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騷擾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二一年四月的一天晚上八點多鐘,我聽到門外有「砰砰」的砸門聲,我沒吱聲,立即將室內的燈關閉。當時,有位同修正在我家,我想很可能是邪惡騷擾。我們從陽台往下看,看到有警車、很多警察、還有許多便衣都在樓下。

我當時不自控的渾身哆嗦,反應出了怕心。不一會兒,我就鎮靜了下來,想應該發正念解體一切邪惡,求師父保護弟子。我們坐下,單手立掌不停的發正念。

一段時間後,同修用我的手機和她家人取得了聯繫。不一會兒,她家人就開車到了我家附近。他和同修說:「你千萬別下樓,樓前、樓後有很多警察和便衣。」

我和同修繼續發正念,明顯感受到能量場特別強。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弟子。兩個小時後,同修家人說警車走了,剩下的那些便衣在樓口,讓她下樓。我對同修說:「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是神,讓誰都看不見。」

我們交流後,同修開門下樓,在師父的保護下,雖然便衣還在,同修下樓後,坐上車順利的回到家中。我悟到,修煉人在緊要關頭一定要想著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一定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要強。

同修離開後,我從十一點發正念至半夜兩點。師父在加持著我,我無論是單手立掌或打蓮花掌,能量都非常強大。第二天,我每個整點長時間發正念,其餘時間學法。次日,我在師父的法像前坐下,請師父加持弟子。又加長、加大力度發出強大的正念,其餘時間大量的學法。

這兩天我丈夫自己回老家上墳。騷擾我的那天晚上,他在外地接了一個電話,是這邊的警察打去的。我丈夫問:「你有甚麼事?」對方說:「有人報警,你家中進小偷了。我們就在你家樓下與你聯繫,我們就要破門而入。」我丈夫一聽,就含混的說:「信號不好,聽不清。」就將電話掛了。接連好幾個電話,他都沒接。

這期間,我在師父的法像前,我跟師父說:「師尊,我丈夫從老家回來的行程都是師父安排的,誰也不配干擾。」在師父的加持下,丈夫順利的回家。他回來,我才知道丈夫已經知道騷擾這件事。

那天晚上,面對警察及那麼多相關人員的騷擾,我沒有怨恨他們,我看到他們非常可憐。天空下著小雨,天氣很涼,他們被邪惡操控,只為完成所謂的「任務」,造這麼大的綁架聲勢,來騷擾一個手無寸鐵的六十歲婦女。我為這些生命還不明白真相而難過。我與他們正念溝通:我是大法修煉出來的生命,用大善的胸懷把真相講給你們,勸善告訴你們,你們的犯罪行為以後用生命都無法挽回,還累及家人。我真心希望你們能找回自我,棄惡從善,歸正被邪惡操控扭曲的心靈,了解法輪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為了自己,為了你的家人,別再為了私利或所謂的完成任務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為了自己及你的家人能走入未來,請真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這個過程中,我自己深感修好自己的重要。我們大法弟子對自身的修煉必須紮紮實實,從法中修出純純淨淨的一思一念,走正、走穩。我們一定要當師父的真修弟子,做到大法的要求。我們要肯定的告訴自己,我們就是神,我們能夠解體一切邪惡與不正的,一切障礙都不是障礙,全盤否定。

在最後的修煉路上,我們要修好自己,用神的思維,用師父賦予我們的神通來糾正一切不正的,救度更多的眾生。

個人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