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向內找 去掉人的執著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十日】從得法到現在,我也算是老弟子了,家裏是一個資料點,提供我們周圍幾位同修用的資料。除了每天上班、家務這些事之外,我就打印小冊子、做不乾膠。

丈夫雖然是常人,卻非常支持我,有時還替我到同修那裏跑跑腿甚麼的。有時我倆出去散步,我貼不乾膠,丈夫看見也不攔著。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每週都背幾段《轉法輪》,有時睡覺前,我還背給丈夫聽。我一直覺的,家庭環境挺好的,各方面也都平衡的不錯。

直到今年過年,家裏的環境急轉直下,丈夫不讓我做資料了,還當著我的面問:「真、善、忍三個字,你做到哪個了?」我才猛然醒悟,原來這些年的修煉都停留在表面上,我沒有實修。

一、起因

過年的時候,親戚們常走動,在一起吃飯喝酒。我兒子在軍隊上班,我姪子是基層的公務員,就不斷的說,現在共產黨對法輪功還是鎮壓的態度,要是讓別人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一定會影響我兒子的前程。哥哥、姐姐還有其他的親戚也幫著說話,還勸我也別煉了,我大嫂甚至還說,煉法輪功的都是些老太太,也沒文化,一臉不屑的表情。丈夫聽的多了,壓力就很大,回家就和我說這些事,我問他:「你覺的大法好不好呢?」他想了想說:「大法挺好的。」

這時,我們當地有位同修出去貼不乾膠,被邪黨綁架了,丈夫也聽說了這個事,覺的壓力更大了。和親戚們見面,親戚們就讓丈夫回來勸我,再加上過年免不了要喝酒。而丈夫在前些年因為驚嚇而在精神上受過創傷,所以,幾件事合在一起,丈夫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在小組學法的前一天晚上,丈夫和我攤了牌:「不要再做資料了,把東西都送給同修,我陪你在家裏學法不行嗎?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學法小組,我見見大家,我和大家說這事。」

我一看,丈夫的狀態不大好,硬是不同意,又怕刺激到他。好在年前許多資料都準備好了,把東西送到同修家放幾天,也沒甚麼,我就同意了。

第二天,丈夫見到同修,就開始訴說心裏的壓力,越說越委屈。他說,因為我平時太強勢,經常衝著他發火,還說我看不起他,嫌他是精神病。他委屈的嗚嗚的哭,同修勸也勸不住。同修對我說,「你平時那麼強勢,讓大哥受這麼多委屈,是你不對,你快給大哥道個歉吧。」我甚麼時候給別人道過歉啊,好不容易擠出了「對不起」三個字。最後,丈夫對著我說:「你不用背書背的那麼溜(就是熟練的意思),你哪個做到了?真善忍三個字,你做到哪個了?我不讓你出去,你也不用做資料,從明天開始,我和你一起學法,等你學好了,我再讓你出去。」

二、反思

開始我想,咱們一起學法,那慢慢你也就走到大法中來了。可第二天,丈夫就出現了舊病復發的狀態,沒辦法,只好送他去住院。丈夫住院不用人陪護,所以,除了給丈夫送飯之外,我就在家裏學法。上午、下午各學一講《轉法輪》,晚上學各地講法。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家庭的環境急轉直下,其實是因為自己平時沒有實修造成的。當然,不管我哪裏有漏,我都會在大法中歸正,邪惡因素想借用家庭、親人來干擾、迫害我,我是不承認的,誰都不配以各種形式來干擾我修大法。

1、氣恨、委屈、愛發脾氣、高高在上

我和丈夫的親戚都多,平時就常來常往,在沒找到這份工作之前,誰家裏有甚麼事,總叫我去幫忙。時間長了、事情多了,許多事情就覺的委屈,心想,大姑姐、小叔子媳婦、外甥、姪女的,我對你們幫助那麼多,你們還不知感恩,對我還不好,想想就一肚子氣。有時和丈夫提起,丈夫還不承認,還袒護他們,我這心裏就更生氣了。經常是丈夫哪一句話不對我的心意,我的火騰的一下就上來了,嗓門就高起來了,把火都衝著丈夫發了。

向內找,我發現,我平時對家人的好,是為了得到常人中的好名聲,也為了從親戚那裏得到回報,沒得到回報就抱怨、委屈、憤憤不平,又產生了氣恨心,和家人爭。每次出現問題,都落在表面的事情上,從來都沒向內找,都是向外找了。

師父說:「真正修煉得修煉你這顆心,叫修心性。比如說,我們在人與人的矛盾中,把個人的七情六慾、各種慾望放的淡一些。為了個人利益去爭去鬥的時候,你就想長功,談何容易!你這不是和常人一樣了嗎?」[1]

對照師父的講法,我太慚愧了,法理早就告訴我們了,我卻沒照著做。背著師父的法,我不禁淚流滿面,悔恨自己,平時沒有嚴格要求自己、沒有實修,丈夫、親戚們沒有從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所以他們對大法心存誤解。唯有實修自己,按照師父講的法理去做,真正使自己提高上來,才能讓自己的家人都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甚至能夠喜得大法、溶入大法。

2、做事心重,忽視了學法

因為家裏是資料點,所以平時要安排打印小冊子、不乾膠甚麼的,時間長了,慢慢養成了做事心,把做了多少小冊子、做了多少不乾膠、出去貼了多少不乾膠等等,把這些看重了,心思用在了做事上,而忽略了學法。

平時打印機工作的時候,因為擔心打印機帶紙,所以打印的時候,我都沒法靜心學法,都是趁著做家務的時候打印。不打印的時候,又花了許多時間背法,所以真正能靜下心來學法的時間,其實很少。

至於說各地講法,就把四十多本經書請回家來的時候,看了一次,之後就再也沒看過。這次我學《各地講法一》,覺的師父處處都在點悟我,感受到師父甚麼都講了,該怎麼做師父都講了,就怪我自己沒學法,沒實修!師父多少次講學法的重要性,結果我還是在這件事上摔了跟頭!不學法,把心思都用在做事上,結果事情也沒做好,以後再也不能忽視了學法。

3、為了背法而背法,讓背法成為一種形式

明慧網上許多同修都交流過背法的好處,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說好了,一次性背不下來,那就一週背一點,慢慢也就背下來了。這本來是件好事。但是,我們大組學法要求每天背一段,小組學法是一週背四段,兩邊的進度不太一樣。我呢,背書背的慢,為了趕上兩邊的進度,每天要花許多時間用在背法上。最後就讓背法這件事,成了「為了完成進度而背」的形式了,不僅沒有起到背法的作用,還把平時的學法給影響了,好長時間,我都學不完一遍《轉法輪》。

所以我想,以後背法的事情就量力而行,能多背就多背,不能多背就少背點,不用非要保證甚麼「進度」。背法的目地是甚麼呢,還不是能指導我們修煉嗎?如果把背法做成了形式,因為背法把學法都耽誤了,這不是得不償失嗎?

三、慢慢走出家庭的魔難

1、在丈夫身上提高心性

過了些天,丈夫出院回家了。這次丈夫回來,哪句話不順心,丈夫衝著我發火。我想,這可真是倒過來了,我暗暗提醒自己,可千萬實修自己,去掉那些強勢的、發脾氣的人心。他和我發火、說話態度不好,我都心平氣和的對待他,慢慢我發現,自己對待丈夫的心態更加平和了,慈悲了。

有時他出去散步,聽到別人聊天聊到某人因為修煉法輪功,結果家破人亡的事情(其實道聽途說,並不知真實情況),他回來就給我施加壓力,讓我也別煉了。我對他說:「這事就不用提了,你不讓我修大法,這是不可能的。」我也發正念,清除背後操縱丈夫的邪惡因素。

丈夫出院後的頭幾天晚上,我在別的屋裏學法,丈夫就跑過來和我聊天,或者讓我幹點甚麼家務,總之就是不想讓我學法。我不為所動,有時陪他聊聊天,但聊完天,我就繼續學法,學法是一定要保證的。慢慢的,我學法的時候,丈夫就在外面看電視,也不來干擾我了。

我想,現在就和丈夫說,把打印機拿回來,可能不太合適,但我是大法弟子,不能不做救人的事情呀。我就從同修那裏拿了一些不乾膠。我和丈夫出去散步的時候,我準備貼些不乾膠,但丈夫就一直走在我的身後,好像看著我一樣。好不容易找了個機會貼了一張,結果被他看見了,他問這東西從哪來的?我說,是之前剩在家裏的,總不能丟了吧,就貼出來了。

後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救人的事,丈夫是個常人,這件事本身就與他沒有關係,他也不應該來管。我認識上來之後,情況就開始變化。一天,和丈夫出去挖野菜,丈夫就只顧低頭挖野菜,一點也不管我,我則把一些真相小卡片掛在顯眼的果樹枝上。

有時,想到丈夫現在不讓我出去做救人的事情,我會心生怨恨。每到這個時候,我都提醒自己,這是怨恨心,是人心,我要解體這些不好的思想。雖然現在我還沒有把家庭資料點恢復起來,想和丈夫談這件事情心裏總覺的有些壓力,但我相信,隨著我不斷的學法、實修自己,最終一定會把家庭的環境歸正過來。

2、去掉親情之心

之前,因為常與親戚走動,雖然有些事情覺的委屈,但時間長了不聯繫,還是覺的心裏記掛著親戚們。這次過年出的這個事,我一下子把親情放下了,覺的也不記掛著他們了,丈夫住院的事,我也沒告訴親戚們。有些親戚打電話,想來看看,我就說,都挺好的,不用來回跑呀,親戚們也就不來了。沒有這種走動,也少了許多常人的麻煩事,我覺的整個修煉的環境也更清靜了。

當然,我知道不能走極端,我們在常人社會修煉,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不是不與親戚來往,這裏就是想說明,自己把心放下了,修煉環境也就變了,這些麻煩事也就干擾不到自己了。

3、實修後身體的變化

之前我身上經常起癬,胳膊上、腿上,一片一片的,非常癢。有的時候煉功跟上了,就能好一些,可總也時好時壞的,沒有根除。這次開始實修之後,我發現這些癬一片一片的退去。我心裏既為自己之前沒有實修而感到慚愧,又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弟子只是按照師父的講法,有了實修的願望和行動,自己身體上的敗物就在快速的退去,叩謝師父給弟子拿掉了這些不好的敗物質。

四、在工作中實修自己

我在餐廳工作,洗碗的時候,是在盛滿水的塑料大水箱裏洗。洗完後,把水箱裏的水直接倒在地上的下水道那,水就流走了。

有一天,開例行早會,領導說:「咱們這個樓沒有做防水,因為大家洗碗的時候,把水倒到地上,現在樓下的牆上已經洇出水痕了。上面的領導找我了,領導的意思是大家以後把水倒到水池子裏,不要直接倒到地上去。」我一想,這大水箱盛滿水,多沉啊,還要抬到水池子裏再倒,多麻煩呀,我脫口而出:「這樣這活還有法幹嗎?」領導看了我一眼,沒說話,就散會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領導又提起這事,我又說:「這活沒法幹啊。」領導生氣了:「幹不了,就打辭職報告吧。」

下班回家後,領導通過工作微信發了一段喬家大院的片斷,最後說,個人的工作能有成績,平台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一看,哎呀,這不是師父借領導的話來點化我嘛!剛去單位上班的時候,領導說我們單位的文化是「聽話、照做」,我是既沒聽師父的話,也沒照師父要求的做呀!

我當面頂撞了領導,絲毫沒有考慮到領導的感受,領導安排工作,我公開頂撞,這工作怎麼能安排的下去呢?我這是沒有為別人考慮。而且,我頂撞領導的話也沒經甚麼思考,脫口而出,這也是不修口的表現啊。

我又進一步向內找,為甚麼當時的話就能脫口而出呢?我想起師父說:「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1]對照這段講法,我想我在這件事情上,雖然沒有與領導直接幹起來,但是當時就是感覺工作量大了、心裏不平衡了,從而產生了爭鬥心、怨恨心,說出的話語氣也不善,都是因為自己一時衝動,沒把握好自己,把事情搞的很僵,還是自己做錯了。我想,要和領導道個歉、認個錯。但是,我平時強勢慣了,哪有和別人低頭認錯的時候啊?但這次我想,我一定要突破愛面子的這個心,一定要和領導認個錯。

第二天早會結束時,領導問大家還有沒有甚麼事,我舉手說:「領導,我有話說,昨天的事是我不對,對不起。」本來想說好多,結果說到這,領導就上來抱住我說:「大姐,沒事,大姐,都是工作上的事,沒事。」領導眼裏還有些淚汪汪的。而我呢,就在說出「對不起」的那一刻,心裏這個輕鬆、這個舒服啊,輕飄飄的,那個感覺真是沒法用文字來形容。我知道,是師父把那些不好的物質幫我拿掉了。

而我們的工作呢,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是有上面領導檢查的時候,我們多注意些。所以細想一下,這件事情就像一個小插曲,對我的工作沒有影響,但通過這件事情,我卻找到了自己好多人心,提高了心性。

師父說:「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我想,這些事情的出現,不都是讓我提高的嗎?我真的應該感謝他們,給我提供了提高心性的機會,謝謝!

我只想說,去掉執著心、向內找真好,在今後的修煉路上,弟子一定按照師父的法理去做,精進實修,向師父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