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簽不求結果 純淨自己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我是加拿大卡爾加裏大法弟子,六十多歲,我們這裏是從二零二零年九月中旬開始做「解體中共」(END CCP)徵簽的。下面我就談談自己做徵簽的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不會英語,只是向同修學了幾個簡單的英語詞語,如「你好」、「謝謝」等等。對於向西人徵集END CCP簽名,首先擺在我面前的就是語言關。剛開始的時候,我心裏沒底,也沒有重視起來。在外邊公園煉功的時候,放上徵簽板,讓人們自己來簽名,也沒有幾個簽的。後來我想,我能不能獨立出去徵簽呢?於是,我鼓勵自己,先試一試。

鼓起了勇氣,沒想到第一次走出去,就摔了一跤。我感到摔得很嚴重,當時爬起來,就覺的不能走路了。我剛剛邁出了這一步,心想怎麼會這麼不順利?真想回家,不想去徵簽了。後來轉念又想:是不是有甚麼執著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了?這是對我的一個考驗和迫害。想想還是忍痛去吧。結果,那天簽了七十多人。回到家,脫下鞋來一看,嚇了一跳,腳上黑一塊紫一塊的,腫的胖胖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也沒在家休息過,我還是堅持出去徵簽,多救人。

我悟到師父幫我承受了很多。我就向內找、向內找,想起我和我先生在十多年來的修煉過程中,剛開始,我倆時時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有了矛盾時,都向內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好,把不好的想法都修去。後來,我倆越來越不會修了,我看他做的不對,他看我也不好,成天彆彆扭扭的。我經常無奈的想:自己真的業力這麼大嗎?這狀態啥時候是個頭啊?修的無奈又痛苦,可是始終看不到問題的根子出在哪裏。出去徵簽也不順心,摔了一跤,把我摔醒了,找出了一堆執著心。

我想到了師父講的一段法。師父說:「修自己把你認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衝擊、心性干擾等這些事當成好事。你把自己的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難啊都當作是壞事,那就是常人。」[1]

有一天,我和先生吃完飯,無意中交流了起來,最後我們互相認了錯。我悟到,是師父看我有向內找的心,就給我們安排了這個機會──十多年的心結,今天一下子解開了!先生也經常鼓勵我,說:「你出去徵簽,家裏你不用管,回來你就吃飯。」這讓我很感動。

卡爾加裏的冬天寒冷,戶外一眼望去,常常是白雪皚皚的,對比家裏的溫暖,常使人不願出門。有一天,上午下雪,懶惰心上來了,心想這可不能出去徵簽;可是中午太陽又出來了,那也想不出去了,坐下來看了一篇中國大陸同修寫的交流文章。文章大概意思是說,大陸同修在疫情期間,即使中國大陸警察對學員抓的也很嚴,同修也都堅持出去救人,作者鼓勵同修在疫情期間更得走出去發資料,講真相救人。看完交流後,對我啟發很大──我在國外,沒有大陸殘酷迫害的環境,難道冷這點苦還吃不了嗎?於是我穿上衣服,就走出去了。兩個多小時下來,簽了六十多人,雖然天很冷,但我挺開心。

在幾個月的徵簽過程中,發生了許多眾生得救後的感人故事。在這裏我舉幾個例子:

我不會說英語,但我記得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總是讓自己保持慈悲善良的心態,微笑著與人們打招呼,請他們簽名。他們簽完名,我舉著手笑著說,老天就保護咱們,他們大多數都能明白,都是笑著表示非常感謝我,有向我豎大拇指的,有合十的。一次,碰到幾個高中學生,他們幾個人簽了名,其中一個學生突然跪在我面前,向我合十,當時我心裏很感動。我悟到他有明白的一面。

有一天我學習各地講法。師父說:「很多西方人沒有受中共邪黨的毒害,那麼對那個人來講,也可能他會表現的淡漠,這個也沒有關係。至於說《九評》,當前對人類而言就是救度世人重要的一步。下一步,也許很快世界上人人都得在要不要邪黨的問題上表態,人人都得選擇未來。」[3]我悟到這不就是現在嗎?讓他們簽名解體中共,不就是他們自己在表態嗎,在選擇未來嗎?學了這段法,我對徵簽更加有信心了。

一次,我來到一個球場。球場上有七個學生正在打球,還有一個家長在輪椅上坐著。我笑著讓他先簽了名,沒想到,他自己喊他孩子也來簽,他這一簽,結果這些學生都來簽了。其中有倆個最小的,十歲左右,抱著小手、仰著臉,笑著向我合十,有幾個大孩子說「END CCP」,此情此景真的是很感人。

我所在的城市冬天非常寒冷,一般都是零下一、二十度,甚至三、四十度。有一天,非常冷,零下二十幾度。一名男士來到我跟前,簽了名,又著急的對我說些甚麼,我聽不懂,他就急急忙忙離開了。過了一會兒,卻見他端來一杯熱熱的奶茶送給我。我不要,他很著急;我給他錢,他也不要,回頭就走了。我很感動。可是,我沒有在外邊吃喝的習慣,這杯奶茶在我手裏卻成了一個負擔。通常我是一手握著筆,一手拿簽板,袖子裏還藏了一支筆,怕外面的筆凍住不好用,兩支筆輪流著用。我手裏拿著奶茶,無法讓人簽字,沒辦法,我就只好送給別人了。

徵簽過程中發生的像這樣感人的小故事還很多。從去年九月中旬到現在,卡爾加裏「END CCP」共徵簽了四萬四千多人,我個人簽了一萬五千多人。我不是在這裏顯示我多麼有能力,我是想說,像我這樣不會英語的同修,只要用心做,走出去,堅持,就能成功徵簽。我只是動動嘴,動動腿,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把有緣人安排到我面前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

在徵簽當中,我體悟到要學好法,擺正心態,不動心。話是這麼說,剛開始徵簽的時候,自己人心很多,又不會英語,舉著簽板、資料,讓眾生看了老半天了,說不簽。這時委屈心、埋怨心、憤憤不平的心都上來了,自己委屈也得說謝謝!去除各種人心,面子心、懶惰心、安逸心,去救當地的眾生。我們在哪裏,就是那裏眾生得救的希望。碰到願意簽的人我就大聲笑著說「謝謝!謝謝!」使周圍的人也願簽,碰到不簽的人,就小聲說「謝謝」,不讓周圍的人受他的影響。這是我個人總結了這麼一點經驗。

每天都有人幫著我提高的,也有鼓勵的,這都是好事。我想有時間的同修抓緊走出來,能簽多少簽多少,別求結果,師父就是要的咱這顆救人的心。

時間不等人啊,我想:到了最後的最後了,能做點甚麼就做點甚麼。正法一天不結束,就是大法弟子去執著心、救人的機會。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