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小伙子擺脫電玩 走入真實人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五日】(明慧記者雪莉採訪報導)「39, 40, 41… 」汗珠從諾亞(Noah)的額頭滲出,順臉頰滑下滴在地上。他喘著粗氣繼續俯臥撐,鼻尖離地面一近一遠,他索性閉上眼睛,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酸痛的肢體上,一種滿足感卻從心底慢慢溢出。

諾亞是剛入伍不久的新兵。對剛入伍的新兵來說,最初的三個月是去蕪存菁的過程,通過了三個月後的嚴格測試,他們才能在德國聯邦國防軍繼續待下去。

順利服完兩年兵役是諾亞的唯一出路。如果他通不過測試而被淘汰出軍營,他的人生也許就完了。諾亞為何入軍營?那之後又發生了甚麼?

'圖1:今年二十五歲的諾亞(Noah)帥氣挺拔,給人溫文爾雅的感覺,有誰能想到他曾經因為迷上電玩苦苦掙扎。'
圖1:今年二十五歲的諾亞(Noah)帥氣挺拔,給人溫文爾雅的感覺,有誰能想到他曾經因為迷上電玩苦苦掙扎。

迷上電玩 懂事禮貌的少年不見了

諾亞出生在德國的格拉德貝克(Gladbeck),那是個離荷蘭邊境不遠的小城。外公外婆和媽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童年時,諾亞每週日都穿好西裝,隨大人去教堂做禮拜。他是個安靜禮貌守規矩的孩子,喜歡有序和規範。他自己收拾房間,吸塵掃灰,看到樣樣東西都在自己的位置上讓他感到篤定。

諾亞有一個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兩家離的很近,是世交。十五歲那年他從好朋友那兒第一次學會打電子遊戲,沒想到從此迷上電玩,越玩越多,人也懶散起來了。他內心知道玩遊戲不好,但忍不了多久,好朋友一來叫就又玩開了。

媽媽叫他倒個垃圾或者拿個東西,他開始不耐煩:「不要來煩我,正打很重要的一輪呢。」那個懂事禮貌的少年諾亞不見了。

他在打和不打中糾結,結果是「打」的時間越來越多。「新常規流程」是:放學回家脫下鞋直衝自己的房間,擰門把順勢推開門,幾大步直奔正前方書桌,經過電視機矮櫃時右肩一抖,把書包背帶從肩頭撂下來,任書包「哧溜」滑到地上。按了下電腦開關,屏幕閃爍中,拿起遙控機,等待進入那個虛擬世界。

他回憶說:「我其實對自己的不自律很生氣,和朋友打遊戲雖然得到一時的快樂,但是過後我不快樂,我煩躁易怒,沒心思讀書,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樣貌。」

媽媽看見他整天坐在屏幕前,眼睛紅腫雙頰塌陷,人變得浮躁,對甚麼都漠不關心,勸他不要再玩了。諾亞說:「我知道打遊戲不好,可是我對自己無能為力。想好不打了,可是朋友一叫,我無法抗拒。」

欲找回自我擺脫電玩 決定從軍

轉眼快中學畢業了,接下來做甚麼呢?突然面臨這個問題,諾亞一點主意都沒有,他的心情很沉重。讀大學預科呢,他的成績實在太差,隨便去找份工作呢,他不甘心。他想遠離這個小城,躲開那些朋友,不再打遊戲。

「我外公曾屬聯邦國防軍的精銳部隊,他們每天清晨跑十二公里熱身,然後才開始一天的生活,我很佩服外公。還有我當時在部隊服役的哥哥,他也不時的向我描述一些軍營生活。我憧憬那種自律嚴格,每天有明確目標的生活。我感到戰士充滿榮譽感和責任感,如果可以的話,做個職業軍人也不錯。」

他決定先去服兩年兵役,再決定今後的方向。無論如何他得遠離遊戲機和那幾個朋友,就這樣剛滿十八歲的他登上了開往軍營的火車。

軍營裏的意外收穫

軍營生活即有規律又嚴格,對新兵來說「不倒下」就是每一天的目標。「我們每天五點起床,晚上十二點才能上床睡覺。白天在污泥沙石裏摸爬滾打,學習射擊、跳躍欄障,特別是第一個月非常的艱苦,有時候晚上回到宿舍之後,還要擦槍、整理衣物,甚至有時候還要打掃衛生。每天身體的承受力都好像到了極限。」

諾亞不是一個運動型的人,他咬牙堅持每一種訓練,絕不中途放棄。軍營中他要練很多的俯臥撐,每天早晨練俯臥撐,或者有誰做錯事,那所有的人可能都會被罰練幾十個俯臥撐。

軍營生活枯燥單一,每天按部就班。可是這恰恰是諾亞想要的。整齊的床鋪,清一色原木床欄和衣櫥,每夜精疲力竭的倒進床上,諾亞心裏有說不出的踏實。

一天下午,諾亞正和一個年輕士兵聊得高興的時候,忽然那個士兵說:「我一會兒就要去打坐。」諾亞問:「甚麼打坐,打甚麼坐?」「我煉的叫法輪功,可好呢。」諾亞一聽來勁了,他可是六歲開始學習空手道,八歲種盆栽,熟知中國功夫電影的亞洲文化迷啊。他問了那位士兵許多問題,了解到真、善、忍原則,法輪功是甚麼,他非常興奮,這可是遠遠超出了他日常生活的所聞所見。那位士兵告訴他:「說白了法輪功其實就是盡可能做一個真誠善良的人,對周圍的人要寬容。」

諾亞支楞著耳朵一字不漏,他頓時想到,「所有的正教其實不都是在教人做好人嗎?這個功法聽起來是統領了各大教派。如果人活著果真是有一個目地的話,那就是做一個好人了。」諾亞感到彷彿一絲陽光從門背後射進來,「這些道理完全佔據了我的心,這個真善忍的價值觀。他每天教我煉一點功,還把《轉法輪》這本書借給了我,後來這本書我就沒有再還他了。」

服兵役的每天都很艱苦。通過學煉大法,他感到身體充滿了能量,承受力也增強了,他自己都非常吃驚。

「真、善、忍」三個字賦予了我人生意義

諾亞只要一有時間就捧著《轉法輪》讀,感到心裏特別的平和安定。特別是「真、善、忍」這三個字完全折服了他的心。他說:「在日常生活當中、在整個生活歷程當中把真、善、忍付諸實施,賦予了我人生意義。這三個字完全罩住了我。這個聽起來真是太美好了,我邊讀邊想知道更多。」

他用擠出的所有時間,一遍遍的通讀《轉法輪》。吃飯,他也是匆匆幾口完事就趕快去讀書,坐在巴士上、站在街邊等紅綠燈,他都盡可能多讀幾行。有時候跑步也是邊跑邊讀,他特意跑的慢一些,這樣他至少能抵達終點。

一天,他特地坐到月台末端等車,那裏人少,看書不會被打擾。在月台的燈下,找了個地方坐下來,邊等車邊讀書,心裏充滿喜悅。這時天開始飄雨,雨珠打在他頭上。「我應該馬上站起來,收拾好東西去躲雨,但是我停不下來。同時心裏一個聲音說,不要停,我還想讀。」他回憶到,「我繼續坐著讀下去,天還在下雨。我能感覺到雨滴落在手上有點涼,雨珠打在頭上,書也有點濕了,滲入紙張,可是我不想停下來。」直到火車來了,他才登上車,發現書完全是乾爽的,潮濕的跡象都沒有,就好像完全沒有下過雨一樣。

死灰復燃 又迷上電玩

對電腦遊戲的執迷不時地折磨他。大量讀書煉功了一陣子,每次玩過電玩他都會覺得心裏不自在。他說:「玩遊戲給我不能帶來任何好處,那都算不上真正意義的休閒,也不是真正的生活。如果是跟朋友聚會,碰頭在一起休閒,那至少是真實的生活的一部份,但是電玩世界甚至算不上一個並行存在的世界。我越來越清楚地知道,這不是我需要的。」

兩年兵役結束後,他搬去了杜塞爾多夫,在那裏上職業高中。杜塞爾多夫離格拉德貝克才六十公里不到,雖然成年後自己的這第一個家不大,才十八平米,但是他又可以經常和家人和幼時玩伴在一起了,在舊友重逢的興奮中,他買了一套簇新的高級設備,包括了電腦、控制板、軟件、鍵盤,甚至包括一個運動式座椅來打電腦遊戲,和好友「保持友情」,兩米長的黑書桌,使空間更顯得狹小壓抑。

很快諾亞「進入了狀態」,恢復從前「常勝將軍」的姿態。可是他明顯感覺到自己是在爭鬥、搶出頭,在傷害對方。「我是把自己的快樂成功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他回憶道,「打遊戲後我變得有攻擊性、易怒,這不是真正的我。」

每天讀《轉法輪》提醒自己做好人 終於擺脫電玩

那段時間他還是每天讀書煉功,雖然不如兵役期間那樣勤奮,但依然是他每天「必做的事」。

欲罷不能的痛苦撕扯著他的內心,每天讀的《轉法輪》在提醒他甚麼是做好人。一個多星期後他回家打開電腦,忽然覺得茫然,他兩眼呆呆地瞪著屏幕,「我這是在幹甚麼呢,我這是有多蠢,這不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嗎?」他一秒鐘都沒有遲疑,跳起身拔下所有的插頭,在最短的時間內賣掉了全套設備。他說,「我感覺不到那種滿足感和刺激興奮了。就好像我剛接觸法輪功時,忽然覺得煙不好抽了,沒有味道了,就那種狀態。」

好像聞到了春天的氣息

戒掉電玩後,諾亞的生活回到正常軌跡。他天天煉兩小時的功,並且花很多時間讀《轉法輪》,還開始了背書。他每天感到被能量包圍著,好像被風推著走一樣,而且過的很順利。

'圖2:諾亞正在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圖2:諾亞正在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他不再貪圖安逸,又恢復少時的規矩禮貌有責任感。在學校裏對功課比較上心了。他說:「李老師說過,大意是學生應該讀好書,我覺得就是應該努力跟勤奮,完成所有的功課。這樣考試就自然會得到好分數。」他明顯感到自己腦袋裏容量也大了,好像可以存放很多知識,頭腦也很靈活。他輕鬆完成了職業高中,而且以優異的成績畢業。

現在他從事房產仲介,非常喜歡這份能接觸到許多人的工作,因為他可以每天接觸到不同的客戶,在服務過程中也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有多好。

二零二一年三月開始,諾亞開始每天早晨三點半起床,步行近半小時去公園煉功。走在寂靜無人的街道上,他好像聞到了春天的氣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