭遭惡報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據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消息,原江蘇省淮安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市公安局副局長漆洪庭,因涉嫌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漆洪庭長期在公安局系統任職,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在被查是遭了惡報。

據公開簡歷顯示:漆洪庭,男,一九五七年七月出生,江蘇淮安人,一九九八年七月,任淮陰市公安局助理調研員、清河分局中共黨委書記、局長;二零零零年七月任淮陰(淮安)市公安局副局長;二零零四年六月任淮安市公安局副局長、市委六一零辦公室頭目;二零零九年五月任淮安市公安局中共黨委副書記、副局長,二零一五年一月,在淮安市公安局工作(保留正處級),二零一七年七月退休。

漆洪庭長期在公安局任職,期中任淮安市公安局副局長15年之久,在任淮安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又同時擔任市 「六一零」辦公室頭目5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實行殘酷迫害時,漆洪庭就已經是淮陰市公安局清河分局局長了。從那時起,漆洪庭就積極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審訊、刑訊逼供、暴力取證、威脅、恐嚇、綁架、洗腦、非法關押、非法移送檢察院、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迫害事實簡述:

一、漆洪庭是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戴明軒的主要責任人

戴明軒,男,六十八歲,原淮陰市東大街風豔鞋帽店退休職工。妻子林鳳英幸遇法輪功後絕症康復。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與兒子戴全被綁架。從小「成份」不好、在歧視中生存的戴明軒受警察刺激突發中風,失語、全身癱瘓。因家境貧寒,無錢救治,跟隨妻子閱讀大法師父的著作《轉法輪》,不到一個月,恢復了健康。

戴明軒本是個失去左小臂、右手也失去部份功能的殘疾人,吃飯穿衣上廁所全靠老伴林鳳英照顧。就是這樣一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殘疾人,因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遭淮安市「六一零」勾結公檢法司部門的瘋狂迫害。

自二零零零年起,淮安市公安,特別是清河區及派出所惡警對戴明軒家騷擾不斷,平均每年非法抄家、搶劫十餘次,有時一月數次,不出具任何手續和清單。這種犯罪行為給戴明軒一家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與經濟損失。

據不完全統計,十多年來,清河區惡警常書林、王建淮等累計從戴明軒家搶走的財物有: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錄放機一台、單放機兩台、影碟機四台、MP4兩個、MP5四個、手機三個、手機卡和存儲卡若干、訂書機兩個、光盤若干、書籍百餘本、有關法輪功的文字材料無數、現金近千元。

為迫害他們夫婦,除了頻繁搶劫,還惡毒的三次綁架忠厚善良、大字不識一個的家庭婦女林鳳英,並兩次對她非法判刑。二零零八年八月,林鳳英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進南京女子監獄。期間,戴明軒老人的生活陷入窘境,主要靠親戚資助食物度日,飢一頓、飽一頓,健康狀況不斷惡化。

戴明軒去世前的兩個星期,常書林、王建淮等惡警再次上門非法抄家,搶走他僅有的一部手機和一本法輪功書籍。戴明軒在老伴的攙扶下,拖著病軀對常書林、王建淮勸善,欲索回財物,遭到拒絕。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五日,屢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戴明軒老人含冤離世。

二、漆洪庭是淮安地區綁架、非法判刑、勞教法輪功學員負的主要責任人

以下是漆洪庭任職期間,淮安地區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實例。

◎陳韶,男,一九七二年出生。家住淮安市清河區富強三組,夫妻在市區開一家打字複印店。二零零八年下半年,陳韶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被公安綁架,遭非法抄家、搶劫。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上午,陳韶被非法庭審。陳韶的妻子、法輪功學員鄭紅霞為丈夫做了無罪辯護、講清真相,震驚了邪惡。陳韶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劫送至蘇州監獄迫害。

◎丁祖華,男,六十多歲,淮安市淮陰區北吳集新橋八組農民。二零零五年,丁祖華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從洪澤湖監獄黑窩出來。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被綁架進泰州興化市省洗腦班。

◎杜明亮,女,淮安市(原名淮陰市)齒輪廠退休職工,因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多次遭綁架,共被非法拘留六次、非法勞教兩次(一次未遂)、非法關押洗腦班迫害一次、非法判刑一次、送精神病院迫害一次。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日,杜明亮因發真相資料和《九評共產黨》光盤,被淮安清河區國保大隊綁架,關進邪黨黨校賓館洗腦班迫害,九天不讓睡覺。遭國保大隊長常書林、惡警王建淮、蔡子斌肆意體罰、折磨。同年十二月十四日,杜明亮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零六年二月六日(正月初九),被淮安市看守所劫送到南通女子監獄六監區五組。監獄對她強制洗腦,派人對她日夜監視、挾持,並將她送進南京浦口監獄精神病院迫害。

◎林鳳英,女,法輪功學員戴明軒(殘疾,已因迫害含冤離世)的妻子。淮安「六一零」、政法委、公檢法司等部門的惡徒,為了逼迫他們夫婦放棄修煉法輪功,惡毒的三次綁架忠厚善良、大字不識一個的家庭婦女林鳳英,並兩次對她非法判刑。第一次非法判刑是二零零四年三月至七月,因法院實在找不出任何事實與法律依據,判決結果是免予刑事處罰,在非法關押林鳳英四個月後,「六一零」只好放人。第二次非法判刑是二零零八年八月,林鳳英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南京女子監獄迫害。

◎劉志高,男,現年七十六歲,淮安市中級法院退休法官。因堅持法輪功信仰,劉志高被公安綁架。二零零八年三月,劉志高被淮安清河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沈洋,男,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在淮陰區棉花莊街發真相資料時,被棉花莊派出所惡警綁架,被勒索兩千多塊錢後,被所謂的「取保候審」。同年五月十八日下午,淮陰區法院第二審判庭對沈洋非法開庭,沈洋與家人懷著慈悲善心,從容去淮陰區法院講真相、救度眾生。沈洋被非法判刑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沈洋上訴至淮安市中級法院。七月十一日,淮安市中級法院刑二庭法官謝建寧耍手腕迴避不見。七月二十日,沈洋在朋友吳元芳被家綁架。下午,被強行送往洪澤湖監獄。面對沈洋家人的質問,謝建寧無恥抵賴。

◎石早林,女,原淮安市糖煙酒公司職工。因患多種疾病,石早林每年所花醫藥費排名前列。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沒再花過單位一分錢醫藥費。脾氣暴躁、得理不饒人的她,變成了一個大好人,與人為善。從二零零零年開始,石早林三次被公安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五年六月,石早林正在自家店中上班,突遭綁架和非法抄家、搶劫。在看守所,她絕食反迫害三十幾天,遭惡警蔡子兵等灌食迫害。在看守所被迫做了五個多月奴工後,被非法判刑三年緩期四年。

◎王華芬,女,現年五十歲,原淮安市第二電機廠職工。因患多種疾病,王華芬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很快奇蹟般康復,家庭和睦幸福了。自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華芬屢遭惡警綁架、非法關押、非法抄家,遭受洗腦折磨、各種虐待和不准睡覺、坐鐵椅子、吊銬等酷刑體罰。二零零一年十月被綁架後,於次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劫持到南通女子監獄迫害。二零零七又被非法勞教,由於遭惡警趙凱、王建淮、常樹林等酷刑折磨,王華芬身體非常虛弱,血壓很高,被勞教所拒收。

◎楊海紅,女,原秦皇島市人,現居住在淮安市,在淮安市清江中學圖書館上班。二零一零年七月上旬,被楊海紅惡警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五年。

◎袁愛芳,女,淮安市楚州區法輪功學員,是法輪功學員趙明輝的妻子。夫妻二人常遭邪惡綁架,家中十歲的兒子常無人照顧。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楚州區「六一零」及城中派出所一夥惡警又綁架了袁愛芳,關到當地江淮飯店迫害,給袁愛芳上刑具老虎凳。袁愛芳被關押在市看守所,後轉到楚州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早,她媽媽、兩個哥、嫂去見她,看守所不讓見,也不轉交物品。袁愛芳被非法判刑三年,所寫上訴書,南通女子監獄不給轉交。

◎周慶茂,男,三十多歲,淮安楚州區法輪功學員,被警察綁架、非法判刑,在洪澤湖監獄遭受迫害。在洪澤湖入監隊(或者是在看守所)周慶茂被迫害致雙腿殘廢,但在洪澤湖監獄還被迫天天做奴工,得不到治療。周慶茂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回家。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又被綁架並非法勞教,在方強勞教所遭受迫害。

◎朱建華,女,淮安市楚州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四點左右,朱建華被當地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後被非法判刑,被綁送至南通女子監獄遭迫害。

◎朱雲霞,女,原淮安市發電廠工人。因修煉法輪大法,朱雲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在江蘇句東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至十二月,朱雲霞被淮安清河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個月,在淮安淮陰區看守所遭受迫害,並被淮安發電廠非法除名;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下午四點多鐘,朱雲霞在下班回家途中被公安綁架,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期間,被省市區三級「六一零」多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左康偉,女,法輪功學員王士新的妻子。夫妻倆被惡警楊士玉(原長西派出所所長)多次綁架。每次被綁架,都被打得死去活來。二零零二年,市法院對左康偉免予起訴,楊士玉執意不讓,說她出來會活動,拼命給法院和左康偉的辯護律師施加壓力,硬是對左康偉非法判刑三年。

◎左明,男,四十多歲,原淮安市郵政局職工。被惡警綁架後,於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被劫進洪澤湖監獄。之前曾被非法判緩刑。

以上僅是漆洪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罪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必報,對法輪功迫害的人總有被清算的那一天,更有下地獄的可怕報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