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檔案我還是不要的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在中國大陸,檔案對一個人來說太重要了,它直接影響一個人的工作、生活。如果一個人的檔案丟失了,不管是甚麼檔案,都算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最近和一位剛從學校畢業新入職的同事聊天,他告訴我,他在大學裏的入黨檔案莫名其妙的丟失了,本來他要把檔案轉到單位裏來的,現在轉不了了。接下來是我和他的一段對話。

我:入黨的檔案在不在還不是最重要的,你是否記得你入黨時曾經發過的誓詞中,有一句叫為黨「犧牲一切」?

同事:好像是有這一句,大家都這麼宣誓的,有甚麼特別的嗎?

我:中華傳統文化中一直把發誓看的是很重的,一般都不輕易發誓,而一旦發誓,都是做好了兌現誓言的心理準備的。你有沒有想過假如「犧牲一切」要兌現起來,那會是甚麼的情形?

同事:我還從來沒這麼想過,是不是意味著犧牲自己的生命?

我:納粹國防軍的誓詞中有「隨時準備犧牲生命以信守諾言」的表述,的確是明確了犧牲的是生命。但「犧牲一切」的涵義要遠遠大於「犧牲生命」的範疇,甚麼叫「犧牲一切」?可以理解為,人擁有的一切都可以為黨所用,包括生命、尊嚴、良心、貞節、財產等等,並且沒有附加條件。可想而知,這個誓約的狠毒程度要遠遠大於納粹的誓詞。

同事:聽起來入黨就好像是入黑幫一樣?

我:的確是這樣。我們在電視或文學作品中,看到黑幫成員們在歃血為盟時,誓言也很血腥,但是也遠遠達不到「犧牲一切」的程度。中國古代人們對天發誓時,往往會用「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等具體後果作為違背誓約的懲罰;國際性的體育運動奧運會在宣誓時,也不過是「尊重和遵守各項規則」而已。古今中外,沒有任何一個組織能像中共那樣,讓其成員發那麼大的毒誓。

同事:既然它的誓言這麼狠毒,為甚麼那麼多黨員都麻木的宣誓,而且還經常「重溫誓言」呢?

我:在共產黨一黨專政下,我們從小就接受「唯物論」、「無神論」的教育,共產黨給人製造了一個龐大嚴密的思想精神假相。它告訴人們根本沒有神明,沒有高於人的生命存在,不要寄希望於所謂的來世,所以人們更執著於現世的享樂。因此,人們也就不把宣誓或發毒誓當回事了,認為那只是兒戲而已。很明顯,共產黨的詭計矇騙了很多人,人們也正是這樣上當的。無獨有偶,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德國人也上過納粹的當。

同事:哦,說來聽聽?

我:西方啟蒙教育提倡每個人都有價值,這種價值在國家面前必須通過基本人權得到保護,國家的首要工作就是維護個人價值,並通過國家手段使個人價值充份體現出來,發揮出來。而在納粹時代,這些意識全部都被毀滅了,認為在國家和民族利益面前,個人的價值微不足道,個人消失在納粹掀起的全民運動中,每個人都被迫承擔納粹肆意給予的任何一項義務和任務,包括殺害別人以及為了所謂的理想、抱負、大局而犧牲自己的生命。每個人都可以被利用、被動員,成為折磨殺害他人的人;另一方面,每個人又都處於被輕視、被侮辱、成為被他人折磨殺害的對像。聽起來是否似曾相識?中共從一九四九年以來,發起的「三反」、「五反」、「鎮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輪功等等運動,不都是人們被欺騙、被愚弄、被狂熱鼓動後的荒唐鬧劇嗎?所以,在西方主流價值觀念中,人們普遍認為共產黨與納粹是一樣邪惡的,尤其在美國都這樣認識。

同事:是啊,現在在大學裏,準備出國留學或有謀求國外發展的同學,都不入黨。聽說美國卡的更嚴一些?

我:是的。美國政府正在嚴格審核赴美簽證,並嚴厲制裁侵犯信仰自由、迫害人權的中共官員和基層執行者。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一名中共黨員持旅遊簽證入境美國時,在海關被拒絕入境並遣返。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美國移民局發布正式通知,禁止共產黨員及其附屬組織成員移民美國。

同事:看來這個檔案我還是不要的好!

我:你們年輕人會「翻牆」突破網絡封鎖,你有機會一定要看一看《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籍,到大紀元退黨網站上,聲明退出你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這樣才能廢除你發過的為黨「犧牲一切」的毒誓,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不要你的入黨檔案,這叫「三退保平安」,你說好不好?

同事: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