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終點的終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五日】明慧網刊登了文章《對正法結束時間的思考與預言》後,對我開始有一點震動,但是很快就平靜了。我知道這篇文章觸及了我的執著結束的人心。如果還有八年的時間,對自己真是好事,因為自己現在修煉狀態真的不是很滿意,有很多方面存在不足,這真是給自己彌補的一個機會。但是同時我想,再有八年,不知道慈悲偉大的師尊還要再替弟子與眾生承受多少!

表面看,我似乎放下了對結束時間的執著,其實沒有,我只不過把執著結束時間延長到八年,而那個執著結束時間的心根本就沒去。

還有些同修看到這篇文章憤憤不平,掩蓋自己被衝擊的執著結束時間的人心。不管怎麼樣,這篇文章的出現衝擊相當一部份同修執著結束時間的人心,真是大好事!

執著結束的人心,這些年已經被有些同修滋養的相當大了,自己都意識不到了。我發現我周圍的同修幾乎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存在這種人心。那些執著新唐人電視的同修,那些執著各種預言的同修,那些執著常人社會形勢變化的同修,都是被這種執著結束的人心帶動下所為。

更可怕的是,有很多同修被這個執著結束的人心支配在做「三件事」,安排著自己的生活與修煉環境。有的同修該裝修的房子也不裝修了,因為沒幾年就結束了;有的該找工作也不找了,因為算計著自己的積蓄夠用了;該找對像也不找了,因為沒幾年就結束了。這顆執著結束的人心使我們不自覺的做出了很多走極端的事,這些極端的做法使不修煉的家人與世人對我們很不理解,從另外一面在抵消著大法的美好。還有走失去正信、走另一極端的──還有那麼長時間才結束,還是抓緊過幸福生活吧,大法的事,沒不做就行了。

特別是帶著這種執著結束的人心去講真相,會害人。有些同修跟常人講真相時隨便憑著自己推測下結論,說邪黨一年內就解體,趕快退出來。有的說大淘汰馬上就開始了,等等極端的說法。有的雖然沒有明確的這樣說,但是講出的話字裏行間帶有這樣的因素,常人聽了會感到世界末日馬上就要來臨了──現今的中國人都在這種所謂的美好生活中所謂快樂的生活著、享受著,你這樣一講等於給興高采烈的世人當頭潑一盆冷水,常人怎能接受呢?我們地區現在就有些在年前「三退」的常人不再相信同修講的真相了。

在我看來,執著結束這顆人心已經成了大法弟子提高的主要障礙了。在當今世人都已經認識到邪黨邪惡的今天,由這顆人心帶來的各種極端的做法與言行已經成為世人認識大法的美好、了解大法真相、得法的一個主要障礙。

那麼執著結束這顆人心的背後又是甚麼呢?如果沒有迫害,如果你感到修煉很快樂,你還會執著結束嗎?一定不會的!就是這顆不想吃苦的心,不能以苦為樂的心在執著結束啊!那麼這顆不想吃苦的心背後又是甚麼?我看到了就是那個對自我的執著,因此真正執著結束的根本就是那個後天的自我與私心,只有去掉自我與私心,才能根除執著結束的人心。

執著自我不是我們的本性真我,我們的本性是完全同化大法的為他的生命,是只圓容師父所要的生命。當我們在正法中被師父確立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時,師父就把我們根本生命再造了,我們的真我完全是一個全新的由真、善、忍構成的、為他的、圓容師父所要、圓容大法的生命,只要不符合這個的都是舊的因素,都是假我。

記得二零零零年正月的一天,同修們約好去江邊洪法。那天我們有幾十名同修來到江邊煉功,正在抱輪時,警察來了,我睜眼一看那些警察小的都沒有我腳高,我沒有理警察,繼續煉完功就回家了。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一個類似粉碎機的一個大機器,有個聲音叫我進到那個機器裏去,我稍一猶豫,就進了機器,機器立刻啟動,把我的整個身體粉碎了,變成很微觀的瀰漫物質型的身體,我只是有一點思維,我就醒了。我現在明白是師父已經把我的根本生命再造了,從那時起,我的真我已經是一個完全的新宇宙生命了。

執著自我不是我的本性了,是不能進入未來的因素。其實我們的一切都是全新的了,但是我們有時還是被自身存在沒有修去的舊因素與後天的假我左右,這是悟性差的表現。幾天前我翻開師父的《論語》看著,看著,我一下意識到,我以前看師父的《論語》中第一段講的宇宙結構,我都是用舊宇宙的結構去理解了。我錯了,師父是在講新宇宙的結構。那一刻,我的整個思維完全變了,再看《論語》時,整個內涵完全變了。一切都是全新的。我的層次認識到,師父已經把法正到了「成」的最初期了。

我們現在認識到,所有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真我都是全新的生命了,執著結束那是舊的假我的思維,那正是我們要修去的,清醒吧!不要再被假我左右,無形中起到阻擋師父正法的作用。

我的腦海中一直有一個畫面:我的修煉就像在操場上跑圈,師父站在那裏,當我感到很難堅持的時候,師父就慈悲的告訴我:「堅持!快到終點了!」於是我又一次鼓起信心堅持跑下去,可是跑了幾圈後還沒有到終點,我又有點堅持不住了,這時師父再次慈悲的鼓勵我:「堅持!快到終點了!」我再次鼓起勇氣跑下去。跑著跑著,我想不能再問師父了。我就這樣跑啊跑,可是我發現我身體越來越輕,跑的越來越輕鬆,此時是否到終點對我已經無實質意義了!我知道,我實際已經到終點了!

我知道師父是在點悟我不要執著結束的時間。現在我才認識到,其實師父把握著一切,為了鼓勵弟子,一次次提醒弟子「時間緊迫」,是鼓勵魔難中的弟子,是讓弟子精進,珍惜時間,可我卻用人心理解,不自覺生出執著結束的人心。

有的學員還生出怨心,甚至懷疑:怎麼總說結束也不結束呢!我們想想,如果迫害初期,師父就告訴弟子迫害會持續到今天還不結束的話,對於身處巨大魔難中的弟子,會有多少學員因為不能忍受巨大魔難與這樣長的時間掉下去?因為那時我們的很多人心都沒有修去。其實師父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成就弟子,成就未來,是我們做弟子的不爭氣,修煉提高緩慢,師父才這樣一次次鼓勵我們。時間越長,師父承受越大!我們不能理解師父的苦心,還用人心執著結束,有的學員甚至還生出埋怨,真的不應該呀!

如果作為弟子真心為師尊著想,我們就放下對各種預言與預測的執著,放下對結束時間的執著,放下對自我的執著,純純淨淨的修心、救人,我們才是真正為師父著想,才是珍惜師父為成就我們所做的巨大付出與承受!真能做到的話,正法甚麼時候結束對我們已經沒有實質的意義了,我們已經達到了標準了。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