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王師傅的第二職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王師傅,是一位法輪功修煉者的丈夫。因為很熟了,我們經常稱他「老王」。老王今年五十七歲,是一家礦山企業的井下鏟車司機。因為工種特殊,他去年辦理了退休。老王個頭不高,看上去老實巴交,一臉的厚道,不善言辭,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可是熟悉他的人、與他打過交道的人,都這樣評價他:「這人真好,真不是一般人!」人們都尊稱他「王師傅」。

一、明辨是非

王師傅的妻子早在一九九七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他親眼看見了妻子修煉大法後,一身的病全好了,人也變的真誠、善良、寬容。做事先他後我,家庭關係、鄰里之間相處和睦。王師傅從心裏認同真、善、忍,跟誰都說法輪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和中共邪黨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王師傅的妻子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鳴冤,被中共多次非法關押。僅二零零零年,就被非法關押了五次。被非法關押時間最長五十多天,有時一個月,有時半個月,還被勒索了五千元錢。

二零零一年臘月,他的妻子又被綁架,他們家被非法抄家,妻子過年都沒能回家。妻子被非法關押期間,老王總去看望妻子。那些看守人員不讓他見,他就理直氣壯的說:「你們去俺村打聽打聽,誰不說俺老婆是好人?你們把好人關起來,還不讓見,真是太壞了!」

他妻子多次被綁架、關押。雖然老王擔驚受怕,但他從未干涉過妻子的修煉或阻止妻子給別人講法輪功真相;也從未對大法和大法師父說一句不敬的話。他總是默默的承受著壓力,掙錢養家,還要照顧上小學的女兒和侍奉老母親。

那幾年,無論是妻子被迫流離失所,還是被警察騷擾,老王的態度都始終如一:支持妻子修煉。因為他知道法輪功沒有錯,中共打壓是錯的,迫害法輪功是中共製造的天大冤案。他佩服煉法輪功的人好,他也想多為法輪功做點事。

二、找到「第二職業」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創辦了新唐人電視台。之後每天向中國大陸播放講法輪功真相的節目。中共用盡各種手段封鎖,但都未能得逞。新唐人電視接收器的安裝和調試,與國內普通的電視不一樣。剛開始,我們當地懂安裝技術的法輪功學員很少,而想看新唐人電視節目的人很多,同修忙不過來。

當年,王師傅家也想看新唐人電視節目。同修給他家安上後,卻怎麼也調不出信號來,大家都很焦急。天色已晚,安裝的同修無奈的只好先回去了,臨走時說第二天再來調試。

安裝的同修走後,王師傅就自己試著調。弄來弄去,信號終於被他鼓搗出來了!他像打了勝仗似的,好興奮。妻子一看他能行,就和他商量:「你能不能鑽研鑽研這個技術,以後給大家安裝新唐人電視?」妻子的一句話提醒了他:「對呀!我一直想為法輪功做點甚麼,也沒找到合適的事,這下可找到了。」於是,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王師傅高中畢業,頭腦聰明,又愛琢磨鑽研技術。夫妻倆一拍即合,從此,王師傅開始了他的第二職業──安裝新唐人電視接收器,俗稱「安鍋」。

三、「三自一無」的安鍋人

王師傅經過一段時間的琢磨,又看到同修給他家安鍋的過程,還有他自己調試信號的這點經驗,王師傅覺的自己能行了。他主動的聯繫熟悉的、想安鍋的法輪功學員,去給他們安鍋。先是安裝本村的,之後就去周邊村的法輪功學員家安。

大家都說王師傅安裝的挺好,就不斷的給周圍的人推薦。從此,他的活兒一個接一個的不斷。漸漸的,他不僅去法輪功學員家安裝,明真相的百姓也找他安裝新唐人電視。有時,王師傅得騎摩托車跑到幾十里外的客戶家安裝。

開始,新唐人電視台是通過歐衛轉播,信號弱,比較難調。王師傅剛幹,技術也不熟練,又不知道有「尋星儀」。安裝好以後,如果沒有信號,王師傅有時在房頂上一待就是幾個小時。無論是炎炎烈日,還是北風凜冽,他都毫不退縮。有時過了吃飯的時間,調好後從房頂下來連口水都不喝,直接就回家。

王師傅安鍋是自學成才,沒有人切磋,也不知道上網查詢。一次,到一位客戶家安裝,怎麼也調不出信號了。他把東西帶回家,擺在地上琢磨到夜裏十二點、凌晨一點也不睡覺。直到弄明白了才休息。之後,他不斷的實踐摸索,技術也在不斷的提高。後來他才知道使用「尋星儀」,安裝起來方便多了。

王師傅安鍋一貫是「三自」:「一自」是自家車;二是自帶材料、設備;三是利用休息時間自己幹。

頭幾年,王師傅外出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車,幾十里外的客戶都是騎摩托車去。因為攜帶材料很不方便,就讓妻子坐在摩托車上為他拿著材料。後來,為了方便安鍋,他就買了一輛私家車。這樣就方便多了,工作效率也大大的提高了。

他進材料是比較幾家的貨,誰家質量好,價格合理,就用誰家的。最後,固定了進貨渠道。

作為一個鏟車司機,王師傅本來工作就很辛苦,休班還要照顧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可是,只要誰家找到他安裝新唐人,他總是滿口答應,把自己家的事往後放,利用休班時間安裝。十幾年了,他從沒有推脫過一次。

王師傅安裝新唐人電視都是義務服務,沒有勞務費(安裝費),只收客戶的材料費,進貨多少錢,就收客戶多少錢,從不多收一分錢。沒有幾個錢的小零件,他都捨去不計。

去年夏天,他到一個同修家安鍋。同修得知他只收材料費,就說:「你付出時間,付出勞動,把那麼重的東西自己背來背去的,你收安裝費是合情合理的。不收,不合情理。今天我一定要付安裝費。」他倆爭的臉紅脖子粗,王師傅就是不收。他解釋說:「你們法輪功學員為大法做事,出多大的力、花多少錢都是義務的。我義務幹這點事,難道還不是應該的嗎?我能要錢嗎?我不會收的。」王師傅雖然沒修煉法輪功,但是他在向法輪功學員學習。

前幾年安的鍋經常信號不好,需要升級,有的人家要升級好幾次,舊的機頂盒也要更新。平時,誰家電視沒有信號了,打來一個電話,王師傅都會安排時間及時趕去處理,不影響客戶看電視。

每年的臘月,是老王最忙的時候,有要新安裝的,有需要維修的。他知道客戶的心情,一般每年臘月都排查一遍。近的下班去修,遠的休班去修。

今年大年三十上午,老王一家正在準備年飯。一位客戶打來電話,說電視信號不好,問他能不能馬上去維修。王師傅二話沒說,放下手裏的活,開車幾十里去了客戶家。測試信號沒有問題,線也沒有問題。他爬上爬下的仔細檢查,發現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的線路壞了,他如釋重負,很快就換好線、調試好了。

他想起近處還有一位客戶,不知他們家的電視怎麼樣?反正是順路,應該去查看一下。到了這一家一看,這家電視還真的有問題,不出圖象了!他仔細排查,發現這家的毛病與上家的一樣。又是一番忙活,把電視調試好了。王師傅想:「趕快回家過年吧!」回到家,已是下午快三點了,他連午飯還沒吃呢。

王師傅的業餘時間幾乎都用在了安鍋和維修上。十幾年,花費的功夫不說,搭進的錢也不少。他從沒有一句抱怨,一句牢騷,也沒有一絲的不耐煩。有時,到幾十里外的客戶家安裝、維修,客戶知道他只收材料費,過意不去,非要給他燃油費。老王總是重複著兩個字:「不用,不用。」無論多遠,他從不收一分錢的油錢。

一次,一位農村的同修要安鍋。老王去了一看,這位同修是個殘疾人,家中清貧。安好鍋後,這位同修要給錢,王師傅告訴他:「這鍋不要錢。」同修一定要給,他堅決不收。

他的一位同事要安鍋。老王為了讓同事在節日期間能看上新唐人的電視節目,把自家的事放下。他中午不吃不喝,不休息,一口氣把鍋安好了。同事給他錢,他說:「不用了,送給你了。」這樣的事挺多。

王師傅認為,自己做的事是叫人能明白法輪功真相,是好事、正事。儘管中共查的很嚴,還到處拆鍋,但他不怕,也沒有顧慮。

有一個同修開了一個理髮店,想請老王在店裏安裝新唐人電視。老王一聽,可高興了,說:「好啊!這樣去理髮的人就可以看電視,知道真相了。」於是,他很快安排時間,給理髮店安上了新唐人。很快,就有人在理髮時看電視明白了真相。後來,還常有人不理髮也去看新唐人電視節目。

四、安鍋中的苦與樂

王師傅的工作是井下作業,所以他的皮膚比較白。夏天在樓頂安鍋,一呆很長時間。王師傅穿的是短袖衣服,安裝好下來時,身上都被曬爆皮了。一個夏天過去,王師傅都變成個黑人了;冬天安鍋,棉衣都被風吹透了,雙手凍的麻木,腳也麻了,他就是不肯下來。他把手放進棉衣裏暖和一下,接著幹。甚麼時候安裝完,甚麼時候下來。

這些苦,他從不當回事,他似乎也沒覺的是苦。安鍋十幾年,酸甜苦辣,甚麼事都遇到過。王師傅不但覺的有意義,還常常感覺挺有樂趣。

有一個人聽說新唐人電視節目好看,也要安裝,經人牽線找到了王師傅。老王趕緊準備好東西,裝好車去了。等王師傅把材料搬進屋裏,要安裝時,這人變卦了,說甚麼也不安了,說話態度還挺不客氣。王師傅只好把東西又搬上車回家了。白跑了一趟,可他一句怨言也沒有,只是為客戶沒有安上真相電視而感到遺憾。

有個同修說服了不修煉的家人,同意請王師傅給安裝新唐人。老王安排了休班時間去了。到了這人家的門口,東西都搬下車了,可不知道為甚麼,這個家人突然變卦了,說甚麼也不安了,還對老王甩臉子,說些很難聽的話。

王師傅不說話,也不發火,只是默默的聽著。等這人發洩完了,他向對方確認不安了,就把材料搬上了車,準備往回開。車剛發動,這個同修急忙跑出來,說她又做通了她家人的工作,又同意安了。老王甚麼話也沒說,像甚麼也沒發生似的,把東西又搬了下來,很快就安裝好了。

在他心裏,只要人們能看上新唐人電視節目,自己受點委屈沒有甚麼。

還能遇上砍價的人。有的人給他安裝完了,王師傅說只收材料費,人家不相信:「這年頭,哪有人幹這種傻事?賠上時間,賠上油錢,不為掙錢,圖甚麼?」非得要在材料上砍價。他不相信也沒辦法,少給就少給吧,老王不計較,只要讓對方能看到新唐人電視節目就行。

遇到這些蠻不講理的人和事,老王從不生氣,也沒有覺的是個甚麼事。他經歷的多了,可是從沒有在別人面前提起過。在他看來有這種人、這種事,都是自然的,不值一提,更不認為這是甚麼苦。有時,他還覺的太好笑,一笑了之。

有人請他去安鍋,他高興;人們看了新唐人電視後明白了真相,他更高興。現在王師傅的技術嫻熟,有甚麼問題上天地行網站上一查,問題很快就解決了。

在多年的井下作業中,王師傅多次遇到過生命危險,但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他說:「自己身上總是帶著大法真相護身符,下井就敬念『法輪大法好』,這已成了我的習慣。」一次井下作業,突然遭遇塌方,他開的鏟車車頭被砸扁了,可他這個司機卻毫髮無損。他知道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他從心裏感謝大法師父。

除了安鍋,老王也傳播大法真相,經常把新唐人電視上看到的真相去給同事們說道說道。他妻子說:「老王嘴拙,自己心裏明白,但不會講。光會說:『法輪大法好,快三退吧。』說的是有點簡單,可他安裝新唐人電視,就是一種傳播真相的重要方式啊!」

老王退休後,一個親戚知道他人品好,就聘請他到自己的企業去打工。老王一去就想在工地上安個新唐人,一是自己離不開這個電視,二是工地上還有幾個人,也得讓他們看看。徵得親戚同意後,他很快就在工地上安上了新唐人電視。工人們吃飯、晚上休息時,他就打開電視,叫大家看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很快,大家都明白了真相,老王很高興。

現在別人的第二職業都是為了多掙錢,而老王的第二職業雖然不掙錢,可他幹的特別舒心。他妻子這樣評價他:「這人特別純,別人認為他在付出,可他自己沒有覺的是付出,他覺的是收穫。」王師傅說:「如果說我在付出,那我比法輪功學員的付出差遠去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