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說了這句話 司法所不收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我兒子今年五十多歲,在某大學任教。他雖然沒有修煉法輪大法,可是很有正念。兒子說的話把某司法所的負責人嗆的直翻白眼,恨的咬牙切齒,但又發不出火來。

我因為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中共布下的電子眼監控拍攝到了。之後,我被非法跟蹤、非法抄家、綁架等。我一直被迫害到出現高血壓、心臟病發作,並伴隨著腦梗症狀、生活不能自理。

過年前,我又被非法開庭,被非法判刑半年,被勒索罰款五千元。後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看守所以我高危病狀,拒收。隨後,他們又想把我轉送到監獄迫害,監獄又以同樣的理由拒收。經過一番折騰,「610」、公安、法院等都怕擔責任,只好把我這個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暫時送回了家。

回到家後,我抓緊學法、煉功、發正念,病業症狀很快消失,我能到菜場買菜了。公安知道了,隨即開來警車,兩男、兩女便衣警察二話不說,將我劫持上車,去往醫院給我體檢。

經過醫生的一番檢查,結論是:尚未脫離高危期。於是,他們又把我送回家。之後,每過半個月或二十天,他們就來一次,強制我到醫院體檢。體檢的結論,依然是沒有脫離高危期。

第四次到公安指定的醫院體檢時,要求子女陪同。這樣,兒子得以我走到哪兒,他就能攙扶我到哪兒。這次體檢的結論仍然是:沒有脫離高危期。帶頭的警察毫無表情的對我們母子說:「法院判了罪。實不相瞞,看守所不收,監獄不收,只能送到街道司法所了。現在就去司法所。」

警車到了司法所,司法所一個看似頭頭的人也到了。他從帶頭的警察手中接過卷宗,簡單的翻看了一下,便傲慢的問我:「你是罪犯某某某嗎?」我說:「請你不要這樣說。我是某某某,但我不是罪犯,我沒有罪。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何罪之有?!」

他說:「我鄭重的對你講,現在我是在對你進行入所前的調查,要有問必答,嚴肅認真。」我說:「這是我生命攸關的大事,絕不含糊,當然嚴肅認真!」

他說:「你要服從管理,對×教要有一定的認識。限你入所一週之內交出『三書』……」

我打斷了他的話,我說:「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主要著作《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全世界有上億人修煉……」他說:「不要再給我宣傳這些了。你這樣做,會影響你兒子入黨、當公務員。連你的孫子、孫女上學、當兵都會受牽連的。」

我兒子立刻質問道:「我為甚麼要入黨、當公務員?」他茫然的問:「那你幹甚麼?」我兒子說:「當工人,七十二行,甚麼工作不能幹?!」我兒子的這句話, 嗆的那人直翻白眼,恨的咬牙切齒,但又發不出火來。

他轉身把目光落在幾個警察身上,說:「看來是沒治了。這個人看守所不收,監獄不收,我們司法所也不能收。請你們帶走吧!」說完,把那個卷宗又交到了警察的手上,悻悻的扭身走了。

警察又將我們母子倆送回了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