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愛與最可惡的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三日】「黨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中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從大紅大紫到「牛鬼蛇神」只有半步之遙。

紅色作家魏巍的人生反轉

紅色作家魏巍因為寫了《誰是最可愛的人》而大紅大紫。這篇文章自1951年起就被選入中學課本,一直延續到2007年,影響了幾代中國人,「最可愛的人」也成為中國志願軍甚至中國軍人的代名詞。

然而,1966年文革爆發後,魏巍卻成為北京軍區第一個挨整的重點人物,被扣上「文革黑線人物」等罪名,被批判達23次。文革結束後,1988年魏巍參與創辦左派刊物《中流》並擔任主編。2000年,中共黨魁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並將它寫入中共黨章成為指導思想,引起中共左派強烈不滿。2001年,《中流》刊登了批評「三個代表」的文章。江澤民看後氣憤地說:「一個寫過《誰是最可愛的人》的,最近又寫了『誰是最可恨的人』,我看他就是『最可惡的人!』用我們家鄉的話說,他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魏巍因此遭中共軟禁。

'紅色作家魏巍'
紅色作家魏巍

魏巍筆下的英雄又如何呢?《上甘嶺》中的英雄連長張忠發的原型,也是魏巍在《誰是最可愛的人》中寫的小虎子,曾立過8次戰功的張立春,晚年卻處境悲慘。50年後的2005年,魏巍有機會再次見到81歲的小虎子,才了解到,他曾被領導構陷入獄五年,夫妻雙雙丟掉工作,小女兒活活餓死,兩個兒子都下崗(失業),為了養家糊口,他已經在街頭修鞋30年。

網友評論說:「最可愛的人成為最可憐的人!」也有評論稱:「參加朝鮮戰爭的,對印度作戰的,對越南作戰的,底層士兵基本都是窮困潦倒,老無所依。共產黨把他們當作抹布,用掉即扔!」

王成原型:從英雄到叛徒

朝鮮戰爭中紅色影片《英雄兒女》主人公王成的原型蔣慶泉,則因為當過俘虜而被打成叛徒。王成以一句「向我開炮」成為大紅大紫的英雄,但後來得知他當時喊的是:「敵人離我有50米、30米、10米……向我的碉堡頂開炮!」戰地記者將其美化成「向我開炮」。

當時國內正大張旗鼓地宣傳蔣慶泉的英雄事蹟,但很快被叫停,因為他們發現蔣慶泉並沒有死,而是成為敵方戰俘,在歸國戰俘名單上有他的名字。當時聯合國軍俘獲的志願軍有兩萬多人,很多人選擇去台灣,只有6670人回國,蔣慶泉就是其中之一。但他們想像不到的是,一回國就接受政審,因為一朝成戰俘,就不再被中共接受。蔣慶泉被處以黨內警告處分,這還是最輕的處分,大部份人結局很慘:700人被開除軍籍,4600餘人只承認被俘以前的軍籍,2900多名黨員絕大多數被開除黨籍。

'蔣慶泉:從英雄到叛徒'
蔣慶泉:從英雄到叛徒

對於自己的經歷,蔣慶泉連自己的妻子兒女也不敢提及。當他看到電影《英雄兒女》相關片段時,曾在路上掩面大哭。回到家在被窩裏又哭,妻子問他,但他卻不敢回答。「我當時想,說了不就等於把自己當俘虜的事說出來了嗎?那年頭當俘虜還了得?!」

然而,低調的蔣慶泉依舊沒有逃過文革。文革爆發後,檔案被造反派翻出,蔣慶泉被說成是叛徒,經常被拉去批鬥,寫了一大堆檢討書、認罪書。直到1981年,中共才宣布取消處分,但他已欲哭無淚。

周揚:從「文藝沙皇」到階下囚

官至中宣部副部長、文化部副部長的周揚,是1950年代、1960年代中國文藝界的實權人物,被稱為「文藝沙皇」。他積極響應中共及毛澤東的部署,成為文藝界的「打手」,策動了多次批判運動,如胡風、丁玲反黨集團案等。在一連串的運動中,一大批文聯、作協和文化部負責人被激烈地批判,被劃為異己,包括曾與周揚並肩「戰鬥」的夏衍、田漢、陽翰笙。作家韋君宜在《思痛錄》裏回憶周揚說,「多少作家的一生成敗都決定在他手裏。」「文藝界竟只有他一個是正確的了!」

1979年,在一次理論工作會上,與周揚同組的人問他,當年整人為何下得了手。周揚說:「抓右派之前,主席給我一個名單,名單上的人都要一一戴上帽子,而且要我每天彙報『戰果』。我說,有的人鳴放期間不講話,沒有材料,怎麼辦? 主席說,翻延安的老賬!我當時常常說『在劫難逃』,許多人聽不懂。」

儘管周揚對毛推崇備至,堅決執行毛的路線,但是毛批他「政治上不尖銳」,嫌他心慈手軟。1966年7月1日,《紅旗》雜誌重新發表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編者按語公開點了周揚的名,「批倒批臭周揚」的文章頓時滿布報刊,他被監禁九年。在湖南老家,周揚早年夭折的兒子被人從小小的土墳中挖出來拋屍揚骨。正如韋君宜所說:「文藝界最後一個批判人的人,自己被批判了。」

'文革中周揚被批鬥'
文革中周揚被批鬥

前中共宣傳部部長陸定一說過︰「我們中宣部十幾年中,無非是整完這個人接著再整另一個人。」周揚聽說後,表示同意:「可不是麼!事情就是這樣。」

周揚重獲自由後,對於自己過往的行為表示痛悔。他說:「過去搞錯了的人確是太多了!」「根據我一生的經驗,培養一個人才需要一、二十年的時間,而毀掉一個人才只要一、兩天,甚至一、兩個小時。」

中共向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一次次運動中將一波波幹將打倒,緊跟中共的人也會成為中共的犧牲品,誰也逃不脫中共的紅色漩渦。但從另一角度講,緊跟中共幹壞事的人沒有好下場,不也是善惡有報、現世現報的體現嗎?不也是老天的懲罰與警示嗎?

「模範公安局長」任長霞夫婦皆暴亡

2008年10月29日,被中共樹為「模範公安局長任長霞」的丈夫衛春曉,在其妻離奇車禍斃命的四年後,突發腦溢血而亡,死時45歲。曾被中共當局大肆渲染的任長霞,家中僅留下孩子一人,當地群眾感歎紅禍害人,跟隨共產黨作惡禍及家人。

2004年4月14日,40歲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長任長霞在從鄭州回到登封的鄭少高速公路上,她乘坐的豐田轎車與同方向行駛的大貨車追尾相撞,車內其他人,包括司機都安然無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她卻被當場撞死。

任長霞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當地很多老百姓講,那是有人找她討命,該市不少明白的警察都議論她是賣力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無辜關押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其妹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的相信了!」

任長霞死後,被公安部追認為「一級英雄」的「人民好衛士」,並被中央電視台製成21集連續劇。當地百姓說,任死後還被共產黨利用,樹死人、騙活人,等於是禍上加罪,實際上共產黨就是來害她一家人的命。

回到當今,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也曾是大紅大紫的人物,負責最重大的經濟案件,手握龐大的監控系統,又能動用互聯網巨頭大數據資源,堪稱公安部最牛的人,不也落馬了嗎?

回顧歷史,蘇共、納粹的那些重要打手也同樣被清理。中共是毀人的機器,只有認清中共的本質,掙脫中共的束縛,不再跟隨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才能有希望。

一位名為吳榟祐的警察在大紀元網站上發表「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聲明中說:自己成為了「國家暴力機器的一顆螺絲釘,心向自由,卻無奈工作生活被強權綁架。沒有自由,就連呼吸都是沉重而謹慎的。這個政權打著人民的旗號所做的壞事數不勝數。我站在這裏,站在千千萬萬被奴役而不自知的群眾裏,聲明退出中共,扯斷它捆縛人類自由的枷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