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歸大法後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一日】說起來自己也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但是很慚愧大法被迫害時,還沒理性認識到修煉是甚麼,到了一個新的城市,在接觸不到同修,沒有了大環境督促的情況下,離法越來越遠。下面說說我近幾年來重歸大法後的變化。

我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直到母親同修被綁架,突然驚醒了,知道自己是離不開大法的,但是實際離法已經很遠了。

路得走正,這是當時對自己的勉勵,可是談何容易。營救母親、來自家庭的壓力、未修煉的先生住院、業務上被詐騙,所有這些事接二連三的發生讓我疲於奔命。身體也出現不正確狀態,小腿、腳浮腫得厲害,口氣異常的重,頭髮一邊脫髮,一邊由黑變白。自己深深的感受到,當時如果不學法煉功,住院的恐怕是我們夫妻二人。

修煉人向內找吧!在單位,利用下午空閒時間找找自己吧,可是這時發現我離法遠的都不知道怎麼向內找自己了。怎麼辦?從最近發生的事情一點點的理順,往前推。一個半小時的向內找,找到一大堆的執著,和一大堆做過不符合法的事情。

回家的路上師父的法打入腦海:「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不知師父在另外空間為弟子做了甚麼,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既然找到了,那就一件件的歸正。該曝光的曝光,該補償的補償。

一、處處都能體會到的師尊的呵護

「師尊,弟子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我在心底反覆的問著,這時有敲門聲。在母親同修被綁架前,把她的電腦讓一個剛接觸上的同修幫忙裝上了乾淨的系統。同修上門教過我做系統,就這一次的接觸,是同修們看到網上的曝光材料找到我家。感恩師尊的安排!

營救母親同修的那段時間,每當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或正念不足的時候,都會有同修及時找到我交流。真的是處處都能感受到師尊的呵護。

一天晚上上明慧網,電腦發出三次特別大的提示聲。防火牆提示,大意是電腦受到攻擊,防火牆進行了有效攔截。當時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後來先生打聽到,因為母親同修的事曝光的太及時,所以他們以為我是當地明慧聯絡員,「六一零」指使派出所到我家搜家,我想這就是電腦出現那三個提示的原因吧,攻擊電腦未果;而這時我剛用母親同修這台電腦時間不長,之前都是用裝有常人系統的電腦上明慧網的。如果當時我還用以前的電腦,後果可想而知。我知道,在這看似巧合的背後,是師尊的安排和保護。

在這裏還要衷心的感謝國內外同修在營救母親同修時的共同努力和無私付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這次的事件切切實實感到自己不是孤獨的,有那麼多的同修關注和正念加持著。儘管母親同修被非法判刑,但後來交流時發現是我們法理不清,在不同成度上認同了邪惡的迫害。

二、理性的昇華

對大法從感性認識昇華到理性認識是從背法開始的,背法讓我看到了許多以前學法時沒注意到的法理。背法後的提高非常快,正如師父法上開示的那樣,每次提升,發現自己以前的認識都是錯的。幾次出現不知道該怎麼修了的錯覺,後來在學法中不斷突破。

記得去年學法小組有個同修被綁架,有的同修為了「安全」不去學法小組了,後來留下來的同修交流,師父法上講「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如果隨著事情表面動而動,不就是用常人的方法解決修煉的問題嗎?不去學法小組,表面上似乎是安全了,可是從這件事情中反映出的人心呢?修煉修的是人心。從法中知道師父沒有給大法弟子安排被迫害的路,那就堅信師父、堅信法。交流後發正念時,感覺到自己高大無比,似乎從這件事中跳出來一樣看著下面發生的事。

接下來的日子,不斷的有同修說不要去學法小組了,那裏有同修被盯梢了,那裏有警察蹲坑了等等。曾一度迷茫是師父利用同修的嘴點化我嗎?點化甚麼呢?是不去學法小組嗎?遵循師尊的講法向內找吧,遇到這些事,有甚麼人心被觸動了或者應該修去而沒被發現的。結果每次的向內找都找到了人心。有顯示、自以為是、證實自我等等人心。那段時間向內找似乎形成了機制,遇事都會反觀自己有甚麼人心,為甚麼讓我看到了?腦子裏發出的一念也會常常問自己是否符合法。對某個法理剛剛有個粗淺的認識的時候,就會聽到同修對這個法理有更深刻認識的交流文章。是師尊一直在推著弟子往前走。

師父法中開示:「有人憑感覺練功,你的感覺算甚麼?甚麼也不是。」[1] 發現很多人的感受會誤導你讓你以為它是你。記得一次和同修一起發正念一個小時後,接著打坐學法,我就要突破兩個小時的打坐時間。到兩個小時的時候,那種痛讓我的聲音顫抖了。同修看看我,我說我得堅持下去,同修讀法的聲音更大了,能感受到同修在不斷的加持我。突然我心裏一陣委屈,有一絲怨,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堅持幾分鐘後突然一下輕鬆了,後來的陣痛可以忍受得了了。學完法回家的路上,心生疑惑,自己突破了這一關,怎麼會委屈、會怨呢?突然悟到它不是我,是人的觀念,怕痛的觀念。因為我堅持下來,它就被減弱或者滅掉,所以它把它的委屈、怨打到我的腦子裏,讓我認為是我在委屈、在怨。

還有一次,母親處於家庭魔難。因為那段時間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知道這件事後,手裏捧著大法書,心裏有一個念頭:怎麼會有這麼多麻煩吶?有些不耐煩。突然間意識到這個念頭、這個感受不是我,是怕麻煩、抵抗苦難的人心。當發覺它不是我的時候,它對我就不起作用了,馬上轉換思維開始向內找自己。那次我和母親都找出了應該修去的人心,所謂的家庭魔難在向內找中被化解了。捧著大法書,看著師尊的法像,心裏說: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弟子無以為報。師尊的一句法打入腦中:「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3]師尊,弟子又帶著人心、人情在對待您了!

體悟到修煉人如果在法上,會時時感受到師尊的點化,對法理的體悟、向內找人心也變的敏銳。而不能在法上時,似乎和法有層間隔,被人心障礙著。

寫這篇交流文章時,發現很多人心去得不乾淨,還需要不斷的歸正,似乎修煉路仍處在開始,以後的路希望自己能不斷同化大法,溶於法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