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鄭州市政法委書記於東輝遭報落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據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河南省消息:河南省鄭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於東輝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於東輝,男,一九六六年八月生,一九八六年一月,歷任中共台前縣委組織幹事、科長、辦公室副主任、台前縣法院黨組書記、紀檢組長;二零零一年三月任河南省濮陽縣法院院長;二零零三年三月任濮陽市中級法院副院長、審委員會委員;二零零九年七月,任河南省高級法院民事審判庭庭長;二零一二年四月任河南省洛陽市中級法院院長;二零一四年二月任河南省鄭州市中級法院院長、黨組書記;二零一八年九月任中共河南省鄭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凌晨,河南省隆慶祥服飾有限公司總裁姜書敏實名舉報於東輝在任鄭州市中級法院院長期間,向該公司索賄數千萬,實收近500萬,引發輿論關注。

於東輝從二零零一年開始,進入政法系統,一直在各級法院工作,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指揮下轄法院,在沒有證據、沒有事實、沒有法律依據,明知法輪功學員是無辜的,仍然以「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來迫害、構陷、誣判法輪功學員,並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上訴全部駁回,維持原判。

一、於東輝任鄭州市中級法院院長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

1、鄭州市郭書欣被冤判三年三個月後 遭迫害離世

二零一六年,法輪功學員郭書欣開著老年車,妻子坐在後面,撥打真相電話被移動通訊定位,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及大法真相資料。郭書欣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勒索罰金12000元。妻子陳用珠也因此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勒索罰金10000元。

郭書欣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已經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和鄭州監獄不知用了甚麼卑劣的手段串通,將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送進了監獄。後來鄭州監獄在郭書欣病危的情況下,通知家人把郭書欣接回了家,在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含冤離世。

2、鄭州市王桂榮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鄭州市法輪功學員王桂榮在講真相時,被金水區經八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第三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被鄭州市金水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3、鄭州新鄭市法輪功學員周桂珍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鄭州新鄭市法輪功學員周桂珍被鄭州市二七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零六個月,並被勒索罰金二千元。

4、鄭州市滎陽市法輪功學員牛羽格被冤判三年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早上,鄭州市滎陽市法輪功學員牛羽格因張貼訴江展板,在上班的路上被滎陽市索河路派出所副所長王建衡和國保大隊綁架,隨即被非法抄家,當晚被非法關押在滎陽市三里莊看守所。

二月二十六日,牛羽格被滎陽市檢察院非法批捕,六月十七日,在滎陽市法院非法開庭,公訴人石紫慧在法庭上公然構陷牛羽格,牛羽格的辯護律師當庭做了無罪辯護,法庭當日沒有宣判。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被滎陽市法院冤判三年,牛羽格上訴。

5、鄭州市鞏義市法輪功學員白春花被非法判刑三年二個月

二零一六年五月末,河南省鞏義市法輪功學員白春花在鞏義市法院被非法庭審,法官宣稱判白春花三年二個月,白春花上訴中院。

6、鄭州市法輪功學員李瑞玲被偷偷判刑 獄中遭迫害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李瑞玲(女,當年六十一歲)被鄭州市人民路派出所多個警察闖進家中綁架並兩次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一套、手機、筆記本電腦、救人護身符等私人物品。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後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被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非法庭審,律師出庭無罪辯護,並上訴中院,中院仍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被中共法院偷偷判刑四年,送往新鄉市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二、於東輝任鄭州市政法委書記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1、非法關押一年多 迫害致死鄭州市法輪功學員郭保軍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晚,河南省鄭州市二七區法輪功學員郭保軍在韋溝村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遭當地不明真相的兩人劫持誣告,被鄭州市新密市白寨鎮派出所綁架。在政法委的操控下,於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郭保軍被冤判兩年,勒索罰款兩萬元。郭保軍上訴,八月二十八日被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家人說,郭保軍已去世。

郭保軍被迫害致死,家人要求見遺體,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和法輪功學員郭保軍家屬在鄭州市殯儀館見面。當天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如臨大敵,去了大概30多人,國保便衣在殯儀館內部道路上盯梢,政法委指揮看守所逼迫家屬簽字,郭保軍家屬不同意此屍檢機構的鑑定,至今不讓家屬見遺體。

2、非法判法輪功學員喬向陽八年

喬向陽,住鄭州市新鄭市龍湖鎮沙窩李村。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下午,在家中被非法闖入的新鄭市公安局警察、龍湖鎮人員、派出所警察以「掃黑除惡」的名義非法抓捕、非法抄家。喬向陽遭綁架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新鄭市看守所。

新鄭市政法委、「610」辦公室、公安局國保大隊時任大隊長樊紅彬以哄騙恐嚇手段,以照顧殘疾人輕判為誘餌,威逼利誘其妻子承認所指控喬向陽罪名,威脅喬向陽的妻子、弟弟,讓他們做證人。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新鄭市法院對喬向陽非法庭審,喬向陽被非法判重刑8年。

喬向陽及家人不服,上訴至鄭州市中級法院。鄭州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一審原判。鄭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新鄭市政法委、「610辦公室」脅迫新鄭市公安局,指使新鄭市看守所,不送達二審判決書,不通知喬向陽家人。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喬向陽被秘密劫持到鄭州監獄繼續迫害。

3、鄭州市中原區法院非法判荊建秋、周喜雲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四日,鄭州市法輪功學員荊建秋和周喜雲遭綁架,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在中原區法院南辦公區被非法開庭。二零二一年三月下旬,荊建秋和周喜雲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罰款三萬元。現在家屬已經上訴。事發經過如下:

荊建秋,女,六十多歲,家住河南鄭州市上街區。周喜雲,女,四十多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周喜雲在荊建秋家中做客,她倆一起被滎陽廣武派出所警察、滎陽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第三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鄭州市中原區法院擬對荊建秋和周喜雲非法開庭。結果,在去法院路上,車壞了,庭審沒開成。後於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荊建秋和周喜雲在鄭州市中原區法院南辦公區被非法開庭。

現得知,荊建秋和周喜雲被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勒索罰款三萬元,正在上訴。

4、鄭州市政法委操控高校參與迫害法輪功 毒害眾多學子

鄭州地方高校是指隸屬於河南省,靠鄭州市地方財政提供資金的學校,鄭州政法委指揮這些高校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站台,使高校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政治工具。鄭州市政法委、「610」打造了鄭州師範學院為「反×教」示範單位,依托於鄭州師範學院的鄭州「反×教研究中心」為全國十大反邪X研究中心之一,為「反×教」提供所謂理論和智力支持。

從大學新生的「反×教」「第一課」到畢業生「反×教」「最後一課」,採取主題班會、「防範×教宣傳月」等方式對年輕學生進行全程洗腦迫害。企圖形成高校「反×教」的「鄭州經驗」,為河南省高校「反×教」提供樣本。迫害方式之多、參與人數之廣,迫害範圍之大,令人觸目驚心。至二零一七年,鄭州市所謂「反X邪教協會」(註﹕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在地方高校的覆蓋率達到百分之百,其歪理邪說毒害學生多達二十多萬。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鄭州市政法委指揮公、檢、法、司一條龍式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非法抓捕、關押、酷刑虐待、庭審、無罪判刑,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致死。

由於篇幅有限,於東輝在其它地方任職時的惡行就不一一列舉了,這個在擔任鄭州市中院院長期間,曾審理過「津門虎」武長順(繫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2017年5月在鄭州中院被判死緩,且終身監禁)、「西藏虎」樂大克(繫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在鄭州中院獲刑13年)的中共打手,如今也站在了審判台上,被中共毫不留情的拋棄。真應了那句話;「天道好輪迴,蒼天放過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時辰一到、一切全報。」

在此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們,立刻停止迫害法輪功,退出中共,否則,前有車,後有轍,於東輝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