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公檢法司頭目講真相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五日】我今年七十八歲了,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一身的病全好了。我雖然滿頭銀髮,但面目慈祥,笑口常開。我這個人有一個不好的習慣──話多。但我聽師父的話,把話多用到講清真相上。因此,不管是甚麼人,我都能搭上話,都能給人講真相

自從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命大潮興起後,我很快就加入了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的行列。我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下午學法。十多年來,我幾乎走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各個角落。很少有人不聽真相,不三退的。這麼多年,勸退了多少人,我也沒有計算過,也不想計算。

我覺的我付出的這一點點,還不夠師父給予我的萬分之一。今天,就把我在這些年講真相的過程中,勸退政法系統官員的事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原市公安局長三退

我在單位上班時,與本系統的一位大姐有過業務來往。我在她家吃過一次飯,見過她丈夫。那時候,她丈夫還只是市政府的一名普通幹部,後來升任為市公安局局長。三退開始後,我已經幫大姐做過三退了,只是沒見著她丈夫。

今年年初,我提著禮品到大姐家給她丈夫講真相、勸三退。來到市公安局,邊走邊打聽局長家住哪兒。這時,後面來了一位八十多歲的老爹爹,一隻手拎著菜,一隻手拄著拐杖。我說:「這老爹好面熟,你是不是某局長啊?」他說:「是。」幾十年沒見面,他不認識我了。我說:「我和大姐是同事,我今天來看看她。」他說:「好!到我家來玩。」

來到她家,我跟大姐說:「今天來我還是想勸你丈夫三退保平安。」 大姐說:「你去跟他說啊!」我跟局長說:「現在已經有三億七千萬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你也把黨退了,保平安。」他說:「哎喲!我已退休了啊。」我說:「退休了,更要保平安。」

接下來,我從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事實,講到自己被迫害的經歷;從「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到為甚麼要三退。我看他聽進去了,也明白了,就用他的姓,給他取了個化名做了三退。他也高興的接受了。他還告訴我:「去年下半年,從下邊調來了一個人,在市公安局任副局長,甚麼事都不做,專管(迫害)法輪功,你們要注意安全。」

二、原區檢察院副檢察長三退

一天早上,我一路講真相來到了南門。在一家超市門口的椅子上,坐著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我問他:「你這老爹爹是在玩,還是等人?」他說:「我女兒進去買菜了,我在這兒等一會。」我趕快跟他講:「我和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有沒有人跟你講過三退保平安?」他說:「沒有。我一般不和外人接觸,只有今天才坐在這兒。」我知道這又是一個有緣人。

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原來一身病,癌症晚期,連腸子都爛了,現在都好了。」他問:「那你是怎麼好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接下來我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講到我坐牢五次,再講到退黨。這老爹爹真有緣份,只是在那聽,一句反感的話都沒有講。我勸他從內心把那個黨退了。他同意了,並拿出紙、筆,寫下他的真實姓名交給我。

他還告訴我,他是檢察院退休的。我說:「你是幹部嗎?」他說他不是一把手,是副職。剛講完,他女兒提著菜出來了,我還想跟他女兒講真相,那女子拉著他父親就走了。

三、原區法院院長、庭長三退

這一天,我邊走邊講真相,一直走到了菜市場。在門口,我碰到了一對老年夫妻,一看,還認識。那女的是法院庭長,現已退休,她也認出了我,她丈夫不認識我了。我跟他們閒聊幾句之後,女的就進去買菜,男的站在門口等。

我一看,機會來了。我說:「你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嗎?」他說:「保甚麼平安?」我從當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談到為甚麼要三退。我說:「你把黨、團、隊退了,保個平安好不好?」他說:「好!好!」並直點頭。

我又送給他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告訴他要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不但能保平安,還能得福報,他滿口答應。

我心裏一激動,眼淚都快流出來了。師父慈悲,把這些有緣人領到我的跟前,讓我救這些人。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這時,女的也提著豆腐乾出來了。我和她講:「你老伴人真好,我已經幫他保平安了,我還要給你保平安。共產黨壞事做多了,老天要淘汰它。退黨、團、隊就能遠離瘟疫,就能保平安。我幫你取個化名,把黨、團、隊退了好不好?」她說:「退了!退了!反正退休了,也不管事了。」

四、國保大隊長三退

二零一二年,我與同修一起下鄉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回家後,我找到國保大隊長,要回被非法扣押的手機,目地還是想講真相、勸三退。來到公安局,找到國保大隊辦公室,裏面只有兩張辦公桌,正、副隊長面對面坐著,很安靜。

我一看,機會又來了,此時不講,更待何時?我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講到自己幾次被迫害的經歷,特別是這一次勞教時受到的虐待。大熱天,要我到地裏去挖洋姜,我這大年紀的老媽,怎麼受的了?我一頭栽在地裏,暈倒了。他們兩人坐在那兒聽,一句話都不說。那大隊長在那兒擦桌子,這兒弄一下,那兒弄一下,一聲不吭。

過了好一會兒,國保大隊長接過話說:「你這老媽是個好人,我到你的單位調查過幾次,你們那個廠的廠長說你都快死了,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並一個勁的誇你,說你是個好人,工作認真負責,從搞基建到供銷科長,一個女人頂十個男人,了不起!一再要我們不找你的麻煩。」

我接過他的話說:「你既然知道我是個好人,那你為甚麼還綁架我幾次,害的我差一點就死了。」他說:「我也沒有辦法啊!吃的是這碗飯,江澤民要整法輪功,我有甚麼辦法呢?我一家不能不吃飯啊!」

我說:「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做不得,你是不知道它的後果。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法輪功這麼多年,你知道『六一零』、公檢法司人員遭惡報死了多少人嗎?法輪功是冤案,將來哪一天平反了,最基層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就是替罪羊,你將來怎麼辦?」他說:「我也快退休了,也不搞了唄!現在是沒有辦法。」我說:「從現在開始,如果有人舉報法輪功,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應付一下,一會兒就把人給放了。」他說:」噢!還可以這樣。」

我在那裏講了一個多小時。這時副隊長也走了,公安局的人都下班了,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在下樓時,我說:「你快表個態,把黨團隊都退了。」他說:「好唄!好唄!你不要和別人說啊。」

第二天早上,國保大隊長在我家樓下餐館吃早點,我也在吃早點,他把我的錢也付了。時隔不久,國保大隊長倆口子又來這兒吃早點,我們又碰面了。吃完後,我把他倆口子的錢也付了。國保大隊長連忙說:「怎麼能要你給錢呢?不能!不能!」我說:「我是大法弟子,上次你給我付錢,這次我給你們付錢,這是應該的。」

這時,他妻子已經吃完了,準備上班。我知道他妻子在政法委工作,趕忙跟了出來,邊走邊講真相。走到公交站牌,他妻子也同意三退了。

我這次講真相後,國保大隊長退休前的一年多時間裏,他真的做到了沒有再為難大法弟子。

五、看守所所長三退

二零一六年,我和另一位同修到看守所給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打了一點生活費。在交錢的窗口正在開票,我看到旁邊站著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正在看我們。我說:「你是哪個啊?」他說:「我是哪個?我是看守所的負責人,你送錢給哪個啊?」我說:「給同修送一點錢。她們在裏面,連衛生紙都沒有錢買。你不能迫害她們,她們都是好人。」他說:「我這兒是個大倉庫,我只是保管一下。」

我接著說:「我的一位女同修關在這裏已經兩、三年了,身體很不好,我怕她死在裏面了。」我告訴他同修的姓名,他說:「她經常不吃飯,我還勸過她,要她吃。死是死不了的。」我說:「我在這裏已經被關押兩次了,這兒的伙食太差了,菜裏面一點油都沒有。她身體這麼虛弱,長期關這兒,拖死了怎麼辦?真死在裏面,你就犯大罪了。這樣,我拜託你一下,我給她打錢,你經常給她弄點菜或麵條甚麼的,把命保住,你會得大福報。」

他說:「你這老媽真是好人。好!你說的話我照做,你真是個好老媽,還送錢給她,了不起。」我說:「都是應該的,我們是同門,我們聽大法師父的話,對哪個人都好。是共產黨、是江澤民迫害我們好人,會遭報應的。你是個好人,我給你把黨、團、隊退了,保平安,好不好?」他爽快的答應了。

兩年後,這位女同修刑滿釋放回家。她告訴我:「這個所長真聽你的話,在生活上一直都在關心照顧我,真是個好人。」

回顧十多年來講真相、勸三退的經歷,我心中一陣酸楚,禁不住淚水漣漣。不是因為我講真相中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也不是因為在監牢中遭受了多少痛苦。我這是對師父、對大法感恩的淚水。是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是師父教會了我修心向善、做好人;是師父讓我了悟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是師父引領我走上了救度眾生的光明大道。

我只是做了一點自己應該做的,師父就讓我家開了優曇婆羅花。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感恩師父!感恩大法!今後不管時日長短,我將一如既往的灑灑脫脫走四方,堂堂正正救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