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裝新唐人電視項目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六日】二零一零年我學會了安裝新唐人電視台接收機,在這十年的安裝過程中,也修去了許多人心,也看到了眾生明白真相的喜悅。我們地區由我們兩個女同修安裝,我們能平穩的走過這十年的安裝路,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和同修們的無私幫助。下面我把這幾年安裝新唐人的體會,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們地區是一個偏遠山區,同修較多,因此安裝的就多。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同修都安上了新唐人,看上了我們自己的節目,對解體中共的謊言,破除眾生對大法的誤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新唐人電視台是破除中共的謊言,解開眾生心鎖的利器。記得有一次給同修安裝,她丈夫未修煉大法,在中共的高壓迫害下,不支持她修煉,她兒子也反對;她與兒子住對門,我倆給安裝那天,她丈夫沒在家,她兒子在家不讓安,同修堅決要安,我倆就組裝。他兒子就給派出所打電話,用手機給我倆錄像,我們就發正念,領我們去的同修就走了,我心裏也開始不穩,出了怕心,當時信號已調好,就差機頂盒調數字,我知道我倆是一個整體,我不能先走。

由於怕心,我就到大門口等同修,電視調出台後,我倆離開她家。當我向摩托車方向走時,就感覺頭暈,我知道是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就求師父加持,騎上摩托車回家了。到家還是暈,不能坐著,我躺著發正念,聽師父講法,三個小時徹底好了。第三天同修捎信說沒台了,讓我去給調試,我知道這是去我怕心的好機會,我一路發著正念走進大門。我發一念,讓他兒子看不見,因是中午她兒子肯定在家,十多分鐘就調好了,直到我離開,她兒子也沒出來。

我們沒有白安,同修的丈夫看新唐人節目後明白了真相,知道了中共想用謊言欺騙世人,從此不再看邪黨電視台。也不反對他妻子修煉了,她兒子也不反對了,因新唐人電視台發放的都是正能量,解體了同修空間場的邪惡,家庭環境也寬鬆了。

我倆每到一個村,都有本村同修引路。有一次我倆去了一個較遠的山區,離家有四十多里路,那裏同修少,處在個人修煉階段。我倆一路貼不乾膠,到地方時,有三個孩子在玩兒,我倆給他們講真相,並給每人一份資料,他們沒有三退,本地同修領我倆到另一個溝岔裏去安裝。同修的女兒打電話說,小孩跟警察說了,警察找我們,接完電話就聽警笛響,我有點心跳加快,我就求師父加持,清除怕心,同修沒動心,我也馬上就好了,師父保護,有驚無險。

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有的同修拿出錢來買鍋,我們免費給世人安裝,同修的無私奉獻,也激勵了同修們,同修們紛紛向世人推廣,這樣安裝的就更多了,我倆安裝有幾百個小鍋,最遠的去過一百里以外的鄰縣。遠處我們就打車去,五十里地以內我們就騎摩托車去,有時候安裝完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七點,回來再到學法點上學法,學完法再吃晚飯(九點以後)。

安裝的多,維修的就多,加上邪黨的干擾新唐人電視台的參數經常改,我倆就更忙。但是不管怎樣忙,學法煉功發正念我倆從不耽誤。有時我把調試步驟寫下來,讓各地有文化的同修幫著調,節省了我倆不少時間。但是沒台了,就得我倆去調,因新唐人信號區太窄,有的老年同修台按跑了,都得我們去調,我倆互相配合,隨叫隨到,不管怎樣苦累,我們沒有怨言,我深知是使命、是責任,師父選擇了我,我就應該做好。同修們看到我倆農活忙不過來,給我家薅過苗,耪過地,收過秋。同修說:我們不會技術,幫你幹點活兒,你好多救人,在這裏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形成整體,救度眾生。

今年疫情期間,本村同修家收不到新唐人的信號了,讓我去調,我說:你把尋星儀拿去讓你兒子調就行,很簡單。我又告訴她按鍵不許按別的鍵,她兒子沒弄好。第二天我去調試,尋星儀按到別的星上去了,數字也亂了,不能用了。我就看著電視信號給調好了。我沒有埋怨,因是我的安逸心造成的。每次尋星儀出毛病,都是市裏同修給調好的,再捎回來,現在是封村封路,班車停運這可怎麼辦呢?我很著急,因為我也不知道能封多久,我想把本村的不看的鍋再調試好,讓世人看真實新聞,從而真正得到救度。還有沒安的鍋誰想看就給安上。可是,這尋星儀不能正常的運作了,我上香向師父承認錯誤,都是因為自己的安逸心造成的,救人的是大法弟子,我求師父幫我修好。過兩天縣裏同修來了,我心底知道是師父安排的。路口沒有截他們,他們就順利的進來了,同修是修電器的,他說沒修過尋星儀,我告訴他菜單,不一會兒,就修好了。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疫情期間,本村有一個常人說:常人台報導的新聞都是假的,經同修介紹就到同修家去看新唐人電視。我知道後,就免費給他安了一個鍋,可是干擾很大。第一次去安好就是不出圖象,我知道沒毛病是干擾,發正念也不行,第二次我找了一個會安裝的同修,我們三個人去了一趟也沒行,我想是我哪不對了?找也沒找到。第三天我在家學法、發完正念去了他家,他說你一個人來了能行?我說能行。結果打開電視插好插頭就來台了,我說:好好看吧,看了就能明真相、得救度。

師父說:「辛苦是你修煉的一部份,你要想辦法找到你該救的人。」[1]安裝新唐人接收器作為我們女同修來說,我們確實吃了常人想像不到的苦。一次,我們倆騎著摩托車去鄰縣安鍋,同修帶路,我跟著。翻過了三個大嶺才到達目地地,那個大嶺特別陡峭,兩眼目視前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心中發著正念,忽然一首歌中的一句話映入腦海「為救眾生闖天涯」,那天,我們是晚上九點才安裝完,回家的時候,說甚麼也不敢走來時的路了,繞道回家,到家已經是半夜十二點了。

回首十年來安裝新唐人接收機的修煉過程,無論是身體上的承受,還是心性上的考驗,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保護與救度,現在正法進程在急速的推進,救度眾生的時間不多了,在這所剩不多的時間裏,努力做好我該做的,不負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