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清零」陰謀 在大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前幾天,片警來到我家,說是政法委下達命令,他們來執行任務,煉法輪功的都要簽一個「協議」,在「協議書」上簽了字,以後就不找你了,把身份證上的標識信息都清除了,你在家隨便煉,沒人管你了。

片警遞給我一份「協議書」,我想看一下他們寫的是甚麼,然後再根據上面的內容給他講真相。我因為眼花看不清,片警說,我給你念。開始,他念的聲音很小,後面是危害社會之類的話。我說:「停,開始那句是甚麼?」片警又說了一遍,我還是沒有聽清,我就拿過來看。

我瞇起眼睛,看到那是一個「邪教」。我問:「誰是邪教?這個邪教指誰呀?」他說:「沒說你們是邪教,你別管指誰,你不參與邪教就行了。」我說:「不行,必須說清楚,不能玩文字遊戲,這不是騙人嗎?」他說:「你不要那麼咬文嚼字的,只要堅信佛法,寫幾個字,算得了甚麼?你不簽,以後很麻煩,每個月都要叫你去派出所填表,簽了吧,咱們都別找這個麻煩。」

我說:「哪是那麼簡單的事,如果簽一個字不算甚麼,那中共為甚麼下這麼大的力氣,動用全國的警力給你們和我們找這個麻煩呢?」

這時,我妹妹怕他們以後找我的麻煩,就過來說:「法輪功是正法,這上頭也沒說法輪功是邪教,你簽一個保證不練邪教,就行了吧。他們不是說了嗎?你簽了,在家煉也不管你,你不簽,我給你簽。」

片警馬上說:「行,讓她簽也行。」我說:「不行,我的事,我做主,不用她簽。法輪功在中國一直是合法的,我簽了字,不僅害了我,也害了你們。」片警說:「你別為我們考慮,我們不怕。」我說:「你們去抓壞人,那是你們的工作,來找我們,你就是違法了,你們執行的是那個凌駕在法律之上的錯誤命令。」

他說:「哪有甚麼絕對的法律,法律是統治階級的意志,他想怎麼定就怎麼定。」我說:「那中國還是法治國家嗎?連你們這些執法的人都認同它這種說法,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警察收起了協議書走了。

他們走後,我學師父的法:「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1]

對,我們不承認中共的所謂「清零」,也不承認它們對我們的一切邪惡威脅。

我們只管在救度眾生中遇到問題向內找,查找自己的執著心、不好的觀念、隱藏的敗壞物質。挖出根子裏混雜的不真,不善、不忍的東西,去掉在黨文化的影響下形成的觀念,讓自己內心的純淨達到神的狀態。

中共為甚麼要強迫我們簽字?說簽字保證不煉了就算清零了,以後就可以在家裏煉了。這是甚麼強盜邏輯?那個黑名單就是它中共侵犯大法弟子人身權利而列的,現在,它又用這個黑名單來二次侵犯法輪功學員的人身權利,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而從它的黑名單中「清掉」,這是強盜的強盜邏輯,這不就是騙人、毀人嗎?

其實,中共不怕人騙它,有的時候還逼著人騙它,如大躍進時期,就是鼓勵人撒謊,謊撒的越大,越表揚你。它在幹甚麼?它就是逼著你喪失人性,喪失做人的道德,讓你遠離神的教誨,背叛真。

那麼當前中共給法輪功學員設的這個陷阱,就是想讓修煉人欺騙神,背叛師父。騙那些害怕打壓又不想放棄修煉的同修,我們的同修千萬不要上當啊。

通過這次與片警談話,我對「不配合」也有了新的認識,找到了自己的缺陷,把對抗的心轉向包容、慈悲,認識到不配合不是表面上對著幹,而是善意的講出不配合的道理,讓對方理解接受,主動覺悟,不再參與迫害,這才是對對方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