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正誰邪?我來告訴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曾經吸毒五、六年,販過毒。我想不起自己戒過多少次毒癮了,總是戒了又吸。想起戒毒的那種痛苦,真是生不如死。

非常幸運的是,一九九八年我在一位老鄉那裏了解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老鄉原來是一個花天酒地的人,竟然能把毒癮戒了。他對我說:「我真是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他說:「我學《轉法輪》,學到大法師父講的關於吸煙的講法後,我就把吸煙輕輕鬆鬆的戒掉了。」我不太相信,老鄉就把大法師父的這段講法讀給我聽。

之後,我再拿起煙來吸,發現煙味變了,像燒焦了的味道,也像感冒或發高燒時聞到的煙味,都是那種燒焦的味,可當時我的身體是正常的。我被這種神奇給吸引住了。從那時起,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把十多年來的煙癮戒掉了。

早上,我去公園學煉功動作。法輪功都是義務教功。修煉法輪功的人都很善良,耐心的教我每一個動作。晚上,我去和他們一起學《轉法輪》。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法輪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好功法,讓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從此,我就從做好人開始,做正規生意,不做假、不騙人。以前喝醉酒後常打罵妻子、兒女。修煉不久,我把喝了十多年的酒戒掉了,吃喝嫖賭都戒掉了。

更神奇的是,修煉法輪功後,吸了五、六年的毒的毒癮也輕輕鬆鬆戒掉了,完全沒有以前戒毒的那種痛苦,就那麼自然的徹底的戒掉了。師父說:「因為我們這個功法是法煉人的功法。法煉人的功法,就是一些狀態都會從功中、從法中體現出來。煉功過程當中,不同層次會出現不同的狀態。」[1]所以我戒煙、戒酒、戒毒和戒那些不良嗜好都是輕鬆戒掉的,真是像朋友說的,我也脫胎換骨了。修煉後的我身心健康,這種感覺真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體育中心煉功,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後被轉到收容所,再後來縣警察和我村的村幹部把我綁架到我縣看守所,關押五十多天,還被勒索所謂「交通費」,四百公里不到的路程,就強收了我兩千元錢。又非法罰我村兩千元,這兩千元錢也要我交。

我曾經是一個人渣敗類,通過修煉法輪功,把毒戒掉了,把煙、酒戒了,再也不吃喝嫖賭了,按「真、善、忍」做好人,還要被勒索罰款。這麼好的功法,為何不讓人煉?政府都教育不了的我,沒花一分錢,大法讓我變好了。法輪大法真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

《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所以我就去北京上訪,想把我的親身經歷向國家領導人反映,證實法輪大法好,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到北京後聽說,一去信訪辦就會被綁架,由當地公安劫持回當地關進看守所。所以我就在北京用自己的方式告訴民眾法輪功真相。

後來當我和同修見面剛剛一、兩分鐘,一下子就上來好幾個警察把我倆抓了,關押到一間樓房裏。警察不斷的逼供,給我強加罪名,我當然不承認。我告訴他們:「我剛到此地,只是要向他借一百多元作為路費回家,我沒違法。」可他們還是折磨、拷打我。下雪天,他們用涼水澆我。執法機構公然知法犯法,在我沒有犯罪的情況下,把我送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看守所,我向犯人講真相,也給獄警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如何把我變成好人的,法輪功的神奇和美好,等等。監號裏的人和獄警聽了我講的真相,對我表示同情。我絕食反迫害,獄警就找人來強行給我灌食。後來警察找我談話,我告訴他們,監獄是關押壞人的,我是好人,沒有違法,應該無罪釋放我,反對他們強迫給我灌食。

有個獄警去看我,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談到我吸毒五、六年,戒毒無數次都沒戒掉。修煉法輪功後,輕輕鬆鬆的就徹底把毒戒掉了。那個警察告訴我,他是做戒毒工作的。經他戒毒的人很多,但沒一個人成功過。之前他聽說有一個人戒了一個多月,後來又聽說這個人注射毒品過量死掉了。我就告訴他,你是警察,找本《轉法輪》很容易,你看看這本書,對你做戒毒工作是否有幫助。

後來,我被帶回當地看守所,被強迫做奴工。有一次,四個惡警酷刑折磨我一個星期左右,不讓我睡覺。冬天他們穿棉大衣,有時還要開暖氣。我只穿著單衣,被銬在椅子上。他們說這椅子是審死刑犯時坐的椅子。他們把我的手、腳銬在椅子上,因為坐的時間太長,腿、腳都腫了。有時叫我站著,因身心疲憊不堪,太睏了,站著就睡著了。這時惡警就用書或其它東西打我,或用涼水澆我,目地是叫我講出他們想像中的我的犯罪證據從而加重對我的迫害。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教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我們決不會做違反國家法律的事。我把修煉法輪功前後的經歷講給他們聽。

後來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他們才放我回到監號。我回到監號時人已經脫了相,眼睛都凹陷了。就幾天的時間,他們就把一個健康的我酷刑折磨到這種成度!為甚麼在中國做好人反倒要受酷刑折磨?回到監號也不讓我多睡一會兒,立即和監號的人一起去做奴工活兒。

有一天半夜,我起來煉功。煉功本來是完全合法的,卻被警察戴上幾十斤重的手銬和腳鐐,而且手和腳銬在一起,人站不起來。吃飯叫別人餵我吃,有時餵飯的人心情不好,我還沒吃飽,他就不餵了。大小便也要他們抬著去,因沒辦法自己蹲著大小便,要他們抬著大小便。有一次他們一放鬆,把我掉在廁所裏,我的臀部之前就已經是又麻又痛,臀部和腳早就沒有了知覺,這次又雪上加霜,真是痛苦不堪。戴腳鐐的腳腕也脫掉了皮,又腫又痛。牢頭還算可以,看我這樣,為減少腳鐐對我腳腕的摩擦,找來藥膏幫我擦,拿毛巾幫我墊上。

為減少上廁所次數,我儘量少喝水,夜間只能坐著睡。當他們把手銬、腳鐐鬆開時,我已經無法走路,連站都站不了了。他們酷刑折磨我多少天,我都記不清了。這兩次酷刑造成我的記憶力衰退。

我沒有違法犯罪!法輪功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何罪之有!?我吸毒多年,政府都沒辦法幫我把毒戒掉,法輪功不要我一分錢,就幫我把毒徹底戒掉了。修煉法輪功後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要與人為善。

就在沒有犯罪證據的情況下,他們就給我強加個莫須有罪名,並非法勞教我一年半。在勞教所天天洗腦,不長時間我就被轉化了,不修煉法輪功了,被強制看誹謗法輪功的電視。

非法勞教期滿回家後,因放棄了修煉,脾氣又變壞了,經常用喝酒消愁,也經常打罵妻兒。前後大概有兩年多時間,幾乎每天都耗在麻將桌上,喝涼茶。身體變壞了,經常去藥店買藥吃,甚至因為自己藥買得多,買藥還可以打折扣。每天活的又苦又累,很空虛……

回想起修煉法輪功的殊勝,大法讓我從一個吃喝嫖賭、吸毒、販毒的人,變成無病一身輕的身心健康的人,法輪功把我從壞人變成好人,共產邪黨又把我轉化成吃喝嫖賭的人,我知道我已經變得很壞了,可每當我做壞事時,還會想起法輪功,很擔心人家知道了會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心裏很矛盾,我知道我已經不配再修煉法輪功了。

後來在法輪功學員的幫助下我放下了沉重的思想負擔,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修煉一個月左右,我脖子上的骨質增生就消失了,其它疾病也好了,再次戒掉了煙、酒等不良嗜好。

修煉法輪功真好,身心健康,好快樂! 法輪功是真正的科學,是正法大道。通過追查國際對中共官員和醫生進行的電話調查證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是真實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在講真相中我告訴人們:法輪功是怎樣把我從壞人變成好人的,共產邪黨是如何利用酷刑折磨讓我從好人變回壞人,是大法再次救了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