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各地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正氣抵制中共人員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委在全國範圍內,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推出所謂「清零」的謊言,實質是變換手段「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面對騷擾,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都知道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沒有錯,他們堂堂正正拒絕騷擾人員。

瀋陽市孟鳳秋的家屬:「她做啥壞事了?偷了?還是搶了?」

法輪功學員孟鳳秋,家住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虎石台鎮文化社區。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午,瀋陽市沈北新區虎石台文化社區一個女的,打電話給法輪功學員孟鳳秋的丈夫,問人(孟鳳秋)在哪,(她)有電話沒有。

孟鳳秋的丈夫問:你是要人口普查嗎?她說:不是,是因為她煉法輪功的事。孟鳳秋的丈夫說:她做啥壞事了?偷了?還是搶了?她的事我不知道,沒聯繫。那女的還問:你們離婚了嗎?她和孩子有聯繫嗎?孟鳳秋的丈夫說:沒聯繫,我們都是成年人,你別騷擾孩子。她說不會、不會,我也是「上邊」讓幹的。最後那女的還說:派出所還得找你。

二零二零年八月份,虎石台鎮文化社區一女的還打電話騷擾孟鳳秋年邁的公公、婆婆,說是調查信息。孟鳳秋的大伯打電話給社區官員說:兩個八、九十歲的老人了,做甚麼壞事了,你們調查信息,是不是閒的?!社區官員說:再不打了。

近幾年,當地派出所和社區人員多次打電話或上門騷擾孟鳳秋的公婆、丈夫、孩子、女婿,給寧靜家庭製造精神壓力,破壞和諧。中共利用這些人製造一波又一波的「運動」,老百姓哪來的安居樂業?

舒蘭市陶玉清的家屬拒絕吉舒街道人員騷擾

法輪功學員陶玉清,家住吉林省舒蘭市吉舒街道。警察打電話給法輪功學員陶玉清的公公,讓他勸兒媳別再煉法輪功了,被她公公嚴厲拒絕。

他們又上陶玉清的丈夫的煤場,讓他配合,去他家給陶玉清錄像,也被陶玉清丈夫拒絕。

法輪功學員:「學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你們警察還怕好人多嗎?」

法輪功學員馬白藕,家住河北保定定州市號頭莊鄉唐家莊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馬白藕正在家裏哄小孫女睡覺,村公安員白志龍帶領號頭莊鄉派出所所長陳亮和幾個不明身份的人來到她家騷擾。

陳亮看到馬白藕在家,就說:在家呢?過一兩天,到鄉里去一趟,別讓我們再來找你。馬白藕說:「學真善忍的,都是好人,你們警察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他們趕緊往外走。

幾天後,白志龍一個人來到馬白藕家,讓她到某處去一趟,遭到馬白藕拒絕。然後,白志龍在門口大聲吵叫,馬白藕告訴他這樣做對他不好。白志龍說:我幹這事(指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多了,我有甚麼事,我不怕遭報。

十月三十日,白志龍又帶領兩個不明身份的人來到馬白藕家,讓她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簽字。馬白藕對他們說:我不會配合你們的,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大法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到真相大白、法輪功平反的時候,那就是你們迫害好人的證據,是在害你們。那時你們還有未來嗎?

那兩人說:我們還有事。趕緊往外走了。

法輪功學員:「就是因為煉了法輪功,現在(所有的病)都好了」

法輪功學員劉國英,家住四川省彭州市。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彭州市麗春派出所一個姓唐的警察打電話,要和法輪功學員劉國英談話,劉國英拒絕以後,姓唐的警察又多次打電話干擾,還多次打電話找劉國英的兒女。

九月三十日,姓唐的警察又打電話約劉國英到彭州園見面。當天下午,劉國英到了彭州園,來了兩個派出所的警察,其中一個是穿著警服的邱姓警察,另一個穿便衣。一來,他們就照像,被劉國英制止。

在談話時,劉國英講了她修煉前所有的病,就是因為煉了法輪功,現在都好了。警察趁劉國英不注意,偷偷地拍了她的照,被劉國英發現,要求刪除照片時,他們把手機上的照片推動飛快,讓她看不清。

附:
騷擾河北保定定州市號頭莊鄉唐家莊村法輪功學員馬白藕的人員:號頭莊鄉唐家莊村公安員 白志龍 15230228639
騷擾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陶玉清的人員:馬榮哲 電話號 1350090135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