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賊船與下賊船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九日】「我今天突然明白了!共產黨不是一個政權組織,也不是甚麼獨裁黨派,它就是一個活生生的邪靈!它有生命、有血肉、有爪牙,它的目的就是毀滅人類。」楊德福(化名)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三退」聲明時說:「《共產黨宣言》開篇就說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遊蕩,這不是比喻,是其真實的自述!」

共產主義曾像鴉片一樣吸引人,但卻在蘇聯與東歐垮台了,事實證明它把人民帶向飢荒與貧窮。中共一直把自己標榜成「大救星」、「母親」,要建立民主與自由的「新中國」,也曾吸引了很多人「上賊船」。

上賊船,不是一句笑話

陳祖沛是廣東企業家,因愛讀《世界知識》雜誌,而與其作者之一劉思慕相識,而劉思慕恰巧又是陳祖沛的遠房親戚。劉思慕早年留學過蘇聯、德國和奧地利,受共產國際派遣潛入國民政府軍事要害部門做地下工作。陳祖沛通過劉思慕又認識了章乃器、千家駒等所謂民主人士、學者、工商界人士,並結為好友。在他們的帶動下,1946至1951年,陳祖沛給中共捐贈了10多萬港幣。

'陳祖沛'
陳祖沛

1948年10月,平津戰役面臨決戰階段,陳祖沛派出胞弟陳祖瀛赴天津,動員職工做好迎接共軍接管天津和華北地區的準備工作。陳祖沛為開闢對天津和華北地區的貿易,組織了一大批緊缺物資如汽油、柴油、卡車、輪胎、橡膠和西藥等,包租了三千噸級的英國輪船運往天津港並親自押運。為中共解了物資非常缺乏,土特產銷售不出之經濟困境。

香港《華商報》總經理薩空了,《世界知識》雜誌創辦人、《星島日報》總編輯金仲華,音樂家馬思聰,戲劇藝術家歐陽予倩等一百多位文化人,就是混在陳祖沛滿載貨物的貨輪上,秘密地回到中國去參加中共政治協商會議的。毛澤東在接見他們時說:「你們上了我們共產黨的賊船了。」千家駒後來在《自撰年譜》中寫道,他經常聽毛澤東這樣說:「看起來,這不是一句笑話,而是認真的了。」

把這一班人送上賊船的陳祖沛,最後也自投羅網。1950年,陳祖沛輕信「共產黨把工商界當成真朋友,我們只要好好地跟著共產黨幹,一定會有光明的前途。」他回內地參與創辦了中國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1952年五反運動一開始,他就被要求「補稅款」舊人民幣200億元。陳祖沛被廣州市公安局扣押一個多月,湊足錢才得以脫身。這些殘忍做法讓陳祖沛備受打擊,1957年反右中又被折騰,陳祖沛跳樓自殺,雖未死卻跌跛了一條腿。

誤信中共 落入虎口

一代船王盧作孚與陳祖沛一樣曾輕信中共。盧作孚是一名愛國企業家,曾在日軍轟炸下冒險搶運物資,做出巨大貢獻,受到國民政府嘉獎。但他誤信中共,1949年後回到大陸。1952年2月8日公司召開「五反」動員大會,會上盧作孚被中共派來的公股代表無端污衊,當晚便自盡身亡,公司也被中共搶走。

去年7月中共號召企業家愛國,向愛國企業家典範盧作孚、王光英、榮毅仁學習。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盧作孚在中共搞公私合營中被迫害致死,王光英與榮毅仁文革期間也被波及,這些例子恰恰說明中共是掠奪民營企業家的。如今中共只能提學習企業家張騫,因為張騫在1926年就去世了,沒有趕上中共暴政。

'企業家盧作孚'
企業家盧作孚

1949年蔣介石從大陸撤退之前,實施了搶救學者計劃,但除了胡適、傅斯年、梅貽琦等離開,中央研究院81位院士有60人留了下來。他們以為可以知識救國,遠離政治就可自保。最終除郭沫若等極個別人淪為中共的奴才之外,大都飽受中共迫害。而有些則從海外歸來,打算投身「新中國」建設。

1951年身在美國的翻譯家巫寧坤放棄博士學位,滿懷激情地回國任教。他問前來送行的李政道為何不回國,李政道說:「我不願讓人洗腦子。」1957年巫寧坤被打為右派而下放勞改,20多年間受盡折磨;而這一年李政道卻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巫寧坤感歎自己是「萬里回歸落虎穴」。

1993年他用英文撰寫的劫後餘生回憶錄A Single Tear(《一滴淚》) 入選《紐約時報》當年遴選的七部「值得一讀的書」。這本書濃縮了一代愛國知識分子的滄桑與心酸。那不是一滴淚,而正像徐志摩描述蘇聯共產主義時所說,那是一片「火海」。

'翻譯家巫寧坤與回憶錄《一滴淚》'
翻譯家巫寧坤與回憶錄《一滴淚》

下賊船:明智的選擇

《思鄉曲》曾是中央音樂學院院長、中國小提琴第一人馬思聰的成名曲,但晚年他卻拒絕歸國。在文革迫害中陷入絕境的馬思聰選擇背水一戰,在1967年1月15日夜攜全家偷渡香港,靠岸後他將毛像章摘下來扔進大海。

飛抵美國後,馬思聰發表了《我為甚麼逃離中國》的講話:「文化大革命在毀滅中國的知識份子。去年夏秋所發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絕望,並迫使我和我的家屬成了逃亡者,成了漂流四方的『飢餓的幽靈』。」馬思聰逃亡後,國內多位親屬被株連迫害。馬思聰一直對他的孩子們說:「我沒有對不起祖國……魔鬼害了人……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

去年底旅居英國的鋼琴家傅聰感染武漢肺炎去世,卻被一些人以「叛逃」罵上熱搜。1958年末,得知父親、著名翻譯家傅雷被定為「右派」後,正在華沙學習的傅聰成功出逃到倫敦。他說自己是「被逼上梁山」,不願意回國發生「父親揭發兒子、兒子揭發父親」的慘劇。1966年傅雷夫婦不堪文革迫害而自盡。

與傅聰身處同一時代的鋼琴天才顧聖嬰在上海交響樂團擔任獨奏,文革中其父已經被捕入獄,當她得知第二天自己將成為批鬥的主角時,30歲的顧聖嬰與母親、弟弟在當晚自盡。如果傅聰當時回國,我們還能聽到他那動人的音樂嗎?遠離中共才是明智的選擇。

三退勇士

中共篡政70多年來,在歷次運動中造成8000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迫害正信,逆天叛道,是中華民族真正的罪人。有良知的中國人應認清中共本質,反思中共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痛苦和災難。在歷史大轉折的關鍵時刻,不僅做個歷史的見證者,更要成為歷史的推動者,脫離中共,獲得靈魂自救。如今已有3.7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2020年8月,前黑龍江省雞西市副市長李傳良出逃美國並公開宣布退黨。他說,由於中共官場腐敗,2014年就主動要求退出副市長職務及公職,得知當地一區委書記因議論中共隱瞞疫情遭舉報逮捕後,他擔憂因言獲罪而出逃美國,隨後在大紀元退黨網站實名「三退」。李傳良表示自己與中共體制格格不入,「共產黨一開始可能給你一些條件,讓你聽從,利誘你,再不行就打擊你,威脅你。」

'李傳良'
李傳良

2019年逃離中國的北京著名中醫師趙中元說:「我在北京是中醫師,我服務的一些律師,都是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一些律師(709律師),只是因為他們為法輪功辯護,就遭到中共的打壓,我為他們服務也遭受了打壓。可是他們都是一些有良心的人,不畏強權、依法抗爭的人。如果認清中共的邪惡,如果還有正義良心的話,所有的人都應該與中共劃清界限。」

很多人在國內看不到真相,到海外了解到真相後非常震驚。在悉尼歌劇院景點,兩位中國女子看到展板上寫著:「中國駐悉尼領館前外交官陳用林原是負責監控在悉尼的法輪功,但目睹了法輪功學員的善良與真誠,認識了中共的邪惡後,選擇脫離中共,並公開揭露中共的罪惡。」兩人立即拍照,說:「這太令人震驚了!」一人當即退團,一人要自己上網去退。

'陳用林'
陳用林

陳用林作為中共官員下了中共賊船,選擇了良知與正義,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能看清中共本質,拋棄中共,遠離邪惡,得到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