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清零」騷擾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最近,惡黨邪靈垂死掙扎,在全國範圍又搞起了所謂的「清零」騷擾。周圍兩個同修受到騷擾,一個在壓力下被迫簽了字;另一個被抄家綁架後,正念闖出回了家,但是損失了大法書籍和電腦等物品。

作為身邊的同修,這事雖然沒發生在自己身上,但那無形的壓力一樣的也令人窒息。後來我就在想,我為甚麼這麼擔心,為甚麼這麼怕呢?我究竟怕甚麼呢?

找來找去,一個埋的很深的、不齒的問題暴露出來了:「我」怕被抓去承受不住,出賣師父和大法。這個問題一翻出來,我自己都震驚了。煉來煉去,承受不了了,就準備著背叛師父?放不下自己,放不下痛苦,放不下生死!否則為甚麼怕?!怕疼、怕痛苦、怕被折磨,怕被邪惡折磨時,萬一守不住(自己),就前功盡棄了。有同修說:「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1]。和人家相比,真是汗顏,羞愧難當,我簡直不能饒恕自己怎麼會是這個狀態。法理上明白,到任何時候,首先應該維護的是法,而不是自己。正法都快結束了,我還這樣,我這不是不真修嗎?唉!心一下子跌到了低谷。

原來覺的自己還行,不精進,但到關鍵時刻,被逼到牆角了,也不得不按照師父的法去做,一放到底,關難也就過去了。而平時總是拖拖拉拉,掩蓋著執著不願去,尤其保護自己的這個私心,恐懼心,還有疑心,不讓碰。我和那個闖出來的同修交流,她也有同感。

其實邪惡為甚麼敢碰你、為甚麼找到你?一方面是邪惡壞,另一方面還不是自己有問題嗎?

集體學法停了,失去了整體的修煉環境,自己消沉了很多天,思想業像瘋了一樣的佔據整個大腦,學法,煉功、講真相都受到影響。不敢堂堂正正的出門講真相了,其實也是上了邪惡的當。

邪惡就想通過這個「清零」,把修煉人毀掉。而師父的願望是成就我們,讓我們去救度眾生。

然後,我就鄭重的問自己,下世前,你害怕死嗎?你怕吃苦嗎?你怕疼、怕遭罪嗎?肯定不怕啊!真我隨師父下世的時候,肯定是不怕的,怕的還不就是後天舊勢力強加的那些觀念和業力嗎?!它們真的都不是真我啊!

今天學《轉法輪》第六講,師父說:「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你的執著心一出來,不得去你的執著心嗎?越害怕,就越像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2]

同修家被抄,我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棵牛舌蘭一樣,嚇得好像邪惡馬上就要來抓我一樣的內心恐懼、顫抖,上了邪惡的當。

還好,總算從恐懼、怕、沮喪、消沉的魔難中走出來了。今天出去講真相的效果好多了,晚上六點發正念,感覺自己像坐在地球之外,打出去的功覆蓋住三界、覆蓋住整個大陸,徹底解體整個「清零」行動,徹底解體另外空間操縱人幹壞事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那個能量場非常強。

迫害和修煉沒有必然的聯繫。是人心和執著限制了自己行神事,現在回過頭來看,師父是利用了這件事純淨自己,讓自己提高的。

個人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