囹圄中修去人心 給各類人員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師父說:「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1]

剛被非法抓捕時,有很多怕心,不敢公開煉功,只是打坐。後來我被從普通看守所轉到重刑看守所,送我去的警察用手比劃著,意思是要槍斃我。到那兒我才知道,一個屋裏有很多殺人犯,空氣格外沉重。那裏人告訴我,來這的人都是「九死一生」,還有的人只有編號,沒有名字,不讓接觸。我調整好心態,和他們講大法真相。

犯人想知道法輪功

一次,來一個小伙子,坐在我旁邊,我就和他溝通,他剛開始十分不理解,他拼命追求都追不到的東西,我都擁有了,而我卻因為信仰這件事,很可能甚麼都沒有了,現在連人身自由都沒有了。

我給他講了我得法過程,從一個藥罐子到一個完全健康的人,從一個反傳統的人到一個了解宇宙真理的人,從一個隨波逐流的人到一個要求自己道德向上的人。他慢慢的理解了。神奇的事出現了,第二天。他就被釋放了,他異常高興。我覺的他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來了解大法真相的。這給我增加了很多信心。

幾十天後,我又被帶回到原看守所,但換了一個監號。這個監號裏的犯人一聽說來了一個學大法的,就很好奇,其中一個瘋子就要我演示五套功法。當時我還猶豫了一下:這麼多人,監控器正對著呢。瘋子說:怕甚麼,有我在。我一聽很慚愧,他都不怕,我還怕甚麼。於是,我站在床鋪中間演示了五套功法,大家圍著看,這是我被非法抓捕幾個月來,第一次煉全五套功法,監控器也沒有叫。

從那以後,每天晚上,我利用值班時間煉動功,白天煉靜功。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上樓,面前有一堆牆壁給推倒了,光明展現在我的眼前,我知道怕的物質去了許多。

號裏有三個牢頭,其中一個是遭遇強拆,被逼用燃氣準備燒房的。我每晚在他床邊煉功,他聽見我煉功時身體骨骼拉開的響聲,他知道大法是真實的,我告訴他三退,讓他念九字真言,他都接受了。

我剛去沒有錢購買食物,他有好吃的,就扔給我,別人都說,我做好事,馬上就有了好報。

一次,他發高燒。第二天,我問他:你怎麼沒有念九字真言呀?他說我昨晚一直在念。當時我很疑惑怎麼沒見好轉呢,可沒有想到兩天後,他就被無罪釋放了,他自己都認為要判幾年的。他讓我記下他的電話號碼,讓我回去後教他煉功,怕我忘記,還專門考了我幾次,看我是否記住了他的電話號碼。

流動犯人一波一波聽真相

在流動號,人流動快,每天都有人來,又有人走,從大牢頭那兒登記完後,牢頭就叫新人到我那兒聽真相。有一天,大牢頭告訴我,明天你要調到別的號裏,你收拾一下。第二天,我準備好了要走,結果沒調我,把一個牢頭給調走了。那個牢頭說:明明是讓你走,怎麼讓我走呢?我明白了,這兒的眾生多,我得抓緊講真相

來的人各式各樣的,甚麼人都有。有的一講就明白,有的不行。但這個特殊環境可以多次講。有一個東北小伙子,我一聽是師父家鄉的人,滿以為好講,結果人家根本不聽,甚至說狠話,我馬上打住。過了兩天,我們說的很開心時,我又說到大法真相,他剛開始沒有注意,聽到最後,又不聽了。

過幾天,我們又在一起聊天,我又講起大法真相,這下他聽明白了。他說:這回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給我退了吧。他終於明白了,我很感動。就像師父說的「至於救度眾生的事情、講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講兩句,愛聽不聽,不聽算啦,又去找別人了。做甚麼事情啊,有始有終,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擺在你們面前,沒有選擇,救人你有選擇就是錯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應該救,不管是甚麼身份甚麼階層,不管他是總統還是要飯的。」[2]

當然也有不行的,怎麼也講不通,而且性情反覆無常,人家也跟我說:這個人道德太不好了,這樣的人不夠資格。

牢裏犯人背《洪吟》

在號裏,我教他們背《洪吟》。每天晚上,他們一人背一首,然後我就給他們講各種修煉故事。他們說我講故事,他們就睡的特別好,不聽就睡不著,所以一到晚上,牢頭就叫大家都安靜,挨個背《洪吟》,然後聽故事。

白天坐板,我在鋪上雙盤煉靜功,有幾個資格老的也在鋪上,有時跟我一起煉功。其中有一個十幾歲的未成年小孩,一個中午時間,就把《心自明》背熟了,而且特別高興,還要接著背。過了幾天,他就被放了。後來大家都總結出經驗來了:誰《洪吟》背的多,背的好,誰就放的快。

喚回迷失的大法徒

我在看守所換了幾個號,也接觸了幾個以前學過大法的人。其中有一個小伙子,小的時候,跟家裏老人學過,長大後就不學了,在社會上就迷失了;一個中年人聽我講了大法真相,很是後悔,他說要是堅持學,就不會到這兒了,他讓我把寫下來的《洪吟》都給他;還有一個人,聽我講完真相後,他悄悄拉著我的手說:我也是學大法的。我說:你怎麼不給大家講真相呢?他很慚愧,說:我很羨慕你,可是不敢像你那樣。我去年因為修煉大法被迫害,汽車還被警察扣了,後來我回去了。這次是因為我銀行卡借款到期未還,銀行把我告了,我被抓了,我怕說出我是學大法的,警察會加重迫害。他也覺的這麼做不好意思,所以後來我講真相,他都默默的配合我。

法院法警渴望大法真相

我被非法開庭時,法警來看守所拉我,我就告訴他們真相。我說,你們可以看一看《偽火》,在國內網站看不到,得翻牆。後來在看守所裏碰見了他,他就問我:我怎麼看不到?我說你沒有翻牆吧,你得給那個信箱發一段數字,幾分鐘後,就會給你發軟件。我知道他們聽了,已經在了解真相了。

在法庭上,這些法警聽了律師的無罪辯護和我的發言,很有感觸。有個法警直接問律師,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呀?律師說:我給誰辯護,就和誰一樣嗎?那我要是給殺人犯辯護,那我也是殺人犯了?法警沒話說了。

非法判決下來後,我上訴了。幾週後,我被拉到中院,押到地下室。一個警察給我上了背銬,他從後面把手銬狠狠往上提,一直到我後頭部,押著我到法庭裏。我很難受,很痛。

非法庭審時,他坐在我後面。在法官面前,我坦然講了為甚麼修煉大法,也講了我從事執法工作多年,非常清楚修煉大法不犯法等。法官聽完了,那個警察帶我回到地下,這次警察完全變了,對我也不兇狠了,問我相關情況,我就開始講真相,我也問他一些問題。

他是軍人,剛轉業過來。他押我到了地下鐵籠子裏,他也沒有離開,就在旁邊聽我講,中午也沒有離開。別的警察過來提醒他說,別入迷了,他也不離開,繼續聽我講,問一些問題。

在這個過程中,深刻體悟到正念很足的去講真相,能夠救眾生,也能改變自己所處的環境,就像師父講的「它像一把萬能的鑰匙一樣」[3]。

以上是自己一些經歷,不管在任何環境下,都是我們講真相救眾生的機會,都是我們修去各種人心的機會。

有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