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血禍」受害者獲重生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章韻報導)一九九零年, 河南省長大力扶持的「血漿經濟」,導致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同時爆發丙型肝炎,波及中原多省,被稱之為「血禍」。

據《維基百科》介紹,一九九一年,作為河南省人大代表的高耀潔,了解到河南部份農村因為賣血而肝病流行。同年,河南南部許久未見的瘧疾重新開始流行。次年,河南普查發現丙肝發病率堪比乙肝。當時河南省長李長春大力扶持的「血漿經濟」,還導致中原多省艾滋病大流行,並同時爆發了丙型肝炎。

現居住加拿大多倫多、六十歲的賈平女士就是三十年前那場血禍的受害人之一。當年她被確診因輸血而患丙型肝炎。

賈平說:「我是一九九一年二月做的子宮摘除手術,共輸入2400CC血漿,手術成功,恢復也很快。正當我準備回單位上班時,突然出現噁心、嘔吐。同年五月就住進解放軍空軍醫院傳染科。醫院查來查去,除了轉氨脢高,啥也查不出來。最後送到上海化驗,結果說是丙型肝炎。」

二零二一年三月,賈平在接受明慧記者採訪時說,「三十年前,我住的那家醫院,是當地很好的一家醫院,都沒有這種病毒的檢測能力,說明全省都沒有這種能力。不知道是甚麼病毒導致,醫生也都不知道怎麼治。」

的確,二零二零年,美英三名科學家因發現丙肝病毒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而丙肝疫苗至今尚未出現。

'圖1:賈平女士近照'
圖1:賈平女士近照

人為的災禍

'圖2:當年在鄭州解放軍空軍醫院的《住院證明》。'
圖2:當年在鄭州解放軍空軍醫院的《住院證明》。

賈平說:「跟我住在一起的許多病人都有相同症狀。那幾年因輸血染肝病的人很多,但醫院又查不出具體是甚麼病,也就有了個專有的代名詞叫『輸血性肝炎』。我的主治醫生說:『這個病治不好,只能把轉氨脢控制住。最後結果大多是肝硬化,很難活過十年。』」

她回憶道,當時治療最好的藥就是打干擾素;找最好的中醫師看病,每次取中藥就是十二副藥。每天吃藥,大碗大碗的藥水灌下去,真的就像被藥水泡著一樣。」

感染病流行後,中共地方政府對血液買賣採取遮掩或者逃避責任的態度,中共中央政府對地方政府的舉措保持沉默,相關事件曾為政府的禁忌話題。

賈平說:「那場人為的災禍造成無數的人間悲劇,當局利用權力打壓揭露真相的正義人士,很多被逼流落他鄉,無辜的受害民眾苦求真相無果。」

「為了治病,我四處求醫,西醫不行看中醫。吃了無數的藥,反覆治療,反覆發作,時輕時重,一直得不到徹底根除。」疾病加上各種藥物的副作用,讓賈平面黃肌瘦、虛弱無力,有時情緒還極度煩躁,身心被煎熬著,她看不到生活還有甚麼希望。

三十年過去,由於中共掩蓋事實,真相越來越不可能為廣大的民眾所知。作為這個歷史事件的倖存者,賈平是如何度過那場災難的呢?

遇法輪大法,生命如同重生

生活在中國大陸,賈平自幼接觸的都是無神論、唯物論,非常排斥現代科學以外的東西。然而眼看著西醫在她的病痛面前束手無策,出於求生本能,她開始接觸氣功和佛教。

「一九九五年,就在我苦苦掙扎、四處求救時,我媽媽接觸到了法輪功。她煉了幾個月後,感覺很好,就勸我煉。」賈平說,「當時中國大陸有很多人煉法輪功,大家相互傳誦著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這大大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

但是,萬事開頭難。回想起剛開始煉功的場景,賈平說,「自己站半個小時都無法堅持,盤腿根本就盤不上」,「好在周圍有不少同修,大家比學比修。我們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閱讀《轉法輪》。慢慢我明白了,修煉不是為了治病,病是因為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修煉就是要修心性,做好人。」

於是賈平下定決心修煉,打坐不管多痛都堅持。不久,呼吸道分泌物越來越少,最後完全消失,她的呼吸道頑症痊癒了。體會到可以自由通暢呼吸的滋味,她激動又感慨的說:「我的生命如同重生一樣。」

修煉使我脫胎換骨

隨著不斷修煉,賈平的身體狀況得到徹底改善,各種頑症在不知不覺中消減、消失。狀態好時,她覺得自己「身輕如燕,走路生風」。

修煉給她帶來的最大收穫,就是心性上的提高。她明白了怎樣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好人,讓自己心胸更寬廣;還學會了善待別人,遇事多替別人著想。

賈平的頭腦比以前清醒,思維也更敏捷了。「有了健康的身體,平和的心態,聰慧的頭腦,我在工作中積極進取。為了提高自己業務能力,又讀取了在職碩士學位。」她說。

至今,賈平修煉法輪功已經二十五年了。她享受著修煉帶來的健康身體和愉悅的內心,覺得自己很幸運能走入大法修煉:「從修煉的第一天起,我就再沒打過一針,沒吃一粒藥。能有緣遇到這麼好的修煉大道,我的命運完全改變了。」

二零零八年,賈平移民加拿大多倫多,後加入多倫多天國樂團,經常應邀去各地參加活動。「不論嚴寒酷暑,我的體力不比別人差,說走抬腿就走,坐汽車多遠也不暈車,也不怕冷了。」她感慨,「這在過去是絕對不可能的,真是脫胎換骨,做夢都不敢想的變化。」

'圖3:賈平參加天國樂團'
圖3:賈平參加天國樂團

賈平說,「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在我身上所有其它的疑難雜症也一併消失。」

她最後表示:「我希望以我的實例,讓有緣人多一些思考,了解法輪功,珍惜法輪功學員的良言苦勸,特別是面對目前這場大瘟疫。」「現在中共疫情病毒也在不斷地變種,在沒有甚麼特效辦法的情況下,是不是我們可以開闊思路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現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的修佛方法,唯有在他的發源地遭受殘酷迫害。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蹟千千萬萬,這是甚麼謊言都抹殺不了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