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執著預言 不要徒增遺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日】近些年,一直有各種各樣的常人的預言出現,有學員根據這些預言對正法結束的時間做過各種推測。對此,我並沒有太多想法──不管何時結束,我們修煉的三件事都要一直做下去,不會因為正法快結束了,三件事就可以放鬆。

然而,去年至今,我尤其比較關注明慧網發表的關於美國大選與中共病毒之類的同修交流文章。各種預測和見解也是眾說紛紜。

中共病毒的爆發讓很多同修覺的大淘汰來了,迫害大法的惡人開始被清算了;包括二波瘟疫兇猛的預言和邪黨挺不過百年大限的預測,也讓同修們覺的一切都要結束了。去年美國的選戰,讓很多同修覺的川普當選,邪黨的解體就指日可待;但是川普的總統之位被竊取,同修們明知這是正法另有安排,還是不免產生了消極心態;不少人覺的哪怕川普四年後歸來再戰,時間太長了。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發表了一篇《對正法結束時間的思考及預言》,此文講到開了天目的同修在目前的修煉境界中看到未來事情的走向,文中推斷邪黨可能到二零二八年解體,正法結束日之前,中國大陸會一直持續著目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強度。

身邊同修看完這篇文章第一反應就是嘆氣:怎麼還要這麼久呢,現在距二零二八年還有七年呢!我從同修的表情裏看到漫長等待的無奈心情。所以,我想談談自己對於預言、時間的一點體會。

各種預言的出現對於迷中的世人來說是一種警醒的作用,對於大法弟子而言,除了警醒,還有考驗。師父講過:「大法弟子不能按照任何預言去做,你要按照大法去做!按照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去做!你也不要看其它的東西去做。」[1]那這些預言的出現,是不是在考驗我們如何對待預言中的說法,會不會根據預言的內容,而不是根據大法,來改變我們修煉中的心態,和做出某些決定?

平時不精進的同修,對於三件事做的是不緊不慢,反正每天都在做就行了,完全沒有搶時間的緊迫感。但是感覺預言中的大事將要來臨時,我們就變的勁頭十足,開始抓緊救人,平時人中執著的那點東西,此刻似乎也不那麼強烈了,因為覺的一切都要結束了。這種起起落落過山車式的修煉狀態,可能在很多同修身上都存在過。

邪黨迫害至今二十二年了,這個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曾經度日如年的時刻,現在回頭一看就是一瞬間。可是要再來個二十二年,我們還能承受嗎?

有預言說結束就在眼前,我們覺的終於苦盡甘來;轉眼又有預言說複雜的形勢還要持續好幾年,我們又瞬間感覺被潑了一盆冷水。我們為甚麼那麼在乎預言呢?我們期盼邪黨倒台的心思裏,是不是藏著我們不想吃苦的執著?不吃苦大法弟子就能修成新宇宙的正覺嗎?不吃苦眾生就能明真相而得救嗎?

大法弟子都知道,正法關鍵時期,預言都不準確了,一切以師尊需要而改變。師尊在局外掌控著一切,甚麼時間出現甚麼變化,這是除師尊之外任何生命(包括學員)都意料不到、揣摩不透的。既然道理都明白,我們為甚麼不把關注預言的精力用到修煉上和救人上呢?

如果邪黨馬上解體,我們就能圓滿了嗎?法同化了多少?眾生救了多少?本體改變了多少?《洪吟》我們都背會了嗎?師尊的各地講法都內化於心了嗎?對人中名利情得失的執著完全放下了嗎?恐怕執著預言、盼著結束的同修們不敢回答這些問題。

真正精進的同修們沒有心思去關注預言、盼結束的,每天在三件事中忙碌著,絕對不會有這種漫長的等待心態。

過去的二十多年修煉中,我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每次師尊棒喝以後,我會精進一段時間,但是慢慢就又變的懶散。直到武漢肺炎爆發初期,我措手不及,感覺一切來的太快、這次大淘汰已經開始了,從新精進也沒機會了。

錯失了二十年光陰的我,此刻多希望時光倒流,如果再回到二十年前,哪怕十年,我會堅持學法、按時晨煉、重視發正念、用心救眾生,可是時間從來不等人,錯過了就是真的錯過了。唯有師尊慈悲,一等再等,等弟子們趕上來,不至於錯過億萬年的等待。

同修們,我們不要再去關注預言、執著時間。我們在坐等結束,師尊卻在等我們醒悟,等著掉隊的弟子們奮起直追呢。錯失萬古機緣的苦要比修煉中需要承受的苦 錐心億萬倍。

哪怕正法還要十年結束,我們也能走到底。珍惜師尊給我們延續來的時間,抓緊彌補曾經錯過的機會: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在助師正法中發揮我們最大的作用。

法正人間時,拿著我們最好的成績向師尊彙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對錯與否由作者個人負責,請讀者自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