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過關中實修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一九年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雖然修煉時間不長,但從修煉開始,我總是能感受和體悟到師父的慈悲看護及點悟。

一、堅定信念,闖過病業關

修煉後不久,我第一次消業。剛開始像拉肚子,不停的跑廁所。剛出來,馬上就得再跑廁所。當時我意識到,這是師父給我消業了。從晚上八九點開始跑廁所,我跑了大半宿。

我記住師父說的:「我們都得把它翻出來,都得給你打出去,全部從根上去掉。這樣一來,可能你覺的病又犯了,這是從根本上去業,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會有局部的反應,這麼難受,那麼難受,各種難受都會上來,都是正常的。」[1]

可是越往後跑廁所,身體開始吃不消,又累又睏,而且已經拉到走路都「打晃」,感覺「痔瘡」在不由自主的使勁中快要整個掉下來了!我開始擔心了,腦海中出現了常人的「病」的概念:這要是再這麼蹲下去,就得脫肛了,再這麼使勁下去,非得上醫院搶救,我不知如何是好。我雙手因疼痛用力的攥著水管,閉著眼睛心中使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痛苦折磨的我眼淚已經要掉下來了,精神接近崩潰,心態不穩。

這時,師父的法打進我的腦中:「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1]我在心中大喊:「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師父的弟子,你們誰敢動我!我一定要過這一關。請師父幫我!」就在這時,師父慈悲的打進我腦中一句話:坦然面對疼痛,一切皆有師在!瞬間,把我從崩潰的邊緣拉了回來,內心充滿了力量。心中對疼痛大喊:「你來吧,我不怕你,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在!」

歷經了接近兩天的消業,有師父的慈悲看護和點悟,我成功的闖了過來。有了這第一次的消業經歷,讓我更有信心的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去面對未來的考驗和消業。

時隔不久,我又經歷了「痔瘡」的第二次消業。這一次,我上吐下瀉,一邊吐,一邊瀉。

瀉的時候吐,加重了「痔瘡」的下垂,雙重折磨,很快把我又痛到精神崩潰的邊緣,不知道這「業」何時能消完。因為有了上一次的消業經歷,忍受著疼痛,我在心中篤定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面對無休止的痛,我在心中說:「師父,弟子今天把自己交給您了。您說咋疼就咋疼,您說疼到啥時候,就疼到啥時候,一切聽您安排!」剛想到這,突然腦海中看到一團很細膩的黑氣在空中消散掉了!

我體悟:

1、不管身體出現甚麼樣的「症狀」,思想中不能鬆動!也許身體的症狀和以前不太一樣,都不能在思想中去照「病」對號入座。

2、出現消業的時候,及時向內「查找」自己的思想、言行,面對消業時的「第一念」。「第一念」往往是在我們沒有任何防備和掩飾時,暴露出來的,背後藏著很多人心和觀念的漏洞,而且多數時,是被我們自己用各種藉口掩蓋著,不易發現。

3、如果自己總是找不到真正的漏洞,可求助師父加持,找同修多切磋,幫自己找漏洞。不能閉門造車,更不能因人心(好面子、怕丟人甚至不信任同修等等)而拖延了時間,給自己造成更多的損失。

4、消業是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必須要過的關,既考驗著大法弟子在各種「病」的變化中信師信法的成度,也在向修煉中的大法弟子們發起「警告」,是否有深藏的人心還沒意識到?是否還有頑固的觀念甚至是邪黨文化附著在思想中?還是長期處在一個層次,不見提升……只要我們有想過關的恆心和決心,師父就一定會慈悲看護和幫助我們!

二、找人心,挖根去執著

剛開始修煉時,我只知道要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每天腦子裏都是師父的講法,精神一直處在高度緊張的狀態,很怕自己哪裏沒做好,給大法抹了黑!每天都在時刻準備著過關。結果在過關時,剛開始還能按照法理的要求做,可事情再往下發展,我就開始動氣、憤怒,魔性的一面佔了上風,最終沒能守住心性。

有一次,我兒子(初二)寫作業時玩手機,寫一會,玩一會,我最終忍不住督促了一下他,他回了我一嘴,我看他不服氣,又接著說了幾句,他又反駁我幾句。一來二去,就發生了爭執。孩子氣急敗壞的罵了我,還動手打了我。當時我告訴自己,這是在過關,我不能動心、動氣。我義正詞嚴的用孝道批評了他這種行為的不得當,我以為我這算是在法上。

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就在這時,我父親在另一個房間喊我,讓我出去,阻止我「教育」孩子。看我沒出來,父親直接進到裏屋,把我往外拽,不讓我說話。孩子看到有人來給他撐腰,馬上站在床上跟我吵,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而此時,我父親一邊安慰外孫,一邊使勁把我從裏屋甩了出來!

我頓時火冒三丈,眼淚也下來,一邊哭一邊跟父親說:「兒子打媽,你不管孩子,反過來拉我,都已經打爹罵娘了,你還護著?如果是我打我媽,你能讓?你怎麼就這麼慣孩子?這日子沒法過了!」在那一刻,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委屈和憤怒,魔性大發。

師父說:「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1]

我冷靜下來,我是修煉人吶!看看現在我自己哪有一點修煉人的樣子?我是修煉人,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就這一念,心中所有的怒火和委屈一下子解體了很多,心中也清靜了很多,像一個巨大無比的巨石從我身體上拿走了一樣輕鬆。

我開始冷靜的向內找:我為甚麼委屈?我為甚麼會憤怒?是因為我以為父親會幫我收拾孩子,幫我教育,反而他站在了我的對立面上。我沒有做到忍,是因為在思想深處還隱藏著報復心理。修煉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雖然孩子罵人打人是應該教育,但應該做到教育孩子不動心,更要講究方法和分寸。

雖然當時找到了一些原因,但總覺的心裏還是憤憤不平,我知道這肯定還是有執著心沒找到,可又百思不得其解。我為甚麼要跟孩子爭執?因為我有情在,我擔心他拖拖拉拉的壞毛病會影響他未來的擇學和擇業,大白話,就是怕這個小問題影響他的將來。

兒子從心往外的認同大法,偶爾還會陪著我去粘貼真相資料。兒子是大法小弟子,有師父看護。我跟著起急,這是對信師信法打了折扣。也讓我看到了我追求完美和極致的背後,是邪黨文化在作祟。我在教育孩子的問題已經鑽了牛角尖,看似追求完美的外表下,滋養著邪黨的幽靈,從而起了人心。

對於教育孩子這方面,我以前是做家庭教育的,在得法之前,孩子我教育的挺好的,反倒是修煉以後,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去教育孩子了。自己學法不夠時,就很難把握好這個度。而且只要起心,就會動氣,一動氣,肯定就得跟孩子發生口角,心性很難守。我經常矛盾,這孩子我到底要不要管?管了吧,肯定要吵架,心性怎麼提高;不管吧,當家長的責任沒盡到,也不行。後來我悟到幾點:

1、孩子是要管,但我們在管的過程中,是否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在管。

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那麼我們要怎麼管?就是跳出這個「情」字來管。跳出「情」,我們就不會為孩子的未來去擔心,因為他們的命運從出生時就已經安排好了;跳出「情」,我們會心平氣和的站在孩子的角度上去理解他們,用他們能夠接受的方式去溝通,在溝通中去教會他們如何做人處事。

2、在教育孩子的時候,我們要時刻保持主意識強,及時分清人心和各種人的觀念的干擾。

很多時候,我關心孩子的學習成績,是為了讓他保持好的成績。因為老師和家長都知道我從上海回來,做的是教育,自己的孩子都管不好,那多沒面子;我管他寫作業拖拖拉拉,是因為怕他寫作業拖拉,以後工作了,做事情也拖拉,會被領導和上級嫌棄,影響晉升……總之,我對於孩子的教育上,每件事情的背後,都隱藏著情和人的觀念。也正是這些物質拉扯著我的心,糾纏著我的情緒,折磨著我的精神,讓我看孩子幹甚麼都不對。

3、我曾因為孩子的事找同修去切磋,同修說:「我知道你不容易(我是單親媽媽,帶著孩子和父母一起生活)。說實話,這個時候,我不可憐你,我可憐孩子。這些事情是因為你有情,動心了,眼睛不幹別的,就盯著孩子的毛病,有了漏洞,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讓孩子跟你吵跟你鬧,你說孩子真的有錯嗎?孩子是在幫你找漏呢,幫助你修煉。你還把人家整的夠嗆,你對嗎?」

同修的話一出,我當時一震!對啊,這明明是我的問題,我怎麼還跟孩子較上了勁?明白的一瞬間,我的眼淚當時就差點掉下來了,才明白有多對不起孩子和父母!我立刻站起身,謝過同修,直接回家跟孩子和父母道歉。

4、對於教育孩子的焦慮是因為信師信法打了折扣。

從我們得法的那天起,我們身邊的至親就沐浴在佛法的恩惠中。而且孩子能來到大法弟子家,也都是有著特殊的緣份和使命。所以我的職責就是要照顧好孩子的生活起居,證實法,我們時刻以真、善、忍言傳身教給孩子,為孩子做榜樣。

自從認識到這些問題以後,我放下本就不屬於我的「情」。我時刻提醒自己,不放任一個人心作祟,用善和忍去包容孩子的一切過失和不足。當跟孩子在一起時,沒有了「情」的阻礙,我總是能站在孩子的角度上去考慮問題,顧及他的感受,不再急躁且有耐心。孩子也在這種環境中,悄悄的發生著改變。變的積極開朗,也願意和我們聊天了,變的聽話了,也不急躁了等等。

三、圓容大法,助同修過關

前一段時間,經常在一起學法的同修同樣因為放不下情,過不去關,導致修煉狀態出現了問題,每天心不在焉的,跟她切磋時,也經常溜號,聽完也忘了,甚至出現了病業,一隻耳朵聽不到聲音了。大家都很著急。當事人自己也著急,不斷的找大家幫她發正念。剛開始大家都幫著她發正念,但後來發現她自己正念不足,怕心、兒女情、好面子等等各種人心糾纏在一起,她自己也知道有這些心,但就是不能正視和解體它們。我們不停的告訴她一定要向內找向內找,可是效果並不明顯。

一天我在煉動功時,突然腦海中出現了一句話:「大法是圓容的」[2]。我還納悶,怎麼突然出現這句話?我一下子想到,這是不是在說同修的事?大法是圓容的,不能放棄任何一個同修。同修遇到魔難,我們不能光說她要向內找,我們也必須向內找。

我發現,其實在同修這個問題上,我沒有盡到責任,在我跟我家孩子發生矛盾過關的時候,我就特意找她切磋過。我發現她的人心和觀念還是很重的,很多事情從思想的出發點上就沒在一個修煉人的基點上去思考問題。我也就明白,她平時並沒有實修,學法沒入心。可我當時明明發現了這些問題,我沒有及時指出,被人的觀念阻擋了:怕同修不愛聽;怕自己是新學員,說人家老大法弟子的問題,太狂了。我根本就沒想著同修這樣的狀態,容易出問題,這不就是自私嗎?

其次,我之前說這位同修在過關中有急功近利之心,卻沒發現我也有急功近利之心:剛幫了同修兩回,就被「太難了,太難了」嚇唬住了。剛切磋了兩回,發現效果不明顯就放棄了。我這哪是說同修啊,我就是在說我自己啊!

於是在午休發正念的時候,我繼續為同修發正念:加持同修正念正行,清除同修空間場中一切迫害她的邪惡生命和因素,以及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迫害機制通通鏟除、解體、滅盡!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看你們誰敢動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任何矛盾、問題、漏洞都將在法中圓容、善解和修正,輪不到你們舊勢力插手和考驗。誰敢動,我就滅了它。

此念一打出,我頓時感覺全身像過電一樣麻酥酥的,內心充滿了力量,我知道這個正念發對了。晚上下了班,我家也沒回,飯也沒吃,直接去了同修家。

同修看到我特別開心。我看她精神狀態非常好,問她今天怎麼樣。她說她感覺今天特別好,她不但學了《轉法輪》,還學了師父的其他講法。心裏有了力量,正念也強了。我趕緊說:這個事怪我了,上次我來你這切磋的時候,我其實發現了這個問題,學法不入心,正念不足。我想問你看沒看師父的其他講法。然後點一下這個問題,引起你的重視。但是我當時礙於面子,也有人心在,就沒好意思說。如果當時我指出來,多陪你一起學學法,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我光說你要多向內找,我也應當找我自己。謝謝你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需要提高的地方。

我接著說:「某姨,過關也是好事,能映射出我們的人心和漏洞。我們從宇宙高層掉下來,又經過千萬年的輪迴和等待,今世有緣得人身,有緣得正法,又已經到了正法修煉的最後階段,別再抱著人世間的骯髒物質不放了,你二十多年修過來不容易啊!別辜負了師父對我們的慈悲救度,還有我們背後的眾生。」同修很感動,表示一定會抓緊學好法,追趕上來,放下執著,跟師父回家。

個人體悟:

1、身邊的同修出現的任何魔難或者病業或者迫害以及各種不在修煉狀態上的表象,都有它存在的原因。這不單是要引起當事同修的重視,從新審視並修去自己的執著和問題,更是讓身邊的同修們好好的向內找自己在修煉中的漏洞。不管是甚麼事情,我們都應該找一找在這件事情中,我們自己動沒動人心,是不是用了人的觀念了等等問題,促成了事情的發生和發展?只有找到自己在整體相處中自己的執著、人心、漏洞之後,才能和當事同修共同努力,圓容大法,更是向世人證實著大法。

有的時候「當事人」如果表現的「不在狀態」時,周圍的同修們會有各種人心表現出來:有人說話像吃了槍藥,氣的不行;有的很自我,為甚麼就「不聽我的」;有的像常人一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評論個遍……但是這些人的表現,並沒有得到大家的重視,甚至自己用各種人心給遮掩住了(如:我是為你好,我不說重點,你能打起精神嗎?等等)。

2、用人的觀念去分析、評判事情,各懷執著、人心,不正視甚至無察覺這些人心、執著,肯定不能整體提升;有的同修,因人心而拒絕給出現不正確狀態的同修開門;還有看到了問題卻因人心沒有及時提醒,導致出現更大的問題,不能整體提升,有時因愛面子或者思想中有邪黨文化的干擾,而把同修分成的小組內出現了隔閡,甚至是小組和小組、區域和區域之間隔閡頗深等等。

3、學法不入心。有的同修學法每天只是完成任務。只追求數量,不要質量。每個地區都有學法小組,每個學法小組都應該做到腳踏實地的學法、認真交流、相互切磋,從而帶動整個區域的學法、實修的狀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淺說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