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學員:修煉大法後師父始終保護著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五日】

向師尊合十!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越南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大師正式開始在世間傳播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邪惡集團利用其手中的權力,開始公開殘酷打壓法輪功,利用掌控的宣傳機器在全國並向全世界誹謗、誣陷法輪功。直到本世紀初,大法才傳到越南。那時我剛過五十歲。

在此之前我基本是個無神論者,對宗教與信仰沒甚麼興趣,所以對法輪功只是聽其他人說說而已。

幾年後,我大學時代的一個朋友給了我一本《轉法輪》。也許是因為這位朋友沒有熱情的向我介紹大法,也許是我的緣份還沒到,我沒有馬上得法。一年後,即二零一四年五月,我邀請了那位朋友和我大學裏最好的幾位朋友來我家小聚。我注意到一年前送我《轉法輪》書的那位朋友有很大的變化:他看上去很健康,膚色紅潤,與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他曾經飽受病痛折磨,長期尋醫問藥和治療。我立刻有了要煉法輪功的願望,心想:「如果法輪功這麼好,我一定得煉!」這一念一出,我立刻得到了大法的恩賜。

從二十歲開始,我就飽受失眠之苦,有時真覺的死比活著容易。然而,當我一旦決定修煉大法後,我就睡了個好覺。在承受了近三十年可怕的失眠之後,我睡的像個孩子一樣。這就是一個奇蹟,我熱切的開始修煉。

一開始,由於對法的認識不足,周圍也沒有老弟子指導,我的個人修煉磕磕碰碰。我有決心修,但犯了很多錯誤,不得不自己去悟。修煉前我患有多種病,有多少種病?兩手十個手指都數不過來。儘管我開始修煉時沒有去想那些病,也沒有去想身體是不是會變好,事實是這些疾病逐漸的都從我的身體上消失了。奇怪的是,在我開始修煉後沒幾天,我發現喉嚨被甚麼東西卡住了,就擔心這可能是腫瘤,因為幾十年來我一直患有慢性喉嚨痛的毛病,常常求助於強效抗生素。出於擔心,我去了醫院,但醫生說我的嗓子正常。幾週後仍然感到脖子上有奇怪的腫塊,我又回去做了第二次檢查,但醫生的說法與第一次一樣:「一切正常。」我立刻明白了。師父正在為我淨化身體,將困擾我半生的疾病排出體外。我沒拿醫生開的藥,也沒再回去看過此病。

二零一一年我從專業工作崗位上退休後一直擔任導遊。這項工作很繁忙,經常要旅行。因為多年來我一直患有多種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眩暈症,腎虛導致的夜尿症,手腳冰冷及因舊傷而引起的關節疼痛等等,儘管我已經開始修煉,由於我對法的理解不深,我並沒有立即停止服藥,只是有時會忘記吃藥,可並沒有因此不舒服。隨著心性的提高,我悟到師父在逐漸的幫助我,給我消業,我的身體在恢復。後來我主動停了用藥。十三歲時,醫生就診斷出我的心臟有病,建議我避免勞累,不要幹體力活。現在的我一下子就可以快速爬上一千米的山峰。二零一六年我去中國,在長城攀登一千米時我超過了所有的人。當然,當我到達高台時,我並沒有忘記背誦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同時意識到,師父不僅淨化了我的身體,還多次奇蹟般的救了我。這裏舉幾個例子。

一次,我帶了四十個外國遊客到火車站乘火車去南方。由於沒有算好時間,又是在高峰時段,送這批遊客到火車站的汽車晚了近三十分鐘。我極度擔憂,因為這麼多遊客錯過火車的後果不堪設想,導遊要擔全責。我向師父求助,但沒抱很大希望,因為這列由北向南行駛的火車只在我們要登火車的車站停留幾分鐘啊!但是奇蹟發生了,當我們進入車站時,看到火車在等著我們的團隊呢。我明白是師父幫了我。我催促遊客趕緊跳上火車。

另一次在火車上,團裏一位遊客不小心將一整杯沸水倒在了我的小腹上。這位英國遊客非常擔心。我讓他放心,去洗手間換了衣服,也一直請師父幫助我。幾個小時後,燙傷後的腫脹和發紅的跡象從我的小腹消失了!那位遊客感到很神奇,我就借此機會告訴他和其他遊客有關法輪功的奇蹟。

還有一次,我帶一群遊客步行參觀深山裏的村莊。當我們走到田野中時,突然烏雲密布。遊客們都沒有帶雨衣或雨傘。烏雲翻滾,雷聲陣陣,但雨始終沒有下來,等到我們跑進路邊一座房屋後,大雨傾盆而下,幾十分鐘後才停。我立刻明白了:師父幫了我們。

雖然越南法輪功學員比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晚得法好幾年,但幸運的是,修煉法輪功在越南是合法的,這是越南法輪功學員的優勢。學員也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大法資料。《轉法輪》一書和師父的經文翻譯質量很高,學員們很快就能得到。此外,幫助學員洪法講真相的視聽資料,如越南文版的明慧網、大紀元、新唐人、正見網等等,使學員們能不斷的獲得大法在全世界洪揚的最新信息。最初我是出於好奇才去瀏覽了上述幾個網站的。看的越多,聽的越多,我修煉也越精進,越堅定。我意識到中共的邪惡打壓法輪功越厲害,我就越要努力去講真相,揭露中共邪黨。

因為我的外語能力,我經常向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的民眾、政要、名人及國際組織發送《九評共產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和其它譴責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中、英文文章、網絡鏈接。有時,當我收到有敵意的回覆時,我會嘗試提供更多的解釋和證據。現在,我一天不落的聽讀越南文明慧廣播文章。我不僅爭取聽讀所有的新文章,而且還聽、讀以前的修煉交流文章,特別是我以前錯過的明慧廣播《憶師恩》專題。很多時候,我是流著淚閱讀有關師父當初在大陸如何克服重重困難傳法的事蹟。

師父,我現在理解到儘管我們與師父相隔半個地球,但師父的法身一直在我們身邊!您的法身知道我們的一念一行,並慈悲的鼓勵、點化並提醒著我們。只要我們敬師敬法,並以法為師,有正念,我們就能在師父的指導下成為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的《轉法輪》是我尋覓的大法,他是如此珍貴,存在於所有的一切中。

語言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每一次看到師父的照片,我都會提醒自己要更加精進修煉。我會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這是我的保證。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