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大法 身體不適症狀消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九年下半年,我就覺的胃不好,也沒當回事,既不學法,也不去醫院。拖到二零二零年春天,胃裏覺的更不舒服了,吃多了就脹氣,因此不敢多吃,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淺表性胃炎,這時我還不警醒,繼續打工掙錢。到了二零二一年正月。胃部更難受了,早上吃了飯,中午就不大敢吃了,晚上多少吃一點,吃的多一點,胃就難受,脹氣、打嗝,醫院檢查說是癌變,聽到癌變,才因為害怕想起大法來了。

我姐姐也修煉大法,我打電話說明情況後,姐姐當時就鼓勵我多學法闖關。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也算是老弟子了,說起來慚愧,過去這二十多年裏,不注重學法,也不經常煉功,講真相救人的事也沒做多少,還有時間就去打工掙錢,陷在常人中,經常抱怨,怨心很重。

從醫院回家後,腦子裏總是有「勞民傷財、懸崖勒馬」的念頭,這是師父在提醒我呀,去醫院是「勞民傷財」,「懸崖勒馬」是提醒我趕緊回歸大法,好好修啊!不然就太危險了。

第二天姐姐來看我,說我面色不好,發暗、無光。中午飯後,我們就正式開始一起學法。

第三天上午,丈夫去醫院取回了檢查結果和片子,進屋就說:「明天去石家莊看病吧。」我說:「我不去!」他說:「為甚麼不去?我早就叫你去看,你就不去,拖著,拖著,拖出事來了吧!」他語氣激動,明顯有些惱火。我說:「嫌受罪,在醫院做胃鏡很受罪,醫院治病是條路,氣功治病也是條路,我就走氣功治病這條路。」我拿過胃鏡結果看了看,上面的結果是腺癌。丈夫說:「你要是不去,我就給孩子們打電話,叫她們回來。現在是癌症早期,還能看,給你看好了,我也就放心了。」我說:「你不能給孩子們打電話,她們知道了,能起甚麼作用呢?」姐姐說:「你知道是早期,也不是三天五天能發展到多嚴重的,我們學大法,這是佛法,是修煉,醫生的技術能超過佛法的威力呀?要是神佛都沒法兒的事,那醫生還能有法兒嗎?過幾天看怎麼樣。」

丈夫見說不通,心不甘情不願的去其它屋裏給孩子們打電話去了。當時我擔心孩子們知道了會起負作用,添麻煩,姐姐說:「咱們求師父加持,叫孩子們起正面作用,不管他給誰打電話,所有人都起正面作用,都不准參與進來。」

時間不長,大女兒打來電話了,說她叔叔(就是我丈夫,我們是重組家庭)給她打電話了,家裏有甚麼事嗎?我說:「沒有甚麼事,你姨在這呢。」姐姐拿過手機對女兒說:「你媽消業呢,她老是打工掙錢,自己管不住自己,身體難受了,幹不成活了,這才肯回頭,師父用這個法兒往回拉她呀,你不用擔心,這是好事。」女兒聽後說:「姨我明白了,你說消業我就明白了,前幾天我夢見師父了,夢見師父到我們家來了,師父回來了。」女兒又對我說:「叔叔給我打電話時,我給他說了,我媽要學法,就讓她學吧,別管她了。」

掛斷了電話,姐姐說:「小紅(我丈夫)沒事,叫他給咱們做飯,咱們可以專心學法。」

前三天丈夫每天都是三頓飯做好了喊我們吃飯。第三天上午,我們學《轉法輪》第六講時,師父說:「你老認為你有病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導致成病。因為你的心性已經降到常人那個基礎上去了,那麼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1]這不是在說我嗎?我不就這樣嗎?我原先就有胃不好的毛病,學法後這麼多年,心裏還時不時的有原先胃不好這樣的念頭冒出來。姐姐說:「就這念頭太壞了,你不排斥它,你就是要它,那你就是常人了,它就給你變化出假相來了。」

經過三天的學法、煉功,我感覺好多了,胃不難受了,也不脹氣了,也知道餓了,願意吃飯了,之前我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不知道餓了,姐姐說我面色好多了,正常了。

第三天下午,丈夫在院裏給菜地綁圍欄時,我看著上下不對,就對丈夫說:「上下調過來吧,要不上邊的鐵絲會掛人。」丈夫沒好氣的說:「你又不動手,光會挑毛病!」我說我的理,他說他的理,誰也不服誰。姐姐對我說:「他願意怎麼弄就怎麼弄吧。」我倆剛消停了,小姑子和她丈夫及女兒提著一兜雞蛋來了,小姑子的丈夫是個村醫,客氣過後就問:「你拍的片子和結果呢?我看看。」我說:「沒了,看不見了。」丈夫說:「在口袋裏呢。」說著就去屋裏找,也沒有找到,因為當天早晨我把片子和結果燒掉了,我覺的這個東西不好,散毒,留著不是好事。妹夫見沒有片子,就說:「去石家莊做個活檢吧,進一步檢查一下,要是確診了,就早點治,要不是也就放心了。」姐姐說:「活檢那可是受罪的事兒。」後來大家聊了一會別的事,也就不說我看病的事了。茶几上有橘子,他們吃了幾個橘子,丈夫又給外甥女拽了個雞腿吃,又從冰箱裏拿出過年時買的蝦,還有釣的魚送給他們。五點半時,小姑子一家帶著魚和蝦走了。

他們走後,我們回到屋裏發正念,我對姐姐說:「這蝦我是等著孩子們回來時吃的,他拿起來就送人了。」姐姐說:「送了就送了吧,孩子們想吃回來後再買,這是利益心,去吧。」我又說:「你看弄這圍欄,說他他就不聽,找費事。」姐姐說:「你說的法兒再好,再對,也只是人的法兒。在這個過程中,神不看你的辦法好不好,他看你在這個過程中提高了沒有,人心去了沒有。」我明白了,爭人的對錯是爭鬥心,對丈夫把蝦送給別人不滿,這裏邊既有利益心,更有抱怨心,這都是我要修去的東西。

二月十二日是檢查後的第六天,公公來了,公公說:「小紅(我丈夫)說你有病了,我過來看看。」我說:「已經好了,沒事了。」然後給公公倒上了熱水。公公說:「你有病了就去看,別怕花錢。」姐姐說:「誰也短不了有個頭疼腦熱的,一輩子沒災沒病的人很少。」公公若有所思的重複著姐姐剛說的話,我們又給他講了,法輪功是佛法,教人做好人,做好人才能得到神的保護,遇到災難就能大災化小,小災化了,最終是遇難呈祥。公公認同了大法,也沒有對我再說甚麼。我們給老人包了餃子,買了幾個菜,吃過飯後,公公高興的走了。

通過連續幾天的學法煉功,我身上不適的症狀不知不覺中都消失了,吃飯正常了,臉色變好了,也不怨恨丈夫了,對很多事都看開了,以後我一定要好好修煉,放下利益之心,擺好修煉與打工掙錢之間的關係,不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修大法真的是太幸運了,衷心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以上是我過病業關過程中的一些心得和體會,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