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好好修吧,我支持你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概一九九六年,我丈夫的單位有個師傅和他的老伴修煉法輪功。當時我學別的,身體也不好,丈夫就向我介紹法輪功。丈夫說:你學法輪功吧,你看我單位某師傅的老伴,一身病都煉好了,某師傅跟我講了法輪功怎麼神奇。丈夫還說,某師傅跟他說,法輪功師父有個講法錄音,講的可好了,要幫我請,讓我聽聽(就是師父的濟南講法)。我根本沒相信,這事兒就擱下了。

直到一九九八年三月份,我才正式修煉法輪功,因我身體有好多種疾病,脾氣也不好,和丈夫經常吵架,和婆婆家的關係搞的挺僵。自從我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好了不說,脾氣也好了,和婆婆家的關係也融洽了。丈夫看在眼裏,覺的我學法輪功沒白學,真在變好,心裏美滋滋的,就特別支持我修煉。

二零零二年,邪惡迫害還很嚴重。從那時起,我家就經常有流離失所的同修來或暫住,同修跟丈夫講法輪功真相,他很愛聽,也不害怕。我不在家時,同修給我送來的真相資料,他都給收好,還留同修吃飯。女兒幫我疊真相資料,有時還幫著去貼不乾膠。

二零零四年,我和同修去北京證實法,跟單位請了三天假後,告訴丈夫外出幾天去辦事,別惦記我。他挺支持的,他知道我是去辦法輪功的事。他說:好,辦完快點回來。跟我同行的同修的丈夫來我家找同修,看見她的自行車在我家,就氣勢洶洶大喊同修的名字,問我丈夫某某是不是來你家了?丈夫看他說話也不注意,就沒告訴他實情,就說:不知道。

二零零四年末,《九評共產黨》問世,同修來我家,跟丈夫說想讓他幫著送《九評》。那時,我家買了個拉活的電動車,丈夫下班後拉人掙錢,丈夫就答應了同修。只要同修打電話找他,不管當時拉人的活咋忙,他都去,有時晚上,我和丈夫給同修送《九評》,都是他往樓上搬。

二零零六年,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當時沒錢,就把孩子辦保險的錢給退了,買了電腦。到了年底,賣了玉米,買了打印機,這朵小花就這樣的開了。我在家做資料,丈夫看在眼裏,覺的很自豪。他單位有人說煉法輪功的人如何如何,他總是說,你們不知道,我媳婦接觸的人都是有文化的,就我媳婦啥也不是(意思是我文化水平低)。那時我妹妹被迫害流離失所,當時我家的條件也不好,丈夫主動給妹妹拿一千塊錢做生活費。妹妹回家後,把錢還給我家,我們沒要,給資料點送去了。

二零零六年,我們當地有兩個同修被綁架,為了營救同修,我和老同修每天都出去貼不乾膠,要是去遠的地方,回來時就很晚,丈夫就開著電動車拉著我和老同修去。我們經常出去貼揭露惡人的不乾膠,還有發真相資料,都是丈夫當司機。我家有這個電動車真是很方便,那幾年,「七﹒二零」一到,丈夫就拉著我和同修出去掛「法輪大法好」條幅。後來,我就在家裏和同修製作「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掛的滿屋子都是。丈夫總是提醒我說,你們要注意安全。

緊接著,我家又成立了學法小組,家裏經常有同修來,他都熱情的打招呼,那時外地的同修也經常來我地修電腦、修打印機,有時當天回不去,就得在我家住。每次他都熱情的招待。同修跟他說:姐夫,你這麼支持大法,你也修煉唄。他總是說:「你們好好修吧,我支持你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