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一家三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四十六歲。二十多歲時得了胃病,胃下垂、積水、胃竇炎。吃了很多藥也不管用,疼的我全身沒勁,吃飯胃疼,不吃又餓,折磨得我痛苦不堪。

師父救了我

一次,姨婆來到我婆婆家,她知道我的情況後說:「你姨夫也有胃病,修煉法輪功好了。只要按大法師父說的做,大法師父就會給你淨化身體。」我挺好奇,我吃藥打針都不管用,煉功就能好?可是姨夫現在身體確實挺好。我儘管半信半疑,還是煉煉法輪功試試。

那時,我們村煉法輪功的人挺多,好幾十人呢。我去了煉功點,一去就感覺那裏氣氛挺好,讓人很舒服。見我去了,輔導員就教我煉功。

我煉功只一個星期,胃就不疼了。大便時便出一些黑糊糊的東西,身體特別舒服。

有一天,大家在煉靜功,我明顯的感覺自己的身體旋轉起來。我睜眼一看,我還坐在原地啊。過後我問輔導員,她說是師父給我小腹下的法輪在轉。我那個高興啊,無法表達我激動的心情。後來我還看到了旋轉的法輪。

學法,我明白了人活著是為了甚麼,人為甚麼會有病,有災難。好像心上的一把鎖一下子打開,心裏敞亮了,每天快快樂樂的。

師父救了我母親

一次,我母親被附體了。看見母親被折磨的手腳亂抓,連哭帶唱,我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我想起自己是煉功人,師父告訴我們:「一正壓百邪」[1]。我不怕,我有師父法身保護。

我就對那個附體說:「你不要在這裏害人,趕緊離開我媽,要不沒你好果子吃。你看看我,你害怕嗎?」母親用異樣的眼神看了看我,說:「哎喲,俺不害怕,俺不害怕。」我說:「你看看我背後是誰?我有大法師父!」母親看了看我,從眼神看得出來它很害怕,趕緊說:「俺走,俺走啊!」

母親一下回到了正常狀態,好了,好像甚麼都沒發生過。這一切,讓我再次見證了大法的法力,感謝師父救了我的母親!這更增加了我修煉的決心。

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後,我不放棄修煉,幾次被非法關押,被勒索錢財,家庭環境緊張。丈夫為了不讓我修煉,把大法書搶走。修煉大法我受益那麼多,我卻保護不了大法書,感到非常內疚和自責。

一天晚上,我和五歲的兒子都睡了。丈夫和我父親回來了(娘家在本村)。丈夫說讓我給父親拿被子,我睡意正濃,不想起來,就讓丈夫自己拿。我心想:丈夫應該從上面拿被子,書在被子的最下層,沒事。

突然,我聽到丈夫了喊了一聲:「哎呀!」我知道不好了,大法書被他發現了。趕快起來一看,他倆正拿著我的大法書,我趕快去搶,可是我搶不過他們。我就講真相,他們也不聽。

我哭著說:「大法給了我好的身體,我受益於大法這麼多,這是擺在你們面前的事實,你們說我修大法有錯嗎?大法師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這有錯嗎?你們不相信自己的親人,卻相信共產黨對大法的栽贓陷害,這是甚麼理啊?」他倆平靜了下來。

丈夫給我母親打了電話。我母親過來了,叫他們把書給我,讓我拿上,跟她去住一晚。就這樣,一場危機過去了。當時感覺好像從身上卸掉了一座大山一樣。從那以後,父親對大法的態度也改變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浪潮興起後,父親高興的退了團。

師父救了我兒子

二零一六年,我兒子的腿疼的很厲害,打針、吃藥、輸液都不管用。最後,在一個知名醫院被確診為得了「強直性脊柱炎」。這種病很難治癒,即使不停吃藥治療,也可能會伴隨人一輩子。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還有幾個月,兒子就要高考了,怎麼突然就得了這難治的病?我們的生活一下子變的一片黑暗。

看著兒子痛苦的樣子,我心如針扎。我靜心想:兒子小時候幫我發真相資料,我偶爾也教他背《洪吟》。兒子應該修煉大法,跟我學法煉功會好的。我跟兒子一說,他很願意,但怕他爸爸不讓。我說:「沒事,先跟他講,他會同意的。」

經過向丈夫講真相,他同意孩子跟我學法煉功。這樣我們就有了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

孩子思想單純,學法煉功後,每天對法都有不同的感悟,身體也一天一個變化。每天放學回家,就跟我們講他身體上的感覺。就這樣很快他的膝蓋積液消失了,腿不疼了。這麼難治的病這麼快就好了!兒子學習也很努力,準備迎接高考。

看著孩子那久違的笑容,我既高興又心酸,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的同時,卻不知道師父又為我們承受了多少,操了多少心!

好在高考中,兒子超常發揮,考入了理想的大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